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 剑下留人

章五 剑下留人

  一众高胡战士顿时面面相觑,都有些不理解这个决定。以佣兵为职业的高胡人素来和各大势力保持良好关系,这可都是大主顾。南青城主自身实力不强,所以对佣兵更加倚重,对高胡人来说,正是最好的那类主顾。怎么突然要和他开战了?

  不过既然是战女的决定,诸人也不会有异议,当下各自准备。

  此刻青月已经联络了数个据点。聚集了族人之后,哪怕南青城主大举动兵,她也有把握和千夜杀出南青城。直到这时,她心底才稍许安定。

  前方的千夜和小朱姬一派悠然自得,好似根本没有发现她在暗中的布置。青月气得直咬牙,她才不信以千夜的莫测高深,会发现不了她的小动作。现在真是不知道他在打些什么主意,是胸有成竹,还是一早就打算好了要借高胡人之力。

  此刻城主府中,纪瑞正端坐太师椅中,一边悠然自得地品着茶,一边欣赏着花园中的奇花异草。花园一角被原力护罩笼在其中,里面有个小小水塘,生着密密麻麻的蕨类和藻类植物,水塘中央开着一株小小莲花,洁白如玉的花瓣上各生着一道淡淡紫线。

  这个被原力保护着的小小秘境中,气候明显和外界迥异,此刻里面电闪雷鸣,居然在下着暴雨。

  纪瑞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那朵小小莲花,眼中光芒炽热。就在这时,花园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纪瑞顿时脸现不悦,喝道:“什么事啊,不能等我睡醒了再说?”

  院门外响起城主府大总管,兼城卫军副统领刘元西的声音:“城主,城内出现了重要人物,如何处理,还需要您定夺。”

  “等着!”纪瑞脸色依旧不好看。他虽然还未突破神将天关,但也只差最后一步,在这南青城周围地带,他就是一言九鼎之人。除了蛛帝、面具、狼王这些人,还能有什么重要人物,可以重要得过秘境中那朵莲花?

  纪瑞一手端着手壶,走出花园,把园门关好,冷淡道:“什么重要人物,现在可以说了吧?”

  刘元西压低了声音,道:“是赵夜。”

  “谁?”纪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赵夜,也就是千夜。在黑森林把疾风之怒打残了的那一位,我们的城卫军也有上百弟兄死在他手上。您的伐木场......”

  “不用说了!他还敢来?”纪瑞粗暴地打断了刘元西的话,脸色瞬间拉了下来,很是难看。他在伐木场上投下了重注,结果被千夜一把火烧了个干净,血本无归不说,还要负担大笔赔偿。那些伐木工人可不是普通工人,都是放下原力枪的佣兵。

  纪瑞脸色铁青,右手抬起,竖掌成刀。这是他的习惯动作,只要右手斩落,就意味着杀无赦!

  刘元西顿时脸现杀气,就等城主决断。可是纪瑞那只胖手定在半空,就是不曾落下。他心中奇怪,抬头望去,只见城主脸上肥肉不断抖动,神色变幻不定,时而咬牙,时而叹息,不过那只右手就如凝在半空,根本不见下落。

  纪瑞忽然注意到刘元西的目光,哼了一声,右手回收,抹了把额头汗水,顺势放下,道:“这该死的天气,已经这么热了。”

  此刻明明头顶阴云,风中还带着料峭寒气,和热字哪里沾得上边。不过刘元西连连点头,奉承道:“是,是,今年热得早。”

  纪瑞喝了口茶,问:“那个千夜,易容改扮了没有?”

  刘元西脸现尴尬,道:“他加了两撇胡子。”一句话说完,看到纪瑞难看脸色,赶紧加了一句,“还换了衣服。”

  这种易容和没易有什么分别?千夜此举可谓太过嚣张了。尤其他的原力修为并不高深,光从纸面数字看,南青城内可以压倒他的有一大把。

  纪瑞城府深沉,尽管脸色难看,仍是道:“终究是易了容的。”

  “对,对!他哪敢以本来面目进城?”

  明知此话不实,不过听着依然受用。纪瑞脸色顿时舒缓了许多,道:“既是如此,那先不要打草惊蛇。他到城里来干什么,查清楚了没有?”

  “他去了好几家军械店,买的大多是和浮空战舰有关的装备,不过都是些二手货。哦对了,他在一家店下了订单,要采购一张动力帆,最大、标准最高的那种。”

  纪瑞短眉一扬,沉吟道:“他想造浮空战舰?”

  “就这点设备,离造舰还差得远吧?”

  纪瑞摇头,道:“能够用得上动力帆都是大船,再就是能够横渡虚空的远程船。要我看,这动力帆才是他真正想要买的东西。”

  刘元西道:“城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纪瑞略一思索,道:“派人盯着他,但不要招惹他,明白了吗?”

  “是。不过城主,刚刚十三公子已经出府去了。”

  纪瑞吃了一惊,道:“他又要干什么?”

  “公子......公子听说那小女孩出现在城里,就带了亲卫出府去了。手下人拦都拦不住!”

