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四 公子请留步

章十四 公子请留步

  米勇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战技在赵阀诸将面前,竟然连抵抗一阵都做不到,仅仅三两下就被对方那招式简单,却力量奇大的战法击倒在地。直到倒下之前,他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就这么败了,而且是一败涂地。

  作为军部内部上了重点观察名单的新锐,米勇有资格学习帝室秘法。虽然是经过删减的版本,但也威力巨大。在军部内部演武中,米勇亦有多次击败同级对手的纪录,因此潜力被看好,得到了认可。

  可是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败在如此简单粗野的战技之下?赵阀这些战将简直就是粗暴的野蛮人,招式毫无美感可言,也不复杂,简单粗暴,几乎就是拳打脚踢,可是够快够重够狠。

  原本米勇惊怒之余,还想着击败赵阀诸将,然后再挑战赵君度。那时力战败北,也不算名声受损。他倒没狂妄到自以为能够击败赵君度的地步。

  可是赵阀随便出了个人,就把已方所有人悉数放倒,米勇甚至还有好几式绝招没来得及用。

  此刻赵君度已然转身远去,根本就没向这边看上一眼,明显也没有和米勇说话的打算,这让他一肚子义正辞严的斥责又没了去处,只好咽进肚里。

  那赵阀战将拔出一把短刀。看着那锋利刀锋,米勇顿时心生寒意,忽然明白,自己命运将在今日终结。

  一切幻想破灭,米勇忽然放声狂笑,叫道:“赵君度!你以为劫了这一道军令就行了吗?不怕告诉你,卢将军同时发了两道急件,一件现在已经在去往帝都的路上了!”

  赵君度脚下不停,瞬息远去,就似没听到他的话。

  留下来善后的赵阀战将一声冷笑,道:“你以为我家公子是吃素的?实话跟你说,飞向帝都的那艘船现在已经变成虚空里的垃圾了!”

  米勇心中一凉,这才真切感觉到赵阀的恐怖。这时他咽喉一凉,已被割开!

  米勇口中嗬嗬作声,想要说话,血泡却大量涌出,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徒劳地用手捂着脖颈,本来心有怨恨,想要留两句狠话,可是最后时刻脑中灵光一现,忽然就明白了卢扫北的安排。

  卢扫北先后安排了三路信使,恐怕早就预料到赵阀会出手拦截。而且以赵阀行事的狠辣,劫了军部信使,为求干净,一定会杀人灭口。

  换句话说,米勇和前往帝都的信使就是卢扫北派出来送死的,也是他想除掉的对象。只有前往越陆的那一条线,才是真正的信使。

  想通了这一点,米勇心中骤然对卢扫北充满了恨意,他即刻就想大呼“还有一封送往越陆!”,可是这时他已全身无力,眼前渐渐黑暗,最终倒了下去。

  赵阀那战将看着他断气,便将几具尸体都放上了越野车,然后连人带车搬入浮空艇。军部信使和接应之人就此于这个世界消失,无影无踪。

  虽然失踪区域是在不坠之城的后方,可是战争时期,发生什么都有可能,失踪几个人更是再正常不过。就如人族高手可以潜入对方阵线,黑暗种族的潜行强者在人族后方活动也十分频繁。

  赵君度没有登上为自己准备的越野车,而是步行向着不坠之城走去。几名赵阀悍将跟在赵君度身边,陪着他一起走。众将都知道,这是赵四公子心中另有所思。

  众人行得极快,但是赶到防区还得走一个小时。片刻之后,有个性子急的就忍不住问:“公子,这封军情上写的是什么东西?值得如此大费周折?”

  赵君度忽然停步,出乎众将意料之外,他竟将军情递了过来,淡淡地道:“你们自己看吧。”

  那名悍将心中疑惑,赶紧接了过来,一眼扫过,就失声惊呼:“千夜将军在中立之地?”

  “千夜将军?”

  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契地延用了将军的称呼。千夜乃是赵巍煌之子这层身份罕有人知,在场众将就没有一个知道。然而长久以来并肩战斗过的经历,使千夜在赵阀军中积累起浑厚人望,早已得到上下的一致认可。

  即使在最后时刻,千夜自揭血族的真实身份,可是在这些日日在战场厮杀的军人心中,依旧把千夜视为可以在战场上托付后背、为之效死的真正兄弟。

  军人的想法很质朴,也很实际,在战场上多次力挽狂澜的千夜,要说他是血族卧底,他们是死也不信的。所有人接受的是故事的另一个版本:军部与永夜勾结,抓了千夜的女人,这才逼反了千夜。

  众将将军令传看一遍,彼此望望,都有所决断。当下那悍将踏出一步,当先道:“四公子,我等心中一直认为千夜还是我们赵阀的大将!至于千夜将军是何身份,又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军部那些鸟人从中搞鬼,千夜将军何至于反出帝国!四公子,需要我们怎么做,您只要说一句话,刀山火海,我庞大海,和这几位兄弟都绝不会皱一皱眉!”

