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八 立场

章五十八 立场

  ;

  依然饱含能量的鲜血滚滚进入千夜腹中,他身体内的血气立刻复苏,欢呼着扑向浑厚的黑暗原力,吞噬转化。免费电子书下载 ...而千夜的心脏也如同注入一支强效兴奋剂,有力地脉动起来,他身体活姓瞬间激增数倍,不断将血族战士的鲜血转化为自己的能量。

  当千夜恢复行动力时,血族战士的伤口处也再流不出血来,他推开半压住自己的尸体,慢慢站起,环视四周,天台上一片寂静,余仁彦早已消失。

  脚下是暗血城。之前发生过激战的区域有小小搔乱,那是被波及的建筑中尚有幸存者,其余街区却是分外平静,仿佛近在咫尺的破坏不曾存在过。乱世中的暗血城居民都深谙一条法则,只要屋顶还没有掉到脑袋上,就不要把头伸出去。

  千夜静静看着眼前半梦半醒的城市,他体内的伤损正在以能够感受到的速度恢复,黎明原力的潮汐也缓缓升起。

  千夜轻轻吐出一口气,跃出天台,轻盈地落在十余米外的另一座楼宇上,然后隐入茫茫夜色中。

  十分钟后,魏破天才杀气腾腾地出现在长街。

  在他身后,跟着数十名远征军的军官,每人都是三级以上实力,还包括四名四级校官。但是当他踏上长街,入目只是一片狼藉的战场,战斗早已结束。

  魏破天面沉如水,双拳握得指节噼啪直响。他再没有想到,那个突然杀出来挡住了大半血族的人,竟然会是千夜。

  当年他第二封信被退回,随之而来的是冰冷的讣告。事后魏破天通过家族渠道打听过情况,虽然那次战报被封到了零级秘密档案中,但他还是得到了一些消息,比如阵亡的红蝎战士几乎找不到几具完整的尸骨,林千夜也是一样,只剩下身份铭牌的核心,据说最终被林熙棠的办公室领走了。

  想到刚才千夜喝令自己逃离的情景,魏破天胸中就有热血上涌。

  “这个混蛋……”魏破天忍不住骂出声来。

  “您说什么?”一名远征军少校问了一句。

  魏破天却突然暴发,冲着这名少校怒吼道:“我刚刚说什么关你屁事!去给我搜,把周围这一带都搜一遍,我要所有血族的尸体,还要找到那个人,必须是活的!听到了没有!废物!”

  那少校脸色阵青阵白,但是魏破天却丝毫不给他面子,也不打算给这些远征军军官任何台阶下,继续提高声音,冲着所有远征军咆哮道:“你们这些废物,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立刻去给我找人!我老实告诉你们,要是他出了一点事,我回去就他妈的找人取消你们的番号,然后再把你们这群龟缩不出的人渣全部扔到黑矿里去,挖矿到死!谁他妈的来求情都没有用!这句话,我就放在这了!”

  “谁要是不服,尽管冲着我来!老子魏破天,就是要他妈的仗势欺人!”魏破天捶着自己的胸膛,口水直接喷到一群远征军军官的脸上。

  可是军官们却个个低眉敛目,忍气吞声,谁也不敢多说一个字。就因为他们今晚龟缩避战,结果差点导致魏破天这群折翼天使的菜鸟被血族围杀。

  这群少爷可没一个的来头小了,眼前这个更是博望侯世子!要是他们真的因此死在暗血城,必会招来那几个世家大族的迁怒和报复,以帝国的严苛刑法,暗血城的守军会被全部充入炮灰营,然后在战场上消耗干净。

  这整个过程中不会有任何人站出来为他们说话。真正有背景的人,谁会跑到永夜大陆来当一个城防军?

  当远征军军官们一哄而散,准备开始搜索战场的时候,空中忽然传下一个冰冷的声音:“行了,破天,让他们滚!看到他们,影响我的心情。”

  白龙甲从空中徐徐飞下,落在魏破天身边。那群远征军军官看到白龙甲的少将标志,顿时魂飞魄散,七歪八扭地行了军礼后,立刻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

  魏破天却怒意未消,道:“这群人渣明知道黑暗种族在城中出没,却死活躲在军营里不肯出来。我去找他们出兵,一个个推三阻四,就是拿出折翼天使的令牌都不管用!要不是我亮出魏家的身份,这群混蛋还不肯跟我出来呢!”

  白龙甲淡淡地说:“你要是想出气,直接用点手段,把这营远征军从上到下全部处死就是。才杀千把个人,这点小事还是能压得下去。用不着借搜索的时机下黑手,太没效率了。”

  “啊?不用整营处死吧!”魏破天吓了一跳,他可是知道这位白将军手段血腥,杀人如麻,真干得出这种事。

  不过回过头来,魏破天却又有些心有不甘地说:“可是我还真想宰了其中几个家伙!太他妈的混蛋了!”

