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八 伏袭

章二八 伏袭

  这是神将的标志,只有神将或是荣耀侯爵,方能引起如此大规模的原力异动。而且看那如山压城的恢弘之景,这位隐藏在城主府中的强者显然处在临战状态,随时可以出击!

  南青城中并无神将,现在突然多出来这样一位强者,针对的是谁,不言而喻。

  千夜毫不犹豫,一拳轰碎车顶,冲天而出。

  这时一个深沉且又霸烈的声音在南青城上空回荡:“现在还想走吗?乖乖给我留下来吧!”

  一道乌青色的原力旋风冲天而起,从风暴飞出一道身影,若闪电般向千夜扑来!

  这道身影一出现,即有号令天地之威,似乎整个南青城都臣服在他脚下,城市范围内的一切,无论是原力还是建筑,有生命还是没有生命,都对千夜充满了敌意。刹那之间,千夜竟有举世皆敌的感觉!

  飞来的是一个身材极为高大,满头长风飘逸的彪形大汉,双目如电,顾盼间自有凛凛杀气。他望定了千夜,目光如有实质,若两条铁链,将千夜牢牢束缚在空中。

  这就是神将之威,举手投足皆有天地大力相助,甚至无须动手,只要目光就能将普通战将制住。

  此刻时间似缓实快,千夜望着对面冲来的大汉,问道:“狼王?”

  “正是!束手就擒,说不定还能留下一命!”

  说话间的功夫,狼王已经到了千夜面前,大手一张,抓向千夜脑袋。

  这一击狼王志在必得,在他看来,千夜无论如何挣扎,都逃不出自己手心。双方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大到了根本没有挣扎的必要。

  就算千夜挣脱束缚,整个南青城此刻都是狼王的领域,在领域之内,狼王可以瞬息而至,可以目光锁敌,是真正的来去如电,千夜又能逃得到哪里去?

  然而千夜一声长笑,全身一震,竟硬生生地将束缚全部震碎!

  一得自己,空中即隐隐出现一道淡淡红线,通向远方。千夜身影一阵模糊,已然消失无影。

  空中响起一声霹雳,狼王五指收拢,指间电光雷火,四下喷溢。这一抓威力非凡,就是坚不可摧的合金也能给当场熔化掉。然而千夜却已不知去向,他这一抓落了个空。

  狼王大怒,双眼猛然喷出近一米长的原力光芒,扫视着天上地下。只要在他的领域中,千夜就休想逃脱。

  可是狼王的目光扫过整个南青城,每个角落都不曾放过,却无千夜的身影。千夜就如凭空消失了一样,任狼王怎样搜索,都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

  狼王怒火上涌,全身燃起深青色的火焰,有若降临人间的杀神。他飞上高空,举目四顾,眼中光芒忽吞忽吐,急切时甚至喷吐到数米之外。

  然而任他如何努力,就是找不到千夜。

  狼王怒极,右手缓缓提起,指掌间雷电缭绕,庞大的原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他上方形成了一个恐怖的原力风暴。这一击若是落下,威力足以毁灭大半个南青城。

  上方城主府中,纪瑞冲天而起,气急败坏地道:“狼王!你这是要毁我的基业吗?”

  狼王眼中光芒徐徐敛去,哼了一声,道:“怎么会?本座和城主的合作才刚刚开始。只不过那千夜究竟藏在何处,城主可有想法?”

  纪瑞苦笑,“现在整个南青城都在您的领域之内,谁还能藏人?这千夜要么就是有隐匿气息的秘法,要么已经逃离了南青城。”

  狼王脸色阴沉,沉声道:“在本座眼皮底下,他如何出的南青城?”

  纪瑞急忙道:“这我怎么知道?我也只是猜个可能。”

  狼王哼了一声,感知又反复在南青城内扫过,依然是徒劳无功,这才无可奈何地收了领域。维持这么大规模的领域,对狼王来说也是沉重负担。

  他双眼微眯,环顾一周,最后望向城外茫茫荒野,显得迟疑不定。

  就在那一瞬间,千夜如同从这个世界凭空消失,再也不见踪影。以狼王见识,都不知道千夜是如何逃脱的。若说能够达到类似效果的手段,那就是破开虚空,直接离去。

  在刚才时刻,狼王确实感觉到了空间波动。不过他随即摇头,把这个想法抛到在一旁。能够穿梭虚空的,不是天王大君,也得是只差一步的绝顶人物。现在就连狼王自己都没这个本事,更别说区区一个千夜了。

  百思不得其解,狼王也只能暂时放弃,满心不甘地随着纪瑞返回城主府。纪瑞随即安排城卫军封闭四门,全城搜索。不过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个姿态而已。连狼王的领域都找不到千夜,一群连战将都不是的城卫军又能干什么?

