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 没有终点的邂逅

章八 没有终点的邂逅

  果然,少女的味道清淡中带着一点点香气,仿佛松木在阳光下慢慢变热蒸发出草本的芬芳,让千夜很是喜欢。

  千夜不知怎的就说:“坐下吧!”

  少女看上去有些惊慌,但没有拒绝也没有挣扎,只是扭头向吧台处望去。

  吧台后正在调酒的男人冲着少女狠狠瞪了一眼,用力点点头,然后又歪了歪头,向手旁的酒瓶示意了一下。

  千夜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完全无需太复杂的思考,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再要一瓶。”千夜说,一枚银币从他指尖飞出,划了个弧线落到吧台的酒瓶上,然后在瓶口飞旋不坠,拨弄出一轮小小的银光。

  酒吧老板脸上的横肉顿时抽动几下。这一手可不光是要有技巧,还要有非常深厚的原力才能办得到。

  他回身拿出一瓶烈酒,打开,然后挥手一抛,酒瓶就翻滚着越过人群,当的一声稳稳落在千夜的桌子上。整个过程中,酒瓶里的酒都没有洒出来。这一手也算不错,不过和千夜没法比。

  少女带着三分僵硬,却仍然十分努力地露出一个微笑,然后坐下,从开始帮助倒酒,到陪着千夜一起喝,最后放软身体慢慢靠到千夜身上。在酒吧里,这一切是如此自然,甚至嘈杂的音量会让人身不由已地靠在一起,否则根本听不清彼此间在说些什么。

  千夜从第一杯开始,就进入到奇异的微醺状态。这种感觉让他十分舒服,紧绷的神经彻底舒缓,一开始的沉闷烦躁好像阳春之雪消融无踪。少女紧贴过来的身体滚热,每一次肌肤触碰都能感觉到充满活力的弹性,她的味道更是让千夜十分舒适,渐渐的似乎每一次呼吸都满盈着清爽的香气。

  自然而然的,**就浮起来了。

  千夜现在感觉自己说什么和做什么似乎都心随意动,比如说这一句:“跟我走吗?”

  酒精果然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少女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忽然脸一红,然后就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千夜也不耽搁,带着少女就出了酒吧。不过他没有注意到,在酒吧角落里有两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处于半醉状态下的千夜对很多东西都会视而不见,只有本能还清醒着,保持对危险和杀气的敏感。

  角落里的一张小桌子旁,坐着余英男和二爷。

  余英男的脸上身上有几条新鲜的伤痕,那是千夜设置的两个陷阱的杰作。女猎人本来心情就莫名的不好,这一下自然更糟糕了,于是又跑回去硬要拉着二爷出来喝酒。

  也许这就是不可言说的命运,他们恰好走入同一间酒吧,并且看到了千夜。余英男并没有过去打招呼,因为千夜的桌上有另一个陌生的少女,那个温顺中带点羞怯的女孩子还紧紧靠在千夜身上。

  二爷想走,但余英男使劲拉住他,找了个偏僻角落里的位置坐下。

  千夜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在闷头喝酒,偶尔茫然地四下看着。余英男几次都觉得千夜的目光已经转到自己这边,但是他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只是视而不见。

  最后,她看到千夜起身,带着少女离开。他们穿过拥挤嘈杂的大堂,少年修长挺拔的体魄其实充满力量,他左臂微微抬起轻松地分开人群,而那个纤巧但不失青春气息的小小身影则紧抓住少年的手臂,仿佛那是唯一依靠。很快两个依偎着的背影消失在灯光昏暗的街道上,外面夜还漫长。

  余英男一口干了满杯的烈酒,默默倒满,又是一仰头涓滴不剩地灌入嗓中。当她准备给自己倒第三杯的时候,二爷按住了她的手。

  “这就是男人。”她出人意料的平静。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二爷说,然后把余英男的那杯酒夺下,倒进自己嘴里,满足地叹了口气,说:“味道不错。”

  一杯烈酒下肚,二爷的兴致也高了不少,说:“男人嘛,偶尔都会冲动,特别是喝多了的时候。等明天他酒醒后,肯定就看不上那个小丫头了。啧啧,你说她没胸没屁股,有什么好玩的!”

  “你说千夜喝多了?”

  “很明显嘛!你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了。”

  余英男笑了,笑容中带着一点讥讽和苦涩。要说这么几瓶酒就能够让千夜喝多,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信的。

  余英男从二爷手里抢过空酒杯,给自己又倒上小半杯,慢慢喝着,一边看着酒吧中一个个用力扭动腰肢和屁股的女人。

  千夜会为了救她甘愿用身体硬挡天蛇的一枪,可是却从来想不到勾引她上床。

  “果然,没有男人想要我这样的女人......”

  千夜当然没有去余英男那里,而是凭本能回到了自己的那栋小房子。里面出乎意料的干净,一片狼藉的景象并没有出现,甚至床都收拾得很好。

  千夜手一挥,少女轻若羽毛般倒下,顺便也把他拉了下来。她的肌肤白中带青,缺乏血色,但有着这个年纪风华正好的紧致和腻滑,触手之间如同抚摸一匹丝缎。

  刹那间的满足和放松让千夜感觉到无比愉悦,特别是从无到有的满足,刺激得他一阵阵迷乱!那种愉悦,堪比能量枯竭时,鲜血的美味!

