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三 自误

章七三 自误

  一枪之后,千夜未再出手袭击,然而商队也没有继续前行。这支商队本来就是为了把千夜引出来而设的诱饵,没想到千夜自近千米外遥遥出手,一枪击杀副统领杜玉锋。埋伏已然被破,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商队即刻原地调头,加速赶回听潮城。随行的城卫军和佣兵没有派人去搜索追猎千夜,甚至连外围游哨都撤了回来,一路疾驰,逃回了听潮城。

  城卫军的指挥很清楚,这一枪必然消耗巨大,千夜或许不是心怀仁善,而只是在回力。逃得晚了,一旦等千夜恢复,那谁都别想走了。

  车队远去了,千夜方缓缓睁开双眼,暗自点头,也觉得对方的指挥十分老道,基本不给自己机会。至于那个十六级的强者,一方面是隐藏,一方面又是在炫耀,坐在装甲车里根本不收敛气息。或许别人看不到,但是在千夜的真实视野中,他这样做简直就如暗夜中的火炬,明晃入眼,隔得再远也能看到。

  又修炼片刻,待原力有所恢复,千夜就转身离去,消失在茫茫荒野中。

  此刻听潮城内,一片紧张肃穆,气氛降至冰点。连街上的行人都寥寥无几,大多也是匆匆来去,面有忧色。

  杜玉锋战死的消息根本无法掩盖,转眼间就传遍全城,顿时让心存侥幸的商行全都打消了念头。他们原本还想着调集重兵强者护送商队出城,但是连杜玉锋都被一枪击杀,他们能找来的强者,最强也就这个层次,又有何用?

  杜玉锋身为城卫军副统领,自身是十六级的强者,秘法武技也均不弱。听潮城的高级将领,都会由骆冰峰赐下一部或是多部适合自身的功法,是以实力普遍强过外面的同级强者。而杜玉锋修炼功法隐隐克制朱猛,是以一直有念头想要收编朱猛的部队。

  出了这么大的事,听潮城内所有高阶将领和主要人物都齐聚城主府,商议对策。

  听潮城的城主府更多是议事之地,骆冰峰已经多年不在此居住。

  议事厅内,此际桌边坐了十余人,另有二十余人坐在后面,也是有资格与闻机密之人。

  长桌主位放着两张椅子,此刻都是空着的。其中一张自然是城主骆冰峰的座位,而另一张则是属于那个神秘女子。自她出现,直到现在,也无人知道她的身世来历,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

  除了主位之外,坐在上首的是一名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微显富态,隐隐含威,双目狭长,眼睛半开半闭,似是没有睡醒。但是偶尔睁大一点,房中就似有电光闪过。

  此人即是听潮城城卫军大统领杜远。不过他这个大统领平日基本不管军务,一年有大半年时间闭关修炼,每隔十天半月,才会看到他偶尔露面。所以城卫军的实际权利基本都掌握在三大副统领和朱猛之手。

  然而尽管杜远很少露面,也不揽权,却是公认的城卫军第一高手,在整个听潮城中,也仅在城主之下。是以此刻杜远在座,城卫军那些平素桀骜不驯的将领一个个都正襟危坐,收起了油滑态度。

  在杜远对面,坐着瑞翔。老者面无表情,端坐不语,偶尔目光扫过,却隐隐显出不屑。

  瑞翔这一边坐着的人明显少些,只不过是对面的一半。两边隔桌相望,气息隐隐交锋,显然分成了两个阵营。

  这时城卫军中一个精干大汉目光如电,扫过全场,最后停在朱猛身上,冷道:“那人能在千米外狙杀玉锋,手中定有极品枪械。我听说当日一战,他也曾以此招狙杀了马将军。朱猛!如此重要情报,你回来后为何不说!”

  这大汉声色俱厉,杀气腾腾。他也是城卫军三大副统领之一,排位还在杜玉锋之上。然而此刻喝问看似凶狠,实则另有玄机,朱猛毕竟是坐在杜远这一边的。

  朱猛不动声色,道:“我当日只是遥遥看到,并未亲身体会,实在是不清楚那一枪的威力究竟如何。而且马兄弟的本事我是知道的,当日他不是无力招架,而是以为会有人阻挡,大意之下,这才中招身亡。”

  精壮汉子剑眉一皱,道:“有人阻挡?究竟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了,如有隐瞒,军法从事!”

  朱猛不疾不徐地道:“当日那人开枪狙杀,射的不是老马,而是瑞翔瑞大人。只是瑞大人避得太快,结果那一枪才射中了老马。所以要说最了解那一枪威力的,该是瑞翔瑞大人才是。”

  一众城卫军将领皆是面色有异,有些心思单纯的更是露出蔑视之意。按朱猛所说,这瑞翔分明就是临阵怯战,连远程狙击都不敢接,结果害死了身后同僚。

  老者脸上闪过一片杀机,抚须缓道:“那一枪事发突然,老夫也未有事前觉察,所以才避过。至于威力大小,老夫也未亲身接触,不好判断。”

  一名城卫军将领和马将军素来交好,闻言怒道:“这一枪隔了千米都能杀了老马,还怎么不好判断?此事你若早说一声,杜统领也不至于如此大意,命丧那人枪下!”

