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五 什么都分你一半

章三五 什么都分你一半

  千夜并没有真的打算放过血鬃,离开南青城后,立刻就绕城而过,向着血鬃逃离的方向疾追。虽然追上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血鬃还带着几十名亲卫,势必拖慢速度。

  千夜全力奔行,速度还要快过大多数的浮空艇,很快就绕过南青城,向东北方向疾追。

  大约追出数十公里,千夜忽然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带着狼人独有的气息。他立刻换了方向,向着味道传来的方向奔去,片刻之后,眼前就出现了一片杀戮场。

  荒野的地面上到处都是血,甚至多到汇聚成一汪一汪的血池。数十名狼人被斩得肢离破碎,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地。在杀戮场的中央,血鬃跪在地上,直直看着前方,目光呆滞。

  “蛛魔,原来是蛛魔”他喃喃念着,眼中忽然失去神采,倒在地上。

  当他庞大的身躯倒下后,才现出眼前的白裙少女。

  和前次相见时比较,少女的头发略显凌乱,白裙也变得有点脏了。她腿上伤口已经痊愈,只是还剩下几道淡淡疤痕。

  她手中依然拎着那刀形状古怪的砍刀,刀刃上还在不住滴着血。

  小朱姬原本还在昏睡,这时忽然张开眼睛,很是警觉地盯着少女,目光在她手中的砍刀上停留良久。

  这一次千夜终于注意到了那把砍刀,仔细关注之下,只见刀锋处隐隐透着缭缭黑气。这黑气虽淡,却丝丝缕缕,宛然接近实质,显然品阶极高。

  仔细观察下,千夜终于看出那些黑气独属于蛛魔,这把砍刀竟是用真正上位蛛魔的节肢前端制成的。而这头蛛魔生前至少也是公爵级别,死后身体各个部位都是上佳材料。然而公爵级别的蛛魔想要陨落也不容易,不知她是从哪里搞来了这么一把砍刀。

  难怪血鬃临死之际,一直在喃喃叫着蛛魔。蛛魔节肢,天然就擅长攻破黑暗原力的防御。血鬃原本就在千夜手下重创,更加抵挡不住白空照的致命一击。

  千夜慢慢将小朱姬放下,东岳剑锋指地,已处于全神戒备之下,这才问:“怎么又是你?”

  “我在打劫。没钱了。”

  少女给出的理由很是无辜,可同样荒谬。中立之地那么多的佣兵猎人,那么多的商队来来回回,随便打劫个什么都比狼王的嫡系部队强。血鬃和狼王亲卫仓促逃离,连行李都没来得及带,身上能有多少财物?值钱点的也就是身上的装备了。这些装备厚重累赘不说,想要出手也是大麻烦。

  不过理由再怎么荒谬,也是一个理由。而再合理的理由,千夜也不打算听。有白空照在身旁出没,总是心腹大患。千夜自己有把握,可是身边人却难以从她砍刀下偷生。如果让她发现英灵殿的存在,那只要千夜不在,舰上的高胡舰员很可能被屠戮一空。

  所以千夜动了杀机。数日休整,现在正是血气原力充盈之际,虚空闪烁加上原初之枪,千夜有不小把握能将她一击而杀。

  看着目光越来越凌厉的千夜,少女并没有逃跑的意思,而是向着血鬃的尸体一指,说:“战利品分你一半,让我走。”

  千夜愕然,原本即将挥出的东岳就此凝在空中。这一刻的感觉说不出的奇怪,他也不知道奇怪在什么地方,反正就是奇怪。

  “以后我所有东西,都分你一半。”少女认真地道。

  千夜忽然感觉十分头疼,下意识地道:“不用如此”

  “我想活着。”

  这是一个异常简单,又异常重要的要求,可以说活下去是每个生命最重要的意义。少女这样说,无可厚非。

  她摘下血鬃的口袋,将里面的东西倒了一半出来,然后转身离去。由始至终,她都把后心要害暴露在千夜的目光之下。就如雌伏的野兽,会把自己最柔软的部位暴露出来一样。

  千夜发觉,自己这次又下不了手。如果不是白空照截杀,血鬃早就逃回远古图腾战堡了。日后虽然他的战力会被削弱,但始终是个棘手的敌人。千夜如果没有虚空闪烁和原初之枪,也不敢说必然能胜。

  但这次胜得如此容易,主要还要归功于纪瑞。是这位城主陪着血鬃游览南青城,才导致他彻底放松了警惕,结果被小朱姬一口青气喷个正着。

  至少,少女实际上是帮千夜去除了一个心腹之患。她又留下了一半战利品,虽然这一半没有多少,可是关键是她后面那一句,以后所有的东西都会分千夜一半。

  千夜也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她这句话。

  无论信任与否,至少在中立之地相遇的两次,千夜做不到痛下杀手。千夜也对她的一半身家不感兴趣。也许以少女的诡异天赋,能够获得倾国宝藏,但千夜还是喜欢一切靠自己去赚。

  思绪飘飞中,少女身影已然远去。

  “不去追她吗?”小朱姬拉着千夜的衣角,问。

  这一问让千夜从遐思中醒来,再向远望,已然看不到她的身影。千夜摸摸小朱姬的头,说:“不是现在,下一次再追。”

  “下一次她还是分你一半,怎么办?”

