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九 出手

章七九 出手

  此刻危机关头,杜远和瑞翔也放下彼此成见,联手搜索。然而千夜的隐匿实在太好,两大强者无论怎样努力,都难以找到千夜的方位。

  此刻千夜的锁定变得时断时续,显然两人的搜索已经威胁到他。但是这并无多大用处,千夜完全可以在锁定的瞬间发动攻击,杜远和瑞翔依旧不敢大意。

  杜远和瑞翔交换了一个眼色,继续搜索。

  在这片辽阔、复杂而又荒芜的区域内,三人开始了漫长的比拼耐心和原力消耗的过程。千夜想要维持住对二人的威胁,也必然有所消耗。虽然他的消耗相对少些,可是杜远和瑞翔的原力修为都是十七级,远在千||||小说 夜之上。在原力消耗上,两人自信胜算极大。

  一夜转眼过去。

  杜远呼吸略显急促,瑞翔则是脸色有些苍白。即使以他们修为,全神贯注地戒备一晚,也是极为疲惫。可是直到这个时候,千夜的锁定依旧不时出现,同时自身的隐匿也未露出分毫破绽。

  杜远长出一口气,忽然双眉微皱,刚刚挺直的身体又再度弯下。刚刚的瞬间,他感知到自己又被锁定,但在恢复弓身前行的姿态后锁定感觉就消失了。

  这一次,千夜依旧做得完美无瑕,丝毫没有暴露自己的方位。

  杜远苦笑,道:“这个千夜,真的只有十三级吗?”

  “千真万确!老夫差一点就抓到他,怎会看错?”

  杜远摇头,“如果不是先入为主,那么老朽宁可相信他是十六级,而不是十三级。就算十七级,我也会信。”

  瑞翔默然片刻,方道:“就算如此,此刻也不要说了。”

  杜远却不理他,径自道:“前途无量,果然是前途无量。”

  瑞翔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哼了一声,说不出话来。如千夜这般,如此年轻就有十三级修为,已是罕见。更罕见的是他原力极为精纯,前方一片坦途,又身怀诸多威力绝大的秘法杀招。这样的人一旦成为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扼杀于摇篮之中,否则等千夜成长起来,怕是只有万里逃亡一条路了。

  杜远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我等也没了退路。最好的方法,仍是尽一切可能杀了他。瑞总管,那宋子宁现在究竟在何处?”

  瑞翔皱眉道:“你想怎样?”

  “很简单,以宋子宁为饵,将千夜诱出来杀掉。”

  瑞翔怦然心动。他沉吟许久,问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杜远叹道:“你有办法将千夜找出来吗?如果有,那就有办法。”

  “可是千夜极擅逃遁隐匿,别忘了他在狼王手下逃走过不止一回。若他察觉不对,一心逃走,恐怕你我还留不住他。”

  “只要他肯现身,那就有办法把他留下来。”

  瑞翔试探道:“你是想找狼王帮忙?这不可行。狼王此次伤得极重,没有一两个月时间根本好不了。”

  杜远道:“我会请夫人出手。”

  “夫人”瑞翔望向杜远的眼光中充满了忌惮。那位夫人素来神秘且低调,几乎无人看到过她出手。然而仅以原力精纯而论,她几已达到巅峰。只要修炼时间够长,那么她必有神将修为。

  瑞翔倒没想到,杜远和那位夫人颇有渊源,居然能请得动她出手。

  杜远一向为人谨慎,不会夸口,他说夫人能够留下千夜,就是认定如此。其实以真正战力而论,若是千夜不逃,那么无论杜远还是瑞翔都有把握击败千夜。然而战场不是擂台,千夜一枪威力绝大,堪称必杀,又有一击远遁的能力,连狼王都追不上他。这样的人,在战场上就是最可怕的存在,其威慑远在纸面战力之上。

  杜瑞二人都很清楚,若不是背靠着听潮城,可以随时补给休息,在荒野上和千夜周旋得久了,两人必无幸理。

  只是瑞翔似是还有顾忌,说什么也不肯松口。杜远也不逼迫,继续着永无休止的搜索。到了这个时候,就看双方谁的意志更加坚定,更晚犯错。

  可是想到于明康对千夜的描述,无论瑞翔还是杜远,忽然间都没那么有信心了。

  此时此刻,就是不到三百米外,千夜正伏在一堆乱石中央,聚精会神地凝望着如同散步般的杜远和瑞翔。此刻千夜呼吸绵长,气息稳定,无论体力精神都相当饱满,完全不是杜远和瑞翔所预想的也接近油尽灯枯的状态。

  如果看到这个样子的千夜,或许他们会立刻回城,直接请骆冰峰或是神秘女子接手。只可惜他们并没有看到。

  在血核上方,黑之书时隐时现,不时将一缕精血注入血核。不久前的那一战,千夜在最后时刻动用了生机掠夺,这才有足够体力支持到最后,一举击溃于明康。当时来不及吸收的多余精血又被黑之书吸收,此刻放出补充消耗。