  瑞翔一声冷笑,道:“杀了个区区将军,就叫威力大吗?以老夫观之,这种事没有必要大肆宣扬,更不必专门说与你知晓。”

  那将军满气得脸胀得通红,双眼圆睁。老者这话等如在说他根本没资格要求什么。事实确也是如此,城卫军的一名将领,身份和瑞翔相比自然差得远。可这话当面说出来,却是让人难忍。

  许多将军的目光就落在了杜远身上。在场众人,也惟有杜远论身份论战力,能够压得住瑞翔了。

  杜远双眼微开,厅中顿时为之一亮。瑞翔也是心中一凛,不再进逼。

  杜远并没看向瑞翔,而是对朱猛道:“玉锋是我的堂弟,我那不成器的叔叔死得早,就留下这么一点骨血。我知道玉锋一向和你不太对付,但是在军务大事上,我从来没有偏袒过他,这点你可承认?”

  朱猛低头,道:“大统领一向公正,这是兄弟们都知道的。”

  杜远点头道:“好,那我问你,你为何不将那人战力报给同僚?”

  朱猛道:“此事内情复杂,我本是回来第一时间想要求见城主,详细回报的。只是城主仍在闭关,没有见我。骆云总管想要求见城主,也被拦了回来。所以这事就耽搁了一阵,没想到玉锋统领就在这个时候出城了。”

  杜远缓道:“此事确实是玉锋莽撞,你所说也言之有理。那么我再问你,何事让你觉得内情复杂,非得回报城主不可?是否可以在这里说说?”

  朱猛略有犹豫,向瑞翔望了一眼。而瑞翔则面无表情,眼中却有森森寒意。

  杜远见了,沉声道:“城主久不议事,大家都是知道的,骆云总管和我等闲也都见不到城主。不过我多少还有点担当,朱猛你无须顾忌,有话尽管说好了。”

  朱猛腾地站起,放声道:“好,有大统领这句话,我朱猛还有什么好说?此次我率部出战,被人冲入军营,仅仅一招就杀我三百兄弟!后来千米外狙杀老马和玉锋统领的也是此人。若不是此人看出我们是被人有意放弃送死的份上,我和弟兄们也回不了听潮城了。”

  此言一出,许多将领都为之震动。朱猛所部的精锐,他们都是知道的。别说这些将军,就是杜远全力出手,也无法一招灭杀这一营的三百战士。

  中立之地有不成文的规矩,达到这一级数的强者,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一般不会和这等普通战士为难,更不会出手大肆屠戳。比如将来听潮城一旦易主,城卫军还是这些人,那岂不是在杀自己未来部下?

  朱猛继续道:“此人要我给城主和各位大人带句话,如果不把他的兄弟放出来,那听潮城内任何人出城都不再安全,他会一直杀到我们放人为止。若是他兄弟死了,那么城中所有高层此生都会被他追杀。”

  一众将领纷纷怒道:“狂妄!”“不知天高地厚!”“须得给他点教训!”

  一通叫骂之后,那些将军们才发现叫嚷的都是下级将军,杜远、瑞翔、朱猛以及两位副统领都是一脸沉静,毫无声音。

  他们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喝骂声渐渐小了下去。

  杜远皱眉,问道:“他还说什么?”

  朱猛声音转低,道:“他说......别以为神将就会安全。”

  杜远双眼骤张,然后缓缓合拢。镇定如瑞翔,长眉也是跳了一跳。

  片刻后,杜远方道:“此人名为千夜,听说过去在帝国大为有名。但观他过往行事,颇有宽厚之处,不知为何会对我听潮城如此恨之入骨。”

  朱猛冷笑,瞪了瑞翔一眼,道:“我也不知为何好好的定要去攻打南青城,抓到的人也不知去向。这一仗真是打得糊里糊涂,瑞大人现在可否为我等解惑呢?”

  这句话问得指名道姓,瑞翔再也无法回避。他双眼一开,眉间满是不屑,冷道:“老夫如何行事,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

  这话说得极不客气,朱猛脸色由青转黑,几欲当场发作。然而一道柔和大力忽然罩住了他,让他动弹不得。这时杜远方道:“他问不得,那我来问一句,可够资格?”

  瑞翔双眼微眯,扫过面前城卫军众将军,一声冷笑,道:“你们这是打算恃众压我了?不过你们可别忘了,就是在这听潮城里,真正的主人也不是骆冰峰,而是张天王!你等不要跟错了人,自误前程!”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