  城主府内,狼王和纪瑞相对而坐。狼王缓缓地道:“让千夜逃了出去,可是心腹大患。”

  “是啊!”纪瑞一声长叹。

  狼王笑了笑,道:“只是城主你的心腹大患而已。下次再让我遇到,他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不过,纪城主,他能够从我手里逃得掉一次,那就能从你手里逃掉十次百次。你这南青城的守卫,可要好好弄一弄了。”

  纪瑞一脸苦涩,叹了口气,半天说不出话来。

  以千夜的神出鬼没,什么样的防卫能够拦得住他?连狼王亲自出手,都被千夜给逃了,就算纪瑞自己晚晚巡夜,又有何用。纪瑞有些不为人知的压箱底手段,但真的用出来,也不过和狼王寻常手段差相仿佛。

  两人相对无言,狼王的心情也极是不好,直到现在他都想不通千夜是如何逃脱的。或许张不周会知道答案,可是现在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恐怕就是张不周。

  最终还是狼王打破沉寂,道:“你也不用担心,等这边的事办完,我就会亲自出手追杀千夜,除非他从此再不出现,否则的话必会死在我手里。”

  “他恐怕不会留在东海了。”纪瑞苦笑着道。

  东海是张不周的势力范围,即使蛛帝和月光白魔鬼,也会受到影响。如果千夜够聪明的话,自然不会在此险地多作停留。逃到中立之地其它地方,比如鲜血王座,狼王再凶狠,也不敢到那里撒野。

  狼王哼了一声,冷道:“希望他够聪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说罢,狼王拂袖而去,自去休息。留下纪瑞独坐静室,心事重重。

  如是转眼间夜色已深,纪瑞长出一口气,站了起来,自语道:“先过几年太平日子再说,真到那一天,再想办法。”

  他苦苦思索了一晚,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来。千夜居然能够从狼王手下逃脱,这是他事先万万想不到的。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千夜在他面前有恃无恐,恐怕就是因为这个手段。

  千夜因何能瞬间消失,以纪瑞的识见,也和狼王一样,全无头绪。此刻纪瑞心中不知多少次在后悔,早知如此,真不该答应狼王的条件。不掺合进千夜和狼王之间的仇怨里,顶多就是让狼王多赚点钱。

  纪瑞想得很清楚,钱这东西虽然可爱,但总是赚得到的。

  而千夜这样的仇人,一旦结下了,却真不知今后还能睡多少个安稳觉。

  纪瑞起身,在书房里踱来踱去,脸色渐渐阴沉,一口一口叹着气。既然已经得罪了千夜,那就索性得罪到底。现在不除去千夜,等再过几年千夜成长起来,怕是无人能制。

  这时响起敲门声,纪瑞正心情不佳,闷声斥道:“有什么事这么重要,非得这个时候说?”

  门外响起关中流的声音,“城主,兄弟们已经把城里都快翻过来了,可根本没找到那人的踪影。现在弟兄们都累得不行了,您看......”

  “......收队吧。”纪瑞本来就不指望城卫军能够找得到千夜,只是求个心安而已。但此刻听到坏消息,心中还是一阵失落。

  等关中流离去,纪瑞长叹一声,自语道:“总还能过两年安生日子吧?”

  无论狼王还是纪瑞,都没想到千夜此刻就站在南青城外。他看看城墙上密密麻麻巡逻的士兵,眼中满是冷笑。

  千夜腾身而起,若一缕轻烟上了城墙,然后自两队巡逻士兵中间穿过,轻描淡写的就进了南青城。这几下看似容易,实际上并不简单,从始至终,千夜只是动用了一点点原力,从气息上看也就是三四级的样子。

  这种级别的人在南青城一抓一大把,白天黑夜翻墙来去的不计其数,毕竟在中立之地,谁家还没点见不得人的事。城卫军也深知其中奥妙,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就算狼王感知扫过此刻的千夜,也只会把他当作那些蝇营狗苟的蝼蚁之辈,然后忽略过去。

  进入南青城,千夜穿街过巷,身影时隐时现,终于来到了城主府外。他抬头向城主府望去,双瞳泛着一点蓝色。

  城主府上空,依旧有庞大的虚空原力在缓缓盘旋,但是远不如开始时狂暴。说明此刻狼王并没有催运原力,未在备战状态。

  千夜来到城主府墙边,伸手一抓,五指就插入墙壁,微一运力,整个人就轻飘飘地上升,到了墙头。他完全依靠的是身体力量,原力纹丝不动,单凭感知的话,只会把千夜当成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