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四 第一个指令

章二十四 第一个指令

  千夜有与血族作战的丰富经验,但当日即使在夜瞳昏迷不醒时,也没能发现她的真正身份,应该就是这个能力的效果(永夜君王)。

  如此看来,千夜体内的金色血气多半是来自于夜瞳,至于紫色血气,从它能与金色血气隐隐相抗衡的表现看,可能是另外一位血脉强横的上位血族。

  不过夜瞳的能力实在太过恐怖了,如果她发展的后裔都能传承到类似能力,那么用不了多久,在人族内就会潜伏不知道多少血族,而人们还茫然无知。她的能力越是不简单,将来在战场上相遇,千夜就越是不能放过她。

  修炼室内的铜钟忽然发出柔和悦耳的声音,仿佛渗透到原力潮汐中,成为拍岸浪涛的一部分,极为自然地把千夜从修炼中唤醒。

  铜钟是用一种名为‘弗鸣铜’的特殊金属所制,其音能通过原力波动传递,从而在不惊吓到修炼者的情况下起到提醒的作用。这种金属只伴生于含银矿物中,由此可见其珍稀。当年在黄泉的时候,整个修炼谷地也只有一尊弗鸣铜钟,这里竟然在客房都做了配置。

  但这不是千夜设定的提醒时间,那就是有访客来了。他换好衣服,从修炼室里走出,看到季元嘉已经在客厅里等候着了。

  “千上尉,我来转达琪琪小姐指派的第一个任务,明天晚上陪她出席城主的晚宴。”

  千夜听到季元嘉对他的称呼,微微窘了一下。

  殷家给他做的身份档案,竟然直接以千为姓,以夜为名,出生地是帝国南疆一个偏远省份的平民家庭,很小的时候跟着父母供职的商团来到永夜大陆,结果就流落在了这片遗弃之地,最后成为一名猎人。真是一份身家清白,十分符合主力军团招募要求的完美履历。

  季元嘉已经有点习惯千夜的寡言,继续说:“你将以她助理和男伴的身份出席。为了晚宴上的成功,明天的礼仪培训将是一整天,所以请不要安排重要的修炼。”

  “好,我知道了。”

  季元嘉笑了笑,忽然说:“这次任务是个不错的机会,好好把握,说不定会有额外巨大的收获。真是羡慕你!”

  千夜一怔,问:“额外收获?”

  “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不是吗?有时候虽然知道是在演戏,但无论是谁,演得久了,说不定也会入戏的。”季元嘉别有所指地说。

  千夜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居然在鼓励千夜弄假成真,争取把琪琪泡到手!

  千夜实在搞不懂季元嘉这样做的用意,自己和他认识还不到一天,而且他应该是琪琪的核心部属吧?

  季元嘉似乎猜到了千夜的想法,微笑着说:“我只是不愿意看到某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利用小姐来达到目的而已。好了,以后你就会明白了。”

  季元嘉走后,千夜越想越觉得奇怪。

  原本在见过那位大名鼎鼎的琪琪小姐后,千夜已经猜到所谓任务就是找一个明晃晃的靶子以便于暗地里对付什么人。至于为何非要通过猎人之家这条线,有可能是她认为余英男和二爷找来的人可靠。毕竟听起来,殷家的继承人大考已经进入关键性阶段,万一被对手的密谍趁机潜伏进来,再好的谋略都会功亏一篑。

  之前琪琪和季元嘉抛出来131独立战斗连的指挥权这样一个重磅条件,千夜可不觉得这是表示对他的信任,相反很大可能是一种试探。但是这些都不影响千夜完成任务的想法,他的应对很简单,有指令的时候按指令办,没有指令的时候,他就上战场,无论这个连队是否真能成为他的臂膀。

  但是季元嘉刚才那番话,让千夜完全摸不到头脑。他本以为琪琪要对付的人理所当然是其他候选者,现在看来,该不会她那个未婚夫也在名单上吧?豪门婚姻更多的是势力联合,他们本不是该利益一致的吗?世家大族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第二天整整一个上午,千夜就在各种礼仪的密集培训中度过。

  只有切身学习才能够体会到帝国一千多年来成形的礼仪有多么繁琐和严格,这还是因为时间不够,只挑社交宴会有关的部分来速成,从站姿开始,角度、距离都有专门讲究。千夜只能庆幸自己记忆力不错,以前军姿也站得很好。

  而到了下午,则是裁缝、化妆师和发型师的时间。他们昨晚就开始加班赶制礼服,现在则要根据整体造型设计作最后的调整。

  发型师是一个干瘦的男人,已经接近五十,举止动作却是说不出的阴柔。他尾指上戴着硕大的金碧色戒指,手里握着一把不断开合的银制剪刀,颇有点神经质的表现让人担心下一刀剪的位置。

  此刻他握着千夜的一头黑色半长发,正在痛苦地抉择着。“是剪成短发,以便和琪琪小姐搭配得更好,还是保留长发式样,好与小姐的短发构成强烈的对比呢?”