  砰的一声,纪瑞猛地把茶壶摔在地上,茶水和碎瓷顿时四处纷飞,有不少飞溅在了城主袍上。他却顾不上这些,勃然大怒道:“你怎么不早说!还愣在这干什么,还不快点派人把那小混蛋给我抓回来?他要是敢反抗,就地打昏了带回来。不,你亲自去,现在就去!”

  “可是何夫人那......”

  纪瑞脸色突地一沉,喝道:“快去!”

  刘元西不敢再多说,迅速离去。

  纪瑞脸色越来越阴沉,冷哼了一声,袍袖一拂,大步流星向着城主府走去。南青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这个儿子想要在城里找个人,那是再容易不过。想来这个时候,都该站到千夜面前了吧?刘元西就算全速赶去,也来不及了。

  “哼!这些家伙,个个都开始有异心,真想试试我纪某手段不成?”纪瑞自语一句,已是穿堂过廊,进了议室厅。

  府内诸多随从见了,急忙跟上,恭候一旁,等候吩咐。可是纪瑞只是往大椅中一坐,就此阴着脸,一言不发。众人面面相觑,哪敢上前询问,都在堂下候着。

  此刻在南青城最大的军械店前,千夜抬头看看店标,又看看拦在门口的年轻公子。

  这家店名为云宵楼,以售卖浮空战舰装备为主,是南青城内最大的军械店。店名起得豪气冲天,规模确实也名副其实,整个店高达五层,占据了小半个街区。

  此刻云宵楼前,几名店员和守卫都站在旁边,不断赔着小心。那年轻公子理都不理,只是用阴沉的目光盯着千夜,时不时看看坐在千夜肩头的小朱姬。

  终于那年轻公子忍不住,咬牙道:“真没想到,你还有胆子到南青城来!”

  千夜正看着云宵楼楼顶放着的那艘浮空战舰,闻言方收回目光,淡淡一笑,道:“怎么,这南青城封城了不成?”

  年轻公子身后几名人高马大的亲卫立刻勃然大怒,嘴里不清不楚地嚷着,就欲上前狠狠教训一顿千夜。不过那年轻公子手一伸,拦住手下,自己则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千夜面前,面容都有些扭曲,说:“你这点伪装,想要骗谁啊?只要眼睛不瞎,谁不知道你是谁?”

  千夜微笑不变,说:“是啊,只要眼睛不瞎,都知道我是谁。”

  这话明显听得有些不对,千夜的反应也和十三公子预想中完全不一样。他怔了怔,目光又扫过小朱姬,顿时心中火热,如火山即将喷发。

  年轻公子嘴角向下,极尽讽刺之能事,又向千夜走近一步,说:“你既然知道,还敢到南青城来!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千夜微笑道:“我当然不知道你是谁,不过现在就快要知道了。不过我可以肯定,你还不知道我是谁。”

  年轻公子突然爆发,手指几乎戳到千夜脸上,跳着脚尖叫道:“老子***需要知道你是谁吗?!”

  这时一名亲卫赶紧拉住了他,在他耳边轻声相劝:“公子,我们先回去吧!”

  十三公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暴怒道:“回去?凭什么回去?这家伙杀了我们那么多人,只要把他砍倒了,这可就是一份大功劳!”

  亲卫一脸苦涩,几乎要哭出来了,继续道:“公子!您想想啊,他杀了我们那么多人......”

  十三公子更是大怒,眼见这亲卫胆小怕事,就打算找个顶用的。可是左右一看,却见所有亲卫都是面有土色,踯躅着不肯上前。

  其实为首亲卫言下之意大家都明白,人家千夜在黑森林顶着疾风之怒的主力,逆流而上,最后几乎把疾风之怒斩尽杀绝,若大一个佣兵团,回来后就当场解散。那一战战死的佣兵超过两千,现在就凭他们这二十不到的亲卫,想要斩杀千夜?天可还亮着呢,做梦还早。

  十三公子终于醒悟过来,可是仍不甘心,恨恨咬牙道:“还不快回去禀告城主!”

  亲卫们更是无奈。连十三公子都得到了消息,城主会不知道千夜进城了?千夜在城中大摇大摆直到现在,说明城主根本就不想惹这麻烦。

  亲卫还想再劝,小朱姬忽然道:“我想起来了,当时就是他带着人,和我说很奇怪的话,想要抱着我睡觉!”

  此言一出,顿时满街寂静,再无声息。

  风不再吹,温度却突然下降,如骤入寒冬,在场的人无不都打了个寒颤。

  千夜第一次正眼看着十三公子,眼中充满凛冽寒冷之气,缓缓地道:“原来是你啊,真是巧。我本来还想到城主府去找你的,没想到在这里就遇上了。你看,我现在不就知道你是谁了?”

  十三公子本想说什么,却突然间从心底生出一阵刺骨寒意,刹那间全身僵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在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什么叫杀气。

  在极度的恐惧中,他动也不能动,面无人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千夜抽出东岳。

  “剑下留人!!”远远传来一声呼喊,声震半城,显示出极为深厚的原力修为。在这关键时候,刘元西终于赶到了。

  千夜神色不变,手中东岳微微一颤,十三公子当即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仰天就倒,双腿间已是一片血污,鲜血如泉涌出。

  千夜这才转身,笑容灿烂,道:“人留下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