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五 决心

章七五 决心

  远方大路上烟尘四起,隐约可以看到一支庞大的商队正在缓慢驶来。这样规模的商队简直超出想象,明显是多个商行联合而成。多达百余辆的各式货车和装甲运兵车迤俪行驶,速度根本快不起来。

  从劫匪的角度,这就是一条超大的鱼。

  千夜双眼微眯,正在思索这支突然出现的庞大商队意味着什么,忽然在视野角落看到了一丝冰蓝寒气。

  他微微转头,说:“你怎么来了?”

  李狂澜悄然出现在千夜身后,道:“果然还是瞒不过你。我现在愈发好奇小说,你究竟藏了多少底牌。”

  “说正事。”

  李狂澜将一封信递了过来,道:“有你的一封信。”

  千夜接过信封,问:“谁给我的?”

  “据说是听潮城主骆冰峰,送信的人名叫骆云,自称是城主府的大主管。我是觉得,他没有说谎。”

  千夜拿着信,并未拆开,而是向着远方驶来的车队指了指,问:“这个你怎么看?”

  李狂澜向千夜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就落在千夜身上,道:“你用过葬心了?”

  “是的。刚刚杀了一个试图把自己打扮成小兵的战将。”

  李狂澜嘿的一声,道:“想在你面前乔装埋伏,这不是找死吗?”

  “你怎么看?”千夜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李狂澜淡道:“很简单,你狠话已经放出去了,杀招也用掉了。他们知道你在这个时候不会出手,所以派出这么多商队,就是给你看,也是给听潮城的人看的。简而言之,这就是给你的一记耳光。”

  两人在坡下乱石堆中聊着,丘顶的猎人却视而不见。每当他想到目光转到这个方向时,都是下意识地避到一边,似乎多看一眼就会有什么极度恐惧的事情要发生一样。只是他此刻莫名地紧张着,并未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而且还两次发出一切安全、没有异常的讯号给同伴。

  而千夜和李狂澜正负手而立,注视着滚滚而来的商队。先头车辆已经冲出烟尘,驶上山脚的大路。车顶上站着数名持枪哨兵,正拿着望远镜警惕地四处瞭望。只是他们视线数次掠过千夜和李狂澜所站的地方,却是全无反应。

  在通过原力阵列增强的望远镜视野中,千夜和李狂澜就是两块毫不起眼的石头。

  千夜负手而立,手里捏着那封信,指尖轻轻扣击着信封,频率渐渐加快。

  千夜忽然道:“你说,应该怎样才能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呢?”

  李狂澜一怔,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于是摇头:“不知道。”

  千夜扣击信封的手指突然一停,淡淡地道:“其实很简单,就是劫了这个车队,现在!”

  砰的一声,那封信炸成漫天蝴蝶,四散飞舞。从始至终,千夜都没有打开过它。

  而千夜的身影,已自原地消失!

  李狂澜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寒月笼纱的剑柄。可是还未等他拔剑出鞘,忽然脸上感觉似是被针刺了一下,多了一个小红点,慢慢地渗出一滴血珠。

  这是千夜留下的一缕原力,连李狂澜都不知道他是何时布下的。留下这缕原力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不希望李狂澜插手。

  商队中,打头的装甲运兵车忽然车头扬起,整个车体斜飞起来,在地上连续数个翻滚,一头栽到路边的沟里。事发突然,车上装载的战士根本来不及反应,更无法下车,大多在连续的翻滚中撞得晕死过去。

  千夜如同散步般,在车队间行走着。每当有卡车迎面驶来,他手中东岳就会轻轻一挑,将车辆挑翻,滚下路面。车上无论是载员还是战士,都被摔得七荤八素。转眼之间,商队前面开路的十余辆卡车全被千夜挑翻,后面跟进的卡车匆忙刹车,顿时乱作一团。

  然而很快就有战士反应过来,将枪口对准千夜。其中有几个新兵因为过于紧张,不等军官下令就扣动了扳机。前线军官那记声斯力竭的‘不准开火’还在空中飘荡,枪声已然轰鸣,弹雨般泼向千夜!