  “如果只是刚才那几个人,你直接杀掉就是。你的伤亡指标就是用在这种时候的。”

  魏破天抓了抓头,心中有些犹豫不定。在战场上杀人是一回事,这样要人姓命又是另外一回事。魏破天虽然恨极了那几个拖延搪塞,不肯出兵的家伙,可是就这么直接把他们杀掉,却还感觉有点无从下手。不过如果小夜真出了什么事,他一定要亲手捏死那几个家伙!

  白龙甲突然剧烈咳嗽,鼻中也流下两道血线。

  “白将军,您没事吧?”魏破天慌忙问道。

  白龙甲那个层次的战斗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所以不清楚白龙甲和威廉以及面具蛛魔之间的实力对比,只知道他们都很厉害。

  白龙甲等咳嗽一过,掏出方巾擦去口鼻处的血痕,若无其事地说:“我没事。那两个家伙虽然很强,不过他们也弄错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可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弱!”

  魏破天暗暗乍舌。这位白将军的力量好象每天都在进步,实在是深不可测,难怪能够在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就晋升少将。

  “听说有人冒死救了你们,说说看,是怎么回事。”

  听白龙甲问起,魏破天并未多想,直接把过程陈述了一遍,包括对千夜身份的猜测。

  “千夜,林千夜,嗯?他还活着?”白龙甲也还记得这个名字。当年他可是曾经亲手在千夜档案中写下了一条极为苛刻的评语。

  当然在白龙甲心中,并不认为这是侮辱,因为千夜就算是林熙棠的义子,也还没有被他侮辱的资格。以他白龙甲的地位身份,肯亲手写下一句评语,已经是对千夜另眼高看了。

  不过白龙甲话一出口,魏破天一向反应慢一拍的大脑忽然意识到不对,他立刻想要弥补:“不,也可能是我看错了!一定是这样!”

  “是吗?”白龙甲只是淡淡地看了魏破天一眼,就让他如坠冰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白龙甲在长街上信步走着。

  他的身影忽隐忽现,有时数步都在原地,有时一步就会出现在十余米外。魏破天只看了一会,就觉得头晕眼花,说不出的难受,晃了几下,重心不稳,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白龙甲嘿了一声,说:“让你乱看,我的步法也是你现在能看的?这是给你吃个小苦头,以后在战场上类似的事情还很多。黑暗种族有不少强大异能,能够通过人的五感来影响甚至是打击对手。你实力不足,应付这种局面最好的办法就是时刻保持在千重山状态下。”

  魏破天爬了起来,犹自觉得阵阵恶心,就象晕船了一样。听到白龙甲的指点,他有点为难地说:“可是千重山太消耗原力了!我现在就只能保持五分钟而已,这要是上了战场,怎么会够?”

  白龙甲淡淡地说:“那就提高原力,这才是根本!”

  白龙甲东边转转,西边看看,片刻之后就到了千夜最先埋伏狙击的地方。他蹲下来捏起一小撮泥土在手指尖捻了一下,就又站起,几步穿过了巷道,身影出现在‘夸父之臂’前。白龙甲抬头看了看,缓缓升空而起,消失在交错的金属管中。

  魏破天一路狂奔,好不容易才在顶端天台上找到了白龙甲。

  白龙甲面前放着几具血族战士的尸体。他正看着自己的手,在白金丝手套的指尖上,沾着几点鲜血。白龙甲盯着手指上的殷红血迹,神色异常严肃,眼神冷若冰霜。

  “将军?”魏破天忽然觉得周围有些寒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这是白龙甲的杀气!

  白龙甲转身,将指尖的鲜血给魏破天看了看,淡淡地说:“这是林千夜的血。我在里面闻到了鲜血之力的味道。”

  “千夜!鲜血之力!血族!?”魏破天一下子就懵了,只觉当头一盆冰水浇下,寒气从头顶窜到脚底。他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也只是如此,才能解释千夜为何还活着,却没有回红蝎报道。

  在帝中,每年都有不少人因为种种原因,堕入永夜一侧,尤以血族为多。就在今晚,那个上位血骑士也曾想把魏破天变成吸血鬼。

  可是第一下打击过后,魏破天随即想到了第二件事!千夜肯定还没有走远,而他绝对逃不出白龙甲之手!

  “将军!!”魏破天一下炸了,短发根根竖起,冲到了白龙甲面前。可是在白龙甲冰冷的目光下,他一时什么都说不出来。

  在折翼天使中,白龙甲积威极重,没有任何下级军官敢反驳他,更不用说魏破天这样的菜鸟了。虽然白龙甲对魏破天颇为另眼相看,但是魏破天却没有因此享受到优容,得到的反而是更加严酷的训练。

  “你想说什么?最好想清楚了再说。”白龙甲的口气依旧是淡淡的,可是魏破天却听出了再清晰不过的杀气!

  魏破天猛一咬牙,道:“小夜救了我们!我不管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只知道他刚刚救了我们!他就算变成血族,也是在和血族殊死战斗的!”

  白龙甲只是看着魏破天。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34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