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七 帝国军魂

章五十七 帝国军魂

  魏破天回头望去,折翼天使的菜鸟们大多伤痕累累,虽然血族留下清场的战士只剩四个,但战况仍是一面倒的危局。同伴中已有一个倒地不起,不知是死是活。包括他自己在内,已经全部用过兴奋剂,看眼前情况,只剩他还有一丝战力,其他折翼天使菜鸟甚至连突围都有困难。

  魏破天握紧拳头,发出一声受伤野兽般的咆哮,冲过去和同伴把还在围攻他们的血族战士逼退,然后一把扛起那昏迷不醒的菜鸟,大步向远征军营地奔去。所有折翼天使的菜鸟都神色复杂地看了千夜一眼,然后紧跟着魏破天逃离战场。

  吸引了大半血族战士的千夜一改先前以伤换命的硬撼风格,不断移动换位,凭着灵活的身法和速度极为惊险地避过数次堵截。几个来回间,双方竟然连一记都不曾接战。直到一名血族战士实在按捺不住毫无技巧地撞向千夜,沉闷响声中,血族战士退了几步,千夜却倒飞出去。

  然而血族战士们立刻发现不对,千夜飞出去的落点,竟然不偏不倚地滚进了一条小巷,被愚弄的战士们发出怒吼,如狼群一般纷纷追进幽黑的街道。

  血骑士也狞笑着起步,刚要冲刺,忽然一阵眩晕,差点摔倒在地。他大吃一惊,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伤口中流出的全是充满腐臭气息的黑血!

  血骑士顿时失色,拼命运转鲜血之力,勉强才把伤口里面的血毒压住,让它暂时不至于恶化。可是他已经不敢再在这里耽误,必须立刻回去治疗。

  那个人类受伤不轻,后来甚至不敢正面交战,在他身后还追着十名血族战士,血骑士觉得这个中途杀出来搅局的家伙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于是恨恨地瞪了一眼巷道后,便转身而去,迅速在夜幕中消失。

  千夜急促地喘息着,身上的伤口火辣辣地痛着,身体里面更是不断有阵阵空虚感觉传来。他心中有一张地图,选择的决战之地就在前面不远处,但是此刻无论血气还是原力,已经在短暂的激战中几乎消耗得差不多了。

  千夜一个跨步腾跃,在空中侧身,用‘屠夫’打出第二发跑动射击。尾随其后的血族战士步伐稍缓,但是他知道对方肯定会被愈加激怒,而紧追不舍。这也是他的目的,牢牢拖住这些血族,魏破天他们就会有足够时间逃到远征军总部,说不定还来得及找到援军,及时赶回来。

  想到这里,千夜心中却是苦笑。及时的援军?这根本就是妄想。

  面前出现一座高耸入云的塔,通体由无数大小不等长短不一的深灰色金属管焊接而成,每隔数米就能看到一组占据了整个平面的齿轮,每个都有成年人身高,精密楔合,最细部分的轴承也粗如象腿。这是被称为‘夸父之臂’的超大型蒸汽机械,暗血城的城墙建设就启用过它。现在这个庞然大物已沉睡多年,许多地方都布满了斑斑锈迹。

  这里就是千夜选择的决战场所,地形足够复杂,能最大程度干扰追杀者的合围之势。但是千夜也清楚地知道,就算他能再拼掉几个血族战士,也绝对撑不到魏破天赶回来了。

  当鹰击轰鸣的时候,千夜其实就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他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手,为什么会为了魏破天,以及一些根本都不认识的折翼天使菜鸟把自己置入死地。

  也许是受了白龙甲的影响,也许是红蝎队长的身影还在心中。站在与黑暗种族决战的大战场上,许多想法好象就会不知不觉地改变。

  千夜原本十分讨厌白龙甲,那人傲慢无礼,眼睛里就只有出身和天赋。总而言之,世家子弟该有的缺点在白龙甲身上都成倍地放大了。除了实力强横,白龙甲几乎让人找不出一个喜欢他的理由。

  千夜至今还忘不了白龙甲亲笔写在他档案上的那句评语:垃圾场出来的,只有垃圾。

  然而,白龙甲或许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却不妨碍他为了让折翼天使的菜鸟逃跑,只身拦住了两名同阶的强横对手,屹立长街,死战不退。仅仅这样一个背影,就足以让千夜忘记过去所有的不快。

  在千夜眼中,魏破天和其它的年轻人,此刻还都是菜鸟。现在的菜鸟,也许就是将来帝**方的脊梁!既然他们是菜鸟,那么千夜这个老兵自然要为他们挡住敌人,就象当年红蝎队长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推得黑潮也为之后退。

  在鹰击轰鸣时,千夜忘记了自己已经不再是帝国的军人,也忘记了若还是在帝**中,那他实际上也还是一只菜鸟。

  千夜已经冲到塔底,蹲身一跃,跳上青石基座。然后抓住一根横条,腾身而起,如此几个起落,就攀到了第一层平台上。他背部顶住一个巨大的齿轮,低头检查手中的‘屠夫’,里面还有最后一颗实体弹。脚下街巷中,血族战士们正在加速冲来。

