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四 交锋

章四十四 交锋

  131连的驻地显得格外空旷,可以容纳二百名战士的营房现在只剩下十几个人,为阵亡同袍哀伤的气氛沉甸甸地压在每个战士心头。

  千夜没有否认少尉从远征军那里听到的131连战况,也默许了他用这个说法去安抚战士。他们和千夜不同,无论131连是否还存在,这些战士今后还是要回到十七军团中去的。对错是非,不是他们应该关心的。

  做出这个决定时,千夜突然有种似曾经历的感觉,随后就想起,很久以前在红蝎一次清剿叛军的任务结束后,当时的队长就是下了这么个结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千夜有点不敢再去触碰红蝎的往事,一想到这里,他就匆匆转换思绪,决定闭关修炼。

  或许是在土城堡之战中吸了太多鲜血,这两天虽然金紫两道血气一直在吞噬转化,但千夜体内的外来血气始终没有完全平复。而蜷缩在心脏中的普通血气从七道增加到九道后,就一直蛰伏不出,沉寂已久。

  当千夜开始内视时,意外发现血气又有了新的变化,从心脏中游出竟然不是九道,而只有一道明显粗大许多的普通血气。

  千夜愣了好一会儿,才猜测或许这就是鲜血之力的进阶方式。就像人类无论何种功法都有一个共同点,九级一阶,九转一轮,九层一境。鲜血之力或许也是如此,九道普通血气都成长到一定程度,才会凝聚成为一道进阶血气。以往普通血气不断被金紫血气吞噬,始终达不到九道,这才没能晋阶。

  只不过金紫血气进阶时,都会带来相应的特殊能力,这次普通血气晋阶却没有什么明显变化,千夜只感到各处脏腑尤其是心脏微微发痒,就像伤口将要痊愈时的感觉,想来还是会对身体素质有所强化,但整体而言,仍远远不及符文能力:血族体质带来的增幅。千夜由此猜测,不同血族之间的血统差异带来的能力差异,或许也源自于此。

  当体内血气理顺后,千夜开始修炼兵伐决。他已经意识到,可能是吸血太多的后遗症,也可能是纷杂的事情都没有头绪,这次回来后一直有点心烦意乱,焦躁不安。于是千夜特意用了比较长的时间入定,然后才引动原力潮汐。

  原力潮汐很快就越过三十**关,千夜仍然觉得行有余力,他现在体内血气充盈,内脏特别是心脏又经过新一轮强化,变得愈加强韧,任由原力潮汐反复冲刷,都丝毫无损。

  三十一,三十二......很快就过了三十五轮,千夜居然感觉和平时三十轮时所受冲击差不多。到三十六轮潮汐狂啸而来时,内脏才开始隐隐出现伤损,此时,千夜心念微微一动,引着滔天之浪冲向第五个节点,屏障竟然一触即溃,轻松点燃了原力节点。

  这次晋阶,如此轻易,连千夜自己都感到意外。

  近地日已接近尾声,也是双子阿尔法星距离永夜大陆最近的一个晚上。千夜平躺在空无一人的后校场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幕上占据了大半个天空的月亮,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摸到。

  他刚刚突破了第五级,本该耐心打磨和稳固新点燃的节点,然而那种难言的烦躁又开始在胸腔中翻腾。他第一次不想继续修炼,只想保持脑海中一片空白,仿佛这样才能稍稍平静下来。

  远处有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居然停在了131连驻地门口。然后夜晚又归于宁静,隔着一排空荡荡营房的前校场上没有口令声,也没有卫兵过来报告,刚才的车声似乎只是一个错觉。

  千夜突然自地上平平跃起,转头看去。季元嘉从建筑的阴影里走出来。

  他看了看千夜,问:“你五级了?”

  这明显不是一个正常的开场白,但千夜之前的烦躁反而慢慢平息下来,应道:“是。”

  好像十多天的时间不存在,两人只是平静地寒暄。

  季元嘉笑了笑,“要不要来比一场。”他显然兴致很好,右臂下垂,尺半小剑落入掌中,原力阵列点亮,在夜色中如明晃晃的一泓秋水。

  千夜和季元嘉在殷家别院用虚拟格斗系统进行过徒手搏斗,季元嘉把原力压到四级,两人用的又全是军中格斗术,与其说是比试不如说是一场教学赛。

  季元嘉的战斗风格没有给千夜留下什么印象,他出手中规中矩,进退有据,每一招一式都象从教学课本上复制下来的一样。唯一让千夜警觉的是,这样刻板的打法也挡住了他大部分攻击。

