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九 混乱之夜

章三十九 混乱之夜

  琪琪麾下的十七军团协防营昨天移动到远征军58师防区,自行招募的一个团私军则是今日抵达58师防区。这些私军虽然战力还略逊于远征军的正规师,但是作为预备队以及守卫次要防线却是足够了。如此一来,58师防区的力量随之大增。

  他们这些校级军官明天一早都要归队。季元嘉这两天一直在处理军务,早把东陵山区的地图记得烂熟,他听到琪琪的质问,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不由地脸色大变。

  远征军58师和55师防线呈新月形,沿着东陵山区边缘由北向南铺开,两头直线距离超过三百公里。土城堡是最南端的边境防御节点,而131连驻地靠近58师,位于中部偏北。先不说131连跑那么远去干什么,现在的南部山区昨晚就已经是战场了!

  季元嘉望进琪琪眼中,心蓦然沉了下去,那双一直以来神采飞扬得甚至目中无人的美眸,幽深仿佛失去一切情绪。

  “顾立羽来永夜了。”琪琪并非询问,她说的是肯定句。

  季元嘉张了张嘴,但没发出声音。是的,城主府夜宴那个晚上,他在停车场看到了顾立羽,当时顾立羽身边还有一个人,殷家十七爷,敬安堂的大长老。而琪琪正是出自殷家嫡系之一敬安堂的继承人候选。

  “放心,我不会让你在十七叔面前难做。”琪琪的话客气得让季元嘉感到陌生,然后听见她又说:“把军部的调兵令给我。”

  书房中的空气突然沉重,宛若流水穿过缓坡般凝滞胶着起来,这不是季元嘉的错觉。门口和窗边不知何时多了两名老者,他们都保持着一个姿势,拢袖而立,双目半开半合,似乎没有在看他。但季元嘉全身原力已经完全凝固,无法催动分毫。

  季元嘉闭了闭眼睛,露出苦涩的笑。那是敬安堂先夫人,琪琪已故生母留给她的人,他们和兰姨一样,只听琪琪一个人的命令。

  两个小时后,浮空艇从殷家别院上空冉冉升起,迎风划出一道弧形轨迹,向南方飞去。

  别院东侧一排数个院落此时都灯火通明,那是军官们的居处,其中最大的‘听风阁’一直被用做办公场所。

  季元嘉站在宽大会议桌前,低头看着琪琪遗下的信笺,那实际上是一张手绘地形图,标注了东陵山区南部靠近土城堡的部分山地,上面星形记号处就是发现131连踪迹的地点。

  琪琪没说消息来源,也没说被发现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她能那么肯定千夜出事了,并且随即联想到顾立羽身上,想必事态已经很严重。

  会议室外的走廊里有人影晃来晃去,既然他们不进来,季元嘉也只当做没看见。已经有人发现琪琪小姐突然乘坐浮空艇离开,却一个校官都没带,不安的气氛悄悄弥散开来。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中校冲了进来,“季元嘉,你为什么封机要室!”

  会议桌上放了几个文件袋,里面也有131连的档案。季元嘉刚刚派人拿过来,只不过他派去的是招募的私卫,调档的方式是直接冲进机要室,然后把值班和轮休的尉官一起关了起来。

  季元嘉淡淡说,“你来得正好,131连八天前的报告,为什么没有送上来过?”

  中校走到桌边就要伸手去拿文件袋,一边说:“例报能有什么东西,不都是直接归档的吗?”

  季元嘉的手轻轻按在文件袋上,“那么,给我的私信呢?也是直接归档?”

  中校愣了一愣,道:“什么私信?季元嘉,军情这块归我管,你有什么权力插手!你我平级,而且你可不姓殷!”

  季元嘉突然笑了笑,对方确实姓殷,虽然是极远的旁支,但也姓殷。

  ‘轰’然一声巨响,在有些焦躁的夜里传出很远,惊起了本就心神不定的军官们。他们有点呆愣地看到会议室的门窗全部被气浪掀飞,一条人影摔出来,直挺挺地跌落院子里。而空中无数光芒刺眼的细线纷落如雨,打在青石地面上,留下道道刻痕若剑气。

  双方虽然同为中校,可是交手的结果,这人却不是季元嘉一招之敌!

  季元嘉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温和而稳定:“诸位早点休息,明天黎明,我们要出发前往营地归队。”

  而此时,他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个人,一句话。

  “我答应过余英男,无论他遇到什么危险,都要为他挡一次。”

  “季元嘉,你不过是殷家的一条狗,居然敢动手打我?你等着,殷家不会放过你的!”那中校已经倒地不起,却依然神情凶狠,盯着季元嘉的眼神恨不得将他撕碎。

  季元嘉将战区内所有相关的情报都归拢,放进一个单独的袋内,走出房门,来到那名中校身边。剑光一闪,那名殷姓中校突然惨叫,一只耳朵飞上天空!

