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四 一半收获

章六十四 一半收获

  直到白空照消失在荒野深处,再也不见身影,宋子宁才回过神来,尤然难以相信刚刚经历的一切。这个嗜杀如命的少女,不光没有动手,还留给他一包东西?

  虽然少女没有明说,但宋子宁直觉,这包东西就是给千夜的。

  千夜和白空照的关系绝对和好字沾不上边,甚至距离深仇大恨也相去不远。宋子宁多少了解些千夜和白空照在血战时起的纠缠,知道两人见面就要厮杀。所以两次遭遇白空照,宋子宁都是做好了一决生死的准备。

  千夜奈何不了白空照,不代表宋子宁不可以。实际上像七少这种精擅天机推衍的强者,最是能克制少女这类依靠恐怖战斗直觉的人。至少在七少面前,少女把握战机的能力会被极大削弱。

  然而少女身上不可思议的战例太多,又曾经得过白阀的鼎力支持,这就让宋子宁不得不小心再小心。四阀的底蕴有多深厚,宋阀出身的七少最是清楚不过。别的不说,光是两册宋氏古卷就足以说明一切。

  在面对白空照时,宋子宁宁可小心为上,没有绝对把握绝不出手。天晓得她从白阀得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是以眼见着少女一路远去,宋子宁都没有升起追击之心。

  掂了掂手中包裹,宋子宁忽然难掩心中好奇,白空照要送给千夜的,究竟是什么?总不会是定情信物吧。

  这个腰包上还带着狼王的气息,只有几个简单的搭扣扣住,一拧即可打开。腰包上既无暗锁,也无机关。想想也是,这可是狼王贴身之物,还用得着暗锁机关保护?恐怕就连狼王自己,也未曾想过有朝一日这个腰包会落入别人手里。

  宋子宁颇有冲动想要打开看看,可是却觉得不好意思。他试着用感知扫过,但腰包不知是用什么凶兽的皮制成,完全把他的感知隔绝在外,无法测知里面究竟装了什么东西。不过腰包塞得鼓鼓的,又重得坠手,实在是勾起了七少的好奇之心。

  “嗯,这里面说不定装了什么凶险机关。千夜那老实人可不会想这么多,弄不好就被坑害了。不行,本少不能袖手旁观!”宋子宁喃喃自语。

  就在七少快要说服自己,把腰包打开来看看的时候,旁边忽然毫无征兆地伸过来一只手,轻轻巧巧地把腰包摘走,啪啪几声就打开了。

  七少目瞪口呆,看着突然出现的姬天晴,不知该说什么好。姬天晴一边拆包,一边理直气壮地道:“千夜那家伙太老实,这包里说不定就有什么恶毒机关,万一他被害了怎么办?你身为他好友,居然不为他着想,本少姐可不会像你这样薄情!”

  天晴大小姐把偷窥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令宋子宁惟有叹服。其实宋子宁也极为好奇,白空照送给千夜的究竟是什么。既然天晴大小姐已经把事情做了,他也就厚起脸皮,探头来看。

  这一眼望过去,宋子宁顿时咦了一声,脸色有异。

  腰包中装着的基本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晶体和金属块。这些要么是珍稀矿石,要么是罕见能量晶体,或者稀有金属的母矿,每一块都价值不菲。和这些矿石晶体相比,包底那几十块高纯黑晶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然而问题是,这些矿石宋子宁怎么看怎么眼熟。其中有几块原矿上刀痕宛然,更是不会认错。

  姬天晴拿出一块被剖开的原矿,在手里掂了掂,双眼微眯,不怀好意地道:“七少,这块原矿是我找到的吧?当时不是让你带回南青城吗?你跟我说的可是都已经入库了。”

  “这个......”饶是宋子宁脸皮再厚,此刻也有些面皮发烧。

  姬天晴却是得理不饶人,不断道:“这块是我给你的,这块也是,还有这块,这块,这这这......”

  转眼之间,她就把腰包翻了个底朝天,然后盯着宋子宁,道:“这里只有一半,另外一半呢?”

  宋子宁明显心虚,勉强道:“当初可是一个大背包,这里只有一小部分而已,不算一半吧?”

  “值钱的都在这里。所以这包里装的就是一半!另一半去哪了?”

