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三 葬心于此

章一一三 葬心于此

此刻在峰顶,千夜单膝跪地,全身不断震动,每个骨节都在发出喀喀嚓嚓的声音。∽↗好不容易,他的身体终于挺直了一些,这个微小的动作,也让他的身体内部响起一连串的骨裂声音。
  千夜全身湿透,淋满了灰雨。这些雨水每颗都如一座小山般压在千夜身上,让他直不起腰来。而且灰雨压制身体生机的效果依旧存在,千夜身内肌体血肉大片死去,然后又被燃金之血点燃重生,如是反复。好在峰顶处晴空万里,再也看不到灰雨,而且不知从何而来的炽热阳光将雨水不断蒸发,令千夜所受的压力迅速减轻。
  终于,千夜长身而起,重重呼出一口死气。这道死气色泽灰败,落在地上,立刻将地面变成一片灰黑岩地。
  吐出死气后,千夜恢复了行动能力,不由得心中暗自庆幸。在最后关头,千夜知道若依常规,自己再也不可能登顶,于是孤注一掷,发动虚空闪烁,以原初之翼护持已身,强行冲顶。
  原初之翼加持下,千夜身即如枪,各顶素质全面提升,硬顶住灰雨侵袭。而虚空闪烁跨越虚空的能力在这里再适合不过,刹那间穿过层层空间阻隔,成功登顶。
  黑翼君王留下的两大传承,此刻再度显示无上威力,若没有它们,千夜早已变成一堆枯骨。指极王留下的问心路,实际上不是考验,而是杀机。它异常简单,却又极为凶险。神将之下,完全是死路一条。即使成就神将,能否登顶也要看自己实力是否足够强悍。如卡萝尔这等战力,能否成功只在五五之数。实力不如卡萝尔之人,比如千夜曾经面对过的军部前任元帅,在这问心路上就是死路一条。
  经历过指极王心境,千夜方才明白,指极王那时满心悲凉,哪有心情栽培后辈?他设下重重关卡,最后布局问心路杀招,并不是要给后人机会,而是要坑杀所有贪婪之辈,为峰顶所葬之物作祭物陪葬!
  也只有黑翼君王安度亚的核心传承,才能够击破死局。现在回想,卫老手中无论是古卷还是圣人之章,明显都不是神将手笔,应是出自哪位天王级的大人物。
  只有大君天王方能应对天王。
  然而黑翼君王的传承能够令千夜以微薄实力抢先登顶,相比之下,威能当远在卫老身后那位大人物之上。
  千夜暂时占得先机,想来卫老必然会加速冲顶,以阻止自己。虽然不知道他们何时会上来,但想必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峰顶风光晴好,没有灰雨,也看不到其它杀机陷阱。想来或许指极王觉得问心路已经足够,或是已无资源布置更多陷阱。不管怎么说,等卡萝尔和卫老上来时,将再无限制,千夜不得不面对两名神将。纵使他们都身负重伤,实力消耗得七七八八,那也是神将。别说两名,就是一人也不是千夜能够应对的。
  现下时间宝贵,千夜深知自己活命的一线希望,就在于指极王留在峰顶的东西。
  峰顶绿草如茵,阳光炽烈明媚,连风都是柔和清新,透着丝丝原力气息,吸上一口就感觉无比舒服。如果在这里生活得久了,即使不修炼,实力也会稳稳攀升,直到突破战将。
  在峰顶中央,有一座小山,起伏不定,看上去如同一条盘踞沉睡的腾蛇。在小山顶上,竖立着十余根巨大骨刺,最长一根足有百米,远远望去,如同一排高大桅杆。在小山半腰处,建有一间石殿,规制颇为简陋,但是作为山顶惟一一间建筑,却是十分醒目。
  身体稍一恢复,千夜就全速向石殿奔去。如果指极王留下了什么的话,那么就一定会在这间石殿里。
  千夜速度全开,数公里路途转眼即过,他飞奔上山,转眼间就站到了石殿前。
  从近处看,这座石殿高约十余米,大门洞开,门内是幽深通道,隐约有火光闪动。经过巨门和问心路之后,千夜知道指极王擅长空间布置,石殿看似狭小,但是里面说不定另有辽阔天地。
  千夜没有急于进殿,而是站在门口,先仔细观察。
  石殿修建得并不规整,许多石块一看就是天然之物,没有经过修葺。但看得久了,却觉得另有一种天然意境,仿佛每个石块就应该安在那里,位置丝毫不能挪动。别说挪动位置,哪怕多添一刀一斧,修平些棱角,都会破坏那浑然天成的意境。
  看着这间石殿,千夜心中隐隐有所感触。石碑中透出的意境是悲凉孤寂中透着一种不甘,而看着这间石殿,千夜只感到心灰若死。所有的希望,所有的期待,都已远去,不复归来。
  当夜瞳离开的时候,千夜也是同样的心灰若死。圣山之上,根本不是人族所能踏足,千夜再如何自信,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开千年先河,踏上永夜议会的圣山。强如武祖和太祖,冠绝当时,也未能有如此伟业。
  这样的希望,有还不如没有。
  千夜轻叹一声,举步进入石殿。
  石殿内通道并不长,没走出多远,千夜就走进一间殿堂。殿堂内陈设布置同样简单,四角各置一个石制火盆,里面火焰跳跃,给殿堂内增添了微弱光明。这四个石盆不知有何玄妙,里面火焰燃烧了近百年,居然还没有熄灭。
  石殿尽头,有个石桌,上面斧刻刀凿的痕迹犹在。看在千夜眼中,每道刻痕都如同一道电光,劈在意识深处,那蕴含的深邃意境,几令他无法呼吸!
