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九 复仇

章二九 复仇

  上了府墙,千夜沿着墙壁奔行,来到瞭望塔边,故技重施,无声无息地进入瞭望塔,在哨兵后颈轻轻一拍。那哨兵头一歪,就此没了气息,而千夜此刻原力微微涌动,释放出三级修为的气息,和那哨兵一模一样。

  站在原本哨兵的位置上,千夜一动不动,看起来这个岗哨就像从未有过变化。只有暗夜星空中的两点微蓝,显示出和之前的些许差异。

  夜幕之下,城主府内一片寂静,点点幽暗灯光照亮了一些角落,却使整个府第显得更加阴森可怖。这个晚上,没有饮宴和歌舞,就连仆人们也个个都轻手轻脚,惟恐弄出声音,引起大人物们的注意。

  虽然这些下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小人物们独有的敏锐却让他们知道现在狼王和城主心情很不好。

  千夜的鼻子忽然动了动,闻到了夜幕下的一缕血腥味。血气极淡,但对于拥有血族体质的千夜来说,味道却十分明显。而且这是很新鲜的血气,应是刚流出身体不久,还带着温热气息。

  千夜向城主府中央望去,只见那里有一座小楼还亮着灯光,血气就是从那个方向传过来的。

  这时小楼房门打开,几名仆人抬着一具尸体从里面走出。他们脚步匆匆,贴着墙根行走,正好从千夜下方路过。或许是离得远了的缘故,他们大着胆子轻声交谈。

  “死的真惨。”

  “运气不好啊,谁让她去给那位送水果呢。”

  “我听说,她是得罪了副总管,所以才摊上了今天这个差事。”

  “嘘!小声点,当心被人听到。传到副总管的耳朵里,明天就是你给狼王送水!”

  那仆人吓得一抖,差点把手里的尸体扔到地上。几个仆人不再说话,加快脚步,从侧门出了城主府,消失在夜色之中。

  这时千夜的目光已经锁定在小楼上。从刚刚那具尸体上,他闻到了狼王的气息。现在看起来,狼王就住在那里。

  小楼没有什么护卫,也没有暗哨。神将所居之地,哪还需要人警卫?

  不过千夜并没有进楼偷袭,而是好整以瑕地取出双生花,微运原力,令双枪合一。

  然后,千夜目光落在了狼王所居的小楼上,释放出一缕杀意。

  神将级的感知何等敏锐,几乎是在目光落在小楼上的瞬间,一道冰寒、庞大的感知就汹涌而至,瞬间淹没了千夜所在的哨塔。

  千夜并没有隐藏,而是释放出一道属于自己的气息。

  小楼中忽然响起一声惊雷般的怒吼,楼顶轰然破碎,狼王身影从纷飞的砖石中冲出,向着千夜咆哮:“你居然还敢出现?!”

  狼王等来的不是畏惧或逃跑,而是一个冰冷的声音:“我为何不敢?”

  下一刻,狼王眼前骤然出现一点光华,却似足以将整个世界照亮!

  在光芒中,狼王看到一片纤细飞羽破空而来,直射自己心脏!

  这片飞羽快到不可思议,快得超越了时间和反应,狼王在措不及防之下,已是不及闪避。

  狼王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一声狂吼,身体瞬间凝停在空中。然而那根光羽一个转折,依旧对准了他的心脏,直直射来。

  狼王再也无力腾挪,眼睁睁看着光羽没入胸膛!

  他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身体僵硬,忽然从空中坠落,重重摔入废墟。

  天地寂静了短短一刹,紧接着废墟突然炸开,猛烈的冲击波顷刻之间摧毁了小半个城主府。在另一个方向上,一道原力护罩瞬间升起,虽然被冲击得忽明忽暗,但终究是挡住了冲击波,护住了后方的半个城主府。这是纪瑞,虽是仓促出手,还是勉强挡住了余波。

  在另一个角落,同样升起原力护罩,那是关中流。然而他的原力护罩就如狂风中的烛火,在冲击之下摇曳不定,转眼间就被扑灭。

  关中流立在屋顶,脸色忽地惨白,喷出一口鲜血。不过他好歹挡住了大半冲击波,城主府这一角勉强得到保全。

  冲击波轰轰隆隆,如滚滚浪潮般一道接着一道,随后狼王如炮弹般从废墟中弹出,直上高空,狂暴酷烈的领域扑天盖地的洒下,罩住了整个南青城。

  在狼王坠入废墟的一刻,千夜转身就逃,根本不看那一枪的结果。其实也不用看,狼王没有丝毫准备,怎么都避不开原初之枪。

  等狼王第二次从废墟中升空,千夜已在千米之外,并且还在提速,眼看就要冲出南青城,脱离狼王的领域。

  狼王怒极,忽然仰天长啸,现出狼人形态,随即化为青影,向千夜疾追而去。

  自加入张不周麾下之后,狼王还从未在众人面前现出狼人形态。他心思其实十分细腻,惟恐引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类的想法。现在实在是怒到了极处,才显现狼人形态,全力疾追。

  空中一道青线如闪电一般瞬息远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纪瑞升上半空,极目远眺,神态凝重。关中流勉强升空,来到纪瑞身边,道:“真没想到他不光敢回来,还敢出手偷袭狼王。这样的人......”

