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 只是匆匆过客

章九 只是匆匆过客

  果然,在几个街口外,少女被几个大汉拦住了。

  “小婊子,今天收获不小吧?还不拿出来给兄弟们看看?我们也不多要,只拿一半就够了。”一名露出浓密胸毛的大汉狞笑着说。

  “这小妞长得还不错,要不让她陪我们好好玩玩?”

  “就是!今晚还长着呢!”

  几个人七嘴八舌,并且开始动手动脚。少女深吸一口气,就想要尖叫。然而一只大手伸来,结结实实地捂住了她的嘴。

  少女拼命挣扎着,踢打着,可是瘦弱的她哪里反抗得了这些强壮的男人?

  就在这时,路的尽头传来千夜的声音:“把你们的爪子拿开!”

  几人都吃了一惊,看到千夜孤身一人站在街道上,立刻都有了胆气。

  一名肥壮大汉厉声喝道:“给我滚!少在这多管闲事,你他妈的想找死吗?”

  砰!回应他的是轰鸣枪声!

  这大汉目光呆滞,眉心处多了个血洞,仰天倒下。

  这群人此时才开始慌乱,有的拔腿就想往路边跑,有的则立刻伸手到腰后去摸武器,还有一个则凶狠地抓紧手中的少女,反扭她的右臂,强行把少女的面孔转向来人处,想把她当做人质。

  千夜手中的枪口不断喷发火舌,一匣子弹转眼打空。抓住少女的那个人身上弹孔最多,连同旁边两个摸枪和砍刀的一起栽倒。

  已经跑到路边掩身于店家立式招牌后的两个大汉也是颇为悍勇,看到千夜一匣子弹打光,立刻探出头来,同时举起手枪,对准千夜就是一顿连射!

  然而千夜身影不断闪动,呼啸的子弹全部擦身而过,竟然没有一颗能够击中!

  这时千夜已经换上了新的弹匣,枪声又连绵响起,最后两名大汉应声而倒。不过他们都是四肢中弹,因此不断嘶吼惨叫着。

  千夜走到两人面前,手腕一抖,空的弹匣掉到他们抽搐的身体上,然后又推了一个新的进去,抬手瞄准了他们的脑袋。

  这时从侧旁一条小巷中冲出几个人,一见这场面,为首的人立刻大叫道:“等一下!”

  千夜却听而未闻,手指毫无迟疑地扣下扳机,砰砰两枪轰开了最后两名大汉的脑袋,这才转身,淡淡道:“等什么?”

  为首大汉大怒,喝道:“你是谁?敢杀我们地炎会的人,找死也不用这么着急!”

  “你们地炎会的人敢动我的女人,找死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千夜不急不忙地把这句话还了回去,然后漫不经心地横跨了两步,正好挡在少女和这几个冒出来的人之间。

  “小杂种......”

  那大汉看样子是地炎会的一个小头目,自己也有一级战兵实力。可是他一句脏话刚刚出口,忽然看到千夜已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屠夫出匣!

  不过屠夫没有轰鸣,千夜倒握屠夫,直接把包钢的枪柄砸进大汉嘴里,一下就喷溅出七八颗牙齿。

  大汉顿时痛得死去活来,颤抖着手要去捂伤处,却手上一轻,本就有点握不住的手枪到了千夜手里。

  那把火药枪在千夜食指上一个回旋,被稳稳地握住,连续扣动扳机,将跟着大汉出现的人全部射倒,随后还灼热的枪管就插进了这名大汉的嘴里。

  千夜冷冷地道:“不管是地炎会还是什么东西,再敢动我的女人,就把你们连根拔了!我刚刚灭了天蛇帮,所以不要来招惹我!”

  大汉拼命点头,但又不敢动作过大,生怕会引得手枪走火。直到千夜缓缓收枪,他才松了口气,在眼神深处流露出一抹庆幸和怨恨。

  然而千夜手腕忽然一动,手枪不断轰鸣,将加长弹匣中的子弹悉数倾泻到大汉身上,巨大的冲力将壮硕的身躯当场轰得倒飞出去,在空中就绽放出十余朵血花。

  看着大汉不甘但已经没有生气的眼神,千夜淡淡地说:“我忽然改主意了。”

  千夜把手里的枪扔到大汉尸体上,少女还瑟瑟站在数十米外,她小心地避开了满地尸体,但没有趁机逃离。千夜并没有走向她,只抬起手挥了挥,就消失在夜色中。

  少女看着千夜远去的背影,久久不动,直到酸涩的眼睛中什么都看不见了,她才忽然转身,跑向另一端的黑暗。

  由始至终,千夜没有问她的名字,也没有告诉她自己的名字。敏感而聪慧的少女由是知道,未来他可能真的不会再踏足这个城市,就算回来了,她和他所有的交集也就是这个弥漫着**和硝烟的夜晚。

  对少女来说,这是一个宛若戏剧般美丽且忧伤的夜。她站到了舞台上,却只是一个匆匆离场的过客。

  千夜回到余英男的住处,这里依然没有锁门,陷阱也还是那几个。不过走到一楼客房门口时,千夜却有些尴尬地发现自己设下的两个陷阱都被激活了。

  陷阱留下的痕迹清晰表明,有人激发了示警陷阱,然后受惊跃开,恰好落到第二个杀伤陷阱范围里,把所有攻击威力都结结实实地吃到了。千夜这个小陷阱装的火药量不算大,杀伤破片也不多,也就是能够干掉二级战兵的样子。对上四级战兵的话,最多来点不轻不重的伤。

