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八 莫名的战争 上

章六八 莫名的战争 上

  生机掠夺的血线细若无物,却又无坚不摧,无论墙壁还是战甲,几乎没有什么能够挡得住它的穿透。千夜杀入军营,一记生机掠夺就清空了军营一角,整只部队骤然减员数百。

  这支部队久经沙场,极为精锐,一下损失这么多人,顿时让老者怒发如狂,一声狂吼,舍却了李狂澜,疾向千夜追去。

  李狂澜大惊,身剑合一,追着老者狂斩,然而老者墨晶长剑平淡无奇地一扫,就将李狂澜连人带剑拍到了一旁,让他连躲都躲不掉。老者手中墨晶长剑也非是凡品,与寒月笼沙对斩不落下风,剑刃上连个缺口都没有。

  李狂澜欲要再追,然后老者抬手遥遥一指,一团黑白分明的雾气就拦在李狂澜面前,从雾气中射出十余道黑白二气,如乱蛇飞舞,纷纷缠向李狂澜。

  李狂澜手中瞬间洒出成片剑光,将黑白二气斩开。然而他脸色旋即一沉,他的冰寒剑气对上老者的黑白二气时威力大打折扣,居然只斩断了七八道黑白二气,不得不再出第二剑,才将黑白二气尽数斩断。

  由此可见,老者黑白二气品阶极高,又似专克各种原力,不在李狂澜的冰寒剑气之下。

  黑白二气被断,纷纷回到雾气中。雾中又生成新的黑白二气,循环往复,不断向李狂澜缠去。一时之间,连李狂澜也无法驰援千夜。

  不过老者刚刚冲入军营,千夜已自另一端杀出。千夜一路横冲直撞,不管挡路的是什么,要么一剑斩开,要么直接撞过去。就连军营的寨墙,都被千夜直接撞出个大洞,然后扬长而去。

  老者遥遥挥剑,黑白二气在千夜身周凭空形成,首尾相连,化为朦朦胧胧的迷雾世界,好似一张巨网,将千夜罩在内中。

  迷雾世界里,无数黑白二气化作绳索,将千夜牢牢缠住。千夜速度骤降,转眼间连手臂腿上都缠了不少黑白二气。许多黑气白气还幻化出尖锐头部,犹如利刃狠狠刺向千夜。只是千夜**强悍,黑白二气全都弹了回去,连肌肤都未能刺破。

  这是老者的领域,兼有困锁和迷目之功,伤敌不是长处。是以老者也不在意,领域一成,就面露冷笑,脚下加速,提剑追杀。

  然而千夜全身突然燃起暗金血焰,并不过分强壮的身躯中迸发出无法形容的巨力。千夜大喝一声,在一连串的噼噼啪啪声上,所有缠身的黑白二气竟全被崩断!

  千夜大步向前,一步跨出就是数十米,转眼间冲出黑白二气所覆盖范围,扬长而去。

  老者瞪大眼睛,愕然看着千夜背影,直到行将消失在山野之间,才回过神来,恨恨地一顿足,停下身形。

  他这黑白二气十分玄妙,往复循环,彼此相生相克,无论对黎明还是黑暗原力都有克制之效。李狂澜的冰寒剑气堪称锋锐之极,但是遇到黑白二气,威力何止下降两筹三筹。

  可是千夜崩断黑白二气却是全凭肉身力量,压根没有动用原力。这样一来,黑白二气非但没有克制效果,自身不够坚韧的弱点反而被放大,轻而易举地被千夜冲出了领域。整个过程中,千夜甚至没有动用自身的领域。

  且千夜奔行之速,也是老者生平罕见。老者自忖若出全力勉强能和千夜持平。然而千夜纯以**力量奔跑,老者却要动用秘法,不断消耗原力,持久力完全无法和千夜相提并论,迟早都要追丢。

  而且身后还有一个李狂澜,若是只追千夜,那营中再无人能够拦得住李狂澜,搞不好会被他一举端了大营。

  是以老者不得不含怒停步。李狂澜亦是冰雪聪明,见千夜远遁,老者停步,也不多作停留,转身而去,速度比千夜还要快上一线,瞬间化作蓝光远去,只把老者气得脸色铁青,差一点就要不顾身份年纪,破口大骂了。

  千夜和李狂澜先后遁走,老者无奈,只得回营。一清点损失,他的脸色愈发难看。

  大营中伤亡惨重,共有三百余战士战死。这些战士在听潮城中也是精锐中的精锐,可以击溃两倍数量的狼王军团,地位仅次于骆冰峰那支为数不多的亲卫队。

  这支部队不过有一千五百人,规模提不上来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精锐战士的数量不够。老者此战志在必得,是以带出来一千两百人,结果一战击溃南青城的联军,却没想到居然在千夜手上战死三百。

  更让老者心痛的是,一名久经沙场的悍将恰好也在生机掠夺的范围内,结果被数根血线围攻。他勉强挡开三道,却仍有两道透体而过。

  一看他那灰败面容,老者就知道这名悍将纵使恢复,也将修为大降,能够保留三四级原力已经算是不错了。

  那名悍将双眼低垂,昏昏欲睡,满身血渍,显是伤得极深,直到看到老者,才挣扎着坐起,艰难道:“瑞,瑞大人。我,是不是不行了?”

