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二 封城

章七二 封城

  “骆云,叫朱猛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骆云应了,刚欲起步,女人却道:“冰峰,你已经答应过我不再理这些俗事的。那支部队不过折扣了两三百人,这种事也要你来操心,那要他们何用?”

  骆云在旁边道:“那支部队是城主当年一手建立的,至今还有不少当年的老兄弟。”

  女人望着骆冰峰,并不说话。

  骆冰峰几次要开口,但看看她,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一声叹息,挥手道:“罢了,让他们去折腾吧。骆云,你也下去吧,没什么大事,就不必回报了。”

  骆云无奈,只得施礼离开。

  女人这才绽开笑颜,挽起袖子,拾起地上两块碎瓦,用手轻轻一抹,便神奇地合为一块新瓦。她瞪了骆冰峰一眼,道:“还不过来帮忙,晚上你想淋雨吗?”

  骆冰峰苦笑,无奈帮着她一起重修房顶。

  两人忙了一会,屋顶就修葺完毕。女人看看骆冰峰的脸色,轻轻拍拍他的手,劝慰道:“冰峰,那些兄弟是跟了你很久,可是上了沙场,哪有不死人的?你现在要为自己身体着想,若你有了什么事,当年追随你的那些老兄弟们也不会有什么好结局。”

  骆冰峰长叹一声,道:“我也不知,这样究竟是对是错。”

  “十载蛰伏,总有一飞冲天的时候。”

  骆冰峰摇头道:“我只是放不下你。若我走了,你怎么办?”

  女人轻轻一笑,道:“那就随你而去,有什么难的。”这一句话,她说得轻描淡写,就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骆冰峰沉默良久,惟有一声叹息。

  二人分别回房,各自静坐修炼。还未享得一时三刻的宁定,山道上就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骆云快步而来。

  “又有何事?”骆冰峰的声音在空中回响,却未现身,显然有些不满。

  骆云在庭院门口站定,就在那里道:“城主,您上次吩咐寻找的那两个人已经有下落了,分别是南青城暗火佣兵团的团长千夜和副官姬天晴。”

  “南青城?他们不正在和狼王征战?”

  “就是他们。”

  “哦,那和他们联系一下吧,看看他们有何条件,尽管提就是了。”

  “是,大人。”骆云行了礼,转身而去。

  等他走远,女人方叹道:“何必如此?”

  “只是谈谈而已。若条件不过分,换给他也无妨。如若不知进退,那我骆某也不是迂腐之辈。”

  听潮城外,千夜盘膝坐在一根石柱顶部,双眼微垂,默默修炼。此处视野极佳,可以遥遥望到一条大路,正是听潮城和外界联通的三条主路之一。

  千夜双眼忽开,望向大路尽头。那里烟尘滚滚,有一支车队正从听潮城内驶出。

  顷刻间,石柱顶已空无一人。

  这支商队由十余辆卡车组成,其中只有三辆货车,剩余的都是装甲运兵车。就护卫力量而言,配置可说是超出常规。

  每辆运兵车顶,操纵着机炮的佣兵都在扫视着周围,异常警觉。出城之前,他们都听到了不好的风声,知道这段路可能并不平静。而且听潮城介入了狼王和南青暗火之间的战争,虽然大获全胜,但是对方仍有多名强者,不排除前来复仇的可能。

  这家商会主事十分谨慎,宁可花大钱多雇了一倍的护卫,惟恐货物出事。

  车队刚刚离开听潮城不过数十公里,最前端的装甲车忽然紧急刹停,引得后方的车辆一片混乱,措不及防中,好几辆车差点撞在一起。

  “怎么回事?”护卫佣兵团长和商队的执事同时跳下车,冲向车队前方。

  在大道中央,千夜拄剑而立,距离装甲头车的车头不过数米。

  驾车司机显然是个爆脾气,瞪了千夜一会,忽然间引擎轰鸣,车身剧烈颤抖,只要一松刹车,这头钢铁巨兽就会轰鸣向前。看样子这司机竟是想压死千夜。

  千夜微露冷笑,就等着这辆车撞过来。

  司机旁边的同僚显然还有些清醒理智,忙抓住司机,吼道:“住手!”

  然而他的阻止显然晚了,装甲车猛地弹了出去,轰的一声撞在千夜身上,随即以更快的速度弹回,狠狠撞在后车的后车头上。

  由始至终,千夜都站在原地未动,连拄剑而立的姿势都未变过。

  但是在装甲车被弹回去之后,千夜手中东岳横挥,遥遥一斩,凛冽剑气已将装甲车居中剖开。那凶狠盯着千夜的司机神情终于从凶横转为恐惧,然后渐渐涣散,血不断从车身缝隙中涌出。

  护卫佣兵团的首领脸色大变,忙高举双手,喝道:“住手!都住手!”