  千夜摸摸身上,只有军刀在腰间,他拔出短刃,贴臂倒持。

  “铮”的一声金玉相击般的剑吟,季元嘉身形掠起,手中的剑身已经完全看不清实体,一泓秋水蓦然泼洒成千万光点如雨纷落。

  千夜大步迎上,兵伐决瞬间冲过九层,毫无花巧地一拳向着中路击出。而他体内原力涌动,继续一浪追一浪地堆叠上去,当拳锋将要触及剑光化作的雨幕时,兵伐决惊涛骇浪般席卷过了第二个九层。

  两人一上来就都是全力出击。

  此时季元嘉的剑锋尚未及身,凛冽剑意恍若一张无形大网,遍张天罗,兜头盖下,原本清越的剑吟变得极尖锐密集,恍若瓢泼大雨倾盆而下的声音。千夜突然敏锐地感觉到,不止是有迹可寻的剑势充满威胁,连附近的空间也危机四起。

  千夜当机立断,不进反退,拳势拉出一道弧线,仿佛奇兵突起,弃中军,奔右翼,再次全力突击。而此时兵伐决丝毫不停顿地冲过了二十轮,汹涌原力隐隐带起潮音,雷声渐隆,眼看就要重现兵王之击。

  轰然巨响,遮盖了所有潮音雨声。

  两人一触即分,都各自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季元嘉伸手擦去唇角边的一缕血线,微笑道:“兵王之击,千军辟易。一旦势成,还真的不能硬撼。”

  千夜低头看了看右肋,军服被划开一道整齐的切口,他沉默了一下,坦然道:“我输了。”

  季元嘉如果有心伤他,这一剑就可让他见血。而他的兵伐决在叠加到第二十六层时,被季元嘉硬生生撞得戛然而止。只是季元嘉即将突破到八级,千夜却今天才到五级,接近三级的差距,硬碰硬之下居然还是季元嘉吃了亏,可见兵王之威。

  “所谓世族秘传,大体分为秘法和战技两种,秘法一般是原力修炼和运转的法门,战技则攻守兼备,包罗万象。”

  千夜静静听着,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比如叶慕蓝修习的秘法名为‘深霜’,如果被她的原力击实,阴寒之气会如细针侵入体内,极难抵御。”季元嘉笑笑道:“她上次太过爱惜自己,不肯受一点点小伤,结果让你成就兵王之势。如若她前面不避战,而是选择和你对实,胜负还不好说。”

  千夜知道季元嘉说得没错,他当时不知厉害,没有立刻清理入侵的寒气,后面已经隐约感觉到麻木刺痛,如果叶慕蓝不是败得这么快,那些寒气肯定会给他造成很大麻烦。

  而季元嘉击败他的方法,则指出了兵伐决的弱点,那就是达到三十轮潮汐需要时间。当然,也不是谁都能用这个办法切断千夜的兵法决叠加,如果他再高一级,季元嘉也不敢就这么撞上来。

  随后便是短暂的沉默。

  “包正诚上尉还活着,他伤势十分沉重,永夜的医疗条件不行,已经送他去上层大陆,幸运的是痊愈后不会损及战力,等他回十七军团后,就可以恢复原来的军衔。另外还活下来了三个人,但是伤好之后,恐怕都要退役,不过他们都能得到丰厚的退休金。”

  千夜仍然静静听着,注视着季元嘉的眼睛里慢慢变得一片冰冷。

  季元嘉恍若未觉,继续说:“131连作为这次会战的前锋营,在土城堡协防中立下一级战功,所以阵亡战士不但能够得到双倍的抚恤,士官以上家庭还能获得一个进入幼年军校的名额。”

  千夜缓缓说,“这是最后的处理结果?”

  季元嘉道:“这是军方战报上的结果。”

  “看来你已经知道发生过什么,但是不打算告诉我?”

  “是否告诉你,要由琪琪小姐来决定。”

  千夜皱了皱眉。不等他说话,季元嘉已经淡淡道:“四天前,小姐知道你和131连竟然出现在土城堡附近的东陵山区,强行征调了后备的60师,连夜赶往那边。”

  千夜闻言不由愕然,心里算了下时间,竟然就是他突围的那个晚上。

  “但是在前往土城堡的路上,他们遇到门罗氏族的上位血族拦截,损失十分惨重。小姐本人也受了伤。”

  门罗是黑暗世界一个如雷贯耳的显赫姓氏,号称血族最初的十三氏族之一,几千年来始终有亲王坐镇,他们的纹章是传说中的恐惧之花,曼陀罗。

  千夜眼前突然闪过夜瞳领口那朵淡金色曼陀罗,只觉得脑海中一片凌乱。到现在为止,他看到的都是一块一块零碎的拼图,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勾勒出狰狞的形状,可压在心头的困惑和烦躁不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沉重。

  “所以,即使你想中止这次委托任务,也应该自己当面去和小姐说清楚。”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44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