  好不容易才将目光从石桌上移开,看到尽头的石壁上刻着八个大字,右边是‘葬心于此’,左侧则是‘指天问道’。看到这八个大字的瞬间,千夜又是阵阵恍惚,眼间景物变幻,那青衫男子再度出现,站在石殿中央,正以指为笔,凌空书写。每一笔写出,石壁上就会出现相应刻痕,转眼间书就八个大字。
  此刻这男子心境又有不同,疲备而又空寂,似乎对一切都失去兴趣,只有写下‘指天问道’这四字时,才流露出一线愤怒。
  八字写罢,他似乎失去了全部力气,连精神都被抽空,整个人宛若没有灵魂的躯壳。那男子将什么东西放在了石桌上,静立良久,方转身向殿外走去。
  男子身影走到千夜面前时,忽然停步,向千夜望了一眼,淡淡地道:“你来了。看来她终究不愿在这里湮没。也罢,就让她随你去吧,若日后你有能力,将她修补完善,即算是对我的回报。”
  说罢,青衫男人穿过千夜,走出殿门,就此消失。
  千夜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殿门,一时之间分不清究竟是真实还是幻境。这不应该是数十年前的景像吗,那不应该是年轻时的指极王吗?可是他对自己说的话又是怎么回事,他看到自己了吗?还是说,在这间石殿内,不光是空间,就连时间也交错在一起,才让七十年前的指极王看到了现在的千夜?
  诸般念头此起彼伏,让千夜混乱无比。
  透过石殿大门,千夜忽然看到两个身影出现在山顶边缘。那是卡萝尔和卫老,他们终于突破了灰雨封锁,登上了峰顶。两人显得狼狈不堪,全身都已湿透,雨水不断顺着卫老的胡子头发往下滴着,而卡萝尔身上的电火早已不知去向,长发也皆被打湿,紧紧贴在前额上。
  一踏上峰顶土地,卡萝尔直接把重箱抛在地上,然后双腿一软,单膝跪地,拼命喘息。卫老身体摇晃,也差点摔倒,踉跄之后才勉强站稳。
  不过两人毕竟是神将,恢复起来比千夜快得多,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气息平稳,震飞了身上雨水,随即笔直向着石殿奔来。
  峰顶景物单调,石殿实在是太显眼了,两人一眼就发现了石殿,急忙赶来。
  看到卡萝尔和卫老,千夜心头一震,从幻境中恢复。此刻时间紧迫,千夜不及多想,转身扑向石桌。石桌上摆放着一根暗银色的金属长管,分不清是何金属。在看到它的刹那,千夜忽然有种感觉,它似乎对自己点了点头。
  没错,这根金属长管给千夜的感觉就是活物,有自己的生命和灵魂。
  金属长管散发着淡淡莹光,构成一个光罩,覆盖了整个石桌。此刻情况紧急,不管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都是千夜度过难关的惟一希望。只希望指极王留下的手段和巨门、问心路一样厉害,能够助千夜度过劫难。
  千夜伸手就向金属长管抓去,当手指触到光幕时,光幕即刻如水波动,悄然散去。散落的光波悉数钻入千夜身体,整个过程如流水般自然,千夜竟然无从抵挡,无论暗金血气还是晨曦启明,都未能阻挡这些光波。
  光波入体,千夜只觉全身如浸在温水里,说不出的舒服,血气和黎明原力都快速增长,顷刻间就恢复了巅峰状态。千夜顿时震惊不已,不知光波是由何构成,竟能同时补充血气和黎明原力。以原力属性而论,暗金血气和晨曦启明分别位于光与暗的顶点,性质截然不同。
  而瞬间能让千夜恢复全部状态,说明光波中所蕴含的力量极为恐怖,完全不象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温和。千夜是得了指极王允可,才会平安无事,反而补足状态。可想而知,假若没有得到认可而贸然接触光幕,恐怕会被击得连灰都不剩。
  入手之后,一道意识从金属长管传到千夜心中,瞬间让他明白了这东西的来历和用途。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727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