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五 无奈新生

章五五 无奈新生

  堂堂宋阀七少,可是素来以智计谋略著称,擅长天机推衍,被推许为下一个林熙棠的人物。没想到在这蛮荒之地,居然被白空照和一群不入流的佣兵给骗了,还连骗两次!

  白空照所用手法,说穿了一文不值,就是街头混混的招数:前面找个人吸引注意,另一人偷偷在后下手,抢了包就跑。帝国无论大城小镇,到处都有同样的戏码上演。

  只不过这一次被抢的宋阀七少,抢走的可是他拼着断了肋骨换回来的一背包矿石。

  看着那群闹哄哄分钱的佣兵,宋子宁双拳紧握,好不容易才逼迫着自己转身离开。

  等到冷静下来之后,宋子宁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难道白空照费了这么多心思,真就只是为了拦路抢劫?

  要说是,连小孩子都不会信,七少自然也不会信。

  不过就算再想也没有答案,而眼前除了白空照之外,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于是加快脚步,向南青城赶去。

  一进南青,城内各项建筑的进度顿时把宋子宁吓了一跳。七少可没少规划建筑,什么样的工程有什么样的进度一清二楚。现在才过去寥寥几天,工程进度就超过了一半,等如是抢出来整整一个多月的工期,这怎么可能?

  宋子宁急于找千夜询问情况,但办公室和居处都扑了个空。他抓了好几个战士询问,才找到千夜此刻所在的工地。这处新工地还在开挖地基,挖出的深坑里积了齐膝深的泥水。

  饶是宋子宁眼力厉害,也费了点功夫才从一堆泥人中找到千夜。

  千夜依旧是一身和普通佣兵没什么分别的破旧战甲,在工地里满身泥水灰土地干着活。

  “千夜!”

  听到宋子宁的呼唤,千夜才抬起头,看着地基坑边上那个风度翩翩的七少。

  千夜哈哈一笑,跃到宋子宁身边,伸臂就打算来个拥抱。宋子宁赶紧用折扇抵住他的胸口,正色道:“离我远点!”

  千夜这才想起自己还是一身污泥臭水,宋子宁素爱洁净,如果真给他一个拥抱,搞不好要翻脸。

  “我去冲一下。”

  “不用了!”宋子宁折扇又是一点,千夜周围凭空出现丝丝细雨,片刻功夫就将他从头到脚冲得干干净净,不染一尘。

  等做完这些,宋子宁才一脸不可思议地问:“你怎么干这种活?”

  千夜轻描淡写地道:“什么事都要有人干的,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你看,他们都在和我一起干呢。”

  宋子宁顺着千夜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泥人中有寒冰之狼,也有好几个叫得出名字的头目。这批人都身先士卒,难怪工程的进度会那么快。

  等来到书房,宋子宁即问:“你没有事吧?”

  千夜灿烂一笑,“我能有什么事?”

  宋子宁轻叹一声,“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说没有事?算了,我也知道劝不动你。你自己坚强点就好。”

  千夜脸上阳光般的笑容瞬间敛去,显得平静且温和,说:“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我已经适应了。而且那件事,我必须去做,至少......问心无愧。”

  宋子宁哼了一声,“真的问心无愧?”

  千夜凝思片刻,缓缓地道:“我也想了很久很久,这是最好的办法。”

  宋子宁皱眉道:“你还准备纠缠多久?”

  “哪有纠缠。”千夜失笑,想要岔开话题。

  不过宋子宁不依不饶,“我是说,你还想和她保持这样的关系多久?”

  千夜默然片刻,说:“我答应过她,要送她登临圣山。”

  宋子宁终于爆发,腾地站起,指着千夜鼻子喝道:“那不是梦想,而是胡思乱想!早晚有一天你会被她害死的。真到那个时候,你以为我们会袖手旁观吗,大家都会被你拖着一起死!”

  千夜苦笑,忙道:“哪有那么严重?”

  宋子宁脸一板,冷道:“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千夜起身,一把揽住宋子宁的肩,挟着他就出了书房,笑道:“好了,先不说这个,反正还远着呢。我看你这次出去满身是伤,还断了骨头,走,先喝一杯去,然后你有啥悲惨遭遇,赶紧讲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听了这话,宋子宁顿时愕然,道:“千夜,你学坏了!”

  不过千夜手臂如同钢箍,勒得宋子宁几乎双脚离地,动弹不得。堂堂七少,就这样被拎了出去,直奔酒馆。

  酒馆此刻还没什么人,千夜和宋子宁进来后,老板就关上了大门,不让其他人打扰。

  其实两人都满腹心事,所以转眼之间桌边就多了一堆的空酒瓶。

  宋子宁被灌得已经有些昏昏沉沉,问:“千夜,你,变坏了。这都是,跟,跟谁学的?”

