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七 后悔

章六七 后悔

  李狂澜无奈地道:“千夜,跟你说过要留活口!”

  “在那儿。”千夜向靠墙坐着的军官一指。

  那名军官气息奄奄,比之普通战士还要弱上几分。不过李狂澜感知扫过,就发现他体内几乎是枯竭状态,生命力如同风中残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这种状态很象是被血族吸光了全身精血所致,可是军官的脖子上又没有吸血獠牙的齿印。

  李狂澜双眉紧锁,想到了在冲入山洞的瞬间,看到无数血线收入千夜体内的那一幕,心中微寒。

  李狂澜伸指在军官心口处一点,一道细细冰线刺入,那军官一声痛呼,随后精神就越来越是旺盛,脸上也现出不正常的红晕。

  “你们是哪里的部队?”

  军官挣扎着道:“我们是野狼佣兵团,这次受听潮城城卫军的征调出战。打完仗后,我们负责打扫战场和处置处置俘虏。”

  看着周围洞壁上挂着的一具具尸体,就可想而知,‘处置’的过程肯定不象这名军官说的那样轻描淡写。李狂澜对中立之地还不是很了解,向千夜望去。

  “他们是食腐生物。”千夜一句话就让李狂澜明白了这些佣兵的性质。

  这种佣兵就是炮灰,平时要参战,战后则负责清扫战场。因为实力低微,他们平日是没有酬劳的,所有收获全要靠清扫战场时获得的战利品。实际上战争过后,主要战利品肯定都被正规军队拿走,能够留给这些炮灰佣兵的东西少得可怜。所以他们连一丁点油水都不会放过,这也是外面的尸体大多是**着的原因。对他们来说,稍微完好的衣甲,也算是不错的收获了。

  这种佣兵惯于折磨战俘,一小半是想看看能不能榨出更多油水,更多却是为了虐杀取乐。他们在战场上是炮灰般的存在,甚至自己人也看不起他们。所以一旦有了机会,长久的压抑就会化为难以形容的暴虐,施加在更弱者的身上。

  也难怪千夜会如此愤怒,出手就是杀招,一记生机掠夺就扫灭了这个小佣兵团。

  这时军官气息过了高峰,转为微弱,李狂澜又在他心口点了一指,道:“你们和谁打?战局如何?”

  “听说是南青城的人,是个新成立的佣兵团,还有那的城防军。他们刚刚打败了狼王的军团,损失不小,没想到我们会突然出现,所以没撑多久就败了。”

  李狂澜代千夜问出最关键的问题:“南青城的主将呢?”

  “我们哪里能知道,只听说抓到了一个大人物,然后跑了一个。其它的,就都不知道了”军官气息渐渐微弱,头一歪,就此不动了。

  李狂澜起身,说:“看来只有这么多了。”

  这名军官原本中了千夜一记生机掠夺,处于濒死边缘。被李狂澜一指原力刺激了生机,才能说这么多话。现在他生机耗尽,却是连最后一线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千夜问:“被抓的会是谁?跑掉的呢?”

  李狂澜叹道:“你也知道,何必问我?于情于理,逃离的都会是姬天晴,被抓的只会是宋七。或许两人都没有被抓,所谓大人物另有其人。”

  千夜吐出一口气,道:“不,我有种感觉,被抓的一定是子宁。”

  李狂澜道:“先不要急。对方能击败姬天晴和宋子宁,必非易与之辈。以你现在的状态,过去了恐怕也没什么用。”

  千夜眼中闪动冰寒光芒,平静地道:“现在或许救不出子宁,但不管对方是谁,我都要让他知道,我来了。如果他敢把子宁怎么样,那我早晚要把他全族都连根拔起。”

  千夜此刻没有咬牙切齿,也未暴跳如雷,只是平平静静地诉说着一个事实。李狂澜目光复杂,看了他一眼,叹道:“宋七这家伙挺幸运的,居然会遇上你这样的人。走吧,我们继续追踪。想必对方的主力离此不远。”

  李狂澜转身出了山洞,千夜紧随在后。然后李狂澜发出讯号,让浮空舰升空,在高空待命,自己则和千夜步行追踪。

  这艘浮空舰价值连城,但是防御却是一般。既然对方有能够擒下宋子宁的强者,那么李狂澜就不肯让浮空舰冒险。在这种级数的强者面前,浮空舰就是活靶。

  这时一名老者忽然出现在李狂澜身后,道:“老奴陪公子走一趟吧。”

  李狂澜双眉紧锁,道:“这是我自己的战斗,和家里没有任何关系,谁也不许插手!”