  千夜脸色一寒,身影一闪,已自原地消失,瞬间出现在一辆装甲武装货车旁边,东岳如插腐土,轻而易举地没入卡车的引擎。

  一声轰鸣,大团蒸汽瞬间弥漫,内中有火光喷射,变形的钢板和机械零件四下纷飞,整个武装货车都被炸成两截,车上装载的货箱开始熊熊燃烧,而原本站在车顶射击的几名战士都被掀得高高飞起,重重摔在地上,变成了尸体。

  千夜身影不断闪烁,在车队中逆流而上,所过之处轰鸣不断,一辆辆货车瞬间炸成了火球,转眼之间,参与这次行动的各大商行就已损失惨重。

  此刻副统领和麾下众将还在远处,当变故发生时,他们还怔了一怔,不确定究竟是何人敢袭击如此规模的商队。按照常理,千夜在轰出那一枪后,应该老实蛰伏才对。副统领下令商队出发,可也没想着真能把千夜激出来。但凡是稍老练些的佣兵猎人,都不会忍不了这点气,上这么明显的当。

  就是这片刻功夫,那长长车龙的前段就彻底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龙,顷刻间竟有四分之一的车辆被毁!只看这毁灭速度,就知千夜压根没有留手,而是出了全力。

  副统领勃然大怒,飞身而起,发出雷鸣般的怒吼:“你敢!!”

  副统领一动,城卫军一众将军自是紧随而起,还有几名将军从埋伏的位置现身,从四面八方包抄千夜,要截断他的退路。

  他们四面包围的策略没错,只是多耽搁了一点时间,又被千夜击毁了七八辆卡车。整个车队已经完全停下,就如一条七扭八歪的钢铁长龙。不断有人从车上跳下,拼命逃向道路两旁。千夜并未有意出手杀人,可是爆炸的卡车却是不长眼睛,谁离得近谁就有性命之忧。

  而且阻击千夜也不是他们这些普通战士的责任,那是高级军官和将军们的事。

  只要有人带头逃了,其它人就蜂拥跟进,一时之间数以千计的载员和士兵如蚂蚁般散向两侧,只把副统领气了个半死。

  他不顾原力消耗,再度提速,如流星般落向千夜前方,要把他截下。飞到半途,副统领突然全身一震,飞行轨迹明显一偏。在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翩翩公子,气势凛然,手中水蓝长剑闪耀着幽幽蓝光,亮得刺眼。

  李狂澜并未离开原地,只是长剑出鞘,再不掩饰自己的存在。

  副统领亦是能决断的枭雄,当下脸一沉,遥遥向李狂澜一指,喝道:“你们几个盯着他,其余的跟我来,谁能杀了千夜,谁就是头功!”

  此刻卡车上的战士早就逃散一空,一辆辆空车停在大路上。千夜对前方层层堵截的将领视而不见,稳步向前,将一辆辆卡车化为火球。他就这样,在钢铁和烈火中前行。

  一名悍将终是忍不住,号叫着扑向千夜。千夜踏前一步,和他狠狠撞在一起!随着砰的一声闷响,悍将被撞得倒飞出去,东岳一闪,已在他胸口补了一剑。

  另一名将军如同没了重量,飘飘荡荡而来,与千夜擦身而过。

  千夜忽然一滞,随即继续向前,只是肋下多了一道血口。而那名将军迅速远离,刹那间逃到百米之外。然而他跑着跑着,却一头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鲜血不断在身下涌出。

  一名又一名城卫军军官和将军好似凶狠猛兽一般接连扑击千夜,然后纷纷倒下。燃烧的卡车反而变成天然屏障,让众人无法合击。但是一个个倒下的同僚反而激起了这些悍将的杀气,他们已不顾生死,拼了命也要在千夜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千夜依然在向前,他走过的路上除了烈焰和钢铁,还多了一具具尸体。他身上的伤口在迅速增加,气息也在衰弱,只有双眼清亮依旧。

  这个时候,已是双方比拼意志与杀气的时刻,只看谁先支持不住倒下。

  一名将军始终游离在战场边缘,手中那支大口径狙击枪的准星一直没有离开过千夜。终于,千夜步伐一慢的时候,他抓住机会,一枪轰在千夜背上!

  始终没有出手的副统领终于找到机会,瞬间出现在千夜面前,双刃直插千夜心口!

  然而就在这里,副统领忽然看到自己的身影清晰出现在千夜的双瞳中。他脑中猛地一晕,双刃不由自主地向下一偏,深深刺入千夜腹部。

  一击重创千夜,副统领却未有欢喜,而是愕然低头,看着不知何时自下而上,斜插进自己腹内的东岳。直到这时他才明白,原来千夜一直在等着他,等待着两败俱伤的机会。

  此刻双方谁动一动手,都会给对方以重创。副统领不敢稍动,而千夜却是微微一笑,伸手抓住了他的胸口,将副统领拉近自己,两人的脸几乎要贴到一起!

  这个动作等如是相互伤害,两人的伤口同时在割裂。在这残忍的较量中,求生的渴望终于压倒了这名副统领的斗志,他松开双刃,并且举起双手,示意放弃。

  千夜盯着他那双充满了恐惧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回去告诉他们,不放了子宁,我永远不会离开!”

  千夜缓缓抽出东岳,转身而去,再也不看瘫在地上的副统领一眼。

  鲜血不断从东岳剑锋上滴下,在大地上画出一道血线,一路远去。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