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九 危机 上

章五十九 危机 上

  在人们眼中,千夜就是一介平民,靠一点军中和猎人技能在底层大陆混口饭吃,在出任务的时候攀上了殷家这棵大树,原本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幸运小子得到世家赏识的故事。

  不过当千夜以一已之力依靠鹰击的超远射程抢掉赵阀一半猎物之后,居然还能安然无恙活到现在,人们议论的角度就变成了琪琪慧识人,居然能够从永夜大陆那种地方发掘出人才。

  这种事认真说起来还是运气的因素占了大多数。然而帝国向来只认结果不看过程,所以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众人在知道了千夜和赵君弘之间的纠葛后,不禁失笑。大多数人笑的是赵君弘这次配置不当,队伍中居然一个射程远点的人都没有。不过那也不能算是错,谁知道殷家这次会带一个射程达到一千米的狙击手。超远程狙击手只有在战场上才能发挥最大作用,各大门阀不是没有这种人才,但多半不会拿来做护卫。

  况且春猎虽然模拟实战,毕竟不是真正战场。一个猎队只有九人,就算完好无损地进入最后各家混战阶段,也不足以配合一个超远程狙击手打出特别的战绩。要知道,无论是在哪里,狙击手这种威胁性极大的职业,都会成为第一个被集火的目标。

  在天玄山脉深处的门阀世家猎队,随着补给人员的到来,也陆陆续续地得到了最新的消息。忽然之间,许多的队伍都有了动作,只除了赵阀。

  看着站在远方山顶的千夜,这个时候的赵君弘已经不生气了。

  他身边只剩下三名护卫了。原本的队伍中,三人伤重出局,两人还在临时宿营地养伤,至少这一两天里用不上。赵君弘从不正眼看五级以下武器,可不曾想到一把军队制式大路货会把他陷入这样难堪的境地。打死他也不会承认,鹰击这样厉害,是因为用它的人。

  赵君弘已经不追杀千夜了,千夜也不下手对付他的护卫,双方似乎有了默契。只不过这种默契有多么的无奈苦涩,只有赵君弘自己知道,千夜还是在正大光明地和他们抢猎物。

  赵君弘原本以为自己一方有四个人,最多也就被千夜抢掉小半积分。可是他确实又犯了个错误,要论起抢猎物,四把200米不到的短枪,加在一起也抢不过一千两百米的鹰击。千夜驱动枪械的能力也超乎他的想象,鹰击的声线时时会在群山中回荡。

  这个晚上,很多猎队包括一些士族的独行者都在谈论同一个话题。

  “什么,我们已经是第一了?”南宫婉云有些难以置信。这位沂水南宫家的大小姐外表温婉可人,甚至休息时还会特意换上裙子。可是只看她能够把队伍带到现在的位置,就知道在她甜美的外表下,其实有着不让须眉的才干。

  南宫婉云沉吟片刻,毅然道:“放缓节奏,明天开始注意防御,在营地周围加设陷阱,另外注意我们的补给路线!”

  站在她身边的一名高大年轻人若有所思,说:“姐,你的意思是说,孔家?”

  “对!孔雅年那个家伙肯定不甘心落在我们后面。但是要直接开战,谅他也没这个胆量。这人最喜欢背后下刀子,多半要抄我们的补给队伍。”

  那年轻人皱眉道:“那我们岂不是要天天防着?万一他没来,我们不是自已把第一让出去了?”

  南宫婉云也有些头疼,道:“难道你有其它的办法?”

  年轻人忽然道:“不管孔家会不会来动我们的补给,我们先去把他的补给给抄了,不就行了?至少立于不败之地!”

  南宫婉云双眼一亮,赞道:“好!事不宜迟,跟紧他们,找到地点即刻动手!嗯,还有殷家,离我们的猎区也不远,或许应该考虑把他们的老窝也给端了”

  “这事可行!殷家那个狙击手现在正死缠着赵阀”

  南宫婉云遽然一惊,忙道:“算了,先不要惹殷家!”

  “为什么?”年轻人不解。

  南宫婉云瞪了他一眼,道:“这还不简单!那个姓千的小子能缠死赵阀,对付我们不是更容易?万一琪琪让他过来对付我们,那可怎么办?”

  年轻人恍然大悟,他忽然灵机一动,道:“如果能够让他缠上其他人呢,比如说魏家,哦,那个太远了,赵阀旁边是宋阀?”