  “公子”老者还要再劝,但李狂澜已携着千夜远去。老者惟有叹息一声,飞向浮空舰。

  李狂澜和千夜都是追踪好手,在荒野上千夜更是大师级的猎人。两人寻寻觅觅,很快就找到了目标。

  那是一处有水源的谷地,谷口处已经建起一座临时军营,大约千余名战士在此驻扎。

  千夜和李狂澜收敛气息,借着地形掩护,悄悄抵近观察。

  尽管是临时军营,但也修建得十分有章法,各种明哨暗哨交错布置,外加游动巡逻的士兵,兵营周围几乎没有死角,再老道的猎人想要潜入也十分困难。

  这些战士尽管都去掉了战甲上的标记,但是看衣甲装备的式样,分明就是听潮城的部队。这些战士个个气息深沉,装备精良,与之相比,无论暗火还是南青城城防军,看起来都象是乌合之众。就连狼王军团也要逊色一筹。

  这千余部队战力十分强悍,正面战场上击溃南青城万余城防军绰绰有余。宋子宁率领的不过是乌合之众,再被意外突袭,败阵可说意料之中。然而又是什么人,能让宋子宁连逃都逃不了?

  李狂澜默默观察一会,轻声道:“有高手,不要轻举妄动。”

  千夜双瞳中有蓝色荡漾,扫视着整片军营。他突然全身一震,在军营中央,看到了一片若有若无的树叶,正在随风飘荡!

  千夜此刻开启了真实视野,眼中看到的都是流动的原力。这片树叶根本不是实体,仅仅是原力化成,正常人完全看不到,只有如千夜真视之瞳这样能够看到原力的眼睛,才能够看得到它的存在。

  这片飘叶栩栩如生,在空中看似毫无规律的飘荡,但是叶柄始终隐隐指向同一个方向。

  千夜向那个方向望去,在极远处有绿光一闪而逝,以他的目力,也只是勉强能够看清那里也有一片同样的原力树叶在空中回荡。

  至此千夜已可确认,这就是宋子宁留下的暗记,来指引方向。看来宋子宁确实是落入听潮城之手,而姬天晴则不知去向。

  李狂澜向军营一角指了指,悄声说:“那里有血腥气,看来是关押战俘之处。要不要过去看看?”

  千夜刚刚点头,军营中忽然升起一道阴沉气息,有人喝道:“什么人在那里鬼鬼祟祟?”

  李狂澜和千夜都是微惊。刚刚千夜发现宋子宁暗中留下的标记,心神动荡,气息有些许外露,没想到居然就被人给发现了。此人的感知和机敏,恐怕也不在千夜之下。

  军营里升起一道身影,似缓实快地向千夜和李狂澜扑来。看清来人面目,千夜又是一怔,居然是当日隐藏在云中的老者。

  那老者看到千夜,也是一怔,旋即面露冷笑,眼中更是带上了杀机。看来他对当日一事,仍然耿耿于怀。

  李狂澜拔出寒月笼沙,一道水蓝剑光自下而上疾斩老者,然后对千夜叫道:“你先走!”

  然而千夜并未退走,而是死盯着老者,忽然喝道:“是你偷袭了子宁?”

  老者哼了一声,抽剑挡开李狂澜的剑光,然后道:“什么偷袭,老夫乃是堂堂正正用兵,挥军击败对手,而后将他在阵上生擒。那小丫头倒是滑得很,见机不妙拔脚就逃,否则的话,谅她也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

  看了老者出剑,李狂澜脸色微变,手中长剑骤然快了数倍,一道道剑光曲曲弯弯向老者斩去,急道:“千夜,快走!”

  此刻李狂澜除了没出名动浮陆的快剑外,已是全力以赴。然而老者手中黑晶长剑幻出重重剑影,将水蓝剑光悉数挡下,仍显得游刃有余。

  从短暂交锋即可看出端倪,单看老者此刻举重若轻,就可知李狂澜多半不是他的对手,宋子宁输的不冤。

  不过千夜依然没有动,喝道:“子宁呢?”

  老者阴笑道:“那个小家伙啊,已经送去给狼王了。”

  千夜眼中杀机涌动,咬牙道:“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老者哼了一声,哂道:“嘿!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这样说我了。看来你和那小家伙关系不错,这样吧,你现在跪下,束手就缚,看在你让老夫省却一翻手脚的份上,说不定会放了那个小家伙,如何?”

  千夜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子宁不会愿意看到我投降的,我同样也是如此。所以让我束手就缚,想都别想!狂澜,你先走!”

  李狂澜喝道:“你疯了吗?”

  “我没疯,我只是要让这个老家伙知道,什么叫作后悔。”

  老者哈哈大笑,“好好,老夫倒想知道,你要如何让我后悔”

  话音未落,老者猛地一怔。

  千夜身影闪动,竟然直冲军营,旋即方圆百米内血光一现,区域内顿时生机全无。

  老者目眦欲裂,吼道:“你敢!”

  ps:虽然晚了点,但总算写完了,了却一件心事。大家晚安。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