  关中流没有说下去,不过彼此心中都明白,千夜绝对是那种有仇必报的人。惹下这样一个生死大敌,谁都高兴不起来。

  纪瑞听出关中流话中有隐隐责怪之意,叹了口气,无奈说:“狼王登门,让我怎么拒绝?”

  “蛛帝和面具那边,难道没有反应。”

  “没有。”

  关中流顿时不说话了。如若这三大势力达成协议,纪瑞还真没有丝毫拒绝的能力。

  “城主,您看这次狼王能抓到千夜吗?”

  纪瑞摇头,“我也不知。”

  “刚刚那一击是什么名堂,我就看到一道光,然后就感到心惊肉跳的。”

  纪瑞脸色有些灰暗,片刻之后方道:“那一击,如果是落在我的身上,恐怕这城主就要换你来坐了。”

  关中流遽然而惊,万没想到千夜竟有如此惊天一击,难怪纪瑞脸色如此难看。

  此刻荒野之上,狼王全速疾飞,感知始终牢牢锁定前方的千夜。

  双方的距离正在逐渐拉近,狼王右手中早就积蓄了满满的雷光,只等接近到百米之内,就要凌空一击,将千夜轰成焦炭。

  他其实更想生擒千夜,然而千夜速度极为惊人,已经追出数十公里,两人间距离仍有数百米之遥。再加上千夜那突然消失的本事,狼王心知自己没有生擒他的能力,只能退而求其次。

  得不到千夜修炼的秘密,得到他的宝物也算不错。狼王对千夜刚刚那一击心有余悸,对能发出那一击的原力枪就更是心中炽热。

  “老实停下,为我效力,我就饶你一命!”狼王高声叫道。

  千夜回以一声长笑,连话都懒得说一句。一路上,狼王不只一次试图威胁、劝降或招揽,千夜都以讥笑回应,气得狼王如欲喷火。

  眼见距离拉近,狼王又是一声长嗥,领域当空而降,将千夜罩在其中。随即狼王身影模糊,现出道道残影,瞬息间出现在千夜所在的位置。

  然而在领域落下的瞬间,千夜猛然提速,身上迸发出不可思议的恐怖力量,竟只凭身体力量震碎了领域束缚,扬长而去。狼王这志在必得的一扑,也就扑了个空。

  瞬发领域,再启动穿梭能力,对狼王消耗也是极大,几个呼吸才恢复过来。这段时间狼王速度骤降,又被千夜拉开了距离。

  狼王又惊又怒,怒不必说,惊得却是千夜那恐怖的身体力量。纯以力量而论,就是狼王想要压制千夜也得颇费力气。可狼王是谁,若是在永夜体系,他是接近公爵的一方豪强。狼人又以兼具力量和敏捷著称,压制个小小的千夜居然也要如此费力?

  被千夜拉开的几百米距离,又得追上几十公里。虽然以两人此刻速度,上百公里也不过转眼间的事,可是狼王却是越来越暴躁。如果这次还追不上千夜,即便是他,潜意识中也多了一丝恐惧。

  千夜太大胆了,竟然在逃出生天之后的当夜就潜回来突袭报复。这样的人要是不杀掉,狼王自己也还罢了,麾下的战将亲信,乃至家人们怎么办?

  想到这里,狼王再无保留,从空中落下,四爪着地,一个纵跃就是数十米,飞扑千夜。自空中落地之后,狼王速度大增,和千夜的距离迅速缩短。

  只是以狼王的身份,这般似野兽一样四爪着地的奔行,着实有失尊严。好在这里是荒野,人烟稀少,没有什么人看到。而且狼王搏杀千夜之心极为坚定,就算被人看到了,大不了事后灭口就是。

  两人之间的距离从近千米,拉近到数百米,再到不足百米。狼王右爪中雷电缭绕,已在射程之内。可是他仍是隐约不发,试图近些,再近些,万无一失时再给千夜一招致命的雷霆一击!

  转眼间两人距离已不到五十米!

  前方的千夜忽然一个疾冲,在空中转身,在飘身后退中面对狼王。看到千夜那带着讥讽的笑意,狼王忽然心中生出不寒而栗的感觉。

  千夜双手持枪,手心中忽然光芒大盛,一根光羽飞射狼王。

  原初之枪!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