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四 一夜

章八十四 一夜

  千夜静静注视着琪琪,并没有回答。

  琪琪的目光移到地上那个挺拔的影子,不由想起第一次在殷家别院书房看见这个漂亮得过分的少年,当时的他虽然带着几分见过血的锐利,但其实还是个腼腆好说话的大孩子。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变得不能掌控?还是说,一开始可以掌控就只是她的错觉?

  琪琪抬起头,展颜道:“好了,不说这种不愉快的话题!你要‘重击之拳’干什么,这是装在大型原力枪上的,‘双生花’又不能用。”

  千夜说:“你不觉得,殷家欠我一支鹰击吗?”

  琪琪怔了怔,眼中神采渐渐暗淡,片刻后叹了口气,意兴阑珊地说:“我明白了,你是一定要走的。我不说了,睡吧!”

  琪琪站起来,走向卧室,不容置否地道:“过来,陪我,这是最后的命令!”她的语气重又变得气势凌人,肆意张扬。

  千夜随着琪琪来到卧室,就准备象过去几次那样,到屋角的软榻上睡一晚。没想到琪琪忽然拍了拍床,似笑非笑地说:“上来!”

  千夜微微一怔,探究地看了她一眼,随即脱去外衣,直接上了琪琪的床。

  他的动作反而把琪琪吓了一跳,往里面一缩,让出地方来。琪琪看着千夜平静无波的侧脸,忍不住问:“你怎么胆子突然这么大了?还是说,你……”

  千夜侧过身,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失笑道:“为什么不?我需要怕什么?”

  琪琪不由僵在那里,一时间觉得自己有点糊涂起来。就算千夜刚接任务的时候不清楚,后面经过这么多事情,也早该明白他就是一颗放在台面上吸引仇恨的棋子。

  事实上,千夜的任务效果出乎琪琪意料之外的好,顾立羽可能以前数次对于琪琪的这方面挑衅都解决得太过容易,竟然昏了头似的干出131连的事情来,虽然貌似悄无声息地平息下去,但是一件涉及了这么多环节的谋划怎么可能丝毫不留下把柄。

  况且在很多层面上,要做点什么事情,其实不需要证据。对设陷阱的人来说如此,当然对拆陷阱的人来说也是一样。因此即使琪琪最后还是没能拿顾立羽怎么样,但那条线上明里暗里和他勾连的人,事后被季元嘉顺藤摸瓜几乎拔了个干干净净,若非考虑到打击面太大就会损害到殷家整体利益,能做的还不仅于此。

  季元嘉本就是在十七军团累积军功晋升起来的,以他的能力和手腕,此刻已经隐隐有了殷家派系军官领头人之势。他在殷家内部的立场不言而喻,如此一来今后琪琪想以十七军团为基石继续在军中发展,自由度就大了很多,会少受许多来自家族和顾立羽的掣肘。

  但是事件的导火索,千夜,却还活得好好的,哪怕不讲仇恨仅为了面子,他也会是顾立羽和殷家那些参与者除之而后快的目标。既然如此,他还需要怕什么?

  琪琪默然许久,像是自语,又像在解释,轻声说:“我想了很多办法,都无法摆脱这段婚约。而且殷家殷家这样的世家,会把声誉和信诺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主动退婚这种事对父亲来说,会比杀了他还严重。惟一的办法,就是让顾立羽主动退婚。所以我找了一个又一个‘情人’,可惜,都没有任何用处。除非,我”

  琪琪突然战栗了一下,她有点模糊地感觉到那并非是对接下来未知事情的害怕,似乎还有隐约的期待。

  “你就是真的和很多男人上床,他也不会退婚的。”千夜的声音从琪琪头顶传来,贴得如此之近的呼吸分明是热的,但琪琪却又战栗了一下。

  千夜的手又摸了摸琪琪的头发,然后伸手关了灯,整个卧室都陷入压抑的黑暗中。他的声音在一室沉寂中清冷地响起,“睡吧,我说过,你玩不起的事情,就不要去做。”

  过了很久,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十分平静,仿佛快要入睡。琪琪的声音响起来,轻得恍若梦呓,带着一丝白天绝不会有的脆弱。

  “我知道,你是恨我的吧。你觉得不安全,刀子仿佛随时会从自己人这边刺过来。可我也是这样,从来没有感到过安全,从母亲去世之后起……你不会明白,很小的时候,你的兄弟姐妹,你的叔伯婶姨们,都时时刻刻想要杀了你是什么感觉。我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也知道别人都用什么眼光看我,但只有那样,我才能不去想,那些事情……”琪琪的声音透出一丝隐约的痛。

  千夜静静听着,殷家的这团纷乱由来已久,或许早到二十年前与宋阀支系联姻就开始了,或许还要更早些。借势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有道理娶了人家的女儿,却把人家的外孙女扔去和士族联姻。

  他只是没有世族事务的经验,却不愚钝。况且以宋子宁的性格从不做无聊之事,之前在猎场出手救他都遮得那么严实,后来却毫不避人耳目地接近他,除了自污想脱身婚约外,恐怕也是在警告琪琪什么。想一想,从那之后,琪琪就再也没有要求他跟在身边去参加社交活动。

  殷家的继承人之争已经到了大家都张开血色獠牙的时候,就在天玄春狩这种场合都能插手进来,付出如此代价,甘冒如此风险,可见幕后的手着急到了什么程度。如琪琪这样出身高贵的世族子弟,与垃圾场长大的他相比,其实各有各的不幸和无奈。

