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六 众议(第一更)

章四六 众议(第一更)

  见狼王怒气发作,下面的狼人都噤若寒蝉,再无人敢多说一句。狼王眼中涌动着血色,显然已在暴走边缘。他强压怒气,向大祭祀道:“今晚召唤先祖意志!”

  大祭祀脸色微变,但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违抗狼王,只得道:“我会尽力。”

  狼王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大厅。

  一众狼人各自散去,望向大祭祀的目光多有同情。狼人们想要沟通先祖意志本就不是易事,哪怕有图腾帮助,也是消耗极大。而想要借助先祖的力量就更加困难了。

  前任大祭祀被千夜偷袭击杀,其实对整个部落影响极大。新任大祭祀的能力远逊,完全是没有更好人选的情况下被硬顶上来的。

  狼人部落祭祀之间有特殊的传承仪式,上一任大祭祀在临死之前,会通过传承仪式将自身的一部分力量和感悟传承给下一任大祭祀。然而这任大祭祀还没来得及举行传承仪式,就死于千夜之手,不光是新任大祭祀,连续几任大祭祀的力量都会被削弱。

  一般在任务结束后,佣兵们会在观澜城内寻找些差事,看看有没有什么回南青城的商队。作为人族两大繁荣城市,商队是永远不嫌少的。

  寒冰之狼办这种事十分擅长,千夜那边刚刚解决了三家联军,他已经组织起一支新的货队,随时可以出发,只等千夜归来。

  千夜回返后,例行检查了一下商行随车发运的货物。委托的商行出乎意料,并不是什么小商行,而是观澜城内最大的武器行之一。这名管事体态微胖,脑袋半秃,头顶还泛着油光。

  他一见千夜,即刻眉花眼笑,一路小跑着跟在千夜身边,奉承道:“有您出马,这一路上定是平安的。在下姓包,名赚。您对货物有什么疑问的,尽管问我。”

  这管事的名字倒是吉利,人又圆滑,想来哪个商行主事都会喜欢用他。

  千夜走到一辆货车前,跃上车厢,示意货队工人打开货箱检查。

  这一车货装的都是各类半成品的原力枪部件,以及常用的大宗原料,主要是合金锭。千夜感知一扫,没发现什么问题。随即又跃到另一辆货车上。

  这辆货车装的货物最少,其实只有下面两箱有货,其余的都是空箱,作为伪装,以和其它货车保持一致。包赚特别要求,想要千夜留在这辆车上。

  包赚倒不隐瞒,让千夜略有好感。他随即吩咐货队工人开箱,想要看看是什么东西。

  货箱表面附加了能够隔绝原力波动的阵列,打开程序颇为复杂。当箱盖打开后,即露出箱内一支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原力枪。

  这些都是成品,散发着不弱的原力波动,至少都是四级枪。两个货箱加在一起,起码有三十支,也难怪胖子包赚如此紧张。

  这些原力枪都是最常见的步枪制式,但是枪管明显比普通步枪粗了一圈。千夜看着这些原力枪,忽然感觉有些眼熟,随手拿起一支仔细察看。

  在加粗加厚过的枪管和枪身上,布设的原力阵列异常简单,但格外耐用。这些原力阵列只有一个功效,那就是增大威力。同时由于用材简单,并且得到格外的加固,让这些枪的寿命远远超出中立之地普通原力枪的水准,达到帝国同级枪的水平。

  同时,它们虽然是四级枪,可是单论威力,已经达到五级水准,只是在射程、特殊效果上无法和五级枪相媲美。

  但是在中立之地,战斗大多是突然发生且是近距离混战,射程远没有威力来得重要。在四级枪的范围内,以牺牲少许射程和精度作为代价,将威力提升至五级,整体看是巨大的提升。

  这批枪的价值直追五级枪,甚至有可能还在普通五级枪之上,原因就在于是它的消耗还是四级水准。

  此刻在千夜手中的原力枪,无论从做工风格到原力阵列,都有隐约的熟悉感觉。他将原力枪枪把拆下来,果然在接口内侧,看到了一颗手刻的子弹标记。

  千夜的呼吸骤然急促,随后慢慢舒缓,问:“包管事。”

  包赚立刻凑上来,连声道:“叫我小包就好。”

  千夜为之一窒,面对这年近半百的秃头胖子,‘小包’二字怎么都叫不出口。他将原力枪递给包赚,问:“包管事,这批枪是从哪弄来的?”

