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七 何谓天机

章五七 何谓天机

  帝国越陆上,一艘高速浮空舰腾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优美弧度,飞向远方。

  地面浮空艇港口的军官在观察了一阵后,就在登记薄上写下了‘飞向秦陆’的字样。例行记录后,又观察下一艘船的航向,并与预定资料核实。

  他并不知道,前一艘浮空艇在飞离视野后,再度转向,并且升起两根新的桅杆,挂载动力帆后速度大增,飞向茫茫虚空。不过这名军官就算是知道,也会当作不知道。否则的话报了上去,整个起降场都得背上个监察不利的罪名,上上下下都要连着受处分。

  远方浮空艇外壳打开,又探出数根横向的桅杆。桅杆上的原力阵列不断点亮,随后一个新的防护罩将整艘浮空艇保护起来,抵御住了虚空中原力风暴的侵袭。

  防护罩生成后,舱门打开,一个英姿挺拔的身影走上甲板,立在船头。他随意一站,就有锐利气势冲天而起,如同出鞘利剑。

  一名干瘦老者跟在他身后,道:“公子,如此大的事,你不跟家里说一声,恐怕不妥吧?”

  那人回首,露出俊美无畴的面容,只是眼神过于凌利,让人心中生寒,只感畏惧,无瑕欣赏他的容貌。听到老者的话,他冷笑一声,道:“我李狂澜要作的事,还轮不到那些老家伙们来插嘴!”

  “公子,可是......”

  李狂澜打断道:“没什么可是,长老会里那些老家伙现在一半战力都不如我,另外那些很快也会被我追上。这么一群没有天赋的家伙,也想来指点我该走什么样的路?”

  老人叹道:“话是如此,也没错。只是您不跟娘娘说一声,总是不妥。”

  李狂澜气势微微一窒,道:“姐姐事情那么多,哪有时间关注我这点小事。”

  “事关大漩涡,哪有小事?公子还请三思。”

  “都已经上路了,再回去岂不是麻烦?”

  “大漩涡数日后即将完全开启,现在立刻赶过去,仅仅是耽搁一日而已。晚进一天,以公子您的本事应该不至有失。可若是再多,就是结结实实地吃亏了。”

  李狂澜不以为然,“无非就是入口附近那点东西,本公子还看不上。”

  “上次的海上莲生,可就是在入口附近发现的。还能有何事比这个更加重要?”

  “有一件事。”

  “哦?那是何事,老仆倒是想要知道。”

  “我的剑是否够快够利!”

  老人双眼微眯,缓缓道:“如此说来,公子找到了磨剑之石?”

  “没错,他们就在中立之地!”

  老人叹一口气,道:“公子,磨剑虽然没有错,可若是磨得太狠,恐怕剑还未锋利,却先有折刃之忧。”

  李狂澜冷笑,“你觉得我打不过她?”

  “老仆不敢。”

  “全速前进,我意已决!”

  老人犹豫片刻,道:“公子既已决意如此,那老仆自当追随。不过还是要给娘娘和家主发个消息,以免他们担心。如果娘娘长时间没有您的消息,怕是会让宫内高手过来看看的。那个时候,公子无论有什么计划,恐怕都不会很顺利。”

  李狂澜哼了一声,却也没有反对。

  老人松了口气,回身打了个手势,片刻之后,一道流光冲天而起,飞向远方。

  等流光消失在茫茫天际,李狂澜方冷冷地道:“加速,我要提前抵达中立之地!”

  “是,公子。”

  帝都,深宫之内正是花开之季,四处斑斓锦簇,阳光晒得到处都是暖洋洋的,一片和煦,可若是站在背阴处,却还能感觉到丝丝料峭寒意。

  李后此刻正坐在花园的凉亭里,享受着暖阳,膝上放着只毛发如丝的白猫,用手轻轻抚着。那五根春葱般的手指,竟似比猫还要白些。

  阳光斜射在方亭内,暖得那只猫舒展开身体,沉沉睡了过去。

  李后轻轻拈起旁边的茶盏,浅浅饮了一口,就有宫女换过了新茶。她们行动间几无声息,动作轻柔,个个都有不俗的实力。

  花园中响起一阵细碎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面皮白净的老内侍小跑着赶过来,在方亭外停步跪下,道:“娘娘,禁卫军王左将军求见。”

  “王左?他怎么突然要见我?这不合规矩吧。”

  “王左将军说,有来自中立之地的秘报,非常重要,需要亲手呈给您。”

  李后双眉微颦,道:“中立之地......好吧,让他进来。”

  内侍一怔,“在这里?这,有些不大好吧?”

  李后淡淡道:“王左将军身份特殊,就是陛下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带他过来吧。”

  宫中老人都知道李后的话从来不说第三遍,内侍不敢违逆,小跑着离去。

  片刻之后,一个面容英俊、身材高大的年轻将军大步走来,在方亭外跪下,道:“臣王左叩见娘娘!”

