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二 信任

章十二 信任

  高胡人又是一阵骚动,他们没有想到青月对千夜的评价如此之高。按照中立之地体型越大、战力越强的标准,千夜看起来不过是个瘦弱的小白脸,怎么看都不像是拥有强大力量的样子。

  不过这既然是青月的决定,他们就会接受。而且在千夜身上,也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奇迹。

  英灵殿的改造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高胡人个个都是机械大师,许多工具可以直接安装在手臂或是身体上,随身的动力炉则让他们难以感觉疲累,使他们昼夜不息地工作着。

  当千夜再度走进南青城的时候,夜已深了。此刻距离他离开英灵殿已经有小半天的功夫。这么长的时间,他一直都没有感觉到指极王留下的力量被触发。

  千夜笑了笑,青月又一次通过了他的考验。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面对诱惑。许多人哪怕明知道那是陷阱,只要诱惑足够大,仍然会控制不住自己。

  指极王留下的力量,千夜也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它一旦被触发,足以瞬间杀掉青月,以及船上所有的高胡人。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那将是不小的遗憾,毕竟这段时间以来,青月所起到的作用还是很大的。

  而现在,青月终于赢得了千夜的信任,虽然还不是全部。

  南青城内还是一如既往的萧条,一个大型佣兵团的解散,所带来的伤痛没有那么容易被抚平。城卫军在战斗当中也死伤惨重,各种抚恤、赔偿以及征集新兵的工作或公开或秘密地进行着。而千夜上次造访城主府已不是秘密,这意味着城主纪瑞已经承认了战败,也意味着南青城不得不咽下此战的苦果。

  中立之地的人们都很现实,只认实力和利益。既已战败,那接下来就是默默的修复创伤,仇恨或许有,但只会深埋心底,等到将来有朝一日,有机会报复时才会如火山一般迸发出来。

  和上次来时相比,城内一些军械店恢复了一些元气。一方面千夜下的订单让他们重新有了获利的机会,另一方面纪瑞又开始大举采购载重卡车和工程机械。这些订单让商人们明白,黑森林伐木场将会重启。这是笔大生意,每个商人都不想错过,因此他们开始招募更多的人手,寻觅货源,并且扩建店铺。

  千夜信步穿过南青城,来到城主府前,对守卫道:“我是千夜,来此求见纪城主。”

  守卫自然认得千夜,赶紧飞奔入内通报,不到片刻功夫,纪瑞满脸堆笑,亲自迎了出来。一见面,他就极亲热地拉住千夜的手,道:“哎呀,将军,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安排给您接风呀!”

  千夜微笑道:“原本打算过两天再来的,现在想想,还是早些来见城主比较好。有些话早说晚说都是一样的。”

  纪瑞脸上肥肉微微颤动了一下,不过被掩饰得很好,笑容依旧不变,道:“不管有什么话,随时都可以找我。来,到府里坐!这些守卫不懂事,怎么能让您在门口等着呢?”

  纪瑞持着千夜手臂,将他带入书房,吩咐下人准备最好的茶点。等一应准备俱全,他挥手屏退下人,然后方道:“将军这次找我,可是有事?上次那些货物还满意吧?”

  “货物不错,品质也好,城主有心了。”

  “那就好,那就好。”纪瑞松了口气。

  千夜品了口茶,道:“我这次来,有两件事想要麻烦城主。一呢,是想采购一批新的货物,这是清单,城主先过过目。”

  纪瑞接过清单,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然后长出一口气,叹道:“将军,您这是想要打造一个舰队啊!”

  千夜笑笑,说:“我哪有那么大的野心。”

  纪瑞将清单放下,道:“单子上的东西,我大部分都能弄到,只不过里面有些东西没有存货,需要到永夜或是帝国采买,这肯定需要一段时间。不过,我倒有一事不太明白,这上面为何没有武器?”

  千夜道:“我对武器要求比较高,不知道城主能不能弄到帝国或是永夜血族的弩炮?”