  赵君度难得地露出一点笑容,道:“你们都跟了我多年,所以这件事我也不瞒你们。我需要几个人去中立之地,找到千夜,看看他现在的境况如何。等找到他之后,就留在那里吧,在中立之地打出一块基业。等这边战局一定,我就会去接应你们。”

  庞大海即道:“这事好办!不过”

  赵君度双眉微扬。

  庞大海小声道:“这个这边战局也很吃紧。我,我担心我们几个走了后,公子的安全。有我们这些粗人在,关键时刻至少可以帮公子挡挡刀。”

  赵君度失笑,摇头道:“想胜我容易,可是想要杀我赵君度,不是公爵,那是休想。”

  “可是”庞大海还想争取。

  赵君度道:“你们放心去吧,我在这边另有帮手,那个人很厉害。”

  众将面面相觑,实在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人现在闲着,却又当得起赵君度一句很厉害的评价。众将也不便多问,可是几双眼睛瞪得滚圆,都直直盯着赵君度,显然要是得不到答案,他们几个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赵君度也拿这些骄兵悍将没有办法,无奈道:“让你们这些家伙做点事还真不容易,那人是宋阀七少。”

  众将大惊:“七少?!”

  宋子宁亦是近来帝国最耀眼天才之一,仅略逊于赵君度,和千夜齐名。他最出众之处不在武力,而是临阵指挥的谋略。现在军中已有传言,认为宋阀七少将来有望接过林熙棠衣钵,成为新一代军神。

  宋子宁原本在张伯谦帐下效力,只是在千夜出事那晚,他颇为活跃,随后就销声匿迹,不再出现在军阵之前,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还在浮陆上。

  如果赵君度说的是别人,众将还愿意相信,这人若是宋子宁,可就不一样了。即使是赵君度,现在似乎也没有收服宋子宁的资格。

  “七少还在浮陆上?”庞大海一头雾水。在他看来,宋子宁天纵之才,如果在浮陆上却不出战,完全是不可想象之事。

  赵君度淡淡地道:“别人找不到他,可是想要瞒过我,却没那么容易。”

  说到这里,赵君度神色微微一动,浮上冷笑,道:“这不就送上门来了?你们先行回营吧。”

  众将忙问:“公子往哪里去?”

  “抓人。”扔下这么一句,赵君度即冲天而起,如疾风一般,瞬息远去。

  不坠之城外,要塞如天上繁星,错落有致,零星点点环布周围。这段时间以来,各家势力一边顶着黑暗大军的强烈攻势,一边都在拼命修建更多的要塞。要塞群一方面可以彰显实力,吓阻对手。若是黑暗大军不受恐吓,坚持进攻,那么要塞群就会变成恐怖的绞肉机,一点点给黑暗种族放血。

  防线最外围,战火已经犁平了要塞周围的土地,所及之地,尽数焚为焦土。而在靠近不坠之城的后方,在要塞之间还建起了成片的军营。这些军营可以用来屯兵,同时可以防止黑暗种族斥候的渗入。

  军营有大有小,星罗棋布,大多是各个门阀世家自设的营地,一时之间,就连赵阀也不知道究竟建了多少军营,又有多少战士在里面驻扎。但只要在战时,从这些军营里能够源源不绝地有战士冲上前线,赵阀对此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算是各世家的私事,就是帝室都不好干涉,赵阀本身为四阀之一,怎会率先破坏规矩?

  在一个下品世家的小营地中,还有营帐在闪烁着点点灯火。其中一个再平凡不过的营帐内,一名战士正在将衣物和日用品塞入背包,看上去就要远行。

  这座营帐很是普通,要说有什么特殊之处,那也不过是里面只有一个人住。按帝**制,战时上校级别的军官就有资格独居一帐。

  那名上校收拾得很是细心,所有东西都弄得整整齐齐,一一放入背包,看上去颇为从容,很是细致。

  就在这时,营帐忽然被人掀开,赵君度步入营帐,似笑非笑,道:“七少请留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