  有了黑之书的千夜,续战能力远超想象,几是神将之下再无敌手。

  此刻千夜就是一个猎手,耐心等待着猎物耗尽体力的一刻,才会出手攻击。耐心这种东西,千夜从来不缺。

  在五百米内和两名强者周旋,就如在刀锋上跳舞,时刻有可能暴露方位,而且千夜还要时时保持对二人的锁定,难度更是倍增。但是一整天快要过去,千夜仍未犯哪怕是最微小的错误。这个过程,实际上也是在磨练战技,不知不觉间,千夜的战斗艺术,至少是隐匿、移动和伏杀等方面,在许多细节处渐趋圆满。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强烈的阳光当头照下,在大地上蒸腾起滚滚热浪,热得人头晕眼花。

  再一次锁定瑞翔后,杜远忽然间一个踉跄,护体原力起了波动。这在普通人身上或许是个可以忽略的变化,可是在千夜、杜远和瑞翔这些强者眼中,却是不容错过的破绽。

  千夜双手几乎是本能的微颤,葬心枪口挪出了一个微小得可以忽略不计的角度,准星就从瑞翔身上移向杜远。

  这一瞬间,杜远似也知道大祸临头,脸色大变,身体忽地化成一团幻影,想要以疾速运动避过致命一击。而瑞翔则是发力后退,想要拉开和杜远的距离,免受池鱼之殃。与此同时,他的目光望向千夜埋伏的方向,已是有所察觉。

  电光石火的刹那,千夜心中如有电光闪过,刹那间硬生生止住挪移的枪口,一根光羽射出,在空中划出美妙的弧线,飞射瑞翔。

  瑞翔脸色剧变,大喊一声“老匹夫害我!”,就一跃而起。空中骤然出现一团缠绕在一起的黑白二气,瑞翔一头钻了进去,就此消失。

  下一个瞬间,百米开外凭空出现一团黑白二气,瑞翔从里面跳了出来。这是形同虚空跳跃的手段,是躲避追踪类武器的绝招。瑞翔跃出黑白二气的时候,脸上满是庆幸和后怕。而杜远眼中则闪过一丝失望。

  然而眼见光羽就要射空之际,却忽然掉头,一头扎入尚未消失的黑白二气,随即从瑞翔头顶的黑白二气中飞出,当空而下!

  瑞翔吓得魂飞魄散,一声号叫,团身抱膝,拼死转了个角度。

  光羽自他身上一掠而过,带起大片鲜血,一条断腿旋转着飞上半空。瑞翔一声惨叫,掉头飞向听潮城,头也不敢回一下。

  好在光羽消耗了所有力量,就此在空中消散,否则的话再回头一击,非要了瑞翔老命不可。

  杜远脸色略显苍白,注视着着空中坠下的那截断腿。这条腿早已生机全无,就和木石相似,没有任何手段能够让它恢复,除非是在血族的上古血池中浸泡,方有可能修复。可是若大的中立之地,到哪找上古血池去?所以瑞翔逃跑的时候,才连断腿都不要了。

  这时千夜自乱石堆中现身,对杜远道:“多谢您老人家相助。”

  杜远缓道:“你也不用谢我,我只是想把你引出来而已。”

  千夜道:“我现在已经出来了,怎么不动手?”

  杜远忽然一声长叹,声音中充满萧瑟之感,道:“动手又有何用?你还是有逃走的余力。唉,老了,老了。”

  此刻千夜虽然消耗巨大,气息却依然稳定,显然还有再战之力。杜远身披重甲,自知没有可能追上千夜,也就不做无谓之举。

  千夜收起葬心,淡道:“我现在也杀不了你,看在你给我提供了机会的份上,此战就先到此为止。在明日天亮之前,我暂时不会动手,你们可以派人打扫战场,收敛尸体。天亮之后,一切照旧。不过我最后提醒你一次,下次再在战场相遇,你未必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站住!”杜远喝住了想要离开的千夜,寒声道:“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莫非以为,老夫不是你的对手?敢不敢与我决一死战?”

  千夜却不动怒,依旧平静,指了指脚下大地,道:“这里是战场,不是擂台。若是擂台较量,听潮城内或许有不少人能够赢我,可是在这里,在这辽阔荒原,在这中立之地,不到神将,无论何人,都会是我枪下亡魂!”

  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声,霸意凛然。

  杜远一时之间,竟无力反驳,急怒交加之际,忽然热血直冲头顶,眼前骤然一黑。好在他久经沙场,当下表面不动声色,内里急运原力将翻涌的气血勉强压下。

  他向千夜深深望了一眼,就若无其事地转身远去。千夜并未追赶,直到杜远的身影远去,这才离开。

  一进听潮城,杜远再也忍不住,猛地喷出一口黑血。

  ps:清欠!无债一身轻。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