  宋子宁再也搪塞不过,只得将一离开边缘地带,就被白空照以几个不入流佣兵为诱饵,抢了背包的事给交代了。

  姬天晴越听眼睛睁得越大,等宋子宁说完,立刻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得都直不起腰。若不是还要顾忌一点形象,恐怕大小姐都要在地上打滚了。

  宋子宁脸色铁青,等着她笑够。这是他一生当中为数不多的耻辱,所以才压下不说。没想到被白空照交给千夜的一个腰包给败露得干干净净。早知如此,宋子宁肯定当场就把腰包给埋了。

  姬天晴笑得没完没了,宋子宁一言不发,直向南青城走去。姬天晴捂着肚子追了上来,问:“你这么急着走干嘛?再让我笑会,哈哈!”

  宋子宁头也不回地道:“我要回城起兵,追击狼王主力。”

  姬天晴稍稍收起笑容,道:“有点冒险吧?”

  “狼王重创,其余皆不足惧。不趁着这时击溃他的主力军团,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在用兵之道上,纵使姬天晴也自认不如宋子宁,点头道:“好,听你的。我跟你一起去。”

  “那就快走吧。”宋子宁加快脚步,若一片秋叶,飘飘荡荡地远去。

  姬天晴也加快速度,和宋子宁并肩而行,悠然道:“这件事呢,如果你不想别人知道,那也好办。以后你把我们的酒钱包了就行。”

  “你们?”宋子宁感觉有些不妙。

  “我,李狂澜,还有那个笨蛋千夜。”

  “等等,千夜除外!”

  “不行!还没和那个笨蛋喝过酒,想想他喝醉的样子,一定很好玩。”姬天晴一脸期待。

  “......你是想趁他喝醉了套话吧?”宋子宁一语揭穿了姬天晴的用心。

  姬天晴呵呵轻笑,道:“本小姐是那样的人吗?”

  “你就是!”

  此刻南青城内,千夜安静躺在床上,全身冰冷,触手生寒。李狂澜端坐旁边椅上,横剑于膝,双眼微闭,缕缕冰蓝寒气在口鼻中盘旋。

  千夜如同一个没有生命的雕像,就那样静静躺着。在身体深处,血核相隔许久,才会微弱脉动一下。

  李狂澜安静坐着,千夜不动,他也不动,耐心似是无止无尽。

  这种状态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就在这时,在千夜血核上方,黑之书无声浮现,打开,翻到其中某页,旋即储存于内的精血如汩汩涓流,不断注入血核。

  原本极致收缩的血核开始扩张、膨胀,慢慢恢复了原本的大小,然后开始了第一下强劲脉动。

  李狂澜双眼忽开,他也感觉到千夜气息正在迅速增强。如此恢复速度,令他也大为惊讶。在他认知中,即使是十二古老氏族,似乎也没有谁有这样恐怖的恢复力。

  随着血核一下下的脉动,燃金之血再次出现,涌向身体各处,重新点燃生机。

  暗金血气似是从蛰伏中醒来,浮出血核。它似乎对黑之书很是好奇,小心翼翼地围着它游动,却不敢接近。而黑之书此刻放出的精血越来越少,当最后一滴精血被血核吸收之时,它就凭空消失,好似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虚无幻影。

  千夜的意识已经醒来,只是身体一时之间还动弹不得。他只得安静躺着,关注着体内变化,等待恢复行动能力。

  黑之书消失后,暗金血气失去了目标,有些茫然地围绕着血核游动。千夜默默看了一会,忽然想起这道暗金血气居然是原本的形态,原初之翼到哪里去了?

  一想到原初之翼,千夜即重新有了隐约感应。而暗金血气突然剧烈挣扎了几下,然后就落在血核上,动也不动。血气中段出现一个突起,迅速变大,最后表面碎裂,一双比之前大得多的暗金羽翼猛地张开!

  刹那之间,千夜和原初之翼重新建立起感应。新生的原初之翼比原先的要大得多,也更加栩栩如生。每边光翼上各有七根光羽,只是此刻黯淡无光。

  随着和新生的原初之翼联系加深,千夜更加清楚它的特性。首先就是它对原力武器的提升幅度更加明显,然后即是储存的原初之枪数量大幅提升。

  至此,千夜大致明白了原初之翼的提升方式,那就是当代表着原初之枪的光羽达到足够数量,双翼即有可能提升。当十四枚原初之枪全部储满或是用出,或许原初之翼就会迎来再一次的蜕变。

  当年黑翼君王制成原初之翼的时候,还未有机会培养,也就不知道它应该如何提升。触发原初之翼此次提升的原因,或许是千夜倾注了全部力量射出的那一记原初之枪。

  虽然原初之翼还处于重重迷雾之中,不过它还存在,并且变得更加强大,实是再好不过的消息。千夜长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那一身蓝衣的俊美公子,怔道:“怎么是你?”

  ps:明日加更,补欠。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