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一 如何抉择?

章五一 如何抉择?

  到了傍晚时分,崔源海才慢慢醒来。千夜听到消息立刻赶来,在幽静雅间中准备了些清淡酒菜,与他对坐共饮。

  “老头儿,没想到这次见面,会隔上这么久。”千夜颇有感慨。

  崔源海叹一口气,说:“早知这样,倒还不如在西陆那小地方享享清福呢。”

  千夜一笑,“以你的手艺,在哪都别想享清福。早晚会有人找到你的头上。”

  崔源海似是触动心事,猛地将杯中酒一口干了,方道:“我沦落到如今地步,还不是当初年轻时候意气用事,总觉得能靠自己打出一片天下,拒绝了所有世家门阀的招揽。那时哪里想得到原力武具一道奥妙无穷,别的不说,有些领域光是设备就价值钜万,根本不是个人能够负担的。没有这些条件,只靠自己,路就越走越窄。到了现在一把年纪,反而跟个工匠差不多了。”

  想起当初初见时,老头儿不过是有间前店后坊的店铺,房间虽然不大,却也能摆下所有器具。那设计上堪称巧夺天工的‘子弹’,就是他用小锤子一点点敲出来的。

  然而在今日千夜看来,‘子弹’的设计思路投机取巧,非是王道。

  ‘子弹’精巧是足够精巧了,但毕竟品阶不高,也就限制了威力,已经不入今日千夜法眼。

  崔源海自身实力不高,又没有大型设备辅助,时至今日,对于大型原力阵列,以及真正高端枪械的原力阵列理解有限,早就成为他的瓶颈,只能在这些小技巧上慢慢提升,但终有极限。就如‘子弹’,真正的强者根本就用不上。

  而无论修炼,还是耗资巨大的各种设备,都只有实力雄厚的世家门阀才有足够资源,才能支撑崔源海的进一步成长。只是等他明白这个道理时,年事已高,大好天资就这样在一个个小工坊中消耗蹉跎。

  想到这里,千夜也不禁感慨。如果当年不是林熙棠将他从永夜的垃圾场捡回,又先后在黄泉、红蝎中发展,恐怕也不会有今日成就。毕竟就资源而论,少有能超过帝国军方的。

  想起当年往事,崔源海满心愁绪,喝了一会闷酒,才说起分开之后的事。

  当年在乱军之中,崔源海因着枪械大师的身份,倒是没受什么苦。只不过被转卖了好几次,先后换了几个东家,直到听潮城城主府的一名执事把他买下来,才算安定。

  所以千夜反复打听都没有他的消息,更是屡次扑空。如果不是意外看到那批武器,说不定永无相见机会。

  两人一来一回地喝着,聊些当初往事,渐渐酒酣耳热。

  “夜瞳和小家伙呢?”老头儿问。他已经几次提到这个话题,总是被千夜避过。但是这一次,老头儿执拗地盯着千夜,不容回避。

  千夜勉强笑笑,说:“小家伙很好,这段时间正在长身体,所以天天都在睡着。夜瞳......她已经不在了。”

  “不在?!”

  “是离开了,这里并不是她的家。”

  老头儿瞪大了眼睛,怒道:“胡说!你们那段日子明明过得好好的,她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是不是你干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千夜苦笑,摇头道:“不是。这事怎么说呢......还是不说了吧。”

  老头儿明白其中另外隐情,见到千夜的样子,也就不再追问,免得再把伤处揭开。

  他给千夜倒了杯酒,岔开话题,说:“难得你还记挂着我。这次在武器工坊作了一段时间,倒也有了些心得。我现在觉得,自己还不是那么老。你小子有什么事需要我作的,尽管说。”

  千夜振作一下精神,说:“这段时间我找到了一个好地方,正好想要在那修建一个大规模的武器工坊。您若是不嫌弃,正好过去主持。”

  “这事好,适合我。不过设备可不便宜啊!”

  “设备都已经准备好了,无须担心。”

  崔源海精神一振,详细问了几句,听千夜报出的设备型号,禁不住大吃一惊:“这些东西在帝国都是禁品啊!你怎么搞到的?”

