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八 兵王之击

章二十八 兵王之击

  这一掌角度刁钻无比,竟能在千夜高速奔行之际,准确无比地切向他肋下三寸。

  格斗场边旁观众人只听到细锐的掌风破空,声势仿佛并不如何惊人。然而首当其冲的千夜耳中却灌满了极尖极锐的啸声,直要撕裂鼓膜。招式尚未及身,掌风先至,凛冽如利刃,刺得千夜肌肤生疼。

  叶慕蓝的原力森寒如冰,深厚远在卢申江之上。如果千夜再不改变去势,下一刻就会被她的掌刃切入肋下要害。

  千夜突然毫无预兆地急停,腰腿扭动同时向侧方斜倾,险而又险地避开掌刃正面锋芒,反手一击,撞在叶慕蓝的小臂肘弯处。

  两人狠狠对了一记!旋即分开,各退两步。

  这下碰撞,双方都未竟全功。千夜的兵伐决狂潮中途转向,只有原力浪涛峰侧击实。叶慕蓝那记掌刃则攻势去尽,被千夜撞在无法变招处,十成力仅使了一半出去。

  千夜面沉如水,盯着叶慕蓝,冷冷地道:“说好的生死决斗也要插手,你们还要不要脸?”他的兵伐决仍在一潮一潮催动,把侵入体内的缕缕如针寒气搅得粉碎,转眼又是九轮。

  叶慕蓝傲然站立当场,复裙下摆被原力激荡尚未完全平复,旋飞如花瓣怒放。她淡淡地说:“我这是为你好,伤害贵族的后果恐怕不是你能够承担的。”

  千夜怒极反笑:“既然上了生死决斗场,我就不伤人,只杀人!”

  叶慕蓝面若寒霜,道:“我的耐心有限!别挑战我的底线!”

  千夜脸色忽然转为平静,淡淡地说:“我的耐心也有限。既然你下场了,那就代替他,继续来战吧!”

  说罢,不等叶慕蓝回答,千夜一个跨步就到了她面前,又是简简单单一拳当胸轰去!

  叶慕蓝脸色当场就变了。

  这是军中格斗术的第一个基础动作,直拳。在千夜手中使出,平平无奇,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附加特殊效果,只是够快、够重、够直接!

  叶慕蓝忽然发现,在这一拳面前,自己引以为傲的诸多战技全都失去效用,除了硬挡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化解这一拳。

  她当然不可能和千夜硬拼。千夜那狂暴的力量给叶慕蓝留下了深刻印象,刚才她蓄意突袭,逼他临时变招硬拼一记都没有占到丝毫便宜,现在千夜气势已成,再硬碰硬的结果不言而喻。

  叶慕蓝足尖点地,倏然飘身急退。

  千夜嘴角泛起淡淡冷笑,兵伐决攀上新一轮潮汐高峰,大步追上,又是一掌竖斩。

  这是军中格斗术的第二个基础动作,刀掌。这一掌势如开山,威力再强一分。但细看千夜的手形,会发现他食、中两指关节微微曲起一个几不可觉的弧度,如此一来,在击中对方刹那随时可握掌成拳,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威力。

  叶慕蓝脸色难看,点在地上的足尖一挑,在空中旋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侧身闪避,仍然不敢硬接。

  千夜忽然一声长啸,动作更快一分,攻势如潮涌向叶慕蓝。

  从头到底他用的都是军中格斗术,在场几乎每一个人学过,因此也能看到每一个攻击动作都清清楚楚,简简单单。可是叶慕蓝却如惊涛骇浪中一叶小舟,非但不能冲浪而起,在随波逐流中,闪避得越来越是勉强。在千夜攻势下,她居然找不到反击的空隙。

