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六 交易

章七六 交易

  李狂澜终于有所动作,迎向千夜。四个负责牵制他的将军则明智地站在一边,没有任何动作。这一刻李狂澜看似平静,却似暗流汹涌的大海,只要有一个契机,就会猛然爆发。

  李狂澜就这样昂然从四人中穿过,手中突然蓝光一闪,四人随即感觉到脖颈一凉。他们大惊,伸手一摸,立时满手鲜血。好在几人都是在生死间打过滚的,还算镇定,发现不过是皮肉小伤,咽喉只被切开浅浅一层,并无大碍。

  然而能够切开肌肤,就能切断脖颈。四人这才明白,他们根本拦不住李狂澜分毫,之所以到现在还活着,不过是因为李狂澜不想动手而已。

  李狂澜来到千夜面前,咬牙道:“你疯了!”

  “当然没有。”千夜给他一个灿烂的笑。

  “别动!你还想带着这两把刀走多久?”李狂澜一掌拍在千夜肩头,寒气如流而下,瞬间在千夜身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水蓝冰层。这些寒气封住了伤口,也驱散了伤口中徘徊的敌对原力。

  李狂澜伸手握住一把短刀的刀柄,正要用力,却不知怎的忽然失了勇气,始终不敢下手。

  反倒是千夜拍拍他的肩,道:“拔吧,没事。”

  李狂澜全身一震,如同被雷电击醒,这才回过神来。他一咬牙,手上一点点加力,终于将刀慢慢抽了出来。

  千夜微微皱眉,道:“你如果快点,我或许就不那么疼了。”

  李狂澜一咬牙,用力将短刀拔出。短刀刀锋已经是斑驳残缺,只有原来一半大小,看来再在千夜体内多插一会,整个刀刃都会被腐蚀得一干二净。

  看到刀锋的样子,李狂澜也不禁怔了怔,忍不住向千夜腹部看了一眼。实在是很难想象他腹内是什么样子,居然能把这把品质上乘的短刀弄成这样。

  其实千夜体内流转的燃金之血,一遇到外来异物,就会设法侵蚀消融。这是它保护肌体的一种方式。燃金之血的消蚀力极强,两把短刃入腹时间并不长,却已被消蚀过半。

  再拔另一把刀时,李狂澜下手就显得流畅从容。第二把的刀锋也是一个样子,都是半毁状态。李狂澜手指弹动,连射数道冰寒原力,将千夜腹部伤口层层封住。这一式手法的细腻,实是让人赞叹。

  千夜深吸一口气,脸上泛起晕红,身上忽然燃起绯金火焰,将全身冰霜寒气化去,气息开始稳稳回升,各处伤口也开始合拢。他拍拍李狂澜的肩,道:“走吧,我要歇会。我想他们一时半会是不敢再出城了。”

  李狂澜点了点头,默默走在千夜身边。两人没有掩饰行迹,就那样翻山越岭而去。他们周围不时会出现一股城卫军,或是猎人佣兵。这些人看到李狂澜和千夜,无不大惊失色,苍皇逃走,哪敢攻击?

  刚刚那一战,千夜悍然出手劫车,逆流而上,以一已之力摧毁近半车队,同时此次出战的城卫军高级军官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奉命拦截李狂澜的四人因祸得福,得保性命。死里逃生之后,也就失去了求死的勇气。四人也不管一片混乱中的城卫军,自行逃回城去,连重伤倒地的副统领都被扔在身后。

  好在副统领也是命不该绝,几名忠心耿耿的亲兵冒险把他扛了起来,一路抬回了听潮城。

  原本分布辽阔区域、处处布防的城卫军,此刻就变成了一场一败涂地的大溃退。庞大商队还有过半车辆完好无损,却好似被遗忘了一般,都被遗弃在路上,无人理会。

  千夜和李狂澜慢慢走向远方,在身后留下一片充满毁灭和恐惧的世界。

  千夜忽然道:“对了,那封信是怎么回事?”

  李狂澜没好气地道:“刚才看都不看你就给撕了,现在才想起来问?”

  千夜笑笑道:“刚才是觉得没必要看,现在觉得也不妨知道他想说些什么。”

  “确实是没必要看。那封信上说,骆冰峰想要你修炼出晨曦启明的功诀,并会以同样等级的秘法交换。”

  千夜倒是一怔,失笑道:“他倒真是想的出来。”

  “也许他手上真有同样级别的秘法,说不定对你有用。不过这应该就是他自己的主修功法。奇怪了,晨曦启明应该与他现在修炼的功法不合才是,他要这个干什么?”李狂澜也在思索。

  “管他想要干什么,不换。”千夜拒绝得斩钉截铁。别的不说,就算千夜真的想换,也能够想象当骆冰峰看到兵伐诀和宋氏古卷时,会是何等反应。

  李狂澜摇头,叹道:“可惜了。我本来还想见识一下,何种功法能够和晨曦启明并列呢。”

  “天晴呢?有她的消息吗?”

