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三 就是要打第一枪 下

章四三 就是要打第一枪 下

  战斗短暂而激烈,当寒冰之狼将对手斩于剑下之时,外围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他捂着左肩,忍着伤痛一瘸一拐地来到千夜面前,道:“大人,任务已经完成。”

  千夜又是淡淡一笑,道:“完成?不,还没有。后面还有一支车队。”

  寒冰之狼苦笑道:”那是商行的货物。这样一来,和狼王的仇怨可就无法化解了。“

  千夜看着他,问:“现在难道就能化解了?"

  寒冰之狼心知这是事实,索性把心一横,转身高呼:"来几个还能打的,跟我来!"

  转眼之间,他就带上十几名悍卒跳上一辆还能开动的运兵卡车,呼啸远去。这个时候,寒冰之狼才显出几分彪悍的枭雄气概,在此之前,他虽然生得高大威猛,可总是透着些懦弱,就连和狼人子爵打也有些缩手缩脚,否则哪会受这么多伤。

  现在他心知再无退路,索性豁了出去,终于有了强者气势。

  千夜依旧立在车顶,只是吩咐留下的战士打扫战场。

  忽然间他双眼一亮,转头向侧方天际望去,那里除了一片低垂浓云之外,再无他物,不过千夜却看到有一圈原力在缓缓旋转,分明有人隐藏在云中,窥视着这边动静。而且扰动的原力十分混沌,黎明与黑暗交织在一起,明显就是人族的一个强者.

  在这个地方出现的人族强者并无多少,这么关注狼王的人,身份或许也不难猜。不过千夜此刻不愿浪费心力去猜此人的来意所图,只是遥遥向他一指,随即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千夜的意思很明显,若是敢插手,那就连他一起杀了。

  随即千夜转头,不再理会那藏头露尾的人族强者,静静看着战士们打扫战场。战场一片狼藉,所以商行的人也都过来帮忙。

  远方云层中,一名老者的身影若隐若现,与周围云气融为一体.他脸色铁青,气得胡须都微微颤抖。他成名数十年,以十六级的原力修为,放在哪里都是大人物,何尝受过这种气.他盯着千夜,眼中又是嫉恨,又有些疑惑,不知道千夜何以如此大胆,以这点修为就敢来招惹自己。

  他胸中杀意涌动,就有冲上去好好教训一下千夜的冲动.不过谨慎起见还是占了上风,直到现在,他也没弄明白千夜是怎么发现自己的。

  远方千夜只关注着打扫战场的进度,再未向这边看上一眼.这种赤裸裸的无视,比挑衅还要伤人,差点把老者气得晕过去。

  最终他着实忍受不了这种无形的羞辱,袍袖一拂,转身而去.衣袍飞扬间,露出内里一个小小的徽记,正是张不周的标志。

  这个时候,寒冰之狼终于结束了那边的战斗,乘车归来。在他身后,数十辆载货卡车排成一队,跟随而来。几名商行主事都坐在寒冰之狼的车上.

  寒冰之狼来到千夜面前,沉声道:"大人,任务完成,所有货车一辆不少,全都带来了。"

  千夜这时才露出嘉许笑容,道:"这次做得不错."

  寒冰之狼心下无奈,不过此刻后悔早就晚了。他心中还有个疑惑未解,于是问:"大人,为何还没到射程时,您就下令开枪?"

  "到了射程,对方不是也要开枪?"

  "是这样没错,不过等确定了对方的敌意再动手不迟,再说,我方反击也占便宜。"

  千夜笑了笑,打断了他,道:"我就是要打第一枪。"

  "什么?"

  "我就是要打第一枪。"千夜又重复了一次。

  寒冰之狼心中一震,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才是霸气。

  这时几名商行管事装束的人期期艾艾地走了过来,忙向千夜施礼,开始套近乎,说好话。

  千夜不耐烦地一挥手,道:"把货车留下,你们走吧.损失找狼王去赔。"

  几名管事脸色都是大变,商行雇佣佣兵保护货队代价高昂,但是一旦货队被劫,那佣兵团就要负责赔偿损失,这条规矩不光适用佣兵,狼王的人也照样适用。这些年来,狼王的人出马就罕有失手。所以尽管收费高昂,很多商行还是愿意雇狼王的部队作护卫。

  狼王的人至少还有一点底线,不会对自己保护的商队下手。

  可是现在这几十车货物价值不菲,真叫狼王赔出来,也需要一些勇气.说不定就招来灭顶之灾,把这些人杀了,也就不用赔了。

  当下就有一名商行管事按捺不住,冷笑道:"我不管你是谁,不过你应该知道,狼王可不是能够得罪的。你老实把货物还给我们,我还能给你说几句好话.否则的话......"

