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二 后悔吗?

章五二 后悔吗?

  犹豫仅仅是片刻,然而千夜心中却似已跨越千年。他抬头,头顶是灿灿星空,浩瀚苍穹,隐隐有陆块在夜天中缓缓滑过,将影子映在千夜的脸上。

  这世间是如此空旷,那些星辰都已寂寞万古,何况小小生灵?

  千夜心中一片空白,打开盒子,将瓷瓶里的镜水涤生缓缓倒了进去。

  如凝乳般的药液一触到食梦虫王,立刻被全部吸收。原本不知是死是活的食梦虫王竟发出如悦耳歌声般的鸣叫,躯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转眼间这个盒子都要装不下它了。

  食梦虫王似有灵性,知道盒外的空间对它生存不利,堪堪塞满盒子就不再生长,又沉沉睡去。在吸收了镜水涤生后,它的身体时时流溢着如彩虹般的绚烂色彩,牢牢吸引人的目光,让人无法转移视线。

  看得稍久,千夜都感觉有些眩晕,于是移开了视线。连千夜都是如此,若是换了其他人,恐怕灵魂都有可能被食梦虫王给吸进去。如果把它放到任何一座城市中,那绝对会是一场灾难。即使战将都难以逃脱它的灵魂牵引。

  吸收了镜水涤生的食梦虫王,完全脱胎换骨,已然成为另一个层次的生命。

  千夜将盒盖扣好,隔绝了食梦虫王的气息,微微眩晕的感觉才消失。不过此刻盒子周围时时仍会幻化出道道彩虹,显然是无法完全隔绝食梦虫王的气息。每多耽搁一会,食梦虫王的效用就会减弱一分。

  于是千夜倏地起身,一跃而起,在夜色中迅速远去。

  等他身影消失,姬天晴又出现在动力塔顶,遥望着他离去的方向,默然不语。宋子宁也随之出现,与她并肩而立。

  “他会恨我吧?”姬天晴忽然问。

  宋子宁摇头,轻叹道:“不会,千夜很聪明,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他真正决定的事情,无论是谁都左右不了他。”

  “希望是这样......你说,他现在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的呢?”

  这个问题让宋子宁一呆,片刻后方苦笑,缓缓地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姬天晴突然一把抓住宋子宁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恶狠狠地道:“你不想知道?不想知道还让我做这件事。好人都你做,坏人都我来当,是不是?”

  宋子宁忙高举双手,示意投降,“大小姐,有话好好说,休要动粗......哎哟!!”

  姬天晴可不想和他有话好好说,直接一拳轰在他腹部。这一拳力道不大,可是发力极巧,一拳轰散宋子宁护体原力,差点把他的晚饭都给轰出来。

  “停,停!再不停我可要还手,啊不,是投降了!”不愧是七少,也只有他能把投降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姬天晴哼了一声,一把将宋子宁抛在地上,冷道:“你当初找我过来,打的什么主意我很清楚。你觉得会有成功可能吗?而现在你又要做这件事,真弄不懂你怎么想的。”

  宋子宁理了理衣服,苦笑道:“好吧,我把你骗来,确实是存了私心。如果说我有什么用心,也只有一个目的,我不想今后几百年甚至是一千年,千夜就只能这么远远地看着她。早点了断,对他是件好事。”

  “你对他倒是真好。”

  “他对我也不错。”

  “狐朋狗友,臭味相投!”姬天晴下了结论。

  仅仅是轻松了几句,气氛就又变得凝重起来。

  沉默许久,姬天晴忽然问:“你说,他还会回来吗?”

  “会。”宋子宁肯定地道。

  “那你还担心什么?”

  “我担心,他回来后,就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姬天晴皱眉,说:“你不是号称能推衍天机吗?干嘛不算一算?”

  “你的天机术也不差,为什么不是你算?”

  “我又不傻!”

  “你觉得我傻吗?”

  说到这里,两人忽然同时叹息一声,然后互望一眼,均觉诧异。不过接下来,两人都是哼了一声,然后各奔东西。

  此刻东海大地在千夜脚下飞逝而过,他跨越山区,飞渡河流,攀登险峰,横穿虚空风暴。天方黎明时分,千夜已经来到陆块边缘,那艘坠毁的公爵座舰外。

  此刻原本斜插地面的座舰已经改为平放地面,许多破损处也有了修补的痕迹。

  千夜一路狂奔而来,到了这时并没有放缓速度,也未收敛气息,血族侯爵有所感应,从一处缺损里钻了出来,向千夜挥手招呼:“你来了!”

  侯爵的态度明显比上一次热情了许多。不是恭敬,而是热情。想来这段时间,他一个人闷头修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确实给憋坏了。

  千夜向他点了点头,问:“夜瞳在吗?”

