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三 听说你们正缺人手

章六三 听说你们正缺人手

  水蓝剑光一现,姬天晴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不过此刻千夜背后的光翼刚刚舒展到极致,葬心离轰鸣还差几不可察的刹那。

  这是最关键的瞬间,姬天晴顾不得其它,倾尽全力轰击狼王。此际她每一下遥击,威力都大得出奇,让狼王不得不分神应对。这种威力远超她自身实力的攻击,和千夜的太玄兵伐诀有异曲同工之处。

  这时千夜终于蓄势完毕,自葬心枪口射出的不是原力弹,而是一根光羽!

  这一瞬间,世间万物似都失去了色彩,所有人眼中都只剩下了这根光羽。时间似乎停滞,而空间也失去了意义。

  时光凝停好像只是错觉,众人的醒觉有快有慢。姬天晴几乎没有停顿,在光羽出现的时刻转身就逃。而那水蓝身影则是慢了刹那,似乎有些犹豫不甘,不过还是转身逃离,只是选择了另一个方向。

  而狼王双眼已红得如欲滴出血来,在看到光羽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躲不掉了。

  在光羽之前,时间和空间似乎失去了应有的意义,它一出现就到了狼王面前,穿透了淡薄的先祖之力,没入胸膛!

  狼王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震得头顶的云层都层层排开。暗红色的先祖之力全部爆发,化成数百米的火柱,上冲天际,下轰大地。火柱所过之处,无论城墙、民居还是防御工事,全被轰成齑粉,片甲不留。

  火柱中央,狼王不断仰天嘶吼,突然间胸膛炸开,一道血泉喷薄而出!

  狼王胸口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血洞,看上去非常恐怖。可是这一枪,终究还是没能将他身体轰穿。狼王忽然冲破火柱,转眼间消失在茫茫远处。

  千夜遥遥望着,心中暗叫一声可惜,随即双眼失神,坠向大地。两道身影同时电射而至,伸手去接。可是两人彼此对望一眼,似是都意外于对方的出现,于是哼了一声,同时收手。

  通的一声,千夜就这样落地,砸穿了一座民居的屋顶,掉入屋内,就此再无声息。

  姬天晴看着对面之人,目光不善,道:“真没想到你会到这里来。”

  在她面前,立着的是一身蓝色劲装的俊美公子,剑眉星目,唇似点朱。他站在那里,本身就似是一把出鞘利剑,正是李狂澜。

  李狂澜嘴角微露冷笑,道:“我为何不能来?”

  “这里似乎没什么需要你做的事。”

  “我若不来,刚刚你们怕是骑虎难下了吧?他那一枪若是失了手,你们可就麻烦了。”李狂澜悠然道。

  姬天晴淡道:“你也知道关键是千夜的那一枪啊,我还以为你打算单人只剑就要斩狼王于马下呢。”

  李狂澜哈哈一笑,道:“只要你能办到,那我也没问题。”

  姬天晴面色不善,不过关键时刻,确实是李狂澜天外飞来般的一剑斩破狼王的先祖之力,否则的话千夜那一枪被先祖之力阻挡,怕也难以重创狼王。所以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得承认这一剑的关键。

  对峙之际,李狂澜向下面指了指,道:“你这是不管他的死活吗?”

  “他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怎么突然会关心他了,这可不像狂澜公子的作风啊!”

  李狂澜微微一笑,玩味地道:“刚才你扑过来的速度可不慢啊。”

  “哪里哪里,我们可是同时到的。”

  “那是因为我本来速度就比你快,所以起步是在你之后。”

  “那你赶得挺急的。”

  正当两人言辞交锋之际,宋子宁已飞向城外,遥遥叫道:“快跟我去追击狼王,别让他跑了!”

  孰料姬天晴的回答是,“我还有事。”

  而李狂澜更是干脆:“不去!”

  宋子宁无语,只得只身追击,加速远去。

  直到宋子宁的身影消失,姬天晴才舒展了一下身体,懒洋洋地道:“他又追不上。”

  “追上了也没用。”李狂澜补道。

  两人难得的意见一致,却彼此互望一眼,眼神都不是那么友好。显然觉得和对方想法相同,是件难以接受的事。

  李狂澜又往下一指,道:“你再不救人,他可就要死了。”

  “脱力而已,睡一觉就好了。”姬天晴显得满不在乎,但是接下来笑眯眯的眼神就开始藏着锋芒,问:“这边事情已经结束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呢?”