  “您对这批枪有兴趣?那没问题,小人做主,可以把它们便宜卖给您。我们商行就赚点人工费。”

  千夜摇头,“不,我想知道货源从哪里来,另外这批货是什么时间出厂的。”

  “大人,您也想做军火生意?”包赚小心翼翼地问。

  “我对生意没兴趣,只是对这批枪有兴趣。”

  包赚总算听明白了,忙道:“这批枪是新货,是从听潮城买过来的。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货色。我们商行在听潮城的执事发现了这批货,就全包了下来。听说,这批枪是城主自已的武器工坊出产的。”

  “很好。”千夜将手中的原力枪扔回到箱子里,说:“出发吧,路上不休息。”

  “好叻!”包赚立刻精神抖擞,准备上路。路上花的时间越少,危险也就越少。至于辛苦一点,根本就不算什么。放在平时,哪有请到千夜这种强者护卫的机会?

  唯一的风险就是狼王的报复,但是城内一战的结果早已传开,千夜可说是一战慑服了所有家族。而狼王再要报复,就得重新派人过来。

  因此货队行动迅速,就可以避过这波报复。包赚关心的只是如何把货送到,至于其它的事就毫不关心了。狼王要报复,也是报复的千夜。

  在包赚的吆喝声中,货队鱼贯驶出了观澜城,浩浩荡荡向着南青的方向驶去。在车队出城的过程中,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这支车队,什么样的含义都有,其中不乏杀机。但由始至终,也没有一个人真敢动手。

  货队离开了观澜城,迤俪远去,消失在茫茫地平线。直到这时,那一双双窥探的眼睛才带着愤恨与不甘黯然离去。

  观澜城内,一座已经有两百余年历史的茶楼顶层雅间中,正聚集着一群老人。房间内装饰淡雅天然,质朴无华,桌椅都是用天然石材木材,依其形态纹路而制,堪称巧夺天工。

  案上就是几壶清茶,连蔬果都没有。每个老人面前只有一个杯子,杯中茶清澈透明,带着一抹碧意。茶室外间,两名俏丽侍女正在准备一份新茶。她们小心翼翼地按照既定程序开启茶盒。

  两个茶盒都装设有原力阵列,没有修为的话根本开启不了。是以两名侍女居然都有五级原力。

  茶盒上的原力阵列是为了保持盒内特定的环境,否则在中立之地的狂暴环境下,茶叶难以久存,最顶级的茶叶更是暴露片刻,即会变味。

  茶盒都如此珍贵,更不用说内装的茶叶了。

  所以室内虽然没有茶点,但光是那一缕缭绕不散的幽幽茶香,就让人心旷神怡。

  能够坐在这里喝茶的,自然非是凡人。为首一名老者面容威严,眉心处的川字纹如同刀劈斧凿,不怒自威。他即是薛家现任家主薛辅纶。其余老者也个个身份显赫,不是这家的家主,就是那家的大长老,太上长老。

  可以说,屋中这十多名老人说几句话,就能够决定观澜城未来的走向。

  坐在薛辅纶对面的一名枯瘦老者皮笑肉不笑地道:“薛三爷可惜了啊!”

  薛辅纶脸色难看,哼了一声,说:“技不如人,又有什么办法。”

  那枯瘦老者又道:“老夫怎么听说,薛三爷一力出战,但在战况不利时不光没有得到后援,反而被自己人暗算了一记,这才战败身死,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薛辅纶面无表情,淡道:“道听途说,不足为信。”

  “是吗,那就是老夫多心了,哈哈!”枯瘦老者笑得极是欢畅,却暗有寓意,薛辅纶脸上隐隐有一道青气闪过。

  这枯瘦老者是王家的太上长老,论起辈份来比薛辅纶还要高出半辈。王家在观澜城中排名第二,仅在薛家之后。多年以来,狼王对人族诸家族不断打压,承受压力最大的就是薛家。王家虽然也有损,却比薛家小得多。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在观澜城中,薛王二家明面上还维持着和气,私底下却是暗斗不断。

  现在薛三爷战死,嫡系人马也全军覆没,更传出薛定背叛狼王的消息。接二连三的打击下,薛家元气大伤,与王家的差距正被拉近。正因如此,这名太上长老感觉找到了机会,趁机发难。

  这也是做给在场中小家族看的,让他们知道这观澜城的格局说不定就要变了。

  这个话题带过,一名小家族的家主即道:“难道就这么让那千夜走了?”

  “不放他走又能怎样?”

  前名家主道:“我们各家联手,倾力而出,肯定能把他留在观澜城内!这样的人放他回去,岂不是放虎归山?”

  ps:十点前会有第二更,第三更会比较晚,习惯早睡的可以明早再看。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