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五 带在路上慢慢花

章十五 带在路上慢慢花

  “你认错人了。”那名战士头也不抬地道,然后缓缓起身,向帐口望去。看到赵君度,他明显错愕,惊讶道:“怎么会是你?”

  赵君度负手而立,淡定道:“为什么不是我?自你消失那天起,我就在等着你用三千飘叶诀来算我。大道殊途同归,你既然算了我,我也就能知道你在哪里。”

  那战士一怔,皱眉道:“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你那三千飘叶诀离圆满还差得远呢!”

  那战士叹了口气,挺直了身体,虽然相貌普通,但是气势却油然而生。他上下打量着赵君度,说:“没想到赵四公子还有这等本事,你可真是深藏不露。”

  赵君度淡淡一笑,道:“这也没办法,我这人没什么心机,总要有点手段对付你们这些喜欢测算天机的。”

  宋子宁不再掩饰,取下面具,叹道:“真没想到,你表现出来的居然还不是你的极限。帝国第一天才,果然名不虚传。”

  “在你七少面前,我可不敢枉称第一。不过,七少,你这是要往哪去啊?”赵君度盯着宋子宁,似笑非笑。

  宋子宁苦笑,“四公子,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赵君度也不客气,“好,我现在手下正缺人手,你别走了,过来帮我打仗。”

  宋子宁又是一怔,“你们赵阀兵多将广,战将多如牛毛,哪里会缺我一个?”

  “本来不缺的,但是现在缺了。”

  宋子宁叹了口气,道:“我要是说不呢?”

  赵君度冷笑,“那说不得要用强了。在这个地方可由不得你,你喊破天都没有用。”

  宋子宁脸色变幻,片刻之后方一咬牙,道:“我非走不可。四公子要是一定要强留,那就打一场试试吧!”

  赵君度哈哈一笑,道:“你犹豫了这么久,气势早无,就算动手也是必输无疑,何必费事?老实跟我走,我肯定不会太为难你,哈哈!”

  宋子宁摇了摇头。

  这次轮到赵君度有些惊讶了,他向快要收拾完的行李望了望,问:“七少一定要走的话,能不能让我知道是要去哪?”

  “......中立之地。”

  “中立之地?!”这个答案让赵君度十分意外,他沉吟片刻,试探着问:“为何而去?”

  “赚钱。”宋子宁答得痛快。

  赵君度一口气闷在胸口,“......你们宋阀还缺钱?”

  “宋阀是宋阀,我是我。宋阀有钱,不代表我宋子宁有钱。再者说,我现在和宋阀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宁远重工才是我将来养老的基业,当然要尽心尽力!”一番瞎话,被宋子宁说得义正辞严,理直气壮。

  赵君度反应也很直接,一道青气立刻隐隐自头顶升起,道:“我说不过你,但是打得过你。”

  力不如人,处处受制,特别是赵四公子不准备讲理的时候,任凭宋子宁说什么都没有用。如果是其他人,宋子宁或许还可以逃掉。可是赵君度的八方封镇最擅长的就是防人逃脱,凡是打不过赵君度的,也休想逃得掉。而赵四公子倒是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来去自如。

  而且就算宋子宁全力发动领域,一时迷惑了赵君度,成功逃出八方封镇的领域范围,赵四公子可还有一招‘必中’在等着他。

  想来想去,宋子宁居然想不出办法,想要破局,唯有正面击败赵君度。可就算击败了赵君度,在八方封镇的影响下,是个人都会速度大减,想要追杀赵君度几无可能,除非实力强过他太多。

  宋子宁越想越是恼怒,一不小心就失了平常心,讥讽道:“赵四公子果然是帝国第一天才!我今日才发现,您所擅长的能力都是如此流氓,简直是立于不败之地,完全不给我等活路啊!”

  赵君度哈哈大笑,道:“七少夸奖了!”

  眼见赵君度坦然承认,显然不准备给公平一战的机会,宋子宁知道怎么都混不过去,长叹一声,道:“我要去中立之地看看千夜。”

  赵君度笑声立停,正色问道:“千夜在中立之地?”

  “是。”

  赵君度负手踱步,在营帐里转了几圈,方道:“你早就知道千夜在中立之地,对不对?那为何现在才去?”

  “想从张帅那里离开,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是等了好久,才等到了机会。另外,我与千夜交好,人尽皆知。军部那些人一直在暗中盯着我的行踪,所以不得不小心行事。”

  “那现在为何突然又想去了?”

