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三 曾经梦想

章二十三 曾经梦想

  千夜一把拉住宋子宁,把他按得坐下,说:“别这么激动。”

  宋子宁拼命挣扎,可是他领域再怎么精妙,毕竟也是人族,在千夜无双大力面前根本没有反抗余地,无论怎样挣扎,肩上都如压着一座巨山,始终站不起来。

  最后宋子宁只能放弃挣扎,然而毫不放松地盯着千夜,道:“我能不激动?你知道你要做的是什么吗?那是从来没有人能够达成的伟业!你若是能把自己的双脚踏上永夜议会的圣山,那你就注定超过了太祖和武祖。你觉得这可能吗?”

  千夜笑了笑,“我也就是说说,别当真。”

  宋子宁却没有笑,认真地道:“你不是在说笑,你是认真的。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骗不了我!”

  千夜收起笑容,仰望着星空,长叹了口气。此刻夜空中缓缓飘过一个陆块,遮挡住了漫天星光月色,将阴影投在千夜脸上。千夜瞬间有些出神,慢慢地说:“就当这是个梦想吧。梦想总要坚持的,万一实现了呢?”

  “这不是梦想,这是疯狂。不管你距离实现它有多近,但只要你踏出最后一步,就注定了灭亡!”宋子宁提高了声音。

  “最后一步还太遥远,我们先说眼前的事吧。你这次过来打算呆多久?不会真的不回去了吧?”

  “回去还是要回去的,不过不用急。我已经向伯谦大帅请辞,今后不再担任军职。这次过来,我就是想用宁远重工作为基石,在中立之地和帝国之间搭建一个通道,利用两边资源互通有无,最后在中立之地,甚至是边缘地带建起我们自己的地盘。”

  说到这里,宋子宁灿烂一笑,拍了拍千夜的肩,道:“你还记得吗,我们曾经说过,要一起打下一个国度!”

  “当然记得!不过,过去帝国中就没有人想到要这样做吗?”

  “当然有,一直都有。只不过他们最终发现,中立之地基本就是一块不毛之地,打下来得不偿失而已。中立之地距离帝国太过遥远,硬打的话劳民伤财,只会让黑暗种族抓住机会。实际上,在中立之地初建之时,黑暗种族很想把这里变成他们新的领地,并且差点就成功了。”

  “为什么没成功?”

  “因为帝国一直在拖他们的后腿。黑暗种族远征中立之地,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几十年,这几十年中,帝国一直盯着他们猛攻,版图上加了十个行省。当然,最后还是差点让黑暗种族成功了,如果不是鲜血王座上的那位也跑到了中立之地的话。”

  对这段历史,千夜一无所知。

  鲜血王座上的那位王者,曾经是血族中罕见的天才,然而却出身低微。在严格以血脉高贵论高低的血族中,他自小就过得很不如意。尽管战力明显高出同辈,然而始终得不到应有的待遇和肯定。

  终于,当时已成侯爵的他,心爱之人被一位公爵强行夺走,终至爆发。他亦是胆大包天,竟偷走了血族至宝,当世十大名枪之一的破碎流年,并以此枪一举击毙了那位公爵。

  其后他逃到中立之地,在中立之地又是大杀特杀,重创了黑暗种族的联军,血族更是几乎被他屠戮一空。以无数血族的尸体和鲜血,才筑就了鲜血王座的赫赫威名。

  此役之后,黑暗种族一场大乱,丢失了名枪,对永夜议会尤其是血族打击沉重。若不是夜之女王居高临下,掌控着大局,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

  而帝国居中渔利,实力迅速增长。顺利在西陆站稳了脚跟,并且占据了优势。假以时日,不难将整个西陆都收入囊中,国力再增。

  此后永夜、帝国和中立之地,以及边缘地域的一众小国就形成了微妙平衡。黑暗种族一对中立之地用兵,帝国就趁火打劫。而从中尝到了甜头之后,帝国更不会犯黑暗种族的错误,贸然对中立之地动手。

  中立之地成为化外之地,亦是强者辈出,有足够自保之力。

  “所以,靠外力占据中立之地是不可能的。只有在这里扎下根来,一点点扩张,才能逐渐成长起来,最终划疆而治。”

  “你是打算在中立之地扎根?”

  “当然!”

  千夜不知说什么好,也知道根本劝不了宋子宁,只有叹息一声。

  宋子宁反过来拍了拍他,说:“夜瞳现在在哪?你还能见她吗?”

  “她还在中立之地。”千夜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和夜瞳之间的现状说了。此事其实困扰了他很久,却无人倾述。恰逢此刻宋七在旁,正好可以参谋参谋。

  宋子宁皱眉道:“这样不行,我去找她谈谈。”

  千夜大惊,“你想去送死吗?”

