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五 照料

章六五 照料

  李狂澜一脸冷淡,“为何不能是我?”

  千夜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然而李狂澜指尖射出一道细细冰蓝剑气,倏忽而至,在千夜眉心处轻轻一点。剑气来得实在太快,千夜未及细想,身体本能地向后倒去,又重新躺回床上。

  那缕剑气一触即收,瞬时之间又被李狂澜收了回去,显示出非同寻常的控制力。

  躺回原位后,千夜察觉自己并未受伤,这只是李狂澜让他躺下的手段。

  “好好躺着,你杀脱了力,不想动摇根基的话就等完全恢复再说。”说罢,李狂澜起身,又道:“我去给你找些吃的。”

  “......多谢。”

  李狂澜离开后,千夜静静回想当日战斗的过程。他以葬心射出原初之枪,又有原初之翼提升威力,一枪之威,几是惊天动地!

  纵使狼王还有少许先祖之力护体,也被一枪重创,不得不即刻逃走。

  然而千夜为求毕其功于一役,只顾着将所有手段全部用出,却忘记葬心本身消耗就是极大,其实以现在的千夜还不能发挥它全部威力。而且原初之翼提升威力的同时,同时也会提高消耗。两相叠加的结果,就是千夜原力血气被瞬间抽吸干净,进入假死状态。要不是黑之书自行释放精血补充消耗,千夜还不知道要沉睡多久。

  此刻回想,千夜还是太心急了。葬心和原初之翼受制于有限的原力和血气,都未能发挥出最大威力。这一枪距离真正的威力极致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即使不用原初之翼,只用葬心,威力也差不了多少。

  只是当时战况千钧一发,众人实力相差太远,所谓围攻,其实只是牵制。一旦让狼王腾出手反击,怕是就要有人重伤,甚至陨落,千夜哪有时间细想,自是有什么用什么。众人之中,也只有他有能力重创狼王。

  这时窗外突然响起刺耳的军号声,千夜慢慢坐起,走到窗边,向外望去。只见一队佣兵乘上运兵车,向城外驶去。而在视野之内,一辆辆运兵车正向城门处汇集,佣兵们一个个也是整装待发,看这规模,恐怕不光是暗火,连城防军都是倾巢出动。

  千夜心中正有所猜测,李狂澜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宋七打算追击狼王军团主力,伺机决战,前一批部队早就出发了,这些是后援。不用担心,姬天晴那丫头在他身边。”

  千夜这才稍稍放心。就目前而言,姬天晴和宋子宁两人联手,狼王麾下恐怕无人能敌,只能靠数量优势弥补。然而无论宋子宁还是姬天晴都无惧群战,战场越是混乱,他们越能发挥。

  宋子宁用兵一向狠辣,得了优势就会死战到底,绝不给对手休整翻盘的机会。现在狼王重创,正是将他军团势力斩尽杀绝、连根拔起的好时机。至于斩杀狼王,却是不要妄想了。这次绝佳机会都被狼王逃掉,一心逃走的公爵级别强者,想要杀之是难上加难。

  不过也就是狼王,换了人族的普通神将,多半要被千夜那一枪要了性命。

  在用兵之道上,千夜自知远不及宋子宁,所以一直以来都不干预七少的决定。而出城追击的部队还包括了城防军,看来纪瑞也知道已将狼王得罪到死,索性落井下石。

  千夜回身,看到李狂澜端着托盘,上面放满了饭菜,异常丰盛,份量十足。

  他脸上依旧是万古冰山般的冷峻,毫无表情可言,将托盘在桌上一放,道了一声:“吃!”

  千夜本以为李狂澜会叫几个侍从端饭菜进来,没想到李大公子居然会亲自动手。他那双手纤长有力,肌肤白得几若透明,十指犹如青葱玉笋,和寒月笼沙放在一起是天造地设,但跟饭菜托盘就是几辈子都凑不到一起去。

  “你,你这是......”

  砰的一声,李狂澜用力一拍桌子,喝道:“吃!!”

  千夜知他别扭,识趣地不再多话,闷头大吃。他也的确饿惨了,体内能量几乎一扫而空,正需要补充。合计五六个碗碟的饭菜迅速消减,而千夜连半饱都说不上。

  千夜正准备打扫干净战场,自己去厨房找些吃的,未曾想李狂澜再次起身,道:“我再去拿些来,你不要出门。”

  说罢他推门而去,临走时将寒月笼纱放在门边。这把堪称神兵的长剑此刻无人握持,也是光彩流转,灿若琉璃。李狂澜在离去之际,在剑上灌注了一道剑气。只要有人接近,寒月笼纱即会自行飞斩。

