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三 杀你又如何

章十三 杀你又如何

  浮陆战场上,除了赵阀防区外,帝国疆域就只剩下李家在迷雾森林的一小片领地。只是李家基地的情况也不是很妙,一度被黑暗种族打到了基地外围,几乎是出了基地大门就有战斗可能。

  自千夜离开后,李家再无人能够制衡艾登,这位魔族名门在迷雾森林几乎成为无解难题。直到李狂澜到来,才算是牵制住了他,但也异常吃力。

  李狂澜身份特殊,万一出了什么事,可以说这个基地从上到下都别想好过。是以基地主官变成了烫手山芋,谁都不愿意来接。最后还是李家家主亲自任命了一名需要戴罪立功的长老过来,才算解决了问题。即使如此,每次李狂澜出战,基地人人都是提心吊胆。

  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李后有多疼爱李狂澜,而且他们也很清楚,一旦激怒李后,她的手段有多厉害。

  直到这个时候,在迷雾森林战区的每个人都开始深深的怀念千夜。李狂澜毕竟不像千夜那样适应迷雾森林,她对上艾登输多赢少,必须非常谨慎。而千夜在时,后期几乎是追着艾登打,快成碾压之势。那个时候人们根本不觉得有什么,直到千夜走后,他们才知道什么叫一已之力扭转战局。

  好在大漩涡终于要开启,永夜一方年轻一代的天才都开始养精蓄锐,备战大漩涡,出战次数明显减少。而艾登听说也在前往大漩涡的名单上,这让李家上下都松了口气,稍微安下心来。

  浮陆战场整体战局处于僵持状态,原本赵君度防区属于最危险地带之一,然而在关键之战中,赵君度倾力一击,名枪加上必中威力尽显,相隔数千米,竟将敌方主将、一位魔裔侯爵当场斩杀!

  是役黑暗种族大败,损失惨重,将无数已经占据的阵地拱手相让。此役之后,黑暗种族在赵君度面前就变得无比谨慎,至少包括侯爵在内,哪怕中间隔着大军,也无人愿意在赵君度面前贸然露头。

  永夜历来崇尚强者,主将都不敢出头,何况其他将士,如此一来,部队士气大降,再也难以打开新的局面。

  另外赵君度毕竟属于年轻一代,在这两大阵营决战之地,那些公爵级的大人物谁也拉不下脸,放下身段亲自和赵君度对决。

  真正维持住整个浮陆局面的,其实是外空之战。帝国舰队倾巢而出,帝室也不再保存实力,禁卫舰队都悉数出战,在外空数次大败永夜舰队,让黑暗种族再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对浮陆进行增兵补给,如此地面战场上才得以维持。

  数场血战,双方舰队都损失惨重,谁都无力再打一场决战,于是在外空又恢复了僵局,不过这次是帝国占据了主动。

  浮陆之战,至此已渐有向两大阵营决战演变的趋势。然而整个局势诡异地维持着均衡,并不像表面上看来那样千钧一发,因为直到目前为止,双方天王大君级别的绝世强者还没有交过手。

  帝国天王数量有限,往往采取守势,这也就罢了。而永夜阵营的动向却令人难以捉摸,素来强势的黑暗种族在地面和外空连连吃亏的情况下,居然没有大君出来挽回颜面,实在让人费解。

  而且在战场前线,只有蛛魔督军偶尔露了一下脸,表示了存在,然后就不见踪影。除他之外,其余大君一个都没有现身。似乎所有大君都回到了永夜诸大陆深处,不知在做些什么。

  在此情况下,幽国公反而愈发谨慎,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一步步试探黑暗种族底线。在此期间,军部一批军官均是好战之人,日日叫嚣着要乘胜追击,幽国公都置之不理,闹得厉害了就强力弹压。

  在前次赵阀‘开门放狗’的策略下,军部栗风水那一系损失惨重,几乎被打残,哪有余力独立面对黑暗种族作战?是以他们能够做的,也就是不断给朝廷写奏折暗本,明里暗里告赵阀的黑状,列举种种不是。

  这类奏折高峰时一天能有十几封,源源不断地送往帝都军部。然而结果都是石沉大海,无论帝室,还是军部中几位大佬,都似乎不知道这些事。

  浮陆边缘,一艘浮空艇如幽灵般飞来,绕过外空双方的警戒线,降落在赵阀防区的边缘地段。这艘浮空艇无论速度还是隐蔽性能都是上佳,专用于远程传讯和运输。

  它降落在防区指定的区域内,从里面跳出一个三十出头的军官。他向周围一望,脸色阴沉,冷道:“只能降落在这里吗?我身上有紧急军情!”