  房间地板上洒着几滴已经干涸的鲜血,千夜微微俯身,就嗅到了熟悉的味道。这几滴血,是余英男的。

  千夜知道余英男就在楼上。满楼都是浓浓的酒味,看来她今晚喝的不少。或许因为酒精的缘故,她的血气格外浓郁,心跳也特别的快。千夜不由自主地用力深呼吸,余英男血气的味道很甜,充满了能量和活力,就像是放了半杯糖的热牛奶。这样的味道对千夜更有吸引力。

  不过看到地板上的那些血迹,千夜很明智地选择不要去惊动余英男。这位女猎人可不是一般的凶悍,而且极为争强好胜。现下竟然在自己家里中了连环陷阱,还不知道要拿始作俑者千夜如何出气。

  千夜轻手轻脚地收拾干净房间里的痕迹,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舒服地出了口气。

  在余英男这里,千夜有莫名的安全感,也能够彻底放松下来。这是一个人独处时不会有的感受。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得很深沉。

  千夜被睡意完全淹没前听到厨房那边好象有些动静,但是却没有感觉到杀气和敌意,也就随它去了。当初在灯塔小镇的时候,千夜常会在厨房里放两份食物的,专门供人来偷。不过无论哪个城镇酒吧都是特殊的地方,一般的流浪汉不到饿急了,也不会过来偷吃的。

  恍如间,千夜好像回到了自己熟悉、安全的家,于是任由自己沉入意识之海。实际上,他有记忆的生活中,还从来不曾拥有过那份宁静和温暖。

  当千夜的意识完全平息无波后,他身体内那缕金色血气悄悄从符文中游出,顺着血脉开始游走。所有的血气全都缩回到心脏里,完全不敢露头,那缕紫色血气尽管比金色血气要粗大得多,可是却盘踞在血族体质符文内,严阵以待,如临大敌的样子。

  金色血气细弱如初,虽然算下来,它这些日子吞食的普通血气数量丝毫不比紫色血气少,但是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变化,而紫色血气明显已经进化过一次,还使得血族体质变成了进阶能力。

  此时金色血气围绕着血族体质转了好几圈,对里面的紫色血气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它甚至尝试着向符文里钻了几下,可是能力符文外面亮起一层淡淡的紫色光幕,将金色血气弹了回去。

  金色血气尝试了两次无果,就似对紫色血气失去了兴趣,转而向心脏那边游去。它绕着心脏飞快地转了两圈,突然一头扎了进去,转眼间就缠住一条普通血气,又从心脏里弹了出来。

  普通血气拼命挣扎,然而毫无用处,被比自己细弱得多的金色血气一口一口吞噬,转眼间就消融干净。金色血气意犹未尽,又钻入心脏里,拉出另一条普通血气,然后几下就咬碎吞掉。就这样,它一连吃掉了五条普通血气,仍然不曾满足,围绕着心脏又转了一圈。不过它终究没有去动最后两道普通血气,而是游回瞳术夜视的符文中,盘踞不动了。

  须臾,金色血气表面开始不时有光芒流转,似乎变化在即。

  睡梦中的千夜本能地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就象深埋在水底,有种如负整座海洋的窒息感。可是无论如何挣扎,都不能从这个梦境中解脱。

  厨房里,余英男正靠坐在厨台上,手里拎着一瓶烈酒,狠狠地灌了一口,然后吐出一口酒气。她心情烦燥不安,对面就是光洁如镜的柜面,把她整个人都映了出来。

  余英男向着对面的自己左看右看,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好象长得还不错,至少比那个酒吧里的小娘们强多了。个子比她高,脸比她漂亮,腿比她长,至于胸......老娘哪一边不可以抵她三四个?假如她还有胸的话。

  余英男狠狠向着对面的自己比了个中指!

  结果,她一下就被自己的霸气给震到了。

  余英男苦笑,又开始灌酒。尽管她已经喝得很多了,但是觉得还不够,至少没有醉到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的地步。

  这怎么能叫醉?

  于是她继续狠狠地灌自己,在心底那点小小的希望和勇气消失之前,至少要把自已弄到半醉。

  一个酒瓶空了,第二个酒瓶也空了,还好她的存酒够多,所以还能摸到第三瓶酒。当这个酒瓶也空了的时候,她才觉得好象火候差不多了。至少这时如果面前出现一打血族和狼人的时候,她也敢拎把砍刀上去拼命。

  这么一想,镜面里的女人又是不可抑止的霸气侧漏。

  她把战术夹克甩到地上,然后伸手去解腰带。但是她原本可以毫不费力玩转军刀匕首的手指突然变得十分僵硬,总觉得怎么都做不出来这一步。她感觉自己现在的醉酒状态,最多也就是能够被动地接受一切,距离主动似乎还有相当的距离。

  余英男对自己的懦弱简直深恶痛绝。这位女猎人点燃一支加料的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露出面对黑暗种族时的狰狞笑容,拔出军刀,狠狠切断了自己的腰带!

  有防御功能的兽皮裤褪到了地上,露出下面黑色的战术紧身平脚内裤,侧面还有暗格,里面藏着一把手指长短的锯刃。

  余英男回忆着临时恶补的资料,挥动军刀,几下就把紧身内裤切去大半,活活把它改造成略带性感的小内裤。

  镜面里的女人看起来已经有点小性感了,假如不是一手拿烟,一手握刀的姿势太过威风凛凛的话。

  “差不多就这样了!”余英男自语道,然后把烟和刀扔下,摇晃着来到千夜的卧室前,一脚踹开了房门。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342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