  这位造型大师纠结了整整四十分钟,而他不做决定,其他人也就无法继续工作。发型是相当重要的一环,重要程度仅次于服装。从头顶一根发丝开始,到脚上一根鞋带的颜色都要做整体设计,这才是能够体现世家大族底蕴的精致考究,否则何以区别于那些士族?

  千夜被摆弄得几乎都麻木了,直觉这么一套人马就是来折腾他的,这种见鬼的造型原理,他怎么没从魏破天身上体会到过?

  造型大师终于下定了决心,然后在一阵鸡飞狗跳的忙碌之后,总算于最后的时限前搞定了最后的细节:一枚胸针的角度。

  千夜站在落地镜前,唯一的感觉就是这身礼服绝对不适合战斗。虽然黑金相间的主色调以及立领肩章都极为类似帝国军服,但过于收束的腰身,窄袖,磕到手腕的宝石扣子,让他感觉像是落进蛛网的鸟,大为影响行动力。

  千夜有点难受地动了动右肩,看着镜子里造型大师张扬得意的表情,一个字都没说。显然,活动能力不在这位以艺术和视觉冲击力为第一要务的大师考虑范围之内。

  “时间到了!”门外传来侍女的催促声。

  扇形广场上已经停了十余辆汽车,居中那辆银色的敞篷车,赫然是由黑晶驱动!琪琪坐在里面向千夜招手,她倒没有做太过扎眼的修饰,还是一身帝国军服,只是加了许多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饰物上去。

  这辆车后面只有一排座位,千夜左右看看,只能坐到琪琪身边去。他已经习惯了蒸汽重载卡车里的宽大空间,相比之下,这辆轿车就显得过于狭小拥挤了。他只要舒展一下身体,就会碰到琪琪的手臂。

  琪琪习惯性的伸手就向千夜的下巴挑来:“我的小美人,真想不到你装扮起来的话,居然如此的英俊。”

  千夜不动声色的头一侧,让过了大小姐的狼爪,说:“这还要感谢您派来的礼仪师和造型师们。”

  可是琪琪的性格是属于不占到便宜绝不罢休的类型。她的手就势落下,抓住千夜的手掌狠狠地摸了几把,然后才笑道:“不要紧张,今晚就是带你去亮个相。你什么都不用做,甚至不用跳舞和应酬,如果你喜欢,宴会的食物倒一向不错。你出现在宴会上,就是全部的目的。相信以你现在的外表,一定可以吸引到足够多的仇恨,并且惊动好几位大人物。”

  千夜一言不发,事实上琪琪这番话,也变相验证了他之前对这个任务的猜测。

  然而疑点并没减少,只有更多了。世家望族的大人物对威胁的判断,只看一张脸?就算这是琪琪的评判标准,千夜也不觉得她身边那些高手集体痴呆了,否则琪琪根本不可能走到殷家继承人候选的最后一关。

  城主府内灯火通明,悠扬的乐声在气势恢宏的主楼里处处回荡。宽阔的广场上已经停满了各式车辆,其中不乏由各种陆行异兽驭使的厢式马车。可是琪琪乘坐的黑晶轿车,却是独一无二。即使在帝国本土,以黑晶为驱动能源的车辆也是十分昂贵的奢侈品。

  千夜的目光很快环视广场,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看来今晚宴会上,饮马殷氏的地位可能是最高的。

  车辆直接在主楼大门前停下,季元嘉跳下驾驶座,拉开后面的车门,琪琪和千夜就在万众瞩目中走了下来。

  轰的一声,周围顿时激起了一片议论。

  “琪琪小姐来了!”

  “那个年轻人是谁?竟然和琪琪小姐同车?”

  “真是英俊!还是一个上尉呢!”

  “不会是琪琪小姐的新……那个……啥吧?”

  “很面生,谁家又送年轻子弟下来了?”

  一位身材高大威猛的中年男子被簇拥着从大门中走出,来到琪琪面前,和她轻轻拥抱,大笑着说:“我的琪琪侄女还是这样美丽!”

  琪琪轻笑回答:“叔叔您也龙马精神呢!”

  千夜看到过这位中年男子的资料,西昌城城主袁泽宇。他可不是普通的战将,本身还是殷家一个姻亲旁支的族长,与殷氏本家关系密切。虽然不是殷姓,但血缘浓厚还要超过大多的旁支。

  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他这一支才会到永夜大陆来镇守西昌城这个战略要地。与袁泽宇相比,暗血城城主就是个二流人物。

  袁泽宇的目光随即落在千夜身上,眼中精光一闪,仿佛如闪电般穿透迷雾,一切秘密都将无所遁形!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37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