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六 熟人

章五六 熟人

  不过那场恶梦把宋子宁吓得不轻,出了一身大汗后,酒已经醒了七八分。此刻他头还在痛着,但是原力运转片刻,所有酒意就全都消了。

  当年黄泉往事,就这一件印象最是深刻。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张静神态举止,甚至眼中神情都历历在目,即使过去多年,也不曾有所遗忘。他只是将其深深埋入心底而已。

  宋子宁忽然想起千夜昨晚说过的话,顿时一呆,紧接着如踩到了火,一下子跳了起来,叫道:“胡说八道!纯属胡说八道!”

  不过当年张静那一步三颤的胸部,却宛若真在眼前,不断晃花着他的眼睛。

  七少毕竟是七少,深吸一口气,原力流转,将身体不适一扫而空,头脑复归清明,心中一片冰湖。

  他忽然失笑,自语道:“这丫头,差点就上了她的当。千夜这笨蛋也是的,居然愿意当她的帮凶。嗯,看你们配合得不错,这样也好。死丫头,不让你自己乖乖跳坑里去,你也不知道本少的厉害!”

  宋子宁来到窗前,向外望去。卧房在三楼,外面不远就是工地,一座仓库已经出现雏形。他目光一扫,就看到了千夜。如果不是千夜扛着十几吨重的材料轻松跃上房顶,想把他和普通佣兵区分出来还有些难度。

  看千夜衣甲上的泥水灰土,想来已经干了很久。宋子宁再是不服气,对千夜的酒量也是无话可说。

  宋子宁在窗前站了片刻,正欲离开,忽然间千夜已经出现在窗外,说:“你醒了?先给我冲一下。”

  宋子宁无语,挥手召来雨丝,将千夜身上泥土冲刷干净,再召和风吹干,方冷着脸道:“下不为例。”

  千夜哈哈一笑,伸手把宋子宁从窗户里提了出来,道:“走,吃东西去。”

  一晚宿醉,宋子宁早就饿了。两人随便找了家饭店,点了满桌的菜,就埋头大吃。

  “千夜,你就准备这样了?”

  “这样不是挺好吗?”

  “随便你吧。”

  “行了,不说这些没用的。狼王受的伤也快好了,估计报复很快会来。你有什么打算?”

  宋子宁轻松道:“这有什么好怕的,让天晴去应付就好。她手上还没几个应对神将的手段?”

  说到应对神将的手段,千夜顿时想起了那块张不周的‘随身令牌’,深感宋子宁这次的提议不怎么样。

  他将狼王的战力和能力说了一遍,然后问:“你有什么办法限制住他吗?”

  说到正事,宋子宁就变得严肃,道:“按你所说,最多半秒,还得是运气够好。”

  千夜点头,“半秒就够了。”

  宋子宁凝思片刻,又潜心推算,说:“狼王身体非常强,应该是有这方面的天赋,恢复能力应该也是十分惊人。另外狼人如果沟通先祖,能够获得先祖力量的短暂加持,可以大幅度提高身体防御。我想要限制他很困难,很可能你只有一击的时间。但是你有把握一击重创他吗?难道又要用那招?”

  千夜道:“半秒足够,用葬心就可以。”

  宋子宁想起了什么,点了点头,道:“小心点,那把枪一枪就能抽干你。”

  “现在有你们在,我怕什么?”

  “你不怕,我怕。”

  宋子宁忽然想起一事,道:“对了,千夜,如果你遇到什么老熟人的话,不要太惊讶。”

  “老熟人?”千夜明显感觉有些不妙,当下脸一板,道:“你又在搞什么?”

  “反正是为了你好。”

  吃饱喝足,千夜又去工地干活。看着他的背影,宋子宁摇了摇头,放弃了劝他修炼的想法。或许只有这样,千夜才会好过一些。

  宋子宁回到居处,凝神提笔,写下三封信,分别封入三个特制的银色封筒,然后叫来亲信,吩咐备车。

  片刻之后,越野车就出了南青城,疾驶而去。而千夜正埋头在工地苦干,并未注意到宋子宁的离开。

  越野车在荒野上疾驰,足足行驶了半日时光,到夜幕初垂时方才停下。一名亲随跳下车,点亮一盏特殊的原力灯,向着天空不停晃动。

  再过一会,一艘修长的高速浮空舰自天而降,悬停在半空。宋子宁跃上浮空舰,命它重新飞回虚空,然后启动舰上的原力阵列,将三个银色封筒放入其中。

  原力阵列发出一阵耀眼强光,三个封筒就此消失。爆发之后,原力阵列即刻黯淡无光,镶嵌在周围的十余颗高纯黑晶尽数碎裂。即使以宋子宁的身家和气度,也忍不住眼角跳了几下,满脸都是肉痛。