  小家伙忽然变聪明了,这个问题直切要害,问得千夜当场一怔,不知如何回答。想了半天,千夜苦笑,说:“你想我追呢,还是不追?”

  小家伙认真地想了一会,说:“等个一天再追。”

  千夜大为奇怪,“为什么?”

  “因为追上了又可以分一半东西啊!”小家伙一本正经地道。

  千夜只觉眼前一黑,没想到朱姬小小年纪,已经显露出小财迷的本色,什么样的钱都敢去赚。

  “这是谁教你的?”千夜大为愤慨。

  “妈妈。”

  “等他回来,我打他个半死!”

  不知道血鬃没能返回远古图腾战堡的消息是否传到了纪瑞耳朵里,这次的货物交接异常顺利。四台弩炮不光一台不少,还额外附赠了一批零件和保养物资。

  千夜照例让英灵殿在高空停留监视,派下一艘老旧货运飞船收货。

  整个过程中,南青城的人老老实实,没敢动一点手脚。刘总管更是跑前跑后,忙的一团转,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等货物都运上了飞船,刘总管凑到千夜面前,满脸堆笑道:“大人,您看需不需要再派几个负责安装调试的工匠过来?”

  千夜当即摇头,“不需要。”

  刘总管向着不远处的几个人一指,说:“小人不是想要窥探大人的秘密。那几个人是我们城主专门买回来的奴隶,以前都是在帝国造舰厂做过事。他们往来中立之地时,座船被劫,才成了奴隶。这几人是城主送给您的,可以随意使用,完全不必放他们回来。”

  千夜这才点了点头。纪瑞想得的确周道,这老狐狸若是刻意讨好谁,确实能够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千夜眼瞳中微泛蓝意,一眼扫过,看到那几名工匠没有一个具有战将级的修为,就道:“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也登船吧。”

  交易完成后,刘总管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目送着货船升空,直到消失在天际尽头,他才率领手下回返。

  此刻在远古图腾战堡上空,浓重的铅云几乎压到了城堡主楼的塔尖。天昏昏沉沉的,黯淡无光,似乎已到黄昏,根本看不出还是正午。

  海涛一浪高过一浪,吵得人烦躁不安。而风既冷且湿,石制的墙壁上都在渗着水珠。这种天气让人极度难受,习惯了干燥气候的狼人就更是如此。

  所以高阶狼人全都以类人形态出现,那些低级的狼人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和座狼一样,张着嘴巴吐着舌头,时时舔着自己的毛发。可是在这种见鬼的天气里,这样做根本就没有用,它们长长的毛发湿嗒嗒的粘在一起,还在不断往下滴着水珠。

  这里是海边,海风带来的水汽凝成的水珠,苦涩且咸。无论狼人还是座狼都焦燥不安,却又无可奈可。

  这样的天气已经持续了好几天。坏天气让狼王本来就压抑的心情显得更加沉重,要极力克制,才不至于爆发。

  直到中午时分,他才步入战堡大厅,召集还在战堡的重臣大将议事。

  一坐在座椅上,狼王立刻感觉到一阵冰冷湿滑,整个椅面上都凝结了一层水珠,坐在上面说不出的难受。大厅内阴冷潮湿,连火把的光亮都暗淡了几分,让整个大厅显得阴森恐怖。即使是狼人,也不喜欢这样的环境。

  狼王伸手在扶手上一摸,顿时满手都是水。他眼中顿时喷出原力光芒,显然是怒到了极处。不过看着满厅狼人战战兢兢的目光,狼王总算清醒了一点,忍住了把负责打扫的仆役抛进大海的冲动。

  一圈火浪以狼王宝座为中心,迅速扩散,瞬间席卷了整个大厅,把阴湿水气一扫而空。大厅内顿时暖意融融,说不出的舒服。

  然而在恶劣天气下,局部的舒适只能持续短暂时间,并不能持久。以狼王实力,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维持暖意如春,与天地之力对抗。

  他扫了眼大厅,忽然发现有个位置少了一个人,当即问道:“血鬃呢,怎么还没回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