  他还未说完,千夜曲指一弹,一团凝聚原力飞射而出,如同原力弹,直射那管事。管事眉心突然绽开一朵血花,瞬间目光呆滞,慢慢倒下.

  "我也无须管你是谁。"千夜道,然后望着余下的管事,冷道:"还有谁想要理论的,都站出来?"

  那管事的尸体就在旁边,此时谁还敢出头?都是面如土色,不住摇头.

  "这是我和狼王之间的战争,谁要继续站到狼王那边,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说罢,千夜挥手,让几名管事离去。至于货车以及驾车的人,自然全都扣下。千夜分出十几名佣兵,让他们押送车队返回南青城,自己则率领商队继续向观澜城进发。

  接下来的旅途一片通途,再也无人骚扰.

  狼王的报复随时会来,是以除了千夜外,上上下下都很紧张.按照商行管事的要求,车队晚上也不休息了,连夜赶路,大半天的功夫就赶到了观澜城。进了观澜城,商行众人全都松了口。.

  抵达目的地还在其次,主要是可以和千夜撇清关系.狼王再要报复,也报复不到他们头上来.说到底各大势力还是靠这些商行养活的。残暴如狼王,也不会干出涸泽而渔的事。

  千夜很清楚这些商人的想法,但也不说破,让寒冰之狼去安排食宿,自己则在观澜城内闲逛.

  观澜城是人族大城,高踞东海之滨,修建在一片高地上.虽然不如远古图腾战堡那样气势恢宏,但也高出海面百多米,在城内高处,可以俯瞰东海,勉强可称气象万千。

  城中高处,修建着重重深宅大院,墙壁门楼都是由石块砌成,显得气度森严,虽然少了雍容贵气,但这才符合中立之地的蛮荒尚武之风.

  这些宅院,每一户都代表了一个强盛家族,有些宅院的历史已经超过百年,在风雨侵蚀下,连门楼处的石雕都有了斑驳痕迹。放眼这片区域,倒是隐隐有些帝国世家的影子.当然,其规模和真正门阀世家还无法相比。比如赵阀,光是一座赵府的面积,就超过了整个观澜城.宋府就更加夸张了。

  在观澜城中,最大也是最悠久的一座大宅中,一位面容肃穆的老人正端坐在书房内,双眉深锁,看着手中的一折秘报.

  在书房中还有两个年轻人,一个沉稳肃立,不动如山。另一个则是东看看西看看,没一刻得闲。

  老人终于放下秘报,满腹心事地说:"人家已经进了城,如何处理,你们两个都说说吧."

  显得好动的年轻人嘿嘿一笑,道:"这么大的事,自然得由家主决定。您老人家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老人脸色一沉,喝道:"薛定!你马上就要担当重任,怎么还是这么浮滑?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敢把薛家交给你?"

  薛定却是毫不在意,嬉皮笑脸地道:"薛家哪用得着我?有大哥在不就够了?一山不容二虎,您就不怕将来我和大哥打起来?"

  老人脸现怒意,一拍桌子,怒道:"血浓于水,一家兄弟,争什么争?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把你赶出薛家!"

  薛定却不以为意,冷笑道:"把我赶出薛家又如何,也不是第一次了.再者说,我现在算是狼王义子,也不是你们薛家的人了。"

  旁边一直沉默的薛武此时道:"小定,可以了。"

  对于这位向来少言的大哥,薛定倒是十分尊重,此刻他收起浮滑态度,正色道:"依我的意思,就当从来没有收到过狼王的通知.反正他在城里不会停留多久,最多一两天就该走了。"

  老人不悦,道:"胡闹!你当狼王是三岁孩子吗,这样就可以糊弄过去?"

  薛定冷笑道:"他难道不是把我们当三岁孩子?我可是听说,狼王在南青城亲自出手,都没有留下那个人。而且一回到远古图腾战堡就闭关不出,有传言说他是受了重伤,是以不能出手。他自己都奈何不了的人,却命我们这些在观澜城的世家把人拿下,这难道不是刁难?我们凭什么拿得下那个人?如果我们办不到,他又有借口对付我们,借以削弱人族。"

  老者沉着脸,道:"你也知道狼王事后会怪罪?那还敢说不理会他的命令!"

  薛定道:"破局的办法我倒是有,就是怕你们不敢。"

  老人哼了一声,道:"有什么法子,讲吧!"

  "很简单,那就是反了狼王!"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