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七 出猎(第一更)

章七七 出猎(第一更)

  无论人族还是黑暗种族,战力再强,对身体的控制再精妙入微,都难以避免生命体的一些本能反应。比如利刃刺入要害,真正强者完全可以做到气息没有任何波动,但是肌体上一些微小的反应却难以克服,比如眉梢眼角一些细小肌肉的跳动,比如紧张带来的一点肌肉收缩,等等。

  于明康当时距离千夜如此之近,千夜任何一点反应,哪怕是皮肤下肌肉的微小颤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可是让他惊惧之处也就在这里,千夜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那两把刀根本就不存在,依旧稳稳地将东岳刺入于明康的腹部,然后深入。

  要不是从来没有过仿生机械人族的出现,于明康都要怀疑千夜身体内部是不是一堆冰冷的机械。就算是机[^^^小说]械,也会受影响,可千夜就是没有。

  议事厅内一片寂静,无人作答,气氛顿时降到冰点,好半天,一名将军才迟疑着说:“也许他有某门秘法,可以假死。”

  无人理会他。

  处于假死状态的人战力都会降到谷底,怎么可能反手重创于明康?

  实力低的将军们还是一头雾水,不明白于明康为何会怕成这样。而杜远和另一名副统领已是满脸肃容,阴沉得如欲滴下水来。瑞翔则是有些坐立不安,下意识地握紧剑柄。

  杜远开口道:“好了,明康,你坐下吧。这段时间就先不要出战了,好好修炼,恢复心境。那么接下来,就由”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

  在城卫军这一侧,座位已经空出不少,和上次会议时相比,少了六七个人,接近一半都已不在。这一场战斗,除于明康之外,随行的高级将领几乎死伤殆尽,对城卫军是极为沉重的打击。

  战斗经过早已经汇报上来,从始至终,于明康其实都没有犯什么大错,更是抓住战机,一击得手。若是换了旁人,此战已是胜了,只可惜他遇到的是千夜。现在这些空荡荡的座位已经证明,即使是用掉了葬心的千夜,依然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匹敌的。

  杜远沉吟片刻,又改了主意,道:“明康,你的意思呢?”

  于明康万没想到会问到自己头上,他心中挣扎,忽然咬牙,指着瑞翔,大声道:“千夜说了,如果我们不放人,那他永远都不会罢休。此人未来前途无量,将来绝对会成就神将。现在已然如此,再过几年,我们这里有谁能挡他?我们现在已经死了那么多兄弟,甚至还不知道是为何而死!可这个贪生怕死的老王八蛋,却躲在城里当缩头乌龟!以我之见,要么把那人交出去,要么就让这老东西自己去挡千夜,这种事,我们不干了!”

  瑞翔脸一阵红一阵白,拍案怒道:“混帐!你这是对天王不敬!若是天王出关”

  于明康接道:“若是天王出关,先斩的必是你这贪财好色、怯懦畏战的老东西!天王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瑞翔腾地站起,手握剑柄,就欲出手。可是侧方忽然隐现森寒杀机,逼得他不得不全神戒备。瑞翔缓缓转头,向杜远望了一眼,冷道:“杜大统领,这些年果然长进不少,老夫自愧不如。”

  逼得瑞翔坐下后,杜远就收起杀机,淡道:“老夫已是苟延残喘,上阵也不能持久,瑞总管无须在意。老朽以为,既然那千夜如此棘手,不如就将宋子宁交出去如何?”

  瑞翔又是重重一拍桌子,怒道:“这怎么可以?真把人交出去,天王的颜面何存?被一个区区小儿吓成这样,你等也好意思?”

  于明康在旁边讥道:“你个连城都不敢出的老东西,也好意思说话?”

  杜远抬手止住于明康,盯着瑞翔,缓道:“瑞总管,你即不肯交人,又不明说情由,究竟是何用心?想削骆城主的羽翼吗?”

  瑞翔微微一惊,这个罪名可是不小。骆冰峰地位特殊,即使是张不周对他也是客客气气,自己现在可是在听潮城里,一旦骆冰峰真的受激出手,那是连逃都逃不掉。他急忙道:“杜大统领,这话可就诛心了。大家都是天王下属,削城主羽翼岂不就是削天王实力?我瑞翔绝不会做这种事。”

  杜远哦了一声,道:“这么说,瑞总管就是没有私心了?”

  “绝对没有!”