  佣兵们虽是亡命之徒,却也有基本的眼力见识。看到千夜遥遥斩开装甲车的轻松随意,就知道是遇上了根本惹不起的真正强者。不等首领下令,许多人已经忙不叠地放下了手中武器。用那些入门级的原力枪指着一位真正强者,那就是找死。

  喝住手下之后,首领来到千夜面前,先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然后道:“您这样的大人物,何必和我们这些赚点糊口钱的小佣兵为难?如果有哪里得罪了您,还请明示,我等也好看看应该如何赔罪。”

  商行执事也小跑着奔了过来,一面亮出商行招牌,一面满脸堆笑地附和。

  “怎么,我为何会在这里,朱猛没说吗?”

  佣兵首领一怔,道:“您说的是朱猛朱将军?那是城主跟前的大人物,我们这些小佣兵哪里巴结得上?朱将军确实没有任何口讯传下来。”

  千夜双眉一皱,随即目光转冷,道:“这么说,朱猛回来后什么都没说了。也好,车留下,人可以回去了。”

  佣兵首领顿时松了口气,只要人还在,装备总是能赚出来的。商行执事却是脸色大变,忙道:“大人,这可不行啊!这些货都是我们商行的命啊!”

  千夜淡淡地道:“不想走的话,那人也留下来好了。”

  佣兵首领大惊,一把捂住商行主事的嘴,强行把他拖走。不等他招呼,所有佣兵们就自觉从车上下来,把所有能带的东西都背在身上,站到了路旁。

  见佣兵们如此识趣,千夜点了点头,道:“你们回去后给朱猛带一句话,既然他的记性如此不好,那我就再提醒他一次。不把我的兄弟放回来,听潮城任何人出了城都不会安全。还有,他和他的部下最好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

  “是,是!一定带到。”首领连声答应,强行把商城主事拖走。

  千夜腾空而起,取出幻之蔓殊沙华,枪身燃起绯色火焰,连射十余枪,每辆卡车都中了一枪。中枪之后,无论是什么类型的车,都剧烈燃烧起来,熊熊烈焰间,火光冲天,卡车转眼间烧成灰烬。

  这下佣兵首领和商行主事脸色齐变,他们原本幻想着回去后派人来谈判,然后交一小笔赎金的方式换回货物和装备。当然,交赎金也是在听潮城的高手失利之后。在他们看来,千夜这样公然阻塞听潮城商路,形同找死。城中那么多高手强者,随便出来几个还不就收拾了这个疯子?

  然而谁都没想到千夜根本对赎金或财货全无兴趣,直接下手毁了整个车队。这下佣兵首领和商行主事的脸色同样灰败。十辆装甲运兵车也是一笔不容忽视的财富。

  到了这个时候,商行主事也不挣扎了,乖乖离开。他终于明白,千夜并不是开玩笑的,再多逗留只有死路一条。

  从午后到晚间,一共三支车队被千夜截下,全部都是驱赶人员,毁去货物的结果。

  佣兵们带回的消息,让整个听潮城都起了骚动。自张不周崛起中立之地,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这样在听潮城撒野了。一时之间,满城上下都在议论着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人们很是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被抓,才引出这么大的动静。

  值此时刻,朱猛自然处在风口浪尖。但他一回城就把自己关在军营里,半步也不离开。城中众人虽然好奇的要命,可是谁也不敢当面拉着他质问。朱猛既是骆冰峰的心腹,自身也是城内有数的强者,又手握兵权,没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得罪他。

  听潮城另外两条没被封锁的通道,还在照常进出,并未受多大影响。在城内人看来,外面闹事的家伙不过是个疯子,只要城卫军出动,挥手可灭。

  入夜时分,又一支商队出城,在夜色中慢吞吞地前进着,扬起滚滚烟尘。这支商队护卫力量更加雄厚,装载的货物也更有价值。别的不说,光是那十辆全地型载重货车,本身就价值不菲。

  这支商队的特殊之处在于,在护卫佣兵中,有半数其实是城卫军的精锐。城卫军三大副统领之一的杜玉锋,就隐藏在车队中,亲自押送。除他之外,军中还隐藏着数名战将级好手,就准备等千夜出现,好把他一举拿下。

  这位杜统领亲自出马,还有一个众人皆知的原因,那就是他和朱猛不对付。只要拿下千夜,不光可以坐实朱猛的无能,还能够利用千夜把朱猛拉下马。这样朱猛手中那支精锐中的精锐多半会落入杜玉锋之手。

  然而世事总是出人意料,车队行进到半途时,一道惊艳的蓝光横亘夜空,直直射入车队中央。

  杜玉锋就此陨落。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