  千夜紧闭着眼睛,听凭本能引领自己,仿佛整个世界,星辰都在旋动。从始至终,松木般的清香都盈满他所有感官,而少女压抑的低吟,宛若轻歌,高高低低地流转。

  愉悦恍若原力潮汐,一轮一轮波澜叠起,终于到了冲击极限的时候!当超乎想象的快乐如怒涛般拍下时,千夜最后的神智也被淹没。

  从他齿间,忽然流入温热、甜美的液体,还混着少女清香的味道!

  千夜蓦然睁开眼睛!

  他竟然咬在少女的颈侧上,一缕鲜血正冲入口里。千夜大惊,猛然从少女身上弹起。

  “别动!”千夜按住同样惊慌失措的少女,望向她颈侧的伤口。还好,创口很浅,只是破了点表皮,没有损及动脉。而且千夜惊醒之后,立刻本能地收拢血气,黑暗之血还没来得及污染她。

  千夜出了一身冷汗,暗叫侥幸。他立刻下床,取来收藏的药品,处理了少女的伤口,然后再给她包扎好。

  整个过程中,少女只是双臂环抱着自己,瑟瑟发抖,任由千夜摆布。

  在处理伤口的过程中,千夜已经回想起今晚发生所有的事,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没什么,何况少女清香的味道确实对他吸引力非常大。还好没有污染到她,否则千夜的血气若是进入她的身体,就不知道算是初拥,还是单纯的污染了。

  千夜拿过少女的衣服包住她,柔声问:“吓着了吧?”

  听到千夜柔和的声音,少女才敢抬起头。她凝视着千夜,有那么一瞬,甚至流露出一点迷恋。千夜没有易容的面孔和气质,在暗血城底层社会中就如天上的星辰一样耀眼。

  少女默默地穿上衣服。

  千夜走到桌边,又折回床上,手里拿着一个钱袋。他倾侧钱袋,哗啦啦从里面倒了几十枚银币在掌心,递到少女面前,说:“给你的。”

  少女大吃一惊,身体反而往后一缩,喃喃说:“太......太多了。”

  酒吧的女孩子陪客人过夜,一般就一个银币,个别很受欢迎的女孩子会收熟客两个。千夜给的这些,比正常价格多出了十倍不止。

  千夜抓过少女的手掌摊开,一松手,银币叮叮当当地落在她手心里,微笑着说:“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

  “另外,我很喜欢你的味道。”千夜又补了一句。

  少女下意识地紧紧抓住银币,小脸上还有种放松和后怕交织的表情。

  “怎么了?”千夜问。

  “我......我还以为你是吸血鬼。刚才你吓着我了。”少女轻拍胸口,吐出了口气。千夜既然抓了那么一大把银币给她,自然不会是吸血鬼。

  平民其实对黑暗种族的了解有限,有些是夸大的,比如靠近血奴就有传染可能,有些却是无知,比如吸血鬼不能碰银。实际上,银对于血族体质来说是一种毒,而既然是毒就有毒抗或者解毒的方法。当千夜的血族体质晋阶后,只要不见血,就已经不怕普通的银了,更何况是这种含银量极低的帝国银币。

  千夜笑了笑,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而是问:“你这是第一次陪客人出来?”

  少女的脸立刻胀得通红,片刻后才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说:“我确实缺钱,另外,还因为是......是你。”

  千夜想了想,抖了抖钱袋,然后从最里面滚出来一枚金币。他直接把金币塞给少女,说:“这是你的了,以后没有必要,不要再陪客人出去了。”

  少女却握紧拳头,不去接这枚金币,而是抬起眼睛直视着千夜,鼓足勇气问:“那你还会来找我吗?”

  千夜微笑,说:“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少女低下头,轻声说:“那我不要金币。这些钱已经够了,我以后不会再去酒吧了,大概可以找个旅馆服务生之类的工作。”

  千夜把金币塞到少女手里,说:“如果你愿意,那以后有空的时候可以帮我打扫一下这栋房子。这枚金币就算是雇佣你一年的酬劳。一年后如果我还没有回来,那就不用再打扫了,这个地方你可以随意处理掉。”

  “你会战死吗?”

  少女问了一个让千夜意外的问题。

  千夜认真思索,然后柔和地说:“我是战士,和黑暗种族战斗是每个人类战士的责任。作为一个战士,战死在沙场上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宿命,我也无法避免。”

  少女忽然抱住千夜,在他唇上一吻,然后说:“我做不了什么,但是如果......如果你还愿意再回到暗血城来看看,这里一定是干净的!”

  说完,少女就跑出去,消失在夜色里。

  千夜静静坐了几分钟,想起了什么,带上枪,跟着少女而去。

  ps:嗯……河蟹河蟹慢慢爬过。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30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