  李狂澜耸肩,道:“用不着担心,她滑着呢!就是我们都死了,她也能活得好好的。”

  “可是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了。”千夜皱眉道。

  “等她想出现的时候,自然就会出现。”李狂澜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

  此刻两人经过一座城卫军刚刚搭建好的临时营地,千夜就说:“这里应该比我那个小窝条件好得多,今晚就住这里吧!”

  营地内早就空无一人,李狂澜自然不会拒绝睡得舒服些,就随着千夜进了营地。

  一夜悄然过去。

  清晨时分,夜色尚未褪去,晨风阵阵之间,李狂澜就翩然而去,如同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远去。而千夜则补充了食水物资,又消失在茫茫荒野里。

  昨日大溃退之后的战场,犹如烈火焚烧过后惨不忍睹的地狱,此刻,又有了影影绰绰的人影。他们大多三五成群,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一边清理着战场上还算有价值的东西。那些完好无损的卡车则一辆接一辆地启动,返回听潮城。他们极是小心,每次最多有两三辆卡车回车,惟恐数量多了,惹怒了千夜。

  千夜就在远方看着这一幕,却没有出手的打算。城内派出来的都是最低层的佣兵战士,在正规战场上他们就是炮灰。以千夜如今的战力和地位,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对这些人出手,因为从任何角度,他们都对千夜构不成威胁,除非是执意要冒犯和激怒千夜。

  只要城内的人老实缩回去,千夜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他真正的目标,是瑞翔和听潮城的高层。出于某种直觉,千夜很不愿意进入听潮城,更不想接近骆冰峰居住的那座圣山。前次交手的经历中,千夜已经察觉,骆冰峰离开圣山越远,实力就会下降得越多。

  这是场危险的游戏,千夜是在刀锋上行走。游戏的关键就是千夜不被抓住。

  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宋子宁的消息。千夜只能希望,在自己展示了实力和决心之后,听潮城内那些人能够有所顾忌,放下身段来谈谈条件。只要能把宋子宁换回来,哪怕是把整个暗火交出去,他也愿意。

  听潮城内,一片肃杀,有若寒秋。

  所有头面人物再度齐聚城主府,就连瑞翔也出席在列。只是他的脸色显得很是难看,紧闭着嘴,一言不发。也无怪他如此,他本是不想出席这个会议,却被杜远亲自出面,半请半逼地拉了来。

  众人到齐后,议事厅侧门打开,那精壮的副统领走了进来。他脸色苍白,犹若寒霜,气息虚浮,腹部竟然还缠着厚厚的绷带。要知道以他此刻的原力修为,皮肉伤只要一晚功夫就可痊愈。现在已经过去许久,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更让人惊诧的是他的眼神,茫然且无神,压根不像是过去那个叱咤一方的强者。

  杜远双眉紧锁,沉声道:“明康,你怎么这个样子?”

  此人名为于明康,由杜远一手提拔至副统领之位,可谓半师半友,所以杜远对他的称呼也和旁人不同。

  听到杜远的声音,于明康眼中方有些清明,自嘲地笑了笑,说:“大统领,其实我没什么,我就是怕了而已。”

  议事厅内一片哗然,杜远的双眉也紧紧锁到一起。到了这个地步的强者大多意志坚定,战意昂扬,若是在关键时刻,许多人都不惧一死。连死都不怕,那还有什么好怕的?于明康能够坐到副统领的位置,也是出生入死杀出来的,现在竟然亲口承认怕了?

  杜远沉声道:“明康,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的声音如同滚滚雷音,在议事厅中回荡,将所有喧哗声音全部压下。那些将军们这才停止鼓噪,准备看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于明康缓缓地道:“我是真的怕了。那个千夜,他不是人,甚至不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他就是冰冷的杀戮机器,唯一擅长的就是用最高效、最痛苦的办法杀死你。当我的双刀插入他身体的时候,我从他的眼睛里没有看到任何东西,甚至他的脸上连最微小的变化都没有,连眼角都没有颤动!就好像我那两把刀插的不是他的身体,或者干脆不存在一样。”

  一直沉默不语的瑞翔忽然道:“你确定他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于明康重重点头,道:“我敢肯定,没有,一点都没有。从我的刀插进去,直到插到底,都没有变化!”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