  此时全场静得细针落地可闻,千夜的攻击越来越重,叶慕蓝现在已经不是落败的问题,而是一个闪失挨实一记,必会重伤。

  季元嘉一脸凝重,向格斗场内走了几步,他站的位置本来挡住了那群年轻人中途插手的通道,此刻却是准备出手救下叶慕蓝。绝不能让宋阀七公子的未婚妻重伤在千夜手里,否则不要说琪琪,哪怕饮马殷氏肯出头,也不见得能保住他。

  叶慕蓝败得比人们想象得还要快。

  她周围空间已经被沉重无比的拳劲封死,终于避无可避,不得不和千夜硬拼一记。两道身影撞到一起,叶慕蓝顿时一声闷哼,脸上变得一丝血色也无,踉跄后退。而千夜却没有丝毫收手的意思,大步向前,右手五指张开,一掌当头拍下!

  这一掌落下,竟然带出潮音如雷,而此刻千夜体内,原力潮汐已经叠加到了第三十轮!

  生死关头,叶慕蓝身上冰寒蓝光一闪,整个人象是被一只无形大手牵起,瞬间向后平移数米,堪堪让过了千夜这一击。

  千夜一掌去势落尽,重重拍在地上,整个前臂都没入青石砌成的地面!随即周围十米之内,青石纷纷龟裂。碎石飞溅,有几粒激射到叶慕蓝脸上,擦出细细血痕。

  兵王之击,其威如渊!

  叶慕蓝在这瞬间空隙退到格斗场边,脸色惨白。

  千夜知道已经失去了机会,缓缓起身,淡淡地说:“你的秘传战技果然不错。不过下一次,你就没有这种机会了。”他此时方才引导原力潮汐缓缓回落,顺便清理在血脉中游动的细如牛毛的阴寒之息。叶慕蓝所习战技果然不俗,每次与她对实,都会无法避免地被寒气侵入。

  叶慕蓝脸上仍然没有半点血色,难以置信地看着千夜一掌留下的可怕痕迹,怒道:“你居然想杀我?”

  千夜很平静地道:“生死决斗,你说呢?”

  叶慕蓝一窒,厉声道:“你可知道,要是伤了我,宋阀绝不会放过你。”

  千夜突然微笑起来,轻轻说:“你还不是宋家的人,等真嫁进去了再说这话吧!”

  叶慕蓝羞恼之色一闪而逝,随即回头招呼自己的同伴,狠声说:“他意图杀我,把他抓起来,回去审问明白后再交给城主发落!”

  几名贵族青年走了出来,动作却有些迟缓。看过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决斗,他们就算再想表现,也不敢单独冲上去面对千夜。

  “够了!”季元嘉冷喝一声,两步跨出,拦住去路,沉声道:“你们几个,别真以为抱了叶慕蓝的大腿,琪琪小姐就收拾不了你们!”

  “她敢?!”叶慕蓝叫道。

  季元嘉转头看她,“叶小姐,就算你将来嫁入宋家,也还不是宋家主母。这种话,轮不到你来说。”

  叶慕蓝终于失去了矜持,怒视着季元嘉,眼中全是怨恨,右掌微抬,带出一股森寒冰雪之意。可是季元嘉就这样看着她,眼中一片平静。

  叶慕蓝终是没有出手,只是重重哼了一声,又恢复了清冷高傲。

  季元嘉和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千夜不同,虽然出身低微,却有一张极为煊赫的履历。他毕业于著名的剑道军校‘剑雨泉’,曾拿过一届军中新秀大比第三。

  虽然明眼人都知道,季元嘉已经被饮马殷氏招揽,但他的帝国主力军团中校肩衔,却是靠自己的军功扎扎实实晋升上来的。这种人如果毫无理由地杀了他,不等殷家出头,军部乃至他的同袍师友都不会轻易罢休。

  这时,千夜已经驱除干净体内阴寒之力,慢慢从场中走过来。

  他凝视叶慕蓝片刻,突然露出一个笑容,纯净剔透一如当年曼殊沙华的那个邻家男孩,然后转开目光,扫了一圈周围的贵族年轻男女,说:“我只是一个贱民,被逼得狠了,也不过是不死不休。而尊贵的各位,你们能防得了我多久呢?一个月,一年,还是十年?”