  前来迎接的军部上校道:“实在没办法,赵阀颁布了禁空令,不坠之城以及要塞区上空禁止通行一切浮空艇,有违反的话一律击坠。”

  此刻一名中校哼了一声,咬牙道:“赵阀自己的浮空艇还不是随意进出?”

  上校苦笑,“他们说是为了防务需要,巡查违禁。”

  中校更不服气了,“张白宋三阀的浮空艇也有进出,怎么没见赵阀拦截?有些世家的浮空艇也有过出入。”

  “那上面都是搭载的大人物,赵阀放行,又能说他们什么?”

  此刻从浮空艇上下来的军官有些听明白了,脸色难看,道:“这么说,赵阀就是针对我们军部?”

  上校显然不愿意把关系闹僵,赔笑道:“还有一些小世家也是如此。”

  “军部岂能和那些中下世家相提并论!就算是四阀,也得列在军部之后!!这些门阀,果是帝国之殇。有朝一日,我米勇定要将门阀悉数拔起,将一个朗朗乾坤还给陛下!”军官更是恼怒。

  米勇虽然年轻,修为不过十一级,但是原力品阶不低,潜力颇优,在军部内属于很有前途的。是以上校见他发怒,哪怕是说的话明显过线,也不敢多说什么。

  那名中校则同属激进一系,听了米勇的话深觉赞同,道:“米将军说得太对了!这些门阀,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也就是不把军部放在眼里。依我看,恐怕朝廷在他们眼中也不算什么。”

  米勇也是点头。只有上校心中嘀咕,在门阀中人眼中,自己这些人恐怕还代表不了军部,顶多算是军部中的一个势力而已。

  米勇看了看天色,道:“到军部驻地还有多久?”

  上校道:“大约三百公里,路上要花四个小时。”

  “走吧,别耽搁了。”

  米勇一分钟也不肯多呆,直接上了越野车。片刻之后,由三辆越野车组成的车队呼啸着离开了飞艇起降场。

  不得不说,赵阀将防区经营得相当用心,道路即宽且平,非常开阔,越野车几乎可以以最高速一路飞奔,这让米勇的心情稍好了一些。

  然而车队没开出多远,天空中突然传来引擎的轰鸣声,数道耀眼的雪白光柱从天而降,直直照在车队上。

  三辆越野车差点翻出道路,好在驾驶员技术过硬,车轮在地面上磨出滚滚烟尘,车身飘移不定,终于稳定下来。

  最前方的越野车突然一个紧急刹车,差点让后面两辆毫无防备的越野车撞在一起。

  米勇被弄得七晕八素,头狠狠在车顶上撞了一下。他原力浑厚,撞击之下车顶鼓了起来,脑袋却没有事。人没受伤,可这下羞辱非同小可,他当即大怒,向前望去,却见一艘浮空战舰正落在前方道路上,舰身一横,将道路封得死死的。最前方的越野车险些就撞了上去。

  米勇下车,脸色阴沉,喝道:“何人大胆拦路!?你等可知我的身份?老实告诉你们,耽误了重要军机,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这时从浮空舰上走下几个人,听了米勇的话,都是面有冷笑。最前一人向着舰身上醒目的赵阀徽章一指,道:“眼睛瞎了吗?这么大的标记看不见?”

  上校这时也下了车,急忙打圆场,“误会,误会。舰上现在由哪位大人主事,说不定我们还认识。”

  米勇却不愿服软,冷道:“你们拦浮空艇也就算了,我不说什么。现在我们是乘车前往军部驻地,你们也要拦?这算什么?莫非军部就是好欺的吗?”

  说道最后一句,米勇已是声色俱厉。

  这时赵阀人中走出一个英俊无畴的年轻人,淡淡地道:“你身上有紧急军情?什么军情,拿来看看。”

  “紧急军情,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看的......你!!”米勇一句没说完,忽然间眼前一花,随即怀中一空,装着军情的文件袋不知怎么的已经到了那年轻人手中。

  他大惊失色,就欲扑过去夺回。可是身上如被无数锁链牢牢锁住,任他如何催运原力,都是纹丝不动。

  此刻那年轻人随手撕开了封条,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文件,开始阅读。

  米勇只觉全身阵阵刺骨的冰冷,又惊又怒,大叫道:“你敢擅拆军部文件,罪当诛族!!”

  那年轻人阅罢文件,脸上掠过一层阴霾,瞟了一眼米勇,冷笑道:“我就知道从中立之地来的军情定无好事,这么久了,你们居然还追着这件事不放,哼!”

  一人就问道:“这些人怎么办?”

  年轻人淡淡地道:“他们从来都没出现过。”

  赵阀众人顿时面有杀气,道:“属下明白。”

  米勇大惊,道:“你敢劫杀军部要员?”

  那年轻人淡淡一笑,道:“你算什么要员,我赵君度想杀就杀了,又能如何?”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