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 一二九 正面碾压

章 一二九 正面碾压

  在佣兵阵中响起一声暴吼,“怎么都停下了,怎么回事?”

  一名高大威猛的战将粗暴地推开众人,越众而出。他身高超过三米,体型极度粗壮,手臂都比普通人的大腿粗。这名战将身披极厚重铠甲,甲板厚达一掌,在肩头、手肘和膝盖部位都竖着巨大且锋锐的尖刺,显得狰狞恐怖。

  他散发出的气息偏向混乱,又有缕缕黑气,有些许蛛魔气息,居然是人族和蛛魔的混血后裔。看来如此巨大体型得自蛛魔血脉,而强悍的身体给了他修炼的便利,原力修为也达到了十五级。和黑甲战将相比,无论在实际防御还是力量上,他都占据上风。

  这巨人般的壮汉已然出阵,而千夜岿然不动。

  大汉双眼微眯,如有电光迸射,猛然喝道:“我是疾风之怒的狂雷王战,你是何人?这许多兄弟可都是你杀的?”

  千夜终于张开双眼,没有理会王战第二个问题,只是淡道:“千夜。”

  王战浓眉一皱,“千夜?你不是那个什么赵夜吗?”

  “要战就过来受死,哪来那么多废话。”

  王战可是暴脾气的人,哪里受得了激,当下也不多问,一声如雷怒吼,迈开大步,冲向千夜,沉重的脚步踏得大地都在微微颤动!

  千夜终于起身,抽出东岳,忽然起步,亦向王战冲去。这一踏步奔腾,几步间就快得几是身影化虚,刹那间已到王战面前,和他狠狠撞在一起!

  听到那声闷响,无论佣兵还是原生战士都有种牙酸感觉。

  碰撞之后,千夜夷然不动,王战却腾空倒飞。就在这时,东岳上腾起绯色蕴金,如同火焰般的光芒,一剑斩落,立时将王战连人带甲斩成两半!

  怎么会这样?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疾风之怒佣兵都是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王战身躯强横,铠甲只看厚度就知防御力如何。这种如同行走战车般的猛将,怎会被人一剑居中斩开?

  千夜持剑而立,轻吐一口白气。在他面前,王战的尸体分成左右,这时才慢慢倒地。

  “还我大哥命来!”

  又一员威猛大将越众而出,他冲得甚急,甚至撞飞了不少疾风之怒的佣兵。他并不如狂雷王战那样高大,但也接近三米,厚甲重锤,一看也是力量与防御兼顾的人物。在战场上,这样的猛将一旦杀开了,可谓所向披靡,重兵器轮起来比什么细剑短刺有用得多。

  千夜一声冷笑,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

  此人战力其实比王战略逊一筹,战甲也要薄一些。之所以这么急着跳出来,无非是看自己斩杀了狂雷,以为消耗巨大,所以想要来抢人头立军功。

  他的想法也不能说有错,千夜毕竟原力修为有限,也并非刻意掩饰三处原力漩涡。能够瞬杀王战亦是不可思议了,多半是动用了什么秘宝。这种威力级别的秘宝都消耗巨大,用一次即使不被吸干,也是半死不活。这种便宜此时不占,更待何时。

  这人表面粗毫,实际心思细腻。若是平常,他这样做也不能说有错,只可惜他和王战一样,并不知道千夜是谁,亦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毕竟帝国和中立之地相隔遥远,对中下层的人来说,那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到死亦不会踏足一次。千夜在帝国名气再响,不到天王阀主那个层次,在中立之地亦不会有多少人知道。

  千夜再度催动血核,燃金之血遍布全身,每处肌体血肉都似燃起熊熊金焰,浴火之躯的力量被发挥到了极致,同时原力漩涡也全速运转,晨曦启明的原力毫无保留地送到东岳上,原力中无数极细微的晶粒已接近实质化,就是一个个极细小的刀刃,无比锋锐。

  等敌人奔到身前,千夜暴喝一声,领域发动,东岳又是当头斩下!

  千夜以极强悍身体,运极沉重重剑,辅以极精纯原力,三者叠加,这一剑几无可挡。

  那人惊骇欲绝,横持战锤,拼命迎架,想要拦住这一剑。可是千夜看都不看,东岳照样斩下,将他连锤带人斩为两半!

  众佣兵无不倒吸口冷气,可是亡命之徒在所多有,又有两名战将冲向千夜。他们比前一人实力还要弱些,可是千夜已经连杀两人,他们又是两人齐出,因此依然存了侥幸之心,想要夺这功劳。

  千夜一声长啸,身影闪动,东岳连斩两记,又将这两人连人带兵刃斩为两截!