  宋子宁叹了口气,道:“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千夜突然变得异常抢眼,在中立之地接连打了几场硬仗,甚至连本名都报了出来。这可不是他的性格,一定是有什么变故。所以我要过去看看。你也知道,这家伙容易冲动。比如魔女那次,完全是不要命。”

  赵君度盯了宋子宁一眼,冷道:“他好像在战场上也为某人挡过枪。这家伙确实太笨了。”

  营帐中气氛瞬间降至冰点,两人目光撞击,几欲迸出雷霆,越看越觉得对方不顺眼。

  不过双方都是能行大事之人,懂得克制,各自冷哼一声之后,就把情绪都收在心底。

  赵君度忽然一笑,道:“既然七少要去中立之地,那我就不拦着你了。正好我有几个手下同样要去中立之地转转,不如就由你带着他们吧,也让那几个粗人看看帝国未来军神的风范。”

  宋子宁一怔,道:“这个时候,你要派人去中立之地?这边的战局怎么办?万一你的战线崩了,可不是小事。”

  赵君度淡道:“战局不必担心,我还有些手段没有用过。倒是中立之地那边,有不得不派人的理由。七少如果有闲的话,帮我杀一个人。”

  “杀谁?”

  赵君度没有回答,而是把那份军情递给了宋子宁。宋子宁接过来一看,眼中杀气一闪而逝。他手中生出火焰,将军情烧得干干净净,再无遗留。

  “还有一份一模一样的军情报告,是送往帝都的,同样被我截下来了。”

  宋子宁沉吟不语,默然片刻,方道:“卢扫北此人我也曾听说过,有些小心机。四公子这次恐怕失算了,这两路军情想必是明棋,就是给你劫的。他一定另有暗手,那才是正路。现在想必军情报告已经放在军部那些人的办公桌上了。”

  赵君度淡道:“我管他有几路暗棋,这次派人过去,就是要杀掉卢扫北,顺便把军部派过去的人全都端了。现在有你七少主持大局,我就更加放心了。你们这些人,算计太多,杀人却少。”

  宋子宁不知在想些什么,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道:“即是如此,四公子是不反对我去中立之地了?”

  “当然不反对,而且还要大力支持!”说着,赵君度掏出一个精致淡雅的钱包,在手里掂了掂,就抛入宋子宁的背包中,道:“七少,这些带在路上慢慢花!”

  说罢,赵君度一声长笑,转身出帐,顷刻间消失不见。

  宋子宁呆呆地看着那个钱袋,终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这个钱袋材质上佳,做工无可挑剔,问题就是太小,即使装满也塞不下几枚金币。这么小的一个钱袋,原本就是大家公子小姐们随身带着装零花用的,当然不会做得多大。

  钱袋里的钱,连买张去中立之地最便宜的船票都不够,如果真靠这点钱当路费,宋子宁就是睡货舱也到不了中立之地。

  就这还‘慢慢花’?打发叫花子还差不多。

  不过看到钱袋封口处那个手写体的锈金暗色的赵字,宋子宁忽然浮上笑意,心生一计,自语道:“这可是赵四公子的贴身之物啊,想必那些贵女小姐们愿意出个好价钱!等我回来的,就让你赵四公子好好出出风头,哼哼!”

  此刻时间已经不早,宋子宁背上背包,悄悄出了营帐。在这等时刻,像他这样的小兵实在是毫不起眼,就算有人注意到了他,也懒得多问一句。因此片刻之后,宋子宁就融入茫茫夜色,就此消失。

  中立之地一座小港口,又迎来了一艘浮空艇。这里十分破旧简陋,一片衰败的景象,整个镇中都看不到三层以上的楼。大街小巷里穿梭来去的人们,大多目光凶狠,带着些许杀意,用审视猎物的眼光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这里并不是正规的港口,而是灰色地带中的灰色地带。一些在中立之地也无法曝光的人物,往往会选择在这里落脚,开始新的朝不保夕的生涯。

  每艘浮空艇的到来,都意味着送来了一船的财源。许多人下了浮空艇不久,就悄然消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凡是到这里的人,也不会有什么人关心他们的生死。

  这艘浮空艇的到来,照例让整个小镇都兴奋起来。形形色色的人聚集在起降场周围,用嗜血的目光扫视着一个一个走出的乘客。

  乘客中有人胆战心惊,抱紧了行李,瑟瑟缩缩地走下船来,不敢和周围人的视线接触。有的则是同样回以嗜血冰冷的目光,满脸杀气。当乘客快要下完时,一个白裙少女出现在人们眼前,顿时引起人群一阵骚动!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