  老者叹道:“张将军,好好休养,这点小伤要不了你的命。”

  张姓将军苦笑,道:“就算现在要不了我的命,可我也不想作为废人活着。瑞大人,给我一个痛快吧,张某征战一生,战死沙场正是应有之义。”

  老者默默点头,抬手射出一缕黑气,没入张姓将军眉心。

  张将军眼中渐渐无神,长叹一声,道:“死得......真是窝囊啊!”

  老者面沉如水,久久不语。这时一名黑脸大汉飞步而来,人还未至,凌厉杀气已远远扑来。他一身黑色重甲,有若行走的金属巨兽,浑身散发着玄铁之光,每踏一步,都震得整个军营都随之颤动。

  他大步走到老者身边,目光扫过满地尸体,顿时露出难掩的愤怒和悲痛。黑脸大汉一出现,周围战士就如同看到了主心骨,纷纷敬礼:“朱将军!”

  “这是怎么回事?我出去巡视一下,怎么就伤了这么多弟兄!”

  老者脸色阴沉,缓道:“刚刚有人突进军营,下手杀戮军士,已经被老夫赶走了。”

  黑面大汉绕着现场走了一圈,道:“瑞大人,这人下手时间恐怕不长吧?”

  “他出了一招。”

  黑脸大汉嘿的一声,道:“一招就能伤我三百余兄弟?瑞大人,你究竟招惹的是什么样的人?我的这些兄弟是来行军打仗的,和对方军队拼死厮杀,那是决无二话。可他们不是拿来挡剑的炮灰,他们的对手不是这些顶级强者!”

  老者脸色难看,冷道:“朱将军,你这是在质疑老夫吗?”

  黑脸大汉毫不退让,道:“瑞大人,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们要打的人究竟是谁。可是你看看这些弟兄的尸体,难道南青城那些乌合之众能在一招之内把我们打成这样?朱某人敢说,就是纪瑞来了也办不到!”

  老者脸色愈发不悦,沉声道:“对方不过区区十三级修为,难道连这也需要通报你不成?”

  “十三级?能一招杀我三百弟兄?”朱将军明显不信。

  老者重重哼了一声,斥道:“朱猛!你不要忘了,老夫才是此战主帅!”

  朱猛却不畏惧,冷道:“瑞大人,你既然身为主帅,就应该爱惜将士。可是朱某却没有看出这一点。这支部队是城主多年的心血,城主把它交到朱某手上,朱某自当为之负责!我们的兄弟可以战死,却是要死得明明白白!”

  “你这是怪老夫无能?”老者的眼中隐约闪动杀机。

  “朱某可没有这样说。只是来敌竟能一招伤我三百兄弟,瑞大人,这个敌人你是赶走了呢,还是追不上呢?”

  老者勃然大怒,“朱猛!休要以为老夫不敢杀你!”

  “杀我朱猛一个当然容易,可你瑞大人想要在城主面前交待,恐怕没那么容易吧?骆城主只是好说话,可不是好骗的。”

  “你说老夫欺骗城主?笑话!”

  “骗没骗朱某不知道,可是你有没有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就只有你自己清楚。”

  “一派胡言!”

  “等回去后,朱某自会向城主问个明白。到时候瑞大人您是否问心无愧,自然水落石出。哼!这一仗直到现在朱某都还不知道打的究竟是什么人。”

  “既然朱将军这样想,那就等回去后,向城主好好问一问吧。”说罢,老者拂袖而去。

  朱猛也不施礼,而是蹲在地上,给一具一具尸体检查着伤势。旁边一名军官见老者已经走远,轻声问道:“朱将军,这一仗有什么问题吗?”

  朱猛叹了口气,道:“前面那场仗,你们打下来感觉如何?”

  “我们成功突袭,出其不意,对上的又是久战之后的疲惫之师,不过打得却很不容易。对方的临阵指挥完全是大师级水准,要不是他手下只不过是些乌合之众,想要打赢恐怕没那么容易。”

  朱猛又问:“我们抓的,和逃掉的那两个人,你有什么感觉?”

  军官回记忆道:“都很年轻......年轻!”

  朱猛沉声道:“是的,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你觉得他们光是靠自己吗?他们身后,一定有一个庞大的家族,或者是某个大人物。”

  “可是,他们不像是周围势力的人,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说到这里,军官似是为自己打气,又道:“就算是蛛帝、月光白魔鬼的人,张天王也镇得住他们。”

  朱猛声音沉郁,“如果他们来自中立之地的另一端呢,甚至根本就不是中立之地的人呢?”

  军官突然说不出话了。

  PS:本月尚欠二更。难得坐了个正点的航班。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