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八 不作交易(第二更)

章七八 不作交易(第二更)

  然而千夜感觉,确实有人隐藏在那个方向,只是隐藏得极为高明,令他的真视之瞳都失去了作用。长久以来,千夜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真视之瞳只有在遇到天王或是与之相近的绝世强者之时,才会失效,或是被人察觉到。

  千夜微微皱眉,正要仔细寻找之际,忽然有所感应,回头望去。

  只见李狂澜又出现在身后,身边还站着一位中年男子,两鬓泛着几抹霜花。

  李狂澜道:“这位是骆冰峰的总管,他一定要见见你,我就带他过来了。”

  那小~说~中年男子上前一步,施礼道:“在下骆云,目前是城主府总管。”

  千夜上下打量着骆云,并且毫不客气地用上了真视之瞳。骆云坦然受了,并未恼怒或是隐藏。如此一来,千夜倒是不好意思太过进逼,眼中蓝意褪去,道:“现在这个时候,我们之间似乎没什么好谈的,除非你们愿意放人。”

  骆云道:“放人一事,不是在下的职权范围,所以无法给出答复。在下此来,还是想要交换您修炼晨曦启明的功法。”

  “这个就不必谈了,不换。”

  骆云道:“先不忙着拒绝,在下已经带来了两部功诀,您可以先看看,再做决定。”

  千夜点了点头,接过骆云递过来的两个古意盎然的木盒,先打开一个,见里面放着一本亮金封皮的古册,上面写着《绯金之晨》。翻开古册之时,千夜即感知到一缕精纯之极的原力气息,引得自身原力暗暗涌动,与之相合。他一不留神,指尖就燃起一朵绯色蕴金的原力火焰。

  这朵原力火焰一闪而逝,却已被骆云看在眼里,当下叹道:“千夜先生果然大才,竟能将原力修炼到如此至精至纯的地步,前程不可限量,不可限量!”

  千夜淡淡一笑,道:“既然知道我前程不可限量,那就赶快将子宁放回来。否则的话,若是子宁有个三长两短,我掉头就走。十年后我再回来时,这座城就不用存在了。”

  骆云既不急,也不恼,道:“那不是在下职权范围的事。您先看完这两册功诀,再议不迟。”

  千夜翻开亮金卷古册,看了几页,见里面内容确实精妙之极,凝炼原力的方法更是妙到毫巅,仅就这一点而言,还要在宋氏古卷之上。曜篇那种研磨凝炼的法门,相比之下就显得粗糙了,之所以能够凝炼出更为精纯的黎明原力,仅仅在于更加粗暴而已。

  这就好比锤炼钢胚,一个普通人,哪怕锤法再精妙,因为力量有限,能够锻打出来的钢胚品质都是有限。而若是力大无穷的真正强者,胡乱几锤下去,锻打出的钢胚效果也会好得多。这无关手法,区别只在于力量大小。

  宋氏古卷的曜篇若是单独运转,所产生的压力已远非普通人族所能承受,这还是有玄篇牵制的结果。若是没有玄篇,只有曜篇,就是现在的千夜继续修炼下去,用不了多久身体也会承受不住,爆体而亡。

  所以这册《绯金之晨》真论起来,价值还在宋氏古卷之上。之所以修炼出的效果不如宋氏古卷,只能归因于千夜那非人的强悍体质。

  大约翻了十几页,千夜就有所猜测,问道:“这是城主夫人所修炼的功法吧?”

  骆云道:“这确实是......夫人的功法,千夜先生目光如炬,在下佩服。”

  千夜若有所思地看了骆云一眼,刚刚他在夫人之前,有意省略了城主这个词,看来内里颇有隐情。

  千夜没有再往后翻,而是将功诀放回盒内。然后又打开了第二个盒子,里面是一本深蓝色古卷,名为《浊世洞明》。这一册主修的是灵魂等方面的力量,显然就是骆冰峰那门恐怖的视线攻敌的秘法。

  浊世洞明也是极为高明,巧妙地借助推衍天机的许多法门,将杀招凭空送至目标身上。想要修炼这门法诀,在推衍天机上也需要有相当高的天赋,看上去倒像是为宋子宁量身订制的一套功法。

  千夜同样只看了小半,就将书册合上,交还给骆云,道:“你就不怕我把这两册古卷抢了就走?”

  骆云毫不惊慌,道:“先生若是那样的人,也就不会为兄弟甘冒生死大险了。”

  这骆云倒是颇懂千夜,千夜叹一口气,道:“你回去吧,不换。下次相见,我可就要动手了。”

  骆云顿时急了,咬牙道:“这样吧,若先生肯换,那我作主,两本功法都给您如何?”

