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三零 陆块边缘

章一三零 陆块边缘

  这是毒,极为猛烈的绝毒。[_]suimеng.千夜虽然不惧,但难免受其影响,不能在其中久留。可千夜是古老血族的体质,已经开始向浴火之躯进化,几乎对毒质免疫。如果没有浴火之躯,只靠燃金之血,千夜怕是也要中毒,只能靠燃金之血和剧毒搏杀。

  这种绝毒,人族战将之下触之立死,血族和狼人爵位以下也不过多撑片刻,蛛魔或许表现得好些,但也同样难逃一死。

  若以杀伤力而论,这口青气甚至超过了千夜的领域和生机掠夺。瞬息之间,上千佣兵就变成了尸体,疾风之怒此次反扑的部队立时就去了一半。

  战场上瞬间寂静,横尸遍野,没踏入 青气范围的佣兵们看着前方突然出现的死域,几疑身在中。突然有人醒悟过来,大叫几声,掉头就跑,整个兵阵顿时有溃退之象。

  千夜的领域再强,总有迹可循,有法可挡,死也不会死那么快。可是这青气所过之处,触者立毙,绝无幸理,这让人如何不心生恐怖?就算是悍勇的佣兵,也顷刻崩溃。

  阵中指挥者又喝道:“不要怕,她已经吐不出第二口了!”

  一口青气吐罢,小朱姬顿时显得十分萎靡,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显然这一口绝毒消耗极大。

  可是就算她吐不出第二口,第一次的青气还未散去,谁还敢踏入绝域一步?别说踏入,就是接近也不敢。

  听到对面的话,小朱姬顿时大怒,扬起小脑袋,大声喝道:“谁说的,给我站出来,看我能不能再吐你一脸!”

  她的声音极为清脆,充满灵气,瞬间便传遍四面八方,疾风之怒的佣兵们顿时士气落到谷底,那指挥者也不敢再强出头。小朱姬一口青气就毒杀上千佣兵,真要站到她面前,万一她还剩了点青气呢?

  千夜拍拍小朱姬的头,说:“老实休息,接下来不用你了。”

  说罢,千夜堂而皇之自绝域中穿过,丝毫不受其影响,走向疾风之怒的军阵!

  戈多在后看了一惊,忙要跟上。他看千夜穿行绝域异常从容,以为已经没事了,也选择直穿绝域。可是没想到才踏入绝域几步,立刻就感觉全身肌肤发麻,鼻中更是流下腥湿液体。

  戈多大惊,急忙退后,闪出绝域,然后倾尽全力逼除毒质,片刻后口一张,喷出一口浓黑如墨的腐血,脸色这才转为正常,但气息已是弱了几分,竟是受伤不轻。

  他看着地上的腐血,神色惊恐,心中满是后怕,若不是当机立断迅速退后,再多耽误一时半刻,恐怕就是重伤了。

  这片绝域如此广阔,若是小朱姬将青气凝聚成一口,直接喷过来,戈多怕是要当场暴毙。

  不过现在千夜也无须戈多和原生战士帮助,在疾风之怒的军阵中,千夜领域大开,又是一大片佣兵栽倒。佣兵们有了之前的经验,有不少人就主动冲进千夜的领域分担压力。然而当他们苦苦支撑,对抗压力之际,忽然看到一根细细红线刺入胸口,然后眼前就是一黑,再无知觉。

  一轮生机掠夺扫过,千夜周围瞬间又多百余尸体。虽然生机掠夺所产生的血线数量有限,但都是对着生机更为旺盛的佣兵而去,因此剩下来的都是佣兵中的弱者,这对疾风之怒战力的打击十分沉重。

  那名指挥官躲在佣兵群中,想要伺机偷袭。可是当他每每接近千夜之时,却又如惊弓之鸟般逃开。

  如此奸猾的对手,千夜也略感无奈,不过也无所谓。他若是真敢接近,那千夜还留有一发原初之枪,配合虚空闪烁,绝对可以追杀到死。他若是不靠近,那千夜就不断斩杀身边佣兵。

  转眼之间,疾风之怒的败势已成,当看着队友成片成片地倒下时,就是最凶悍的佣兵也心胆俱丧,不敢上前。不知是谁发一声喊,幸存的佣兵立刻就开始了大溃逃。他们根本不回头,也无人断后,谁跑得慢谁就被杀掉,前面的人就有机会逃掉了。这是兽群的古老智慧,残酷却实用。

  面对四散而逃的佣兵,千夜也颇有无从下手的感觉,没杀几个视野中就没有多少人了。在逃命时候,哪怕是最普通的佣兵都迸发出惊人实力,迅若闪电。

  千夜停步,运转原力,如雷鸣般浑厚的语声瞬间覆盖了整个辽阔区域,哪怕是逃得最远的佣兵也听得到他的话,在耳边一阵又一阵的回荡:“谁敢动我的人,斩尽杀绝!聪明的立刻退团,今后疾风之怒的佣兵,我见一个杀一个!”