  千夜微微一笑,说:“我现在天天和那些佣兵混在一起,都是从他们那学来的。其实待久了,就会觉得他们挺有意思的。”

  这时侍女来到桌边,开始收拾空酒瓶,千夜道:“再拿十瓶来。”然后顺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记。

  侍女顿时眉花眼笑,想往千夜腿上坐。千夜轻轻一推,道:“先去拿酒。”

  她有些哀怨地瞪了千夜一眼,搬酒去了。

  千夜对宋子宁道:“看见了吗?不用担心我。”

  宋子宁嘿的一声,嗤之以鼻,讥道:“算了吧,你也就到此为止,骗骗别人还行,想骗我?真要送个女人到你床上,你是会跑的吧?”

  千夜呵呵一笑,“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宋子宁一口酒喷了出去,怒道:“有种这话你对夜瞳说去。”

  “这种小事,就不去打扰她了。”和佣兵们混得久了,千夜脸皮也变得厚了起来。

  对付皮厚的人,即使聪明如七少,也没什么好办法。他瞪了千夜一会,方道:“唉,算了。我知道你现在心情,肯定是把自己封闭起来。想当年本少遇到那件事时,也是一样......”

  千夜顿时两眼放光,大感兴趣:“讲!让我开心一下!”

  宋子宁顿时被气个半死,怒道:“本少就是不说,你能怎样?憋死你个混蛋!”

  千夜手抚下颌,若有所思,忽然道:“你不会喜欢张静吧?”

  “谁??”宋子宁有些懵懂的样子。

  “张静,我们在黄泉的教官。”

  宋子宁又是一口酒差点喷出来,“为什么是她?”

  千夜若有所思,说:“因为她把你扒光了吊起来打,还示众一天。按照你们这种纨绔子弟的性格,如果不能一模一样的报复回去,那多半就是念念不忘,想要从了对方。”

  宋子宁那口酒终于没有忍住,全喷了出去,怒道:“这是谁在胡说?”

  “天晴。”

  “......好吧。”这个名字一下把七少的怒火全压了回去。

  两人说笑打闹之际,酒下得可一点都不慢。侍女来来回回了好几次,既没见千夜有什么下文,屁股也没能被再拍一下,显得大是失望。

  “白空照也来中立之地了。”宋子宁道。

  “知道,和她打过两次交道了。”

  “动手了?”宋子宁微惊。和白空照动手是件非常危险的事,不管战力高出多少都是一样。

  “没有,她交出了一半收获,然后走了。”

  “等等,你是说......”宋子宁几乎不相信自己耳朵。

  “两次都是。”

  宋子宁顿时有种要骂娘的冲动。少女遇到千夜就乖乖交出一半,碰到自己却是下局设套,抢了三日辛苦的收获。损失倒也罢了,关键是两相对比,少女对宋子宁的鄙视尽显无疑。

  她若是想要袭杀宋子宁,反而难以得手。真论战力,七少也是顶尖的。然而若她的目标只是对着宋子宁的背包钱袋去的话,那宋子宁就全无感应,等到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这几日来,宋子宁一直在苦恼这个问题。

  两人渐渐酒酣耳热,千夜也有些眩晕恍惚,宋子宁就更不用说了,已经两眼发直,就差不省人事了。

  宋子宁忽然伸手搭在千夜肩上,饶有意味地说:“千夜,如果有人不想要一件东西了,你知道用什么办法让她继续争取吗?”

  “什么办法?”

  宋子宁神秘一笑,道:“很简单,只要有人跟她抢就行了。”

  “你究竟在说什么?”千夜莫名其妙。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一夜很快过去,七少忽然感觉眼前一片光明,亮得有些刺眼。

  他忍不住遮住眼睛,从指缝中向前望去,忽然看到面前一片人头涌动,所有人都在对着自己指指点点,无论少男少女,不少人的目光都在他下体处瞄来瞄去,窃窃私语。而在旁边,则立着一个熟悉而又风姿绰约的女人,那呼之欲出的饱满胸部,让任何雄性都无法忽略。

  黄泉,张静!

  宋子宁这一惊非同小可,猛地坐起,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被剥光了吊在柱子上。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睡在卧室里,身上衣服穿得好好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正好照在他的脸上。

  宋子宁松了口气,猛地出了一身冷汗,直透数层衣衫,一时间头晕眼花,虚弱无比。看来这个梦确实把他吓得不轻。

  看看日光角度,宋子宁知道此刻已是中午,昨晚后来发生的事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最后的记忆还是在酒馆中和千夜喝酒。至于怎么上的床,就是一片空白。

  对于他这个级别的强者而言,喝酒喝到失忆可是极罕有的,他很想知道自己昨晚究竟喝了多少,才会变成这样。

  ps:今天的特殊之处在于,忽然想加更了。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