  “没有就好,那接下来就请总管大人和老朽一同出城,看看那千夜还有些什么手段好了。”

  瑞翔一惊,急忙摆手,推辞道:“这恐怕不太妥当,老夫还有要事在身,一时腾不出手。”

  杜远眼中幽光一闪,道:“有何要事,不妨说出来听听。如果实在不愿意说,那老朽拼着多跑些路,亲自到天王府上问一问好了。”

  瑞翔面色变幻,最终化为阴鸷,沉声道:“好,那老夫就陪你出城看看。不过杜大统领,您可要保重身体啊。这高位坐得久了,难免会有些仇家什么的。您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家人会怎么样,可就难说了。”

  城卫军众将顿时变色,个个怒目而视。可是瑞翔扫了他们一眼,毫不掩饰轻蔑,道:“一群土鸡瓦犬,也敢吠鸣?”

  杜远却不生气,淡道:“若不趁现在灭了那千夜,恐怕再过几年,就该轮到瑞总管担心家人了。”

  瑞翔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

  会议不欢而散,双方终还是议定共同出战,同时禀告城主。不过这次和上次结果一样,前往圣山汇报的人在院外就被那女人截了下来,根本没能见到骆冰峰。即使看到了惨重的伤亡数字,那女人也只是轻描淡写地道了声知道了,就再无下文。

  会议之后,于明康并未急着离去,他站在院中,仰首望天,长长叹了口气。一名将军走来,压低声音,问道:“统领大人,那老东西为何死活不肯出战千夜?”

  于明康此刻心态已经平复许多,道:“他怕死。”

  “怕死?千夜再厉害,也不是瑞总管的对手吧?”那将军显然有些不解。

  “关键是,如果躲不过千夜那一枪,又会怎样?”

  将军挠头,“躲不过?怎么可能?那一枪发自千米之外,老子要是有所提防,都有可能躲过去。何况是他?老东西人品虽差,可还是很厉害的。”

  于明康苦笑,道:“千米外你躲得过去,八百米呢?”

  将军倒也耿直,“那俺只有闭眼等死。”

  于明康点头,叹道:“就是如此。五百米我也躲不过去。换了那老东西的话,两百米怕是就悬了。若是百米左右,他逃无可逃。”

  “不过千夜好像只有一枪的能力。”

  “你别忘了,他那一枪,重创了狼王。所以我们看到的,必然不是那一枪的真正威力。”

  将军这时终于明白,咋舌道:“那岂不是说,如果老东西中了千夜全力一枪,必死无疑?”

  于明康点头道:“所以他才要躲在城里避战。”

  听潮城外,杜远身披战甲,与瑞翔信步而行。披上战甲后,杜远就从一个慈详老者变成威猛将军,原本白净无须的脸大半被狰狞面具覆盖。

  而瑞翔则面无表情,双目如电,不断扫视周围,一只手始终不肯离开剑柄,显然已是全神戒备。

  杜远向不远处的小树林一指,笑道:“假如那千夜此刻就在那里埋伏,那一枪轰来,恐怕老朽就要交待在这里。不知瑞总管以为然否?”

  瑞翔脸色变得很是难看,闭口不答。杜远那一身战甲品阶不俗,也是骆冰峰当年所用,防御惊人。不说比瑞翔身上战袍,以及战袍下的内甲强个三倍五倍,一两倍还是有的。杜远都觉得抗不住千夜一击,瑞翔更无幸理。

  见瑞翔不答,杜远嘿的一声,又道:“如那千夜真在左近,就不知道他先瞄的是谁。”

  瑞翔面罩寒霜,从怀中取出一个铁管,弹上天空。一道烟火扶摇而起,直上云端。

  烟火讯号一出,数辆越野车从城内疾速驶出,散向荒野,呈扇形搜索。另有数道人影也自城内出现,若隐若现,速度比越野车还要快上几分,也冲入荒野。

  杜远看看人数,就知瑞翔手下也是精锐尽出,先行占据各处重要位置,以牵制千夜。他目的已经达到,就不再讥讽瑞翔,加快脚步,和瑞翔向远方而去。

  此刻千夜并不在听潮城外,而是站在数十公里外的一座绝峰之顶,默默望着远方天际。在他身上,时时有绯金火焰闪烁,气息正缓慢攀升。现在他身体各方面都逐渐向巅峰状态靠拢,一些以前只是模糊感觉到的瓶颈关卡,这一次变得清晰许多。

  击退于明康,只是一道开胃前菜,真正的苦战现在才行将到来。千夜必须令自己时刻处于巅峰状态,才有把握在重创敌人后成功逃走。此战之后,千夜才有足够筹码,逼得对方放人。

  静立片刻,千夜忽然感觉侧方似有人在注视着自己。他迅速转头,见那个方向上空空荡荡,万里无云,什么都没有。不要说人,就连鸟也看不到一只。

  ps:八月还欠两更,月初的加更不计。本着债不过月的原则,今日补欠。

  ---下页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