  这算是**裸的赶人了,哪知李狂澜并不着恼,反而将手背到身后,悠然道:“既然来了,就不急着走。听说这南青城里新成立了一个名为暗火的佣兵团,想来正缺人手。本公子不才,准备体验体验佣兵生涯。”

  “不好意思,佣兵团人满了,最近不收人。”

  李狂澜笑道:“你不过是个副官,这事你说了不算。等下面躺着的那位团长醒来再说吧。”

  “他此战脱力,怕是要多睡几天。”

  “那等七少回来也行。”李狂澜一点也不急。

  “七少......”一提到这个名字,姬天晴忽然间心中一动,急忙默默推算,脸色立刻就变了,“糟糕,这家伙有危险!”

  两人对望一眼,姬天晴向下一指,道:“他交给你,我去救七少。”

  李狂澜默默点头。他虽然出自李家,可偏偏不会天机推衍,最强的依旧是武技剑道。姬天晴却是诸般杂学无一不精,想来自有手段能够追踪到宋子宁的所在。

  值此关键时刻,两人就不再抬扛,默契地做各自擅长的事。

  姬天晴身影闪动,顷刻间已追着宋子宁远去。

  在荒野深处,狼王显出身影,有些踉跄地奔行着。此刻他胸前伤口依旧触目惊心,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而且伤处并无原力交战,所有血肉都寂静不动,既不生长也不腐烂,如同失去所有生机。

  这比伤口不断恶化还要糟糕,无论狼王如何催运原力,都只能伤口附近徘徊。那根光羽的奇异力量所到之处,会湮灭一切生机,而且极难驱除。狼王现在还行动自如,甚至也能战斗,然而想要愈合伤口,恐怕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随着先祖之力全部耗尽,狼王眼中的血色也已褪去,恢复了清明。他一路向着军团主力奔去,这样会比飞行更加节省体力。

  跑着跑着,他忽然站定,颈后的长发根根立起,已是感觉到无法形容的凶险。狼王鼻子动了动,转头望向侧方。在百米之外,有一堆乱石和几丛灌木。

  当狼王目光望过去时,从大石后走出一个白裙少女,手中的蛛魔砍刀依旧狰狞锋利。

  狼王瞳孔急缩,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煞星。少女看似柔弱无害,可是上一次狼王已经在她手里栽了个大跟头,连珍贵的原晶都失落了。现在自己再次重伤,结果又遇到了她,难道真的只是运气不好?

  直觉告诉狼王,无论如何不能把后背对着少女。眼看少女逐渐靠近,狼王也是凶悍之人,立刻弓起身体,如受伤的巨狼,低低咆哮着。果然,白空照犹豫了,没有再接近,但是也不肯离去。

  狼王不愿拖延,天晓得再过一会会发生什么。想起前次经历,他摘下腰间口袋,远远地抛给少女。

  少女接过口袋,打开仔细看了一会,似是对里面的东西十分满意,当下缓缓退后。

  事情顺利得出乎狼王意料之外,他忍不住问:“你就这样走了?这么容易就放过我?”

  “只要你活着,我就可以继续抢你东西。”

  少女的回答差点没把狼王气晕过去。然而她的实力明明很有限,却偏偏有着不相称的危险感觉。而且前次战例也表明,狼王的危险直觉并没有错。

  多年的谨慎让狼王压住怒意,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问题十分关键,少女两次在狼王最虚弱的时候现身拦截,绝不仅仅是巧合。

  只是少女的回答差点再次把他气昏:“不告诉你。”

  狼王不再多说,看着少女渐渐退远,这才转身离去,奔向军团主力所在。

  狼王走后不久,宋子宁就在荒野上出现。此刻的七少一身轻甲,是猎人的标准装束,手提银枪,不断搜寻着荒野上残留的线索,追踪而来。

  由于要不断寻找线索,还要分辨狼王故意留下的假痕迹,所以宋子宁的速度并不算快。然而他此刻就如最老道的猎人,有着无以伦比的耐心和细致,仔细追踪。猎物已经重伤,只要不断追猎,就有可能逼得他们伤势爆发,自己倒下。

  七少不是只会军帐内运筹帷幄,野外孤身追猎也是大师级的好手。

  就在他专心追猎之际,忽然后颈中泛起一阵寒意,竟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宋子宁没有慌张,缓缓回身,横枪在手,冷眼望向静静立在数十米外的白空照。

  “本少现在身无长物,只有一枪在手。你此来为何,准备决一死战吗?”

  孰料少女并未动手,而是将一个腰袋放在地上,说:“这是给他的。”

  宋子宁一怔,“给谁?千夜吗?”

  少女并未回答,已然转身,如幽灵般远去。

  待她身影消失,宋子宁才走过去,拾起腰袋。这个腰袋的式样十分眼熟,宋子宁记得和狼王佩带的一模一样。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