  “这怎么会是送死?本少打不过难道还逃不掉?她什么实力本少还是很清楚的。”

  “你不清楚。”千夜苦笑,“现在别说是你,就是我也没把握从她手底下逃掉。我们两个加在一起也不是她的对手。她现在的性格,我根本就不了解。你愿意去见一个完全陌生的上位血族吗?”

  宋子宁脸色凝重,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最后他长叹一口气,说:“算了,世界上的女人那么多,何必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以后跟着本少混,女人少不了你的!”

  千夜微笑摇头,“我现在对女人没兴趣。对了,我有些东西要给你看。”

  “看什么?”

  “一个新生的国度。”

  片刻之后,两辆越野车一前一后驶出南青城,向着陆块边缘地带一路飞驰。

  千夜亲自驾车领路,逐风则驾着另一辆车紧随在后面。他那辆车还负责装载机炮等战利物资。

  宋子宁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双脚直接架在车窗上,将椅背放倒,半躺半坐,很是舒服惬意,道:“坐惯了浮空艇,还是觉得越野车更有感觉。生猛!”

  千夜哈哈一笑,一脚踩死油门,越野车嘶吼咆哮,如一头狂怒的雄狮一路冲向远方。

  肆意的飞驰没有持续多久,前方就有数辆卡车挡在路上。这几辆都是由小型货车改装的武装车,每辆车的车厢内都装着几名佣兵,他们或坐或站,一边喝酒,一边高声谈笑。

  几辆武装车上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一字排开,将整个路面都堵上,缓慢开行。

  车上的佣兵们看到了飞驰而来的越野车,却丝毫没有让路的打算,一边喝酒,一边指着越野车笑着,骂着。有的干脆解开了裤子,对着越野车做着下流动作。

  “最好捂上耳朵。”千夜道。宋子宁还没反应过来,千夜就猛地拉开一个阀门。

  高温高压的蒸汽冲过狭窄的管道,从车顶的喷口猛地喷出,发出刺耳的尖锐鸣叫。这是特制的汽笛,一般都是用在轮船或是重型载重卡车上,结果不知被谁装到了这台小小的越野车上。这种音量的汽笛,对面听着刺耳,车里的人更是难以承受。

  七少再是原力修为深厚,也被吓了一跳。

  突出其来的刺耳汽笛使前面的佣兵们大吃一惊,解开裤子的那位更是一失手,全部尿在自己的裤裆里。

  佣兵们都是火爆脾气,哪里受得了这个?他们顿时放缓车速,将道路封得更死。有些家伙已经操起了武器,瞄准了千夜的越野车。这可不是威胁,他们眼中都带着杀气,一旦瞄准就要射击。

  这就是中立之地,一言不合就会有杀戮的土地。

  宋子宁轻叹一声,收回双脚,右手五指舒张,准备张开领域,干扰对面射手的视线。然而他的领域还没来得及用出,越野车就似被人踢了一脚一样,猛地冲了出去,在雷鸣般的引擎咆哮中,骤然加至最高速,全速向着对面的武装卡车撞去!

  “不!你个疯子!”七少一声惊叫,刚刚伸手抓紧扶手,越野车头就狠狠地撞上了两辆武装车的车尾!

  轰的一声,两辆武装车被撞得飞了起来,一左一右狠狠砸向两边。千夜仍不罢休,索性从车里站了起来,一脚将已经变形的车门踢飞,然后狠狠踹在武装卡车上!

  呼的一声,武装卡车连同上面的十几个佣兵猛地飞起,如腾云驾雾般飞出数十米,重重摔在地上,连续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上面的佣兵大多被甩飞出去,驾驶室里的几个也摔得鼻青脸肿。

  好在这些佣兵实力不错,个个皮糙肉厚,摔这么一下还不致于丢了小命。

  千夜身影一闪,又出现在越野车的另一侧,将两辆武装卡车全部踢到数十米外,这才回到仍在前行的越野车旁,跳上了车。

  逐风从后面的越野车顶探出身体,持着多管机炮,黑沉沉的炮口对准了佣兵们。个别性情凶猛的佣兵被摔得晕头转向,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就破口大骂,却被同伴一把捂住了嘴。

  千夜从车里伸出左手,血腥曼陀罗连开四枪,将四辆武装卡车的引擎全部打爆,这才哼了一声,驾车扬长而去。

  逐风露出狞笑,多管机炮突然喷出火舌,瞬间将一辆武装卡车撕得粉碎。好在车里的佣兵都被甩了出去,这才捡回一条小命。

  两辆越野车迅速远去,佣兵们则惊得呆站原地,直到越野车彻底消失,他们才敢去废墟里寻找些还能用的东西。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