  血族侯爵摊手,“大人还是老样子,我这段时间也没有见过她。不过她应该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千夜犹豫了一下,取出装有食梦虫王的盒子,递给侯爵,说:“把这个替我交给她,我就不进去了。”

  侯爵一怔,并未去接,而是道:“怎么说你都有五分钟呢!还是进去吧。”

  侯爵亦是聪明人,知道千夜和夜瞳关系独特,哪肯在其中插手,躲都来不及。所以不管千夜怎么说,他就是不肯接手,坚持让千夜自己去送。

  就在这时,夜瞳那独有的既柔和又冰冷的声音在二人耳边响起:“进来。”

  千夜又是犹豫,最后苦笑,走进了战舰。

  夜瞳依旧飘浮在战舰大厅中,双臂环绕,和上次相见时一模一样。

  千夜走进大厅,将盒子递了过去,说:“这是给你的。”

  夜瞳双眼微开,视线落在千夜手中的盒子上。就在这时,小盒忽然虹光大作,竟在大厅的血色中映出数道彩虹!

  盒盖猛地弹开,食梦虫王从盒内冲出,疾向大厅门口飞去。它似是感觉到了灭顶之灾,不断发出嘤嘤的悲惨鸣叫,宛若啼哭。听了它的叫声,千夜忽觉强烈不忍,竟有种将它放走的冲动。

  不过食梦虫王能够影响到千夜,怎么可能影响得了现在的夜瞳。夜瞳口/唇微张,一道血线射出,就将食梦虫王缠了个结结实实,将它牢牢定在半空,丝毫难动。

  “这是你给我的?”夜瞳的声音中隐约透着种说不出的意味。

  “是。”到了这个时候,千夜反而坦然了。

  “你居然懂得如何激发它的潜力,实在让我惊讶。现在它的效力,至少相当于三只普通的食梦虫王。居然送我这个,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对你有好处。”千夜毫无表情地道。

  “就这样?”

  “就这样。”

  夜瞳双眼微开,看了千夜一眼,淡道:“好,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了。你别后悔就好。”

  “我......不后悔。”

  夜瞳张口轻轻一吸,一道绚烂虹光就从食梦虫王中射出,没入她的口中。

  食梦虫王一声哀鸣,忽然失去了活动能力,落在地上,竟摔成了飞灰。

  而吸食了虹光后,夜瞳忽然变得倦意十足,双眼缓缓闭上,说:“我累了。”

  千夜点头,默默地离开了大厅。无数血气交错而来,在他身后,把大厅厅门封死。

  千夜无须回头,也能感知到身后情况。

  走出战舰时,侯爵正站在战舰甲板上,修补那里的破损。他向千夜挥了挥手,就算打过了招呼。千夜勉强笑笑,然后加快脚步,匆匆离开了这里。

  此时此刻,千夜心中始终徘徊着一个问题,这样做,真的不后悔吗?

  没有答案。

  千夜并没有立刻返回南青,而是在山野中漫无目的的走着,有时孤立在绝峰之巅,有时独坐在溪流之畔。就像失去了意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要做什么。

  直到有一天,他忽然省觉,才发现竟已不知不觉的游走了七八日。这些天中,一直在陆块边缘的山脉游荡,也许只有这里那破败毁灭的气息能够让他安静下来。

  千夜如一梦初醒,离开了陆块边缘,开始返回南青城。

  南青城内依旧繁荣热闹,甚至比千夜离开时还要热闹几分。许多商行开始择选地块,规划着修建新的工坊。宋子宁又在南青城内划出专门的区域,供鼓励行业的工坊使用。

  此刻宋子宁几乎就相当于南青城的代城主,而纪瑞始终不曾出面,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纪瑞的态度相当奇特,不过据从城主府内流出来的消息,纪瑞现在对宋子宁和暗火的态度已不是初时那样抵触。因为在建设和规划方展这方面,宋子宁展现的手段还要在纪瑞之上,而且南青城繁荣了,新建商行工坊的税还是要交给纪瑞的。

  商行们争抢规划土地的行动相当迅速,不过规划工坊的速度就明显放缓。所以人都在等待,等待着狼王的报复。只要看到了这个结果,他们才敢放心大胆的投资。

  虽然中立之地的规矩,哪怕南青城易主,新城主也不能随意掠夺商行的资产。不过狼王素来不太遵守规矩,所以商行主事们也都在观望。万一千夜等人不敌狼王,他们的损失也能小些。

  当千夜返回时,却意外发现姬天晴和宋子宁都不知去向。只见两人给千夜留了封信,上面只有简单几句话:

  “回来后好好看家,不要乱跑!”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