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二 两个一起来

章二十二 两个一起来

  如何对付这麻烦且诡异的叶子,早在当年,赵雨樱就有过示范。千夜抬手就抓。那片飘叶大惊,转折如电,迅速闪移。可是任它飞得再快,仍逃不过千夜的五指山。一道无法抗拒的大力将它罩住,然后被千夜一把抓在手里。

  千夜手上用力,就准备将这片叶子搓偏捏圆。这时指缝中传出一声惊呼:“不要!!”

  千夜微微一笑,五指张开,让那片叶子从掌心飞出。

  飘叶在空中荡了几下,这才稳定,显得有些惊魂未定。随即宋子宁的影像在飘叶上出现,不过一指大小,凝立在飘叶之上,如踏孤舟,这份风流,确实世间罕见。

  宋子宁上下打量了一番千夜,赞道:“实力又有进步,真是难得。再这样下去,我真要打不过你了。”

  千夜一笑,道:“你能打过我?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宋子宁被揭穿老底,一脸大怒,“我可是宋阀七少,不跟你这野蛮人一般见识!打打杀杀什么的,最没意思了。对了,听说你最近混得不怎么样啊,又是仇人一堆。”

  千夜不答,而是问:“你不在浮陆上打仗,跑到这来干什么?”

  宋子宁哈哈一笑,道:“我决定弃军从商,好好经营我的宁远重工,将来要富甲天下,以德服人!听说中立之地是块宝地,所以我先行过来考察考察。”

  千夜哭笑不得,伸指作势欲弹,威吓道:“说人话!”

  宋子宁大惊,想要驾驭飘叶挪移,却又被无形大力定住。看着周围空间隐隐浮现的绯金光芒,知道无论如何躲不过千夜一指,他只得一声长叹,道:“千夜,你学坏了。”

  千夜失笑,道:“这里可是中立之地,装不了纯良。”

  “好吧,简单点说,就是军部已经知道了你在中立之地。按照那些人的性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担心你一个人应付不来,所以就过来看看。对了,君度也知道了这件事,派了几员得力战将过来。”

  千夜心头一跳,忙问:“他派了谁?”

  宋子宁说了几个名字,都是千夜所熟知的悍将。他顿时就急了,道:“把这些人派过来,他那边的防线怎么办?黑暗种族就是那么好对付的?你为什么不阻止他?”

  宋子宁哈哈一笑,道:“就你四哥那石头脑袋,定下的事会容得下别人插嘴?要不是他现在一举一动动静太大,弄不好就要自己过来看看了。”

  “这”千夜忽然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好了,少废话,别练你那鬼功了,我看了就烦!再这样下去,本少我还打得过你吗?我好不容易才赶到这里,快请本少喝酒!”

  千夜一笑,道:“就你那点酒量,也来挑衅?今晚就让你重温一下黄泉那场恶梦。”

  宋子宁向千夜狠狠比了个中指,道:“本少下午就到南青,好好等着!”

  此时距离午后还有段时间,以此推测,宋子宁至少还在百公里之外。那片飘叶化作一片普通叶子,静静躺在千夜手心。千夜轻抚着飘叶光滑表面,心中满是欢喜。许久不见,宋子宁领域用得更加出神入化,显然修为更进一层。

  千夜修炼速度已是世所罕见,然而一直以来,宋子宁亦步亦趋,一步也不曾落下过。

  转眼间夜色将近,千夜收了曜篇玄功,出了客栈,向左近一间酒馆走去。宋子宁既然能够在南青城内找到他,那也一定找得到这间酒馆。

  坐定之后,千夜一口气叫了十瓶最烈的酒,一个人在座位上等着宋子宁的到来。

  “一个人喝酒?我可以坐下吗?”

  千夜抬头,看到一个身量高挑的女猎人正在看着她。她生得颇有英气,只是脸上的两道刀疤毁了不了丽色。

  千夜微微一笑,道:“我在等朋友。”

  “也好,他来了一起喝。今晚我请!”女猎人倒是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

  千夜耸耸肩,没有拒绝。他今天心情正好,而且从她身上,依稀看到了一些当年余英男的影子。

  没想到转眼之间,已经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千夜心中感叹。有许多时候,他都会忘记时间的感觉。血族号称长生种,生命之长,远远超过人族。到后期实力高强的上位血族更能够依靠沉睡和血池续命,活个几千年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他现在身体已成古老血族,数年时光根本没有在**上留下一点痕迹。可是对人族来说,这些时光已经可以发生很多事了。

  一旦开始喝了,酒就下得特别的快。莫名其妙的,桌上的酒就少了一半。千夜都记不得和那女猎人说了什么,也没有记得她说了什么。恍惚之中,无数往事纷至沓来,每一件事都牵动着他的心绪。

  不知什么时候,座位上忽然出现了一个人,那洒然身影,不是七少又是何人?