  “你”远方传来那指挥者的声音,显得又惊又怒。他本想要放两句狠话再走,可是没想到千夜行事如此之绝。他半天没有想出要有什么回应,而这点时间脚下不停,早就逃得远了,就是想说什么,也没那个实力把声音送到千夜耳边。

  千夜停步,深吸一口气,脸上泛起潮红,进入沸血状态,由生机掠夺得来的精血不断燃烧,血气开始迅速恢复。

  当戈多来到千夜面前时,千夜已恢复如初,至少表面如此。戈多看看千夜,再看看小朱姬,最后只是一声长叹,终知自己不可能将朱姬带走。而且千夜对待疾风之怒的方式也表明,谁敢打朱姬的主意,他绝不会留情。

  戈多带着族人悄然离去,消失在黑森林深处。而千夜则带着小家伙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边有什么?”小朱姬问。

  “有那些佣兵的营地,我要烧了它们。”

  “嗯。”小家伙头一点一点的,时都会睡过去。

  “你怎么学会用毒的?”

  “上次吃了那个果子,睡醒之后就会了。”

  小家伙的回答让千夜颇为无语,她的天赋好得简直让人嫉妒。人族哪个人的战技不是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有些强大能力秘法甚至要冒生死危险。比如千夜的太玄兵伐诀,修炼速度快到惊世骇俗,附带的领域大海漩涡亦是强横无匹,可若千夜身体强度稍差一些,就会反被压垮。

  朱姬这口青气威力如此巨大,却只要睡一觉,自然而然的就领悟了,这就是深植种族血脉中的本能。

  小朱姬的血脉源于斯图卡伯爵。不过千夜回想当初和赵雨樱大战斯图卡时,也没觉得这位蛛魔伯爵的天赋之毒有何厉害。可是这天赋到了小朱姬这里,又强了何止十倍。

  两相对比,千夜也惟有感叹。

  片刻之后,千夜携着小朱姬出了黑森林,来到了佣兵营地前。此时营地内一片混乱,到处有人奔跑相告。有人开始神色慌张地整理行装,也有凶悍之徒挥舞着武器大吼大叫,要给千夜一点颜色看看。

  不少疾风之怒佣兵已经逃回营地,不过千夜来的也快。他们只来得及把大败而归的消息告诉营地内的佣兵,还没有来得及收拾东西,千夜就已到了。

  千夜懒得和这些食腐鬣狗一样的佣兵们废话,一剑斩碎营地大门,就走了进去。

  片刻之后,三处营地都燃起熊熊大火,连伐木场都付之一炬,数十米高的火光仿佛照亮了整个天际。熊熊烈焰中,千夜缓步走出,身后火海中再无活的身影。

  “现在我们去哪?”

  “回家。”

  “那我先睡会,好困。”小朱姬张开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千夜登上机车,发动引擎,在无尽荒原上绝尘而去。

  没过多久,前线大败的消息终于传到了南青城。南青城主安静坐着,直到疾风之怒前线指挥官报告完了整个战斗经过,都没有丝毫动容。

  当指挥官报告完战况后,会议室就陷入了如死一般的寂静。谁都知道千夜那句斩尽杀绝并不只是对着疾风之怒说的,问题在于,这句威胁有多大的可能实现。

  许久之后,南青城主才道:“他自称千夜?”

  “是。”

  又是漫长的沉默,南青城主终于道:“把这件事通报给蛛帝。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等房内空无一人时,南青城主才吐了口气,自语道:“千夜,千夜”

  千夜此刻已经越过辽阔距离,靠近了陆块的边缘。地形到了这里不再平坦,开始有所起伏。此刻极目远眺,可以看到远方群山绵延,高耸入云,绝峰刃立,山峰间隐隐有长长的电光闪过,不时伴着一声声雷音,可谓险恶至极。

  那里就是陆块边缘,是虚空与陆块天然的屏障彼此交锋之处,连空间都不稳定,时时会有虚空风暴出现。山脉长年被虚空风暴切割、撕扯、挤压,所以变成了这种飞鸟难渡的地形。有时一道绝峰可以高达数千米。

  在道道绝峰之外,就是陆块真正的边缘。那里时时刻刻有风暴肆虐,一旦被风暴卷起,就会被甩飞出去,坠向无底的虚空。

  东海陆块,以及中立之地绝大多数陆块,都是源自虚谷星坠落,形成时间并不算久。若是二十七块主大陆,则要稳定得多,屏障也更为坚固,边缘地带相对平静。

  远远望着边缘地带的绝峰,千夜脸上也多了一些凝重。这里环境太过恶劣,对他来说也有些危险,须得小心。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从船长那里买来的第三个消息,血族的战舰就坠毁于此处。千夜想知道,永夜的血族为何会跑到这里来,而且动用了巨舰。

  中立之地的几位主宰之一,鲜血王座上的那一位,据说和十二古老氏族仇深似海,完全是见一个杀一个。他手中掌握着破碎流年,血族公爵以下见面即是秒杀,公爵亦不过多支撑片刻,哪怕是亲王到来,也难逃一败。是以永夜血族罕有到中立之地的。

  不知道这次血族又有什么谋划,可是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中立之地,未免太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1768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