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一 痛

章三一 痛

  荒山山坡处突然土石迸飞,伪装尽去,现出幽深山洞。千夜从洞中走出,面色有些苍白,眼睛也深深陷了下去,显然是一副累极之态,然而整个人却多了一种含而不发的气势,令人心悸。

  重见天日,千夜双眼微眯,片刻后才适应了外界的光芒。他站在高处,俯瞰着茫茫荒野,无尽山河,一声长笑,只觉无尽舒畅。

  对千夜来说,这七日收获极大,最重要的不在于战技,而是让他看到了神将之后的境界。过往千夜接触的神将不在少数,比如赵玄极、赵巍煌,真正实力都还在狼王之上。然而不是真正的生死相搏,体会都是差了一层。

  现在在千夜眼中,世界真正有了不同,层次更多,色彩更细腻,许许多多的细微之处,都似是触手可及。感知延伸之处,所有的事物都或多或少地有所回应。

  原力是世界的根基,每样事物中都蕴含着不同性质的原力,只是多与少,存在形态不同而已。千夜所感知到的,就是隐藏在万事万物中的原力。

  能够感知到世界原力,是控制的基础,而就是这一步,古往今来,不知卡住了多少英雄好汉。

  此刻的千夜,原力和血气都没有增长,和以往没什么不同。然而在另一方面,对力量的控制却是进入到新的境界。

  有了这七天,千夜才多少有些明白,夜瞳不过区区伯爵级别的血气,为何举手投足间都会有若大威力。

  释出多日积蓄的浊气后,千夜直奔附近的一个小镇,放手大吃一顿。整整七日滴水未进,对他的身体来说也是相当大的负担。好不容易吃饱喝足,千夜打听了一下周围的城市分布,就离镇而去。

  半日之后,在百里外的一座城市边缘,一艘浮空艇缓缓升空,驶向听潮城。那里是狼王的大本营远古图腾战堡不远,也是控制着辽阔区域的中心城市。现在千夜先不急着找纪瑞算账,而是打算再给狼王来一记狠的再说。

  这就是中立之地,哪怕是利益交换,也要建立在对等实力的基础上。不把敌人打痛打怕,永远不会有安宁日子。纪瑞几次三番的背弃交易,说来说去还是在千夜与另一方之间作出了选择,根本原因,是觉得千夜实力不足而已。

  杀死再多的佣兵,打残了疾风之怒,也只是让千夜在中下层打响了名气。真正的权柄,都掌握在神将级的强者手中。而纪瑞,依靠左右逢源在其中分得了一杯羹,看似风光,实际上却如沙上建城,一碰就倒。

  狼王找上门来要杀千夜,他也不得不从。这就是没有硬实力的悲哀。

  在中立之地生活了这么久,千夜也明白这里的生存之道,清楚纪瑞墙头草的本质。这样的人反而以后能留着用,只要实力够强,他就不会有二心。当然,如果哪天千夜跌落神坛,第一个反咬一口的就是纪瑞这种人。

  而现在,千夜觉得,是时候让狼王这一级数的人感觉到痛了。

  东海之滨,有一望无际的舒缓沙滩,有千夜当初所居的嶙峋礁崖,也有壁立千仞的万丈悬崖。

  狼王的远古图腾战堡就修建悬崖之上,凭临东海,气势非凡。远古图腾战堡距离人族在东海的核心大城听潮城不远,战堡修在这里,也有居高临下,加以保护之意。

  远古图腾战堡中以狼人为主,来往的人族多是做苦工和清洁的杂役。在这座城堡中,最苦最累的活都是交给人族来做。战堡高居险山,上下不便,如果不搭乘浮空艇的话,普通人下山需要半日功夫。凡是在战堡里做工的人族,都不允许离开战堡,事实上已经变成奴隶。

  此刻夜幕低垂,空中铅云压顶,云层几乎触到了城堡的尖顶。悬崖下,汹涌的海潮不断拍击着崖壁,发出雷鸣般的轰响,浪涛有时可以喷溅到百米以上。

  这样的夜,这样的天地之威,即使是远古图腾战堡,似乎也显得不那么坚固了。

  临近子夜,风开始大了。海潮的雷音充斥天地,一浪高过一浪,让城堡内领班训斥下人的声音都不得不提高八度,才能让人听见。

  古堡内灯光昏暗摇曳,只能照亮一些转角、广场。大部分区域都笼罩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之中,狭窄的窗户中透出的昏黄灯光,根本照不亮什么,反而让人感觉格外的寒冷和绝望。

  在一侧的山壁上,正站着千夜。这个地方与远古图腾的城堡大厅等高,从而能够把大部分战堡收于眼底。

  此刻风雨欲来,呼啸的狂风时不时会从山壁上带下一些碎石,如飞刀利器,一旦打中人,就会头破血流。

  千夜已经在这里站了整整两个小时,一直在观察远古图腾战堡的地形和人员分布。城堡主厅后面的隐隐火光引起了千夜的注意。能够在这种风雨天气还在燃烧,并且映亮城堡主厅,篝火的规模绝对不小。