  其实还有一名战将也想抢功,只是动作慢了点,当前两人被斩杀时他刚刚越过兵阵,结果因祸得福。看到前面两位的下场,他终是压抑不住心中恐惧,失声道:“怎会这样?这,这不合道理!”

  无论什么人上去,无论修为武技高低,千夜就是蛮不讲理的一剑落下,当场斩杀。

  疾风之怒的军阵后方,响起凄厉号角,这是进攻的信号。前排佣兵犹豫着,有些不愿上前送死,可是后排转眼间涌了上来,大军裹挟,无论愿不愿意,都得前冲。

  千夜持剑而立,对如潮涌来的大军视而不见。如果人多有用,天王大君就不会有那么超然的地位了。

  疾风之怒的指挥者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然而千夜毕竟不是天王,他也会累,也会消耗。疾风之怒就是打算用普通佣兵的命去填,消耗千夜,直到他疲累时再出手击杀。反正只要有钱,佣兵还不是要多少就有多少?

  兵潮还未涌至,已有无数原力弹射了过来。如雨流弹中,千夜只是略挥挥手,将射向眼睛头脸的原力弹拨开,至于射向其它地方的就让它去,都懒得理会。

  转眼间千夜身上就噼噼啪啪地燃起原力火焰,如同烟火绽放,不知道有多少原力弹射在身上。可是在烈火流焰中,那个身影挺立依旧。

  不知何时小朱姬又攀上了千夜的肩头,小家伙抱着千夜,兴奋地东张西望,“要打大架了啊!”

  “是啊。”千夜含笑道。

  “不过为什么要等他们来啊?刚刚等了好久的说。”

  “因为我们要正面杀回去,来多少杀多少。”

  小朱姬感觉有些糊涂,“为什么呢?捕猎不是要从后面下手的吗?”

  对这个小家伙,千夜倒是一直很有耐心,“那是对待猎物,而我们眼前这些只是虫子。对待他们不用那么费事,碾过去即可。”

  “原来是这样。”小家伙似懂非懂,忽然问了一句:“我也想碾过去。”

  “好,一起。”

  佣兵兵潮转眼间涌至,将千夜和朱姬淹没。戈多大急,可是他们先前离得远了,现在全力冲过来,却也来不及。他深吸一口气,眼中瞬间布满血丝,喉间高高鼓起,显然就要用出最强的大招。

  其实幸存的原生战士数量已经不多,和疾风之怒的大军完全不成比例,之前要不是千夜插手,一个疾风之怒的分队就快把他们给灭了。可尽管处于绝对劣势,明明知道过来就是送死,戈多还是率领着族中战士,全速过来想要救援。

  朱姬站到了千夜肩上,遥遥向着戈多挥着小手,作了个手势。她和戈多相处过一段时间,戈多明白这个手势是要他千万不要过来的意思。他愕然止步,酝酿了一半的战吼也憋在胸口。

  无论千夜还是朱姬,似乎都不觉得疾风之怒的大军是个问题。这种情况下,戈多反而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冲上去。千夜朱姬有难,他必然会救。可若他们有把握应对,戈多就不能带着族人送死了。

  可是如此大军,他们要怎么应付?

  就在这时,千夜周围的战士忽然如同被山压到,齐齐矮了一截,然后过半战士就栽倒在地,动弹不得。果然是领域之力,然而戈多担忧之色却未消退。如大海漩涡这样的领域,也不是全无弱点。

  这时疾风之怒阵中响起一个阴柔却威严的声音,“给我冲!他这个领域维持不了多久,进去的人越多,压力越小。”

  戈多心头一跳,果然疾风之怒中也有能人,看透了千夜领域的弱点。大海漩涡之力说到底还是与千夜自身修为有关,总量有限,分担的人越多,落在每个人身上的压力就会相对小些。而且冲入领域的人越多,千夜消耗也就越大。

  千夜面色平静,依旧维持着领域力量,来多少就镇压多少,毫不留手。不过他血核脉动正在加速,体内能量迅速消耗,已经维持不了多久。然而千夜有生机掠夺,黑之书内也有少量血气储存。

  正当千夜准备使出生机掠夺时,小朱姬忽然张口,吹出一缕带着淡淡青色的气息。这道青线似是无形无质,一出口就射出数十米。小朱姬转了一圈,青气也相应扫过一周,遍布周围数十米方圆。

  千夜忽然感觉头皮有些发麻,这是异常危险的警兆。这警兆似是来自小朱姬吹出的青气。这道青气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让今日的千夜也有危险感觉?

  就在此时,青气散布范围内,所有疾风之怒的佣兵脸上突然泛上黑色,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原本被领域压制、重伤倒地的佣兵们更是早就停止了呼吸。

  刹那之间,战场中央竟成绝域。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767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