  亭中侍女都大感兴趣,纷纷偷瞄。只见这将军面白无须,眉宇间顾盼生姿,英俊是英俊了,却显得有些阴柔之气。

  李后轻抬手,示意他起身,徐徐道:“有什么消息这么重要,定要面见我不可?你可知,若是这消息没那么重要,就是杀头的罪。”

  将军脸色一白,忙道:“消息来自宋阀七公子宋子宁,他自中立之地不惜耗费将消息破空送至秦陆,再接力交到臣的手里。子宁将军明言,此消息事关李氏未来,必须亲自交到您手上方可。”

  “宋子宁?听说他是个聪明人。”听到这个名字,李后面色稍缓,随后道:“拿来看看吧。”

  将军赶紧取出两个封筒,交给了身边的侍女,说:“七公子一共送来两份,说都是同样内容。小臣不敢保留,全都在这里了。”

  李后接过封筒,看看封印完好,就欲打开。这时亭后阴影中忽然走出一名老迈内侍,道:“娘娘,小心有机关,还是老奴来吧。”

  李后微微一笑,缓道:“既然是聪明人,就不会干这种笨事。这么小的封筒,里面不管装的什么,又岂会伤得到我?”

  说罢,她双手一扭,已将封筒拧开,从里面抽出一封信,细细读着。

  信不长,李后却看得异常仔细,反复看了数遍,才将信放下。然后她又拆开另一个封筒,将两封信比对了一番,见内容确实是一模一样,就双手轻揉,信纸立刻化为一缕青烟,随风而去。

  李后端正坐着,眉宇间似喜似忧,又有种说不出的妩媚。凝思片刻之后,她方似笑非笑地道:“这孩子,倒真是胆大,连我都敢算计。”

  亭外的王左将军听了这话,猛地一惊,再被李后目光一扫,立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伏地不起,全身颤抖,但却未曾讨饶。

  “王左,那宋子宁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甘心为他办这种事。”李后淡淡地问,柔媚的声音中透着丝丝寒意。

  王左咬牙道:“七公子曾甘冒大险,救下了小臣的独子。小臣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此恩德,臣愿以死相报。除此之外,臣也相信,七公子断然不会害我,也不会害您。”

  李后微微一笑,道:“有情有义,知恩能报,倒也是不容易了。这个消息确实于我十分重要,这样吧,你去荣国公那里走一趟,就说是我的话,看看有什么外省的缺儿,就由你填了吧。”

  王左又惊又喜,急忙磕头,道:“谢娘娘!”

  李后轻挥手,让王左退下。她凝思片刻,道:“取我的偷天玉匣来。”

  老内侍一惊,劝道:“娘娘,那东西不可多用啊!”

  “无妨,此事值得用一次。”

  老内侍不敢再劝,转身而去,片刻即回,手中捧着锦缎,缎上放着一方凝脂玉匣。

  李后接过玉匣,打开匣盖。匣内是数片玉片,片片薄如蝉翼,上面各自刻着一个上古文字。这几个上古文字十分冷僻,在场诸人,竟无人识得一字。

  李后取出玉片,默算片刻,扬手就向地上洒去。玉片落地,发出丁丁咚咚的悦耳声音,此起彼落,如跃动的精灵。

  李后聚精会神地看着,不放过每个细节。在场无论战力深不可测的几个内侍,还是侍女,都屏息静气,丝毫不敢惊扰了李后。入宫多年,李后还是第一次用这偷天玉匣,也是第一次全力出手测算天机。若是在这当口坏了她的大事,杀头都是轻的。

  李后能够登上后位,靠的可不只是温婉与美貌。

  玉片在地面跃动着,忽然间啪啪声响起一片,所有玉片竟同时碎裂!

  李后脸色刹时雪白如纸,猛地咳嗽起来,直咳得弯下了腰。

  众人皆是大惊,却无人知道推衍天机是否已结束,自也不敢过去,于是个个手足无措。

  咳了好久,李后方直起身体,看了看刚掩着口的手。手心中有一滩鲜血,看着触目惊心。

  她取过一方白巾,擦去唇角和手心中的血,忽然笑了,自语道:“天机啊天机,岂不知越是遮掩,就越是分明?”

  她重新坐得端正,脸上笑容消去,尽显大秦母后的威严,道:“把这些都清了吧,另外,去请刘公公过来。”

  片刻功夫,一个须发皆白,长眉垂至脸侧的老内侍来到方亭外。他并未跪拜,仅仅是行了一礼,便道:“李后找老朽来,有何吩咐?”

  李后对刘公公没有跪拜,似是觉得理所当然,道:“有件私事,想要请公公跑一次中立之地,带几句话给狂澜。话带到之后,公公可以相机行事,不急着回来。”

  说罢,李后口/唇微动,束音成线,送入刘公公耳中。

  刘公公长眉忽地一扬,道:“老朽明白了,定当尽力。”

  李后温婉道:“有刘公公出马,定是妥当的。”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