  宋子宁坐定,拿过酒瓶给自己倒满,笑道:“好久不见,本事见长啊,这都有人陪喝酒,不怕回去后夜瞳打断你的腿?”

  “夜瞳?”千夜苦笑,自己灌了一大杯酒下去。

  宋子宁何等聪明,顿时知道不对,问:“她怎么了?”

  “喂!夜瞳是谁?”女猎人喝得也有七八分酒意,听到这个明显是女人的名字,顿时显得不那么高兴了。

  千夜完全把女猎人的声音过滤在外,叹了口气,“她走了。”

  女猎人顿时心情转好,道:“来,喝酒!”

  这个时候喝酒倒正是合适,于是宋子宁和千夜将杯中酒仰头干了。

  转眼间酒意渐起,两人都各自想起心事,均沉默不语,只是一杯杯地干着。

  桌上的酒瓶空了,换上新的,然后又都空了。

  宋子宁长出一口气,现在他呼吸之间都带着浓浓酒气。他忽然拍着千夜的肩,说:“南华死了。”

  “嗯。”

  “我亲手杀的。”

  “嗯?”

  “如果算了,没有如果。”宋子宁摇了摇头,然后又把矛头指向千夜,“你呢,怎么回事?”

  千夜欲言又止。

  这时女猎人总算听明白了,原来这两个长得如此好看的小家伙恋情都出现了问题,而且问题似乎还不小。她顿时心中欢畅,双手齐出,在宋子宁和千夜肩上用力一拍,豪迈道:“不就是女人吗,哪里没有?别多想了,今晚老娘陪你们,一起来,哈哈!!”

  这变化实在太突如其来,千夜和宋子宁的酒意瞬间都醒了不少。两人看了看女猎人,再彼此对望一眼,这才明白眼下的麻烦处境。

  女猎人此时正志得意满,酒馆里是山呼海啸般的叫好之声,有人甚至跳上了桌子,要当场观战。

  女猎人大笑几声,满腔英雄气慨,又向千夜和宋子宁拍去,口里道:“别啰嗦了,今晚都跟老娘回去!”

  可是她双手重重拍在桌子上,震得生痛,却哪有千夜和宋子宁的身影?

  她惊得瞪圆了眼睛,左看右看,面前就是一张堆满了空酒瓶的空桌子,哪还有人?

  这一瞬间,女猎人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整个晚上都是在梦中度过。她猛然回头,看到整个酒馆里的人都呆呆地看着空桌子,个个张大了口,一副见到鬼的样子。

  “你们,刚才看到这里是有人的,是吧?”女猎人问。

  众人有的点头,有的迷茫,也有人揉揉眼睛后,选择了摇头。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两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

  此刻宋子宁和千夜正一前一后溜出酒馆大门,然后在夜色中迅速远去。

  片刻之后,两人坐在南青城的城墙上,沐浴夜风,遥望一天星河。

  “真没想到,你的领域还能这么用。”千夜道。

  宋子宁笑道:“一些小伎俩罢了,只能糊弄一下普通人。遇到厉害人物可不管用。好了,不说这些,要喝酒吗?”

  “还有酒?”千夜有些奇怪。

  “那当然,你不看看我是谁!”说着,宋子宁得意洋洋地从怀中掏出两个酒瓶,在千夜面前晃了晃。

  千夜大喜,夺过一瓶,一口气喝下半瓶,才想起一事,问:“这酒是哪来的?”

  “当然是刚才没喝完的,走的时候我顺手带了两瓶。”

  “可是我们好象还没有付钱?”

  宋子宁哈哈一笑,用力在千夜肩上一拍,道:“就当你今晚的陪酒费用!”

  “滚!”

  笑闹过后,宋子宁容色一正,问:“你和夜瞳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精通天机推衍?既然能找得到我,那还会不清楚夜瞳的事?”

  宋子宁苦笑,“找出你已经花了很大代价,这还是你对我没有抗拒。这事不说也罢。不过夜瞳那边应有很大变化,我只是稍许推衍她的事,立刻就遭到反噬,差点连命都丢了。你说我还怎么敢算她?”

  他这么一说,千夜立刻明白过来。

  迟疑片刻,千夜终于开口,“别再算她,她现在已经算是另一个人了。现在的她,根本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

  接下来,千夜将到中立之地的事慢慢的说,自然而然的道出了夜瞳觉醒。

  宋子宁就静静地听,始终没有插口。哪怕听到夜瞳透露出她曾是圣山之上的存在,也没有惊讶。

  可是听到千夜说要送她登临圣山时,宋子宁猛地跳了起来,叫道:“你疯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