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四 血性

章四四 血性

  薛定此言一出,老者顿时震动,薛武也为之动容。狼王手段残暴,积威日久,观澜城乃至东海人族大家族往往都是敢怒而不敢言,遇事则遂行明哲保身之道。只要事情不落到自己头上,就不闻不问。

  而狼王或是顾忌着张不周,也未曾把事情做绝。对于各大家族,种种打压时时会有,但基本不会触动各家的根本。不过基本每年都会有一两个家族被他找种种借口连根拔起。

  这也是各家警觉之处,一众家主都是积年老狐狸,如何不知道这是狼王釜底抽薪之计,旨在一点一点将人族势力连根拔起。可惜近年来张不周经年闭关,根本就见不到他人,大小事情一概不理。如是大权自然就慢慢落到了狼王手里。

  老者脸有怒色,不住道:“异想天开,异想天开!”

  薛定冷笑,“这算什么异想天开。只要众家联合一致,狼王哪是我们对手?这么多年了,你们这些老家伙还忍得不够吗?”

  “混帐!竟然如此和长辈说话,出去这些年,连起码的礼仪都不知道了吗?”

  薛定冷道:“没了血性,要礼仪何用?”

  老者气得须发皆颤,一旁的薛武道:“小弟,此事事关重大,须得从长计议,不能意气用事。冲动的后果,我们薛家承担不起!”

  薛定道:“我不是冲动。赵夜,就是现在的千夜,他的实力如何当年我们就领教过。现在他的过往经历我们也都知道了。这样的人敢于正面挑战狼王,必然是有把握的!”

  “可若是他失败了呢?”老者道。

  “凡事都有成功失败,只看机会大小。如果事事都要万无一失时才肯动手,那还能做成什么?这些年来,我们薛家又干成什么了,人族世家又干成什么了?狼王在动手的时候,可没说定要万无一失。”

  老者气得全身颤抖,不住道:“混帐,混帐!”

  薛武在一旁默不作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说话,实际上就是站到了薛定的一边,赞成了他的想法。

  老者重重一拍桌子,怒道:“你们一个两个都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没有薛家能有你们的今天?”

  薛定不顾薛武的眼色,冷笑道:“薛家三十年前有多少产业,现在又有多少产业,大家都心知肚明。几位长老把薛家经营成这个样子,这就是你们所谓的老成持重?也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这个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老者一掌将桌子拍得粉碎,大怒喝道:“给我滚,滚出去!以后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

  薛定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然后扬长而去。

  等薛定走后,老者忽然露出疲态,不禁叹道:“我们过去那样做,真的错了吗?”

  薛武劝慰道:“那时狼王势大,无人可制。我们薛家木秀于林,必须韬光养晦,方能得存。就算是让出去一些产业,只要薛家还在,薛家的人还在,日后就能东山再起。”

  老人点头,“这话才是正理,可惜小定这孩子太过急躁。他要是能有一半像你就好了。”

  薛武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就在这时,一名随从急匆匆赶来,道:“大老爷!三老爷他召集了一部分私军,又联合了祝家和王家,说是要去拿捕狼王指名要的犯人!”

  老者腾地站起,失声道:“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三老爷封锁了消息,大老爷又一直在议事。小的是找了个机会,才赶紧过来报讯。刚刚三老爷已经带着人出去了。”

  老者脸色铁青,怒道:“真是混帐!为个家主之位,连薛家上下安危都不顾了。这次回来,我定要和老三好好算一下这笔帐!”

  那随从道:“要不要派人去把三老爷追回来?”

  老者缓缓坐下,摇头道:“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就是追上了也是无用,老三这是......这是想分出去啊!”

  薛武这时道:“我去看看。”

  “你也叫不回你三叔的。”

  “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救他一命。”

  观澜城内,千夜正信步走出一条商业街。这条街上商行林立,尽是大商家,经营什么的都有,琳琅满目,论实力还在南青城之上。

  千夜在每个商行里都转了转,并未有什么能看得入眼的东西。以他现在的眼光,想要的东西已经不是普通商行能够找到货源的。

  此刻九级的葬心就放在安度亚空间内,而宋子宁此次带来,供千夜平时使用的那把狙击枪名为光芒,属于七级,亦是帝国军队制式枪械的最高级别。经过原初之翼加持后,光芒的威力达到七级顶峰,接近八级。这样的威力,在神将以下的战场中已经够用了。

