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三一 冲阵

章一三一 冲阵

  随着逐渐深入陆块边缘,气温骤然降低,风暴也变得更加猛烈,动荡的虚空原力与不再稳定的空间让千夜的血核加快了脉动,心头也生起惊悸。

  这是生命对危险环境本能的畏惧,即使古老血族,在面对虚空风暴与不稳定空间时都要小心翼翼。千夜还只是伯爵,以古老血族的标准,探索虚空也是公爵阶段的事。就算千夜提前开始了浴火之躯的修炼,也要到荣耀侯爵,方可一试。

  小朱姬这时从沉睡中醒了过来,她也感觉到环境中的危险。当睁开眼睛时,千夜正在沿着一座绝峰攀爬,此刻已在数百米高处。这道绝峰几乎是笔直向上,崖壁光滑得有如刀削,全无可以着力之处。千夜是依靠身体的强悍,直接将手插入石壁,这才得以向上。

  其实对普通战将来说,这里就已是绝地。这些绝峰能够在风暴无数年的吹袭中屹立不倒,实是因为在虚空原力的浸润下,岩石早已硬逾精钢。一般人族战将,挖个十几次就会原力耗尽,顶多爬上数十米,哪有可能登顶。

  小朱姬方才睁眼,入眼就是一道飘忽不定的黑色色带。一看到这道色带,她立刻张大双眼,满头长发惊得飞起,当场尖叫一声。

  这是空间裂隙,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型,可是被它带过,依然会如被顶级原力刀剑刀削,即使小朱姬能够硬抗神将铁拳,也禁不住这空间裂隙的侵削。

  “没事的。”千夜陡然向旁边侧移数米,精准无误地避过了那道空间裂隙的猛烈一荡,然后继续向上,把空间裂隙甩到了下面。

  在真实视野中,虚空原力的变化清晰可见,因此躲避空间裂隙,对千夜来说不在话下。

  “这里就是家吗?”小家伙脸色惨白,显然刚才吓得不轻。

  “家不在这里,我们是来找东西的。”

  “什么东西?”

  “和夜瞳姐姐有关的东西。”

  “那......好吧。”小朱姬咬着下唇,答应下来。

  千夜继续向上攀登,心中不安的情绪渐渐变浓。原本到了这里,他心绪就开始浮现不安,却说不清来由。现在当提到夜瞳时,血核忽然一阵抽疼,暗金血气也在不安地躁动,从古老血族的血脉深处,似乎响起了一声悲鸣!

  这是鲜血长河呼唤,还是血脉源血感应?千夜无法确定,这都是血族传承中的知识,千夜虽然知道,但也只是似懂非懂。他不明白鲜血长河为何会呼唤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血族源血在与谁呼应。

  此刻的暗金血气,是融合了之前的各种血气,经由宋氏古卷凝炼而成,认真点说,或许这是一种全新的血族血脉,史上还未出现过。毕竟按照宋阀记载,这两册宋氏古卷就没有人修成过。

  千夜此刻一心专注攀爬。这座绝峰鹤立鸡群,比周围山峰都要高出数百米,毅然傲立于这虚空之中,只要登上峰顶,就可将周围地势尽收眼底。虽然传言中说永夜血族战舰已经坠毁于虚空,不过当看到这一带凶险环境后,千夜就对此有所怀疑。别的不说,那些佣兵应该没有实力深入陆块边缘。

  另外血族战舰设计之精良,在黑暗阵营中首屈一指,连魔裔都落于其后,只有在无法量产的大君级座舰上,魔裔才勉强跟了上来。

  那些佣兵多半是在外缘处看到了血族战舰的激战以及坠落,但是应该不能确定是否真的坠入虚空。以血族战舰的设计,只要不是彻底损毁,那么迫降在陆块上应该不难。

  绝峰虽高,但在千夜持之以恒的攀爬下,终于被踩在脚下。

  峰顶狂风呼啸,一粒粒雪花打在身上噼啪作响,简直堪比子弹。空中飘着的其实不是雪,而是一粒粒凝练的冰晶,经由虚空原力浸润之后,它们同样变得无比艰硬,堪比精钢。

  峰顶异常平坦开阔,表面光滑如镜。这里风过于猛烈,哪怕数吨重的巨石也会轻而易举的被卷走。同样是虚空原力强化,冰晶与岩石之间不断摩擦的结果,就是把峰顶打磨得跟镜子一般锃亮。

  千夜刚刚登顶,万没料到会是这种环境,险些被狂风卷走。好在他反应够快,拔出东岳,一剑没入岩石,藉此稳住了身体。

  有东岳在手,适应了一下环境,千夜就能够行动自如。

  这处视野确实开阔,虽然风雪交加,但也能将数十公里范围内景物收于眼底。千夜先是向陆块边界处远眺,那里除了肆虐的风暴,其它一无所有。他转身,向另外的方向望去,忽然看到在漫天风雪中,有数道血气犹如昙花一现般地一闪而逝。