  季元嘉淡淡地说:“在殷家,你说的不算,你身后那位说的也不算。”

  扔下这句话,季元嘉就匆匆而去。那名中校捂着伤口,血不断从指缝涌出,全身颤抖不已。他心中的恐惧远远超过**上的疼痛。他刚意识到,如果再多说一个字,季元嘉就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

  现在他才知道,一向温和的季元嘉亮出獠牙的时候,是狼。

  后半夜的土城堡同样不平静。

  第二次攻击开始了,路障燃起大火,照明弹时时划破夜空,给战场投下短暂的光明。枪声并不密集,更多是肉搏的厮杀和惨叫。黑暗种族缺少了数千名炮灰,然而人族一方的战士和平民也大量减员,因此这一战双方投入战斗的人数都大为减少,但惨烈却更有过之。

  然而鹰击的声音永远那么的震撼人心。它的声音如春日惊雷,又带着难言的清亮,远远传播开去。黑暗种族一方的强者们没有人会听不出鹰击那独有的声线。

  鹰击一旦轰鸣,就意味着某个高级战士倒下。能够使用鹰击的人,基本不会失误。

  今晚的战斗中,鹰击已经轰鸣了两次,六级的蛛魔和六级的狼人分别重伤不起。蛛魔因为身体过于庞大而无法及时隐蔽,又挨了三发原力弹和数不清的子弹,终是不甘地死去。

  现在的问题是,鹰击还会轰鸣吗?

  千夜正借着夜色在废墟中穿行。他的夜视能力丝毫不比黑暗种族差,手中长剑始终饱饮鲜血。在他身后,两只狼人正在紧追不舍,一路跟着千夜冲进废弃的小院。

  这里已经没有路了,不过千夜并没有如它们想象那样跃墙逃走,而是抛下长剑,俯身从草丛中拎起一把狰狞双手巨斧!

  院落中喷起冲天血光,还有狼人的呜咽。

  片刻后,千夜就提着染血巨斧,走出院落。在他对面的街口,出现了一头人形蛛魔。

  那只蛛魔看到千夜手中的巨斧,庞大的身躯突然开始颤抖,竟然转身就逃!

  它可不会忘记,那把巨斧属于族中一位著名的勇士,但是它在第一场战斗中就战死了。

  能够挥动这把巨斧的蛛魔都很可怕,挥动它的人类更加可怕!

  蛛魔庞大的身躯在狭小通道里显得十分笨拙,千夜转眼间自后追上,巨斧呼啸斩落,一下就把它的后腹完全剖开!蛛魔垂死挣扎,凄厉叫声响彻整个小镇。

  千夜如孤狼般在整个小镇中游走,看到什么武器就用什么,不断猎杀着对方中高级的黑暗战士。他的身体始终处于沸血状态,体内还有满满的鲜血。为了持续战斗,千夜割开了好几头狼人的咽喉,吸干鲜血,然后把尸体随意抛下。

  夜格外漫长,黑暗种族多得似乎永远都杀不完,向哪个方向走都会遇到不计其数的敌人,而还能够战斗和活动的人类则是越来越少。

  突然之间,千夜视野中出现了一头格外壮硕的黑毛狼人!

  千夜全速后退,转过拐角后立刻扑进一间空房子里,伸手从桌下提出了鹰击,然后蹲跪于地,枪口指向房门。只要那头六级黑狼出现,鹰击就会给它迎头痛击。

  不过千夜却没能等到那个狼人出现,这让他很是愕然。

  门前闪过一道魁梧身影,包正诚冲了进来。他看到千夜,立刻大喜,叫道:“头儿!我们要顶不住了,你快走!从南面冲出去。我们还有十几个兄弟,一起送你出去!”

  “不行!”

  “你要是死在这里,我们怎么向琪琪小姐交待?”

  “我和她没关系!”

  包正诚急道:“头儿!我们不能全交代在这里啊,总得有人回去报信吧!”

  千夜扔给包正诚一把突击步枪,说:“弹匣是满的。再坚持一会,那些黑血杂种也快不行了!”

  包正诚和千夜对视一会,两个男人间的目光几乎要碰撞出火星。最终他知道千夜绝不肯先行突围,愤怒地握拳把整堵墙壁砸得晃了晃,就转头冲了出去。千夜又把鹰击放回桌下,从地上随便捡起一把长剑出了房门。

  此刻在战场另一端却出现了小小的混乱。

  一处院落里,凄厉愤怒的狼嗥极为刺耳,几乎要撕裂空气。一群狼人和几名血族战士正在以战斗姿态对峙,双方不断发出威胁的咆哮低吼,形势一触即发。

  院落中央,放着两具狼人的尸体,全都被吸干了鲜血。

  “这不可能是我们做的,绝无可能!”为首的血族战士高声叫道。

  狼人们纷纷躁动,吼道:“除了你们,还有谁会吸血?!”

  那名血族战士傲慢地说:“就算我们饿死,也绝不会吸你们那肮脏混浊的血!”

  本来这是两大种族间相当正常的对答,可是放到战场上,特别是地上还躺着两具狼人干尸,血族战士这句话就成了失控的导火索。

  一名狼人按捺不住,突然扑向为首的血族战士。那名血族战士已有五级,苍老的面容只意味着无比丰富的战斗经验。他闪电般抽出长剑,残忍狞笑着,一剑就刺穿了几分钟前还是盟友的心脏!

  混战爆发,随即迅速蔓延。当黑狼赶到现场时,双方都留下了好几具尸体。

  一名血骑士舞动着双手巨剑,一击把面前的狼人战士几乎斩成两半!

  黑狼愤怒之极,双眼顿时泛起血色,如黑色风暴般冲过战场,一下将血骑士扑倒在地,狠狠撕咬!

  当千夜和包正诚转过半个街镇再次碰头时,他们发现战场上虽然依然吼声震天,但是所承受的压力却是骤然减轻。又过片刻,几乎漫布全城的黑暗种族战士居然潮水般退去。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44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