  几乎在同一时刻,一枚银色圆筒就出现在秦陆上宁远重工的一处秘密基地内,另外两枚封筒则不知去向。基地表面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民宅,里面住着一对老夫妻,无子无女。

  老人小心翼翼地拈起封筒,看看上面的封印和标记,就将封筒收好,收拾行李,登上了前往帝都的浮空艇。

  此刻在中立之地,宋子宁仍是有些不放心,招来舰长,又递给他一个封筒,说:“你即刻前往秦陆,将这个东西交到帝都王左王将军手里。什么都不要问,也什么都不要说,他自然知道该如何处理。这艘船到了秦陆后就返回,你自行前往帝都。”

  “明白。”船长领命之后,宋子宁就跃下浮空舰。

  高速浮空舰缓缓升空,在空中徐徐转向,然后加速,飞向无尽虚空。

  等浮空舰飞走后,亲随方问:“少爷,不是已经送讯回去了吗?怎么还要再送?”

  “那原力阵列虽是宗师之作,可也未必保险。”说罢,宋子宁就登上越野车,返回南青。

  越野车一路颠簸,宋子宁始终闭目养神。他忽然低呼一声,腾地坐直身体,叫道:“停车!”

  正在驾车的亲随吃了一惊,忙刹停了越野车。

  宋子宁跳下车,踱来踱去,凝神苦思。半天之后,他才渐渐舒展双眉,自语道:“算了,她应该会有所发现,把消息传递回去。若连这本事都没有,那也不是她了。”

  他又登上越野车,说:“走吧,回南青。”

  这一次越野车没有再停下,一路驶回了南青城。

  陆块边缘,姬天晴立在一座孤峰绝顶,凝望远方。虚空中,悄然跃出一艘幽灵般的浮空舰,无声无息地在空中滑行,然后悬停在姬天晴面前。

  这艘浮空舰若隐若现,稍不仔细看就会变得隐隐绰绰,有若虚影。

  停稳之后,从浮空舰上飞出数人,凝停在姬天晴面前,躬身道:“小姐有何吩咐?”

  姬天晴取出一个信封,沉声道:“把这个送回去。这里面的内容很重要,不容有失。你们就用这艘战舰护送吧。”

  为首一人一惊,忙道:“这不妥吧?我等的任务是保护小姐。我们要是走了,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等可担待不起啊!”

  姬天晴脸一沉,冷道:“把这封信送回去,父亲看了后自然会明白。若是路上有了差错,你们才是担待不起!”

  那人还想再劝,姬天晴已经转身飞走,丝毫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众人僵在当场,又不敢去追。片刻之后,一名老者说:“小姐是和宋阀七少在一起,应该不会有事的。许大人,我们还是听小姐的吩咐,把信送回去吧。”

  为首那人双眉紧锁,显是难以决断。老者又道:“许大人,小姐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她决定了的事,劝是劝不动的。为今之计,只有全速来回,把信送到后立刻返回。”

  许大人叹道:“看来只有如此了。”

  众人返回浮空舰,这艘幽灵般的高速舰闪了几闪,就消失在茫茫虚空中,杳无身影。

  姬天晴并未走远,而是立在另一座孤峰上,遥望着一天星海。此刻的她,脸上不复有阳光,却隐有淡淡哀愁。如是出神片刻,她忽如大梦初醒,惊醒过来。

  姬天晴忽地咬牙,恨道:“宋子宁!你给我等着!”

  南青城内,正在研究规划图的宋阀七少忽然眉间一颤,感到一阵冰寒的恶意如一盆冷水当头而落。他吓了一跳,急忙潜心推算,结果却是一片混沌,毫无头绪。

  受了这么一惊,他也就无心研究规划,而是在房中踱来踱去,思考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就在这时,千夜推门而入,一把拎起宋子宁,道:“别看这些没用的了,到喝酒的时间了。”

  “还喝酒?”宋子宁寒毛倒竖。

  夜深人静,千夜扛着人事不省的宋子宁回到住处,把他往床上一扔,然后拍拍手,心满意足地关门离去。

  转眼之间,南青城又开始了新的一天。当刺眼的阳光顽强地穿过窗帘缝隙,照在宋子宁脸上的时候,他呼吸忽然变得急促,大叫一声,翻身坐起,又是一身冷汗。

  那个持鞭的教官,又出现在他的梦里。

  而此时此刻,千夜正哼着小曲,不顾满身泥水,在工地上干着活,时不时会和身边的佣兵们爆两句粗口,讲几个粗俗笑话。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