  条件如此优渥,旁边李狂澜也听得眼睛一亮。其实那门浊世洞明可以和多种功法搭配,比如对李家就非常合适。李家世代精擅天机推衍,李狂澜虽然没有修习,但天赋也是有的,需要时可以迅速上手。

  而《绯金之晨》更是一门主修功法,能够修炼到晨曦启明,亦是极为罕见,不比四阀的主修秘传差了。

  光是这两部功法,就足以撑起一个上品世家。以二换一,骆冰峰确实有诚意。

  不料千夜仍是摇头,淡然而坚定地道:“不换。下次再见,我们就是敌人了。”

  “为什么?”连李狂澜都忍不住插口问了一句。

  “我不和抓了我兄弟的人交易。”千夜一句话就堵死了骆云所有劝说的理由。

  “即是如此,那么在下告辞了。只希望先生接下来,能对那些普通人手下留情,毕竟他们对您构不成威胁。”

  千夜冷笑,“想要活命,那就不要出城。你们驱赶炮灰出来布网,却要我手下留情,真是笑话!无论是谁,只要敢出城,那就做好送命的准备吧。”

  骆云叹一口气,告辞离开。

  等骆云走后,李狂澜叹道:“这都不肯换,你对宋七倒是真好。”

  千夜不语,只是取出葬心,仔细检查了一番,就向听潮城的方向走去。

  “逼得这么紧?”

  “不紧的话,我怕子宁会出事。”

  李狂澜暗叹一声,看着千夜消失在远方。

  此际瑞翔和杜远立在一座小山顶上,正放眼远眺。两人都是真正的强者,行动似缓实快,转眼间已搜过了方圆数十公里的范围,现在正准备再往远处搜索。

  瑞翔看似随意,实际视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警戒地扫过周围,以防被偷袭。杜远则是认认真真地一个方向一个方向地观察着。

  “我们这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抓到千夜。”瑞翔抱怨道。

  杜远道:“就算我们找不到他,他也会来找我们的,大不了让他先出手就是。”

  瑞翔哼了一声,“他先出手,我们当中有一个人可就要倒下了。”

  “一个倒下,另一个就有机会擒杀他了。”

  “倒下的怕多半是老夫吧!大统领真是好算计!”瑞翔毫不客气。其实被胁迫着出城,两人之间早已撕破脸皮了。

  杜远只是嘿的一声,未再回答。

  瑞翔心下焦躁不安,他很清楚,在两人之间千夜多半会选择自己。若是挡不住那一枪,就算事后杜远击杀千夜,又有何用?他瑞大总管可是已经死了。退一步讲,即使侥幸未死,至少也是重伤,多半会影响今后晋阶的潜力,搞不好神将此生无望。无论哪种结局,都不是瑞翔能够接受的。

  他下意识地摩挲着手上戒指,显出肉痛之色。万不得已之时,这个保命的宝贝也只好用掉了。

  正分神之际,瑞翔忽然心头一紧,胸口有种要窒息的沉郁感觉。他立时大惊,这是被人锁定,恐有生命危险的迹象!

  此时此刻,除了千夜,还有何人?

  瑞翔再不犹豫,长剑出鞘,团团黑白二气迅速弥漫开来,变为防身的网罩,将自己身形掩盖其中。

  杜远也有所感应,他双眉一扬,从背后摘下那面巨大的方盾,支在地上,双目生电,扫向四周。

  千夜这一枪瞄准的果然是瑞翔。不过能够感知到被锁定,却不知危险来自何方,说明千夜多半还在很远的地方。

  戒备许久,也未见千夜这一枪射来,被锁定的感觉却是源源不断。片刻功夫,瑞翔就是额头见汗,而杜远也时刻戒备,巨盾上光芒闪烁,始终不敢中断原力防护。

  瑞翔转念一想,瞬间就明白了千夜的用心,忍不住骂道:“小贼恶毒!”

  如此远的距离,千夜本来可以让他们毫无所觉地瞄准,然后在射击的刹那才进行锁定。这是哪怕三四级狙击手都会使用的技巧,高手和低手之间的差别,无非是射击前多长时间内锁定而已。

  千夜早已证明自己是狙击方面的大师,完全可以在射击的一瞬间才进行锁定,不给敌手留下反应时间。但他现在却让瑞翔清晰感觉到了锁定,分明是在有意消耗瑞翔的原力。

  然而千夜那一枪实在太快,威力太大,即使是在千米之外,瑞翔大意的话也有很小的可能中枪。是以就算知道千夜是有意锁定,瑞翔也不得不时刻保持戒备,原力还是会不断消耗。

  瑞翔如此,杜远的情况比他好的有限,同样在全神戒备,时刻维持着原力防护。

  当务之急,就是快点把千夜找出来,哪怕是确定大致方向,也能摆脱目前的被动局面。

  ps:今晚还有一更,会比较晚,大家可以明早再看。不管怎么说,八月终于还清亏欠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