  忽然千夜心有所感,立刻从原地跳开,半掩到一个金属盘后,这才抬头向上望去。

  在上一层转角平台上,正站着一个高瘦的身影,手长脚长,让人看过就难以忘记。

  千夜还记得这个人,那晚曾与他擦身而过,也看到了他和狼人大汉那场短暂且激烈的战斗。这是一个六级的强者,而且千夜在他身上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道。那双淡色的双眼,总让人想起许多兼具力量与狡猾的凶兽。

  无论面对黑暗种族还是凶兽,千夜都很有信心。惟独眼前这样的人,却让千夜无比的警惕。人类最危险的敌人,其实还是人类自己。

  “你叫千夜吧。”那人问道。

  千夜的心微微一沉,说:“是我。”

  “我叫余仁彦,专门为了黑流城那件事情而来。”

  千夜微微一怔,随即静下心来,放缓呼吸,把自己伤疲的身体尽量调整到最佳战斗状态。虽然在余仁彦面前,他各方面都会被压制,但坐以待毙不是他的风格。

  余仁彦袖中滑出一柄短刃,落入左掌。而右手则从腰间拔出一把双管的老式原力手枪。他扳动一个机关,枪管下弹出一截刀锋。

  千夜的心又向下一沉。只看武器,这人的战斗风格和他类似,这样的敌人最是难缠。何况千夜身后还有许多血族战士正在紧追不舍。

  幽暗的巷道口,冲出一名血族战士。他看到了千夜,狞笑着全速冲刺,一个飞跃站上了青石基座,他正准备继续攀登,却忽然感觉到气氛不对,随即就察觉了余仁彦的存在。余仁彦不刻意掩饰时,身上那种食腐生物的气息就会异常浓郁。这种气息,就是凶厉的血族也会凛然生惧。那是一头猛兽遇上另一头凶兽的感觉。

  血族战士一个接一个地出现,缓缓逼近。

  余仁彦没有等千夜再说话,而是身体一侧,让开了向上的通路,对千夜说:“本来我应该立刻杀了你,但是现在这里既然有这么多黑血杂种,那么顺序就得改一改了。我准备先解决这些吸血僵尸,然后再收拾你!上来吧,我们到最顶层去解决他们,你三个,我七个。”

  千夜双眼微眯,点头说:“很公平!”随即跃起,几个起落从余仁彦身边闪过,直冲塔顶。

  余仁彦则和血族战士对峙着,一边缓缓退后,直到退上顶层天台。

  当血族战士冲上天台时,激战随即爆发!

  千夜挥动手斧,如雨丝般密集斩落,丝毫不做自身防护,刹那间就将三名血族战士肢解。当他转头望向另一侧时,恰好看到余仁彦正按住最后一名血族战士,挥刀割开了对方的喉咙。

  这个余仁彦果然是高手,斩杀七名血族战士,居然不比千夜慢多少。这可不仅仅是因为等级上的差异,即便在格斗技艺上,余仁彦也不比出自黄泉和红蝎的千夜弱多少。

  千夜半靠在一个金属箱壁上,要很努力才能保持站立。他身内身外都如燃着火一样,血气和原力都已经彻底枯竭。刚才短暂的战斗又添十余处伤口,稍动一下就是撕心裂肺的痛,好像要扼住呼吸。左手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他甚至不知道那条手臂是否还在原地。

  余仁彦身上也有伤,不过伤口并不多,也不深,只是些皮肉小伤。

  “现在该我们了。”千夜说。

  他已经握不住手斧,右手抓着一把从血族战士那里夺来的短刀。

  余仁彦上下打量了千夜一番,说:“齐岳那件事,是你做的吧?”

  千夜正要承认,但是余仁彦却对他摆了摆手,阻止他说下去。

  “不,你什么都不要说。一旦说出来,我反而不好办了。虽然我很讨厌军部的作风,但是我毕竟还算是个军人。”

  余仁彦收起了武器,看看自己身上的伤口,说:“我看到了你刚刚的那场战斗......反正现在我也受了伤,已经杀不了你,这次就先算了。不过,下回如果再碰到,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所以,记住我的样子,然后祈祷吧,小家伙,别再让我找到你!”

  说完余仁彦就向天台的边缘走去。和千夜擦身而过时,他忽然说了一句:“这些家伙的血还是热的,要趁热喝,否则你活不过这个晚上。”

  千夜蓦然睁大眼睛和余仁彦对视,随即冷静,知道自己重伤后,鲜血之力的气息已经无法掩盖。

  后者看到千夜眼中的固执光芒,尚未平复的竖瞳突然黑白交替翻动了两次,露出一丝了然却充满讥诮的表情,“坚守不是坏事,有时候却不合时宜。”

  千夜此时眼前一片红雾,视线开始模糊。他还在思索余仁彦的话,突然听到强劲风声袭来,但已经没有丝毫力气闪避,被迎面撞来的重物带翻在地。千夜感到微热的水滴浇了一头一脸,随即甘美的能量气息密如丝网般笼罩住了他。

  余仁彦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当年在战场上,为了活下去多杀几个狼人,我连战友的尸体都吃过。”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30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