  纪瑞微微一惊,沉吟道:“这可有些难办。弩炮制作困难,原料取得不易,每年产量十分有限。无论永夜还是帝国,供应自家舰队都嫌不够,哪还有可能对外出售?就算我们开出高价,拼着用上昔日的一些老关系,大概也就是弄到一台两台,而且还不是新的。”

  千夜也知道这个情况,当即道:“两台就两台,先买到再说。配套的弩箭尽量多些。”

  “这个......老夫尽力。”纪瑞苦笑。

  千夜这时望着他,似笑非笑,缓缓地说:“还有第二件事,差点忘了和城主说了。那就是帝**部那些人,城主大人不必再等了,他们不会回来的。”

  当的一声,纪瑞手中茶杯陡然落地,摔了个粉碎。

  不过他毕竟老奸巨滑,虽一时失态,但立刻恢复了镇定,笑道:“千夜将军说笑了。”

  千夜哈哈一笑,道:“城主既然不信,那等着就是。”

  纪瑞道:“老夫不是不信将军的话,而是说,老夫与他们之间并无多大瓜葛,也没有在等他们。”

  “哦,是吗?可是刚才城主的反应似乎有点奇怪。”

  纪瑞俯身,亲自动手拾起地上茶杯碎片,收拾干净,方从容道:“不瞒您说,帝国这些人就是收购黑森林木材的大主顾。老夫之所以大费周章要开伐木场,也是因为他们的订单。千夜将军,这是老夫近来最大的财路,骤然听闻,有所失神,也属正常。不知可否问一句,千夜将军这消息从何而来?”

  “很简单,他们准备了三艘战舰,准备在外空劫我的货物,结果被我全部击坠了。”

  纪瑞鼻尖微微见汗,他可是知道三艘帝国战舰在中立之地是什么分量,也很清楚卢扫北那些人的实力。结果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被千夜全毁了?

  “这个......有没有活口?”

  “没有。”

  纪瑞心头顿时一松。

  千夜又问:“其它的人现在都在什么地方?”

  “将军,你这是要......”

  “斩尽杀绝。”

  纪瑞苦着脸,无奈道:“这个,恐怕不太好吧?首恶既然已经伏诛,余下的都是些办事的喽啰,不过依命行事而已。杀了他们也于大局无益,又是何苦?”

  千夜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那城主的意思是?”

  纪瑞沉吟片刻,一咬牙,道:“我还想把这木材生意做下去。眼下惟一的主顾就是他们。而且我还没弄清楚,他们究竟要黑森林的木材做什么。”

  千夜点了点头,说:“这笔生意对城主的意义是?”

  “这几年最大的生意,而且可能改变一下这一带的格局。”

  千夜笑了笑,问:“城主背后有神将撑腰了?”

  纪瑞脸色顿时有些尴尬,道:“这个,暂时还没有。不过有了这笔财源,请到一位神将也不是不可能。”

  “好,那我就放过那些人。不过,我需要他们的名单、职位以及在这里的目的。”

  “此事......也不难办。过几天等我消息就是。”

  千夜点了点头,又和纪瑞约定了交易的细节,就起身离去。等他走了,纪瑞回到书房,脸色如黑云一般阴沉,全然不见刚刚的惶恐之色,代之以久久沉静,默默思索着。

  此刻在虚空浮陆,战局陷入胶着,已经持续了很久。赵阀以不坠之城为中心,将整个防区经营得如同精心打造的铁桶一样,滴水不漏。

  经历了千夜叛离一事之后,赵阀反应之激烈,手段之强硬出乎所有人意料。明里暗里数度出手,接连在朝中以各种理由罢免了数名官员,这些人级别不高,却都位于要职,是帝党的核心人物。这几人一丢官,自右相以下,立刻感觉诸事运转就不那么顺利了。

  而且赵阀还透过朝中官员放出铁证,将其中一人下了大狱,只待秋后问斩。右相全力营救,竟无结果,令朝堂上诸大员深为意外。

  除此之外,在短短一月之内,帝国内外先后出了数起意外,有座车坠崖,有浮空舰在空中解体等。这些事故发生在天南海北,看似毫无关联,可是明眼人都看得明白,每起事故中都会死一两个帝党。这些人同样属于位不高权却重,而且被视为大有前途。

  朝中大员们这时才想起,赵阀地处边疆,坐拥两省,手握重兵。这样的门阀底蕴深厚,暗地里不知道掌握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力量。此次接连干掉数位帝党要员,就是摆明了杀一儆百,告诫各方,赵阀若是不择手段,可以干出什么样的事来。

  右相一脉的人自是又惊又怒,可是除了在朝堂上言辞激昂,一时竟无其它好的手段。他们思前想后,除了发兵讨伐赵阀,似乎没有制胜的希望。

  这让帝党着实羞怒交加,有许多人就开始运作军部,想要军部出面施压赵阀。如此疯狂行为自然不会有什么结果,帝党也仅是想要让赵阀知道,他们的决心有多大而已。

  然而,如此强烈冲突,特别是赵阀行事已经近乎于触及默认底线的情况下,帝室却出人意料地沉默,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在军部内一言九鼎的长生王则闭关修炼,于政事不闻不问,态度相当奇怪。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