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九 关卡

章十九 关卡

  伯爵的咆哮让每个血族都在瑟瑟发抖,这是下位者对上位者本能的恐惧。

  而伯爵的脾气从来都不怎么好,每当他如此暴躁盛怒的时候,就需要亲手撕裂几具**才能够平抑下来。大部分时候被撕裂的是人类俘虏,但也有时也会有倒霉的血族成为牺牲品。

  原本威尔德的实力略强于魔牙,相应的在双子城中血族也处于略强势的地位。但前不久永夜议员歌诗图突然驾临双子城,他在这里短暂休整后,就要前往人类的暗血城去办一件大事。

  然而议员的行踪却不知怎地走漏了,结果在暗血城外遭到了人类强者的拦截,据说已经百年未能轰鸣的名枪曼殊沙华再次找到了主人,冥河之花的神秘力量重创了歌诗图,让他不得不仓皇退走。

  永夜议会的议员,是威尔德也要拼命仰视的大人物。他原本以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巴结机会,却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歌诗图回来后极为震怒,下令严查泄密者,然后就拂袖而去。威尔德自此知道,自己在这位议员心中的印象,已经跌到了最低谷。

  这件事的余波还没有过去,就又来了卢克.梅斯菲尔德。

  这位年轻的梅斯菲尔德极为傲慢,根本就没有给威尔德和魔牙一点好脸色。威尔德也只有忍耐,因为无论实力还是地位,他都远不如这个年轻的魔裔。

  威尔德听说了年轻魔裔通过血宴下饵,想要钓条大鱼的事情。经验丰富的吸血鬼伯爵本能地感到不妥,可是却无从阻止。他可是深深知道人类帝国对血宴的残忍报复原则。

  原本伯爵只希望年轻魔裔有和他傲慢相匹配的实力,能够挡住人类接下来的报复。可是没想到人类的反击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猛,竟然一举将魔裔和他所在的据点直接从地图上抹去!

  收到这个消息,威尔德立刻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位年轻的魔裔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姓梅斯菲尔德!一个梅斯菲尔德居然死在了他的领地上,而且还是在他的任期内!

  威尔德不由得极为头疼,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向那个如永夜山脉一样巍峨的庞大家族解释。他难道能说,这位年轻的梅斯菲尔德完全是由于他自己的傲慢和愚蠢而死?

  而最后一份情报,则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威尔德彻底暴走。

  啪的一声,那份文件直接砸在一个血族男爵的脸上!

  “一个人类的猎人,不仅在你们眼皮底下杀害了本杰明和他的氏族,还救走了几十头豢养的人类!而且,他带着那些一点原力都没有普通人成功逃回了人族疆域,还顺手干掉了一整支的巡逻队?这就是你们训练出的军队?每年要花掉我上千晶币的军队?”

  “那只是一个猎人!一个!他能有多少级?7级还是8级!不要告诉我,有战将猎人!”威尔德挥舞着双手,怒吼道:“去查!把这个胆大妄为家伙的老底全部挖出来!然后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付出多少代价,总而言之把他的脑袋给我送过来!去联系我们的朋友们,他们就是这个时候派用处的。一个月之内,我就要看到他的脑袋,你们都听到了没有?!”

  此时此刻,整座城堡里就只有威尔德伯爵一个人的咆哮在回荡。

  千夜还不知道自己的行动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能够和梅斯菲尔德的死并列。而从激怒对方的效果看,甚至更为出色一些。

  毕竟能够击杀梅斯菲尔德连同整个据点的肯定不是一般人类强者,威尔德伯爵心知自己去了惟有死得更快,他甚至不是年轻梅斯菲尔德的对手。但是区区一个人类猎人,比爬虫高贵不了多少的东西,也敢跑到双子城的地盘撒野?而且本杰明可不是普通的血族爵士。

  随着威尔德的震怒,隶属于双子城的庞大势力都动了起来,一颗颗埋伏在人类中间的暗棋也被启用,全力追查那个猎人的来历。

  一张大网已经张开,从四面八方围向千夜。

  此际千夜正面临新的问题,他救回来的那几十个人类被远征军的关卡拦下了。

  “你们是什么人!”当关卡守卫喝问时,这些从来没有到过大秦帝国的人们茫然不知所措。当下就有人老实说他们原本是血族豢养的奴隶,刚刚被人解救,逃亡过来。

  远征军的哨兵脸色当即变了,悄悄后退几步,突然放声高叫:“戒备!”

  刹那间警钟鸣叫,关卡旁的军营中一阵忙乱,还不到三分钟就冲出上百名战士,将这几十个幸存者包围在中间。

  千夜赶到时,恰好遇到这幅景象。

  “住手!”千夜高叫,然后全速奔至,对负责这个关卡的远征军上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千夜虽然是个猎人,但已经是四级。那远征军上尉不过才二级,看在千夜等级的份上,勉强解释了两句。

  千夜一听就知道先前的担忧成真了。这位上尉显然把这些人视为血奴,至少是嫌疑者。按照远征军的规程,这些人哪怕不被当成血奴直接处死,也会被按怀疑对象隔离,所谓隔离就是扔进黑矿直到渡过观察期,问题是观察期很多时候就是终身。

  帝国战士在判断血奴的问题上有很大的裁量权,特别是在远征军这里,权利之大可以简单归结为一句话:“说你是你就是。”

  “他们不是血奴!”千夜试图分辩。

  上尉已经失去了耐心,冷笑道:“是不是你说了不算!”

