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四 小女孩

章十四 小女孩

  那名魔裔双手拢在累累花边垂丝的袖子里,对旁边的小女孩说:“你的主意不错,办了场血宴,居然真的有鱼上钩。虽然算不上肥美,但是用做品酒的开胃小食也还不错。这场战斗结束后,我会给你奖励,足够的奖励。”

  小女孩抿了抿粉色的唇,乌溜溜的大眼睛从前方对峙的猎人和黑暗战士们身上扫过,然后用力点点头。

  一名血骑士对魔裔恭敬有加地说:“梅斯菲尔德大人,现在应该怎么做?”

  魔裔青年脸色一沉:“怎么做?当然是杀光他们!但是我可以提醒你们一句,这场战斗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容易。但就算有人跑了,我也不会出手。身为古老高贵的梅斯菲尔德家族一员,这种连战将都不是的小杂鱼,还不值得我亲自动手!”

  余仁彦脸色凝重,缓缓脱下短斗篷扔在地上,又卸掉了背上的野外装备包,说:“都别留手了,出全力吧。没底牌的就想办法找机会同归于尽,相信我,战死在这里比活着落到他们手里要幸运得多!”

  黑暗战士开始逼近,余仁彦微微躬身,然后奔跑起来,正面迎上一名血骑士。那个血骑士当然不会拒绝低级人类的挑战,也开始加速冲刺。

  两人瞬间都提至最高速,然后毫无花巧地撞在一起!

  身体相撞的闷响,听起来让人牙酸。无论血骑士和余仁彦,看起来都是技巧型的战士,这种以力搏力蛮干的打法实在让人意外。所以这一次相撞,更象是一起事故。只不过出乎血骑士意料之外,而余仁彦却是蓄意为之。

  两人踉跄分开,余仁彦腹部开了个大洞,甚至露出了蠕动的肠子!而那名血骑士则屹立在十余米外,看上去气势依旧。

  余仁彦冷笑着伸出右手,在他掌心里赫然握着一颗心脏,血族的心脏!

  余仁彦对黑暗战士们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把那颗心脏塞进嘴里,几下嚼碎,直接咽了下去。他的嘴张大时如同蛇口,下颌骨好像完全不存在,似乎多大的东西都能吞进去。

  初次接战就损失了一个同伴,这让其余的血骑士们惊怒交加,立刻毫无保留地冲上,血战随即爆发!

  几声原力枪轰鸣过后,眨眼间就进入短兵相接。

  激战没多久,战场上亮起刺眼的银色闪光。但是观战的魔裔青年毫不在意地直视银光,而血骑士们双眼中全都泛起一层血气,挡住了银光的侵蚀,黑暗战士们则开始调整合击位置,以避锋芒。这种闪光弹也就对低级的血族战士有效,到了血骑士级别,已经有很多种防御手段。

  银色闪光之后则是猛烈爆炸,最年轻的猎人提前引爆了自己身上全部的炸药,迸射的银质爆裂片带着数名黑暗战士一起上路,并且击伤了一名闪避不及的血骑士。

  最年长的猎人突然放弃自身的防护,一下扑到那名还未站定的血骑士身上,然后也是一声轰然巨响!

  爆炸过后,爆心处已经没有了两个人的影子。

  剩下三名猎人如同有了默契,突然拼命合攻一名血骑士,而余仁彦则拖着最后一名血骑士,一刀一刀地和他换伤。周围的黑暗战士们见势不妙,再顾不得自己上司的荣誉和炸药的威胁,一拥而上疯狂进攻。

  梅斯菲尔德皱了皱眉,低声道:“一群废物!你去帮帮他们,就算是小小的......作弊吧。”

  小女孩拎着斩骨刀,走向战场。小小的身体拖拽着不比她身高短多少的方刃,看上去随时随地会脱手掉落,一道长长的深痕在她身后的大地上犁过。

  被围攻的血骑士是四人中等级最高的一个,这时他反而镇静下来,每次格挡和闪避都丝毫不乱,守得极是扎实。而外围黑暗战士的攻击不断落在三名猎人身上,给他们增加着伤口。就在这时,一名猎人忽然发出怪笑,伸手去拉腰间的手雷!

  仿佛有一道微风掠过,那名猎人的笑声嘎然而止!

  小女孩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斩骨刀若羽毛般浮在空中,划弧横挥,轻飘飘的将他右手齐肘斩断!猎人的手肘连同那捆手雷一起掉在地上,几个翻滚,手雷却没有爆炸。小女孩在切掉了他手的同时,也极为巧妙地震断了手雷的引信。

  猎人愕然之际,数名黑暗战士立刻乱刀挥下,将他斩杀。

  小女孩一击发出,连结果都不等,随即向后退去,丝毫没有犹豫,让另外两位猎人抓不住半点反击机会。

  余仁彦淡色的瞳孔一缩,突然以挨上一剑为代价摆脱对手,一下闪到小女孩身后,手中短刀直接向她后心刺去。

  小女孩明明是背对着余仁彦,却象是亲眼看到了他的攻击,突然向旁边一个大跳,避过了这一刀。她正好落在一名黑暗战士旁边,伸手拽了拽对方的战袍,等对方惊讶地低头看她时,突然用力一推。

  以那名黑暗战士的力量,被这么一推竟然差点摔倒,踉跄几步,刚好挡在余仁彦前进路线上,生生把他的一次疾进突击的技能打断。但是黑暗战士也付出了代价,余仁彦的秘银短刀直入胸口,绞碎了心脏。

  小女孩从已经断气的黑暗战士身后钻出,斩骨刀再次好像完全没有重量般飘起,横拖着挥过,在余仁彦腿上留下一道大口子。

  余仁彦一声闷哼,终于收起轻视之心,凝神以待她的下一次攻击。这小女孩虽然只有三级,但是战斗方式格外诡异,每次攻击角度都出人意料,威力却超乎寻常的大。

  可是小女孩并没有继续进攻,而是冲势不止,一路飞奔远去,冲向另外两名猎人的战场。

  斩骨方刃在中途就脱手飞出,飞旋着斩向一名猎人的后心。

  “小心!”余仁彦一声高叫。

  一名猎人愕然回头,另一名猎人则下定决心,一举引爆了身上所有的炸弹!