  “我并没有恨你。”千夜宁定地说:“你已经做了超过你需要做的,比如60师,比如猎场上的支援。”

  琪琪极轻地笑了一下,声音仿佛有点异样,但仔细再听似乎又如常了。“可对你来说,这还是一场条件稍许好点的交易……”

  因为从一开始这就只是一场交易而已。不过千夜这次没有说话。

  在黑暗中,琪琪忽然靠了过来,依偎到千夜怀里,稍微动了动,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然后蜷缩起来,好像一只受惊的小猫。

  千夜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时时刻刻如一团燃烧烈火的女人居然会有这样一面。或许,这才是隐藏在她放荡不羁外表下的真实。千夜抬了抬手,搂住她。

  琪琪没有再动,也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就这样依偎着,彼此从对方的体温中感觉到了温暖、安全和依靠,然后沉沉睡去。

  明天,当明天到来的时候,这一切都将结束。

  在遥远星辰照耀下的偌大世界,如此众多的大陆,数以亿万的生灵,两个人放在其中,比大海里的两粒细砂还要不起眼。在这漆黑的海中,两粒随波逐流的砂,一旦分开,就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再见。

  也许分别,就是永远。

  第二天一早千夜就离开了琪琪的卧室,不过包括侍女在内,内院不少人都知道千夜昨晚留在了琪琪房中过夜。在整理房间的过程中,几名侍女也都看到了床上是两个人睡过的痕迹。用不了多久,这个消息就会传到很多人那里。

  中午,千夜就拿到了春狩全部奖励,除了‘重击之拳’和‘闪耀光牙’外,其余额度他全部选择了帝国金币,没有再挑选药剂之类的物资。送东西来的一名执事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会挑一把血族武器,还是短兵刃。

  千夜实话实说地告诉他,为了携带方便,还有在底层大陆,变现也容易。于是那名执事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奇怪,可能以往没有几个人会这么直接说要把奖励拿去卖掉吧。

  下午,琪琪带着殷家队伍终于离开卫国公别院。接下来数日,就是不间断的浮空艇飞行。随着舷窗外的黑色虚空淡去,千夜视野里又出现了永夜大陆的轮廓。

  回到殷家别院,千夜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装。他所有的东西都很简单,除了各式各样的武器之外,没有多少杂物。不过他并不能马上就走,琪琪为他定制了一把鹰击还没送到。

  接下来的几天里,琪琪再也没有找过千夜,而他也足不出户,每天除了修炼就是融汇贯通在这次春狩中得到的战斗经验。他目睹了数次真正世族秘传战技的对决,学到不少以往不了解的原力控制技巧,即使没有心法秘诀,很多原理还是相通的。

  给千夜启示最大的,除了与赵君弘一战外,反而是魏破天和宋子宁前后三次对决。魏破天的拳路朴实无华,和兵伐决驱动下的军中格斗术一样简单刚烈,但是他在最后一次打出了封锁空间的效果,让千夜想起与叶慕蓝一战中,自己似乎也在无意中用快拳封住了叶慕蓝闪避的路线。

  千夜在和宋子宁的讨论中,已经了解秘传战技之所以够强,除了各种特殊属性外,还在于突破战将后将会具有影响一定领域的能力,就像他看到的‘三千飘叶诀’隔绝外界的可怕能力。那么如果他的想法正确,是否意味着兵伐决其实也是可以拿来当战技使用的?

  第四天下午,当千夜从虚拟格斗系统里出来,一支全新的鹰击送到了他的手上。

  这支鹰击同样是改装过的精品,威力比原型要大了两成,射程则延长了两百米。随同鹰击而来的,还有殷家的两名高级工匠。他们拿走了只有指甲盖大小,外型如同一个晶莹剔透水晶片的‘重击之拳’,准备装载在这把鹰击上。

  装上‘重击之拳’的鹰击威力将会再增幅20%左右,这个六级战术附件其实就是一个原力子阵列,它另外一个有价值的地方,就在于如果本体没有损坏就可以重复装载,三次之后才会彻底报废。

  入夜时分,千夜就拿到了重击版的鹰击,他试验了几个参数后非常满意。这把新家伙的威力达到了十八,也就是说,一枪之威大致相当于十八支一级枪械的集火。这样的威力,已经与五级狙击枪的水准持平,但原力消耗还是原来的标准。

  以千夜目前的原力强度,在不吸血的情况下,一场战斗中能轰出五六枪。凭借他‘重型弹头’和‘精准射击’两个特殊能力,以及特制原力弹,相信可以一击重创六级的黑暗种族战士。加上鹰击一千两百米的覆盖范围,千夜已经能够控制一次小型战役的局部战场。

  千夜看了看房间一角的行李,月光穿过窗户落在上面,给灰绿质地的背包蒙上一层妖异的绯色。又是一个绯月之夜,这独一无二的天象,也清晰也提醒人们身在遗弃之地的永夜。

  这时房门忽然敲响,外面传来季元嘉的声音,“千夜,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

  ps:恭喜闫轩少主晋阶白银盟主。听说你这两天心情不好,俺想说的还是,把握眼前。

  就像千夜,其实是一个有很多缺点的主角,尤其在人情世故上犯二严重。但他的朋友如宋子宁暗地里给的援手,他接受、理解、自省,而非自厌。

  少年就是如此成长的,让爱你的人放心!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57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