  “他们确实被血族豢养过,但都是放血,没有被咬过!”

  上尉继续冷笑:“谁知道?”

  千夜强压怒气,说:“我把他们从血族手下救出来,带着他们跑了几百公里,就是为了回来被当成血奴杀掉?”

  “年轻人,你做得没错!”一个声音从千夜身后传来,那是个满脸阴冷的少校,看来也是这个关卡的最高长官。

  “不过,我指的仅仅是你把他们弄出来这部分。完全没有必要带他们跑那么远,你那是把自己置身于不必要的危险中,只要把他们就地杀掉即可。这种人留着,只会增强血族的实力。”

  “他们也是人!”千夜一字一句地道。

  少校看了千夜一会儿,耸耸肩,然后目光扫过那群依然或麻木或瑟缩的人,忽然落在那个少女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露出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向她一指,说:“你!过来!”

  少女有些不安地走了出来。

  “你看起来不象血奴,先站到那边去吧!”

  少女越发不安了,她几乎可以想象得出接下来会遇到些什么,在血族庄园,有客人来的时候偶尔他们也会这样被挑选。可是和活着相比,似乎又不算什么了。她犹豫地看了千夜一眼,走向少校指定的位置。

  少校又随手圈了几个女人让他们站去少女身边,然后拿出一根烟,点上,晃到千夜面前,用力戳戳他的肩胛,说:“那,小子!你也看到了,我放过了其中一部分人,已经够给你面子了!现在,你可以消失了!”

  “其他人呢?”

  “他们?当然先要隔离起来接受检查。如果确认不是血奴的话,那时再行安排。”

  千夜很清楚隔离检查是什么意思,当下冷然道:“放他们过去,我会想办法安排他们。”

  “你安排?”少校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千夜,“你算什么东西,能给他们安排?这批人里面要是混进了一个血奴,你负得起责任?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点本事的份上,我才不和你废这么多话!你算什么东西!一个狗屁猎人,在我面前,就跟条野狗差不多!”

  千夜眼中露出杀气,而少校毫不相让,向前走了两步,几乎和千夜贴到一起,毫不保留地释放出自己的原力气息。这也是一名四级高手。

  千夜冷冷道:“你最好把这套兵痞手段给我收起来!”

  少校忽然哈哈大笑:“你是谁?是贵族吗,是那些世家豪门屁都不会的狗崽子吗,是我的上司吗?你啥都不是!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告诉你,在这块地方,老子说了就算!大黑!”

  一个满脸横肉的上士应声而出,用枪托狠狠砸倒了一个中年人,然后扣动扳机,将整整一匣子弹全都倾泻出去,把地上的尘土打得激扬起来,一阵乌烟瘴气。中年人吓得脸色青白,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少校咬着烟,看着千夜的眼睛,对那上士勾了勾手指,说:“下次,他的枪法就会准得让你吃惊。再来几个。”

  上士狞笑着在人群中搜寻下一个牺牲品,很快看中了一个英俊的少年,一枪托砸在他脸上,然后说:“老子最讨厌这些长得漂亮的!”

  少校满怀期待地等着接下来的惨叫,然而突然间一个拳头在眼前迅速放大,随即感觉自己象是被远古巨兽撞中,身不由已地倒飞出去。

  千夜一拳砸飞少校,然后伸手抓住他的脚踝,重重抡在地上,最后一脚踏上他的腹部!

  少校虽然是四级的强悍身体,却感觉刚才被满载的重型卡车碾过,差点背过气去。当他好不容易缓过来时,一根粗大冰冷的钢管毫不留情地插进他嘴里,直抵咽喉!

  那根还燃着的烟则被压进喉咙深处,不情不愿地熄灭了。

  少校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势,千夜手中握着一支长度惊人的原力枪,枪管正插在自己嘴里。他第一眼就认出了这把名气大得惊人的狙击枪,鹰击!

  不要说是鹰击,就是换了任何一把火药狙击枪,直接在嘴里射击的话,无论什么身体都会死得不能再死了。

  所有远征军关卡守卫一时都看得呆了,他们心目中心狠手辣、纵横无敌的少校居然会被人一下放倒,这哪象是同级较量,就是五级对四级也不可能如此碾压。

  千夜冷冷地说:“你这点等级,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

  少校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一些远征军战士眼神中终于流露出畏惧,他们不认得鹰击,但看得出外形似乎是狙击枪,象千夜这种惯用狙击枪的好手,从来都是最可怕的猎人。远征军这样的庞然大物对方当然惹不起,但他们这些基层军官若是哪个夜晚在回家路上被杀了,长官们也没有兴趣追查到底。

  千夜慢慢抽出鹰击的枪管,说:“放他们过去!”

  少校苦笑,说:“不可能!如果就这样放他们过去,一旦上面知道了,这里的所有兄弟都要进炮灰营。必须隔离检查!你既然能用鹰击,就应该知道这个。”少校此时只觉得自己霉运当头,当他认出鹰击时就知道踢中铁板,荒原上的冒险者、猎人、佣兵确实不值钱,但是用这些身份为掩护的就天晓得是何方神圣了。

  千夜淡淡地道:“那你说怎么办?”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34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