  猛烈的爆炸将黑暗战士们炸得人仰马翻,血骑士则倒飞出去,鲜血瞬间浸湿他的半身,一时间竟然爬不起来。

  那名小女孩却在扔出斩骨方刃后一个折向就此逃离,此刻已经跑出足够远的距离,于是仅仅被气浪掀了一个跟头,只多了些擦伤。她飞快地爬起来,毫无停顿地向那魔裔青年跑去。

  至此猎人小队已经全部覆没,后三名猎人的牺牲并没有给敌人多少打击,这自然是那小女孩的杰作。

  余仁彦当机立断,掉头就跑。

  受伤最轻的血骑士一声厉啸,猛然掷出一根半米长的棱刺!棱刺闪电般没入余仁彦的后背,又从前胸透出,带着一长串血珠,余势不歇飞出数十米才落向大地。

  余仁彦一声闷哼,速度居然不减反增,转眼间已逃出战场,向荒原深处奔去。血骑士脸色极为难看,完全没想到这个人类的身体竟然如此强悍,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逃跑。他掂量一下自己,即便血族以速度见长,可是怎么看都追不上余仁彦了。

  血骑士回头望向魔裔青年,还没等他说出求助的话,魔裔青年就冷冷地说:“我说过,这种小虫子不配我出手。你追不上他吗?”

  梅斯菲尔德的话中明显有了杀意,血骑士全身一颤,硬着头皮说:“不!我这就去追。”

  梅斯菲尔德忽然抬手轻轻一挥,一道若有若无的黑线绕上血骑士的脖子,如同活物般自动缠绕了两圈,然后消失。

  血骑士表情顿时凝固,脑袋突然从身体上脱离,掉在地上。脖颈处的伤口光洁异常,所有的血肉组织居然全部晶化,一滴血都没有流下来。

  梅斯菲尔德对着地上的血骑士头颅,用略带厌烦的口气说:“你追不上他的,而我讨厌有人在我面前撒谎!”

  所有幸存的黑暗战士都显得战战兢兢。

  魔裔青年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说:“你干得不错!总是能给我超出你战斗力的惊喜。这一点上,你比那些蠢货强多了。好好跟着我吧,你会有足够多的收获。”

  他又扫了一眼黑暗战士们,吩咐道:“打扫战场,然后和之前一样,放几个炮灰在外面巡逻。那只小虫子逃回去后,我想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真正的大鱼上钩。我就在这里等着它们!现在,游戏才真正开始。”

  似乎磐石领几座大城的所有人类,包括那些战将级的大人物,在这位年轻的梅斯菲尔德眼中都只是可以随意烹煮的大鱼而已。

  新的一天开始了,千夜一如既往地修炼,巩固着自己的境界。经过三天的休养,普通血气又恢复到了七道,金色血气已经结成茧,正在安静蛰伏,这些可怜的普通血气才逃过了被吞噬的命运。相比之下,紫色血气就要温和得多,它一次最多吃个两三道就显得饱了,而且需要消化几天。

  不过午后房门被拍响,一位猎人在门口叫道:“千夜在吗?二爷有急事找你,需要你去一次猎人之家!”

  “我马上就下来!”千夜换好衣服,跟着猎人匆匆赶往猎人之家。

  猎人之家门口,停着一辆轻型越野车,二爷已经坐在车上了,看到千夜,向他招招手,说:“上来吧!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一个你应该认识的人。”

  “跟那件任务有关?”千夜有点一头雾水。

  二爷沉重地说:“不,是另外一件事。一件......很不幸的事。”

  当越野车赶到暗血城军部的医院时,千夜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看见的会是余仁彦。

  这个堪称大敌的男人此刻正仰面朝天躺在手术台上,目光空洞地盯着天花板。医生拉起白布盖住他的身体,向着进来的人摇了摇头,血渍在布单上不断蔓延,并且迅速变成黑紫色。

  “这是余仁彦,帝国远征军黑流派遣师的暗刃特别行动队指挥官。现在他另一个身份是五星猎人。过去一段时间,他可杀了不少的黑血杂种。但是这一次行动出了问题,我们最好的几个猎人都死了,只有他逃回来。可是最后那场战斗中,他也透支了所有生命力,现在也支撑不过多久了。”

  二爷说完,叹口气,又对千夜说:“他说认识你,死之前无论如何想要见你一面。你们聊聊吧!”

  二爷和其他人都离开了病房。千夜走到手术台旁,看着这个曾经殊死搏杀过的对手。

  余仁彦转动眼睛,看到了千夜,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他的嘴微微张合,千夜立刻凑了过去,这样才能听清楚他要说什么。

  “齐岳真正的父亲是......远征军师长武......正南。他们一直在和黑暗种族暗中交易,不光有武器,还有......人......”

  千夜心头微微一颤。

  余仁彦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显然生命行将走到尽头。他的眼神开始涣散,断断续续地说:“小心......小女孩!帮我照顾......她。真好,终于可以死在......战场上......”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34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