  那几道血气其实相距颇远,又是处于风雪交加的环境下,如果不是千夜对血气极为敏感,恐怕就要忽略过去。这几道血气,分明是激战中的血族强者所释放,而且血气纯净古老,显然是源自十二古老氏族,和中立之地血族驳杂不纯的血气有明显区别。

  在这里出现血族,而且还在战斗,不用说多半与那艘血族战舰有关。千夜不再犹豫,从峰顶一跃而下,借助风势,连滑带飞,迅速向战场接近。

  片刻之后,和风暴与虚空乱流搏斗许久的千夜才得以踏足大地。前方数公里之外,有一座不高的山丘,战场就在那里。从这里望去,可以清晰看到十余道血气纵横来去,其中有数道更是直插天际,赫然是侯爵水准。

  任何一个侯爵,在血族内都是中坚力量,是支撑一个古老氏族的骨架。在任何事情上,出动了侯爵都意味着大事发生,而现在处于遥远中立之地的边缘地带,竟出现了三位侯爵的身影,而且是冒着被鲜血王座发现,彻底陨落的风险。这里究竟有什么,让血族如此不惜代价?

  即使千夜此刻在血族一侧的实力也毫不逊色于普通侯爵,但此刻面对三名侯爵外加十几位爵位级别的强者,也难有胜算。因此他准备先行隐匿,慢慢接近战场,看清楚形势再说。若是与自身有关,那时择机出手偷袭,以原初之枪先行重创甚至是干掉一个侯爵,接下来的战局才有一线胜机。

  此刻风雪交加,原力混乱,前方又在激战,在复杂环境的掩护下,千夜的到来居然无人察觉。潜行靠近也毫无难度。

  然而千夜刚刚收敛气息,战场中央突然爆发出一道血气,虽不如何强大,却充满了森森堂皇之气。这道血气一出,原本那些纵横骄狂的血气顿时为之一暗,就连三道侯爵血气也都大幅削弱,更不用提其它血族了。

  这道血气连震三次,最后一次更是直刺长空,划破天际!随着它的爆发,一道侯爵血气刹那间暗淡,几近于无。

  感知到这道血气时,千夜全身一震,血核剧烈脉动,暗金血气更是全面发动。这不仅仅是一个王者血脉对另一个王者的应战,更是因为那刻骨铭心的熟悉。

  在雪山之顶,与诸多永夜血族激战的竟是夜瞳!

  她不是应该回到永夜,去找回在圣山上的位置吗?怎么又出现在这里,还和永夜血族死战?夜瞳仍是伯爵,却被三个侯爵率领着大批手下围攻。即使她觉醒了古老意志,对血气的运用登峰造极,此刻也危险之极。

  然而这一刻,千夜无瑕思索这些问题,他心中只剩下一件事:夜瞳正在被围攻!

  在千夜头顶,一道暗金血气直冲天际,啸声如山呼海啸,充塞天地,连风暴都被一时压下!

  千夜已化作无数残影,笔直冲向战场。

  战场上所有血族同时一震,转头望来。一名面容苍老惨白的侯爵先是惊讶,随即露出不屑。千夜展露出的血气虽强,也不过嘉德伯爵,即使和侯爵只差一级,那也是天差地别。至于千夜的暗金血气,那名侯爵从未见过,只当是中立之地某个混血后裔。

  这样一个弱小的家伙,居然也敢来冲阵?

  千夜来的极快,转眼已到山脚下,速度不减反增,以无可匹敌之势冲向山顶。

  侯爵充满褶皱的眼皮跳了跳,嘴角垂得更加明显了。他一展披风,单手持剑,淡而无色的眼珠死死盯住了千夜。

  两名子爵率先扑向千夜,长剑直指肋下死穴,出剑狠辣迅捷,俨然名门精英风范。

  然而千夜无心和这种喽啰纠缠,大喝一声,血气全面爆发,再无保留,东岳横扫,一道环形剑光激射三十米,瞬间将两名三等子爵腰斩。

  一名三等伯爵正在后押阵,准备出手。看到这一幕,悚然一惊,欲抬起的脚急忙就此钉在地上,眼看着千夜从面前冲过,动都未动一下。

  千夜似也懒得理他,如风般掠过,直冲山顶。

  直到千夜过去,三等伯爵才恍然回神,实是不明白刚才自己为何会如此畏惧,身为名门中坚,在面对千夜时,竟然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那名苍老侯爵面有怒色,身影一闪,已拦在千夜面前,喝道:“哪来的杂血种!?”

  千夜向他领口处的徽章望了一眼,沉声道:“梅丹佐的后裔?不想死就给我滚!”

  苍老侯爵不怒反笑,只是笑的时候嘴角依旧下垂,显得说不出的阴森可怖。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