  包括叶慕蓝在内,所有年轻人的脸色都难看之极。只看千夜刚才对卢申江和叶慕蓝赶尽杀绝的架势,就知道他绝对不是空口威胁。

  当千夜和季元嘉离开后,叶慕海才重重地啐了一口,骂道:“真是个贱民!”

  他却不知,自己早已一身冷汗。

  千夜快要走出大门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喊:“等一下!”

  千夜回头看时,只见卢申江飞步赶来,于是站定,问:“还想再打一场?”

  “当然!不过不是现在!现在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卢申江落落大方地说。

  千夜眉毛扬了扬,问:“那你想怎么样?”

  卢申江伸出了一根手指,说:“半年!半年后我们再打一场,怎么样?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这个平民!”

  千夜笑了,说:“再给你十个半年,也依然是我面前跪的耸货。”

  “别得意得太早!就这么定了,敢不敢?”卢申江咬牙切齿地说,伸出手就要击掌为誓。

  千夜望着对方的眼睛,再次露出那种纯净剔透的笑容,同样伸出了手。

  眼看着两只手就要合握在一起,千夜手掌突然一翻,五指如钩,紧紧扣住卢申江的手腕关节!

  莹光闪过,在卢申江指缝间,赫然夹着一枚几近透明的水晶针。

  旁边的季元嘉脸色大变,他的军功都来自战场,怎会不认得那水晶针的材质,分明属于血族制品。要说上面没有点什么致命的东西,鬼都不会相信。

  “这是什么?”千夜依然微笑着,可是眼底已泛起再明显不过的杀意。

  卢申江通体生寒,突然放声高叫:“救命啊,贱民要杀贵族了!”

  他嚎到一半,就被惨叫声代替。千夜手上加力,直接粉碎了他的防御,把他的腕骨彻底捏碎。

  许多人的目光都望向这边。

  百步高台的阶梯上,浅紫衣袂飞扬,叶慕蓝等人也正往大门口赶来。

  季元嘉深吸一口气,右臂下垂,铮地轻响,手掌中多了把只有半尺长的小剑,寒光森然。他目光扫过人群,厉声道:“帝国十七军团办事,不要自找麻烦!”

  刚才在‘铜雀台’内和格斗场上都露过面的几张熟面孔顿时萌生退缩之意。十七军团是帝国主力军团,季元嘉一旦真的豁出去,除非双方都凭武力硬来,当场见个生死,否则这些永夜大陆上的土著还真不敢拿他怎么样。

  就算季元嘉事后被军法处置,但十七军团为了维护主力军团的面子,也会把一同肇事的士族全部干掉。

  千夜凑到卢申江耳边,轻声道:“是顾立羽,还是罗斯侯爵?”

  卢申江此时仍然嘴硬,冷哼道:“知道得少些才能活得长久。”

  “是吗?”千夜手上略松,足背轻轻一勾,就将卢申江放倒在地,然后一脚踏上了他的膝盖。脚下发力,喀嚓声中,卢申江的膝盖已经被踩碎。

  眼看着千夜的脚又落在自己另一条腿上,卢申江终于恐惧惊叫:“不要!我说,我全说!”

  “是谁?”千夜问得简单直接。

  “都有,有顾立羽、也有侯爵阁下。他们都想你死!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几乎令人窒息的剧痛和慌乱之下,卢申江的声音很响,很多人都听见了。

  千夜缓缓收回右脚,淡淡地说:“可以,放过你一次。但是第二次,就没有这种好事了,懂吗?”

  “明白!明白!”卢申江头点得象鸡啄米。

  “走吧!”千夜向季元嘉招呼一声,转身,象是要离开。但千夜刚走出两步,忽然回身,双生花中那支左轮枪口已经指住卢申江额头!

  ps:嗯,今天晚了。周六、周曰一共5更,午更照旧,其余时间不定。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30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