  至于武具,东岳自不必说。所以现在能够打动千夜的,惟有大型浮空舰的专用设备,但是这类设备往往需要到专门的船厂去订,城内商行少有经营。

  走出商业街时,千夜耳朵忽然一动,又捕捉到熟悉的脚步声。这个人已经跟了他两条街,跟踪和隐匿技术相当娴熟。在人来人往的商业街中,如果不是千夜感知极度敏锐,察觉到有同一个脚步声始终跟在自己身后,说不定也会把他忽略过去。

  既然发现有人跟踪自己,千夜就离开商业街,专门向偏僻地方走去。这类地方便于对方下手,千夜也想看看究竟是谁在打自己的主意。

  片刻功夫,千夜就走入一片地矮破旧的城区。这里街道狭窄,两边全是胡乱搭建的破旧棚户,地面上到处都流淌着脏水,各种腐烂恶臭气息扑面而来,令人欲呕。

  从门缝窗隙中,一双双眼睛都在暗中观察着千夜,绝大多数不怀好意。几个躺坐在自家门口的汉子则一边把玩着匕首,一边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着千夜,暗自评估着动手的收获和风险。

  不远处忽然响起女人的哭叫,紧接着就是几记耳光和喝骂。转眼间,一个赤膊壮男拖着一个女人,从千夜面前的横巷中走过。他转头瞪了千夜一眼,骂道:“看什么看?没看过打女人吗?再看老子挖了你的眼睛!”

  骂声未止,千夜忽然出现在面前,轻轻一脚踹了过去。

  刹那间那壮汉如炮弹般射出,连续砸穿了数座棚屋,飞到另一条小巷里,这才通的一声落地,如一滩烂泥再也不动了,也不知是死是活。

  周围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一下子全部消失,几个把玩匕首的男人也都不知去向。

  千夜看也不看倒地的女人,直接从她身上跨了过去,继续向前。

  等千夜走远,那女人忽然爬起来,飞一样地逃入旁边的屋子。

  棚区中央有个小广场,原本是售卖蔬菜鸡鱼的市场。此刻市场里商贩都不知去向,只留下满地没有来得收拾的摊床。广场一片寂静与荒凉,有如鬼域。

  千夜走入广场,面带冷笑,站定不动。

  “好!有胆色!”对面响起一个粗豪声音,一个身披青色战甲的中年大汉阔步走出,与千夜遥遥相对。

  随着这大汉的现身,无数家丁护院纷纷从巷道中涌出,还有人包抄了千夜的后路,将小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上百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千夜。

  千夜负手而立,淡道:“阵势还挺大。”

  那大汉手持一柄铁枪,重重在地上一顿,顿时让整个小广场都为之一震,然后喝道:“你就是千夜?”

  “正是。”

  “很好,你干下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现在狼王指名要人,你跟我走一趟吧。”

  千夜淡然道:“要是我不肯走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今日我们薛、祝、王三家联手,在这观澜城内,你休想逃脱!”

  千夜冷笑,道:“这么说,你们三家是执意要与我为敌了?看你们都是人族,怎么就这么甘心当狼王的走狗?”

  那大汉脸色微红,随后恼羞成怒,道:“你懂什么?狼王乃是张天王麾下,张天王才是我人族领袖。我们效忠的张天王,不是狼王!”

  千夜失笑,“你这话要是敢在狼王面前说一遍,我倒还真会佩服你。”

  大汉一张脸胀得通红,气得要命,却说不出话来。

  这时旁边有人解围:“薛三爷,和他废什么话,直接拿下解送狼王不就成了?我们三家正好立个大功!”

  薛三爷当下抬手,正待下令,忽然响起薛武的声音:“住手!”

  薛武出现在一座小楼楼顶,道:“三叔,大伯让你立刻回府!”

  薛三爷脸色一沉,道:“大哥老糊涂了,你怎么也不明白?现在狼王要的人就在眼前,若是放他跑了,以后狼王怪罪下来,我们薛家拿什么扛?小武,你既然来了,那就助我一臂之力,若是不的话,以后就等着狼王的追杀吧!”

  这个威胁实实在在,薛武脸色难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千夜终于开口,道:“薛武,你若与我为敌,那我就会将薛家连根拔起。另外,你就那么甘心当狼王走狗?”

  薛武面色阴晴不定,显然内心极度挣扎。

  薛三爷见势不妙,大喝一声:“动手!”

  刹时间广场上枪声轰鸣,无数子弹和原力弹如雨点一般射向千夜。一发射过后,众家丁就扔下枪械,抽出刀剑,向千夜扑去。三家中的高手早就抢先一步,十余道身影瞬时冲到千夜身边,抡刀挥剑,向千夜斩去。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