  “即使是禁品,也总有人有办法。”

  千夜没有明说。宋子宁在帝国经营多年,在军中也开始积累声望,想弄到点设备还是很简单的。

  又过片刻,老头儿终是虚弱了些,不胜酒力,栽在桌上。即使是在醉中,他也时时叹息,似是在悔恨着那些蹉跎了的时光。

  千夜将他扶回房间,放在床上躺好,悄悄地退了出去。

  他走出门外,轻轻跃起,若夜鸟掠空,落在附近的动力塔塔顶。这里是左近最高的地方,头顶星空,俯瞰城中万千灯火。

  今夜无意中被崔源海牵动了思绪,此刻的他无心坐任何事,只想在这个地方不受打扰的呆一会。

  他坐在动力塔顶,手中无意识地把玩着一个小盒子,脸上几度显现挣扎,显是难以下定决心。

  过往的日子还历历在目,想来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夜瞳在家守候,而他四处征战。那个时候背着养家糊口的责任,其实很快乐。

  如果能够再选择一次,千夜不会参战,而是会陪在她身边,长久的陪伴。

  只可惜世间没有如果,强如指极王,也要葬心于中立之地的秘境。

  “你手上的是什么?”姬天晴的声音突然响起,顿时把千夜吓了一跳。

  她毫不客气地在千夜身边坐下,伸手将那个小盒子抢了过来,就准备打开。

  千夜大惊,伸手去抢,叫道:“别动!”

  姬天晴巧妙地一转,就把盒子藏到了身后,挺起胸,挑衅似地看着千夜。她这么一动,千夜的手就变成直奔她胸部而去。千夜又是一惊,急忙收手。这下骤发急收,饶是他身体强悍,也有些不好受。

  姬天晴转过身去,就准备开盒。

  “不能开!那是......”

  “食梦虫王,对不对?”

  千夜本待再抢,听到这一句,手就僵在半空,愕然道:“你怎么知道?”

  姬天晴一脸不屑,把盒子扔回给千夜,道:“这种盒子就是用来装食梦虫后的,而且这么明显的气息外溢,谁会不知道啊!”

  “气息外溢?”千夜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妙。

  “你手上这个盒子呢,根本不是用来装食梦虫王的。所以封锁不住它的气息,要不是你一直把它放在空间装备里,早就没用了。”

  千夜大惊,这只食梦虫王若是失效,岂不是所有辛苦全部白费。一想到这里,他的脸色瞬间就白了。

  姬天晴看着千夜,有些意味深长地说:“这东西你存了许久吧?”

  千夜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默默地点了点头。

  “其实在你把葬心和东岳放回项链里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它了。所以很奇怪,如果你没有拿出来,我也是要问的。”

  千夜右手握拳,因为过于用力,都有些微微颤抖。

  姬天晴忽然轻叹一声,扔给千夜一个小小瓷瓶。瓷瓶透出一缕难以形容的清香,千夜一闻就愕然道:“镜水涤生?”

  “只是小半份而已,不到一份。不过这点份量足以让食梦虫王复苏,并且可以令它的功效倍增。用还是不用,你可要想好了。”

  “这......”

  “镜水涤生再有一天就会失效。而食梦虫王也只能撑一天。它复苏之后,如果还用这个盒子装,也就能够维持三天而已。”

  千夜犹豫片刻,才开口问道:“你......你那里有能够装它的东西吗?”

  “我不可能什么都有吧?这种没用的东西,我带着干什么?”姬天晴没好气地道。

  千夜被一顿抢白,无奈道:“我明白了。还有,今晚多谢你了。”

  姬天晴摇头,“不要谢我,也许我不怀好意。”

  “......”千夜一怔,似是想到了什么,又自觉难以置信。

  “好了,你继续吹风纠结,我回去睡觉了。”姬天晴起身,跃下动力塔,不给千夜提问的机会。

  等她走后,千夜看着手中的镜水涤生和食梦虫王,知道再也不能逃避,必须作出选择了。

  自得到食梦虫王后,千夜一直选择性地将它遗忘,其实就是因为一个原因。千夜潜意识中一直认为,此刻的夜瞳,就是因为服用了食梦虫才觉醒的。

  对于夜瞳本身而言,此前和现在的意志,很难分清哪个才是真正的她,或许两个都是,但都只是一部分。然而对于千夜来说,只有此前的那个夜瞳,才是真正的她。直到现在,千夜也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如今的夜瞳,也不知道是否还应该把她当成同一个人。

  千夜之所以一直没有把食梦虫王给她,就是隐隐担心,再有了这个,夜瞳会不会完全觉醒,从而将过去彻底埋葬,再也没有回到从前的可能?

  然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夜瞳的灵魂依然处于不完整的状态,相当程度上影响了她的实力。可以说,她的灵魂一天没有修复,就一天没有登临甚至是靠近圣山的可能。

  现在的夜瞳论战力不过勉强达到公爵级别,真实血气仅是伯爵。在永夜血族的庞大体系中,她依然脆弱。如果无光君王派来一个强力公爵,甚至是亲身降临,那夜瞳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千夜一手食梦虫王,一手镜水涤生,两只手都在颤抖。

  ps:感谢帝都的天气,今天飞机又晚了四个多小时。原本想要给大家一个惊喜,来个三更的。现在第三更给民航吃了。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