  他布置了这一手,似是防备外人,又似是阻止千夜离开。

  片刻功夫,李狂澜双手便托着一盘饭菜走进。这一次的饭菜更是丰盛,而且多了些需要花时间功夫的菜。看来李狂澜在第一次时已经吩咐厨房多做些菜。于不经意间,他也流露出一点细腻心思。

  千夜只感觉浑身不自在,除了埋头苦吃,还是埋头苦吃。

  饭菜其实颇为可口,可惜他吃到嘴里,简直毫无味道。不管是谁,吃饭时候被宛若如鞘神兵般的李狂澜在旁边盯着,大概都吃不出什么味道。

  好不容易将所有饭菜一扫而尽,千夜终于心满意足,感觉体力丝丝缕缕的开始恢复。

  千夜望着李狂澜,真心实意地道:“多谢。”

  不知为什么,李狂澜避开了他的目光,望向旁处,冷冷地道:“你现在没有分毫战力,我只是不想你被某个杂鱼给砍了而已。再者说,照顾你也就等于还了赵君度的那个人情,所以不用谢我。”

  “君度的人情?怎么回事?”千夜追问。

  李狂澜却不肯多说,只是道:“你问赵君度去,自然会知道。”

  千夜皱眉,问道:“是不是和我们生死之战的约定有关?”

  李狂澜哼了一声,道:“若是有关怎样,若是无关又怎样?”

  这个问题倒是把千夜给问住了。前次约定生死决战,李狂澜言明要把千夜当作磨剑之石。可是细说因由,其实是他救了千夜和夜瞳,然后提了这样的一个条件。所以千夜绝无怨恨,只有感激。

  只是后来赵君度强势介入,硬将这件事揽在自己身上。现在李狂澜又说要还赵君度一个人情,难免让千夜心惊。

  略一凝思,千夜说:“没什么,还是要谢谢你。”

  这个回答出乎李狂澜意料之外,不禁道:“你就不怕我坑了赵君度?”

  千夜坦然道:“君度不是那么容易被坑的,另外,你也不是那样的人。”

  此时此刻,李狂澜眼中神色可谓相当精彩,道:“本公子可不是什么好人!”

  相处多次,千夜也算知道了这位狂澜公子喜怒无常的性格,惟有附和几句,免得他爆发。安抚了狂澜公子的情绪后,千夜又问起最开始的问题,他怎么会出现在中立之地。

  “本公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能拦我?”

  千夜哭笑不得,这番话等于什么都没说。他只有耐着性子,继续探问:“现在大漩涡也该开启了吧?你在这个时候到中立之地来,岂不是会错过机会?”

  “大漩涡没什么好进的,里面奇物再多,也都是些外物。依仗外物顶多也就是个神将,哪有可能冲击天王至境?本公子有此剑在手,也就够了。”

  这番话说得千夜哑口无言。虽然很想提醒李狂澜,能够成就神将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只是想想李狂澜的性格,千夜还是决定老实闭嘴。

  李狂澜仰着头,从俯视的角度看了千夜一眼,道:“本来本公子还想用你来磨砺一下剑技,不过看你那一枪消耗如此严重,暂且先放过你吧。”

  千夜接道:“多谢狂澜公子。”

  李狂澜难得地脸上微红,别过头去。

  其实说白了,千夜最终一枪的威力太大,李狂澜硬接的话,就不是磨剑,而是自杀。只是他死也不肯服软而已。

  “对了,千夜,我看你这个什么什么佣兵团没什么得力人手,本公子左右无事,就来当个副团长如何?”

  “狂澜公子,这个,你知道我们成立这个佣兵团是为何吗?”

  李狂澜手一挥,“不重要。”

  “狂澜公子,还是再考虑考虑吧。”千夜劝道。

  “怎么,看不上本公子呢,还是看不起本公子手中之剑?”

  千夜苦笑。有个来历神秘的姬天晴就够麻烦的了,现在又多个李狂澜。虽然千夜还不知道李狂澜具体身份,但至少知道她出身敬唐李氏,又与李后关系密切。再说以他的实力天赋,在李家年轻一代中必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这样的人,再加上李家与赵阀之间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必须小心对待。万一出了点事,都会是大麻烦。

  千夜自己孤身一人,本无所顾忌。可是既然想要建立势力,就免不了有各种牵扯。至少千夜不想连累到宋子宁。

  不管怎么说,李狂澜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千夜无法拒绝,只得答应下来。他亦可算是得力臂助,只要不是遇到狼王那一级数的对手,都有一战之力。

  千夜没想到逃到中立之地,也还免不了帝国的种种纠葛。越来越多的熟识人物聚集中立之地,现在是李狂澜,以后或许还有更多。

  千夜忽然有种感觉,这中立之地,正风云际会,行将大变。

  ps:晚些时候还有一更。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