  南宫婉云皱眉道:“这虽然是个好主意,但要怎么才能办到呢?琪琪那女人总喜欢不按常理出牌,也许我们可以从这方面着手”

  在另一个方向的森林里,临时设立了一座由几个帐篷构成的简单营地,一名面容阴沉的年轻人正拿着地图,在灯下仔细看着。

  这个年轻人就是孔家的孔雅年。在孔家年轻一代中,孔雅年一直是佼佼者,多谋善断,与魏破天那种人相比,他就只有一个缺点,修炼上的天份一般。

  就这么一个缺点,让他来到了天玄山,而前往帝苑参加春狩的则是他的二哥,一个脑袋里只有肌肉的家伙,和魏破天如出一辙,虽然天份比魏世子略差,可是比孔雅年却要高出不少。

  孔雅年面前的地图上,已经标注了各世家最新活动区域,还有几支箭头,那是依附孔家的士族子弟当前方位。

  旁边一人献计道:“少爷,这是个大好机会,要不我们去抄了南宫婉云的后路?没了补给,我看她拿什么渡过这最后几天!”

  孔雅年摇头,缓缓地道:“就凭南宫家,能够保住这个第一吗?不用我们下手,多得是人去对付他们。但是你不觉得这个千晓夜,很有点意思吗?”

  那随从茫然问道:“少爷难道想招揽他?不过这是殷家的人,恐怕有些难度。”

  孔雅年哼了一声,道:“区区一个五级货色,也值得我们拉拢?我的意思是干掉他!”

  “干掉?为什么?”

  “这个小子把赵阀缠得如此凄惨,想必赵君弘已经恨透了他。我们如果出手把他干掉,岂不是正可以卖赵二公子一个人情?”

  那随从还是有些不解:“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是又要让赵阀拿了第一?”

  “拿就拿了,以我们孔家的实力,正常情况下怎么可能拿得到第一?反正不是我们的东西,贪心什么!”

  那随从恍然大悟。

  孔雅年手一挥,道:“你也擅长远程,就由你带两个人过去,再透点意思给那些士族,想办法干掉那个小子,最低限度也要把他驱离赵阀身边。其余的人继续跟着我,我们自己的分数也很重要,如果能够拿到前三,也没有理由放过。”

  “少爷高见!”那随从立刻点了两个长于追踪伏击的护卫,匆匆向着赵阀猎区的方向而去。

  在另外几处世家的营地里,不少人都有和孔雅年同样的想法,那就是干掉殷家那个落单的超远程狙击手。他们倒不全是为了向赵君弘示好,而是觉得千夜已经让赵阀丢了这么大的面子,接下来应该不会再纠缠下去,否则可能会影响两家的关系。

  但是那名狙击手离开赵阀后,肯定不会闲着,如果再盯上其他人怎么办?他虽然在资料上只有五级,但显然狙击和山地行猎技术异常精湛,否则赵阀也不会到现在都奈何不了他。

  各家带的狙击手都不多,射程能达到千米的则一个没有,一旦他们的狙击手在野战中被点杀出局,那么赵阀的困境就会在他们身上重现。况且春狩的尾声本来就是猎队团战,各家都会用各种手法打击对方威胁度高的成员,现在不过是趁他落单的时候提前动手了而已。

  赵君弘坐在临时营帐中整理装备,一边听护卫报告最新的各方情报。

  护卫说到发现好几家猎队动向异常,其中有人越过猎区向这边而来时,赵君弘只是神色冷然,一言不发。当听到还有些独行的士族朝这个方向聚拢,他终于开口了,极为不屑地道:“一群蝇营狗苟之徒。”

  护卫见他没有喜色,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就退了出去。

  宋阀的营地中,叶慕蓝看着摆在面前的情报,眼中不可抑止地燃烧怒火。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千晓夜是谁?前几天看到殷家猎队资料时,立刻就知道了殷琪琪在玩什么把戏。那个男人当初可是对她下过死手,让她接下来好几天都从噩梦中惊醒!

  可惜她清楚知道,无论是为了顾家,还是殷宋两家的关系,这种事都不能由她的口中宣扬出去。此外,她也一直没想好该怎么告诉宋子宁那个妖孽的真相,但是这一次,千夜不知死活地招惹上赵阀却给了她绝好的机会。

  叶慕蓝在主帐外调整了一下表情,然后轻手轻脚走进去,把情报和殷家猎队资料摊开放到宋子宁面前。

  宋子宁诧异地看看叶慕蓝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拿过来翻了翻,脸色渐渐变了,他一向温和,现在的表情已经可以算是盛怒。没有男人能够忍受被这样愚弄。

  叶慕蓝从侧后方轻轻搂住宋子宁,尽可能让自己以平静略带忧忿的声音说:“子宁,这是个好机会,杀掉殷家这个狙击手。”

  她感觉到宋子宁的身体一僵,于是把声音放得更加柔和,道:“你看,这是一举数得的好机会。一个超远程狙击手对积分的影响太大了,趁他还没有和殷家猎队会合,正是消除这个威胁的最佳时机,否则春猎后期的战斗还要多费手脚。”

  叶慕蓝见宋子宁不说话,继续道:“还有,除掉他,正可向赵二公子示好。”

  宋子宁这才似乎有点反应,问:“为什么?”

  ps:感谢新盟主黑礁商会。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48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