  狼人是个崇尚先祖和传统的种族,至今仍有许多狼人异常抵触如浮空艇、原力阵列之类的东西。在狼人的传统中,图腾火焰一直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过往千夜在帝国征战中,和狼人打交道非常多,是以一看火光,就感觉那里应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

  千夜伏低身体,一跃数十米,飞越悬崖,落在另一座山峰上。呼啸的狂风一接近他的身体,就一分为二,绕着千夜流走,然后再继续呼啸向前。风暴中,千夜就如一尾游鱼,优雅而又灵动地前进。

  这就是千夜在过去七日中的收获,无须动用领域,甚至不需要动用多少原力,已经能让周围环境为已所用,创造有利条件。

  千夜纵跃如飞,片刻后就绕到了战堡侧后方,站在哨塔塔楼的顶部。

  这座哨塔修建在临海一角,两面都是悬崖绝壁。或许是不认为有人能够从这个位置上来,哨塔内的狼人卫士呵欠连天,无精打采地看着海面。

  夜色已深,铅云压顶,东海上一片混沌茫茫,这个狼人就是再用力去看,也什么都看不到。

  此刻千夜就站在他的头顶,这名狼人卫士却是一无所觉,努力和睡意抗争着。

  千夜此刻正看着战堡的后院,那里一角是突起的山石,高达百米,天然成为屏障。山石下方有处凹陷,里面燃着熊熊烈火,两名狼人正捧着两盆黑石,小心翼翼地倒在火里。

  黑石入火,火势立刻炽烈了几分,然后千夜就闻到了一缕淡淡香气,顿时头脑为之一清。看来那两盆黑石是特制之物,并不是普通的燃料。

  山体上,绑着条条彩带,火焰后方则立着一根图腾柱,顶端是个嘴角带血的狼头。

  这就是狼人部落的图腾,火焰就是祭祀用的图腾火,只要部落存在,图腾火就不能熄灭。在部落迁移时,部落的大祭祀会把图腾火的火种保存下来,等到了新的栖息地,再让它重新燃烧。

  在图腾火前,匍匐着一名狼人老者,他赤着上身,身体上涂满了青红相间的纹路,右手握着的木杖上镶嵌着森森头骨和锋利的牙齿,充满了粗犷而原始的感觉,但是在蛮荒中又隐隐透着强横气息。

  狼人老者透着侯爵的强横气息,但是花白的毛发和干枯的肌肤又显出衰老之相。黑暗种族的强者基本都能保持盛年时的容貌,显出老态时往往已经接近生命的尽头。

  凭着对狼人多年的了解,千夜断定,这名狼人老者多半就是这个部落的大祭祀。而从图腾能够布置在整个战堡最高处,就能够看出狼王多半属于这个部落。

  千夜双眼微眯,横移一步,如幽灵般翻入哨塔,伸手搭在狼人哨卫的脖颈上,略一发力,就扭断了他的颈骨。

  狼人战士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软软倒下。千夜剥除了他的衣甲穿上,下了哨塔,向着图腾走去。

  狼人大祭祀正伏在地上,哼唱着古老又苍凉的曲调,进行着先祖沟通的仪式。据说修为深湛的大祭祀确实能够听见先祖的声音,得到指引,甚至在关键时候可以得到先祖的加护,从而战力暴涨。

  今晚大祭祀正在进行极为重要的仪式,光是与先祖沟通环节就持续数个小时。这项仪式将会借用部落先祖的力量,清除狼王身躯中的隐患。

  战堡后院中,有数十名狼人战士警卫,时时会有一队巡逻的卫士在广场边缘走过。这时一名狼人战士贴在墙壁阴影里,走向了跪拜在图腾前的大祭祀。

  仪式已经进行了数个小时,对生性暴躁易怒的狼人来说,也是一种煎熬。所以许多狼人战士尽管还站在那里,但是眼神也多少有些涣散。这里可是远古图腾战堡,自从建成以来就从未有过外敌入侵,也难怪狼人们松懈。

  不过终于还是有人发现了异常。一名爵士级的狼人卫队长盯着一名狼人战士,喝道:“你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

  这一声断喝,只警醒了少许警卫。风声实在是太响了。

  这些狼人抬头一望,才发现了那个站在墙根下的可疑狼人。而这个时候,他距离大祭祀的位置仅仅是五十米。

  许多狼人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还在想这个狼人究竟是谁的时候,千夜已经取出双生花,对准了狼人大祭祀的后心!

  “住手!!”

  远古图腾战堡上空响起霹雳般的狂吼!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