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七 兄弟

章八七 兄弟

  “别以为进过黄泉,就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不是老祖宗从小偏心,你怎么可能会比我们领先这么多。你从黄泉出来时,也不过才三四级,能有多大差距?”

  宋子宁摇头,道:“差距大到不可弥补。你们只会看到等级,却不知黄泉真正目的是在生死一线之际充分激发我们的潜力,训练的是把每一分资源用到极致,抓住每一个最微小机会的能力。从黄泉出来时,这些早已变成本能。所以在你看来不是机会的,于我而言却是天赐良机,于战场上如此,于商场上也是如此。这就是为何你我同时起步,我的宁远重工如今规模是你百倍的原因。”

  宋子安脸色阵青阵白,他其实也算是才俊,听得出宋子宁话中道理。但越是如此,就越是难以接受。时机一去不复还,当初没去黄泉,现在再想去已经没用了。而且当年宋子宁是因为不受待见,他的父母为博一线机会,才咬牙将他送入黄泉。为了这件事,宋子宁多年来一直是兄弟中的笑柄,直到宋阀族中大考。

  宋子安一声冷笑,道:“你去了黄泉又有什么用?现在还不是落到我的手里?七弟啊,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当初你风光一时的时候,可想不到会有今天吧?嘿嘿,你这未来军神,怎么就没算到自己也有落难的一日?”

  宋子宁耸肩,道:“前几天出了点小意外,一时失去天机推衍的能力,结果不察,才到这个地方住了几天。不过小小挫折,过段时间自然恢复。”

  宋子安突然一拳轰在宋子宁腹部!这一拳打得极重,此刻宋子宁全身原力被封,根本无从防护,顿时被打得蜷缩如虾,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宋子安犹不解气,再狠狠踢了几脚,专门奔脸上去,几脚下去就踢得宋子宁满脸鲜血。

  他喘着粗气,边喘边有些神经质地笑,说:“哈!我看现在还有谁想和你联姻!哈哈,哈哈!七少不是风流倜傥吗,就是这个样子吗?”

  等他住手,宋子宁才慢慢爬起,用衣袖擦去脸上血迹。此刻他虽然眉青脸肿,鼻梁都被打断,但是依然可以看到那满不在乎的微笑。

  越是如此,宋子安心头怒火就越是炽烈,他一把拎住宋子宁衣领,吼道:“你那是什么眼神?说!为什么要这样看我?快说,不说我打死你!”

  宋子宁眼中原本还有些怜悯,现下已经变成了淡然冷漠,道:“宋子安,你该办正事了。这件事办砸,以后你也不会有什么机会了。”

  宋子安一惊,当场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他随即又是暴怒,道:“你别想唬我,你现在连天机术都用不了,知道我要办什么事?”

  宋子宁索性闭目不答。

  宋子安道:“好!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把宁远重工的信物以及所有技术图纸都交出来,我就饶你一命!”

  宋子宁张开双眼,叹道:“这么多年过去,果然还是丝毫没有长进。就想要我的宁远重工吗?就是给了你又如何?”

  “宁远重工在我手里,绝对会比你管得更好!等我有了宁远重工,我还怕什么宋子承,家主大位早晚是我的。而你天天不务正业,哪有时间精力经营,还敢说没人帮你。再说,宁远重工也不是你的,老祖宗出了钱,那就是宋阀的!”

  宋子宁淡道:“为了让你今后活得安心,我再说一遍,宁远重工我没拿宋阀一个金币。另外,我在这里让你打这一顿,其实和你毫无关系,只是我做了些事,需要付出代价而已。不是你,也得是别人。”

  宋子安心头隐隐涌上不安,道:“你想说什么?”

  宋子宁哂道:“很简单,你根本没有你自己想的那样重要。就是现在,有你没你,根本没有差别。”

  宋子安气得一把扼住宋子宁咽喉,怒道:“没有差别?我现在掐死你,你说有没有差别?赶紧把宁远重工交出来,我还能让你死的痛快点!”

  就在这时,宋子安忽然全身一僵,一点锐意刺入他的脊椎,顿时瘫痪了他的行动能力。

  牢门开处,一个祭祀装束的狼人走了进来,将宋子安的双手拨开。

  宋子宁的脸已经胀得通红,咳了好一阵才恢复过来,脖子上两个通红的手印渐渐肿起。可见刚刚宋子安下手有多狠。

  那狼人祭祀道:“子宁公子,你可以出去了,跟我走吧。”

  “等等!”宋子宁叫住了狼人祭祀,道:“有没有镜子什么的,借我用用。”

  镜子这种东西在牢房中怎么会有?不过这名祭祀也是反应活络,拔出随身短刀,递给了宋子宁。短刀锋利光亮,刀面倒是可以拿来当镜子。

  宋子宁照了照,看到了自己鼻青脸肿的模样,竟然十分满意,道:“不错,不错!”

  眼见宋子宁要随祭祀离开牢房,依然动弹不得的宋子安叫道:“等等!你们这是要放了他?这怎么可以?!你们已经答应我了!”

  狼人祭祀看了宋子安一眼,冷冷地道:“有人出价更高。”

  宋子安这一惊非同小可,满身冷汗,急道:“不行,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这可是说好的事,怎能随意反悔?”

  “说好的事?我可不知道,狼王也不知道。”祭祀冷冷地道。

  “不,不!我可以加价,他们出了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们,甚至更多。我加一半,不,一倍的价钱!”

  狼人祭祀终于停下脚步,道:“这么说,你还是挺有钱的。”

  宋子安连忙点头:“对对,我们宋阀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旁边宋子宁忽然叹了口气,狼人祭祀则若有所思:“这么说,把你扣下来的话,能换更多的钱?”

  宋子安顿时惊得魂飞魄散,忙道:“我在宋阀只是个小人物,所以才被派过来谈判。我不值钱,真的。”

  祭祀似乎被说动,上下打量着宋子安,沉思不语。

  宋子安心下稍宽,试探着问:“祭祀大人,难道我们的交易真的不能继续吗?”

  祭祀冷冷地道:“不能。对方开出的条件,你根本付不起。”

  “那要怎样才行?”宋子安试探着问。

  祭祀眼中闪过厌恶,“按你们人族的标准,要有个不怕死的神将在这里,那我们才有的谈。”

  宋子安顿时脸色尴尬。宋阀上上下下,直系族谱内的人就只有安国夫人一个神将。老夫人虽然修为卓绝,可是年事已高,为了撑住宋阀大厦不倒,她必须得活着,所以根本不可能和人动手。而到了神将,哪个不是一方大人物,谁会缺钱?人家缺的都是珍稀的修炼资源。而这种东西,哪怕是宋阀都不会嫌多,肯定要用来培养自家子弟。

  所以让宋子安找个神将本来就难,找个肯拼命的神将就是更无可能。说句不好听的,以宋子安此刻身份地位,去巴结神将都有些难度,怎么可能让神将来为他拼命。

  宋子安犹不死心,指着宋子宁问道:“难道有神将肯为这小子拼命?就他?”

  他没想到,祭祀说的是:“人家找来的神将不是来拼命的,而是来压制我们的。这桩交易,我们不得不同意,你懂了吗?看在你花了不少钱的份上,我才和你多说几句。”

  宋子安一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反复品味,才明白过来压制这个词的含义。压制远古图腾战堡,那不就是在压制狼王?狼王是什么实力,宋子安多少清楚一点。而对方竟然能够压制狼王!

  这样的人,即使在帝国,即使有宋阀作为背景,宋子安也招惹不起。这是足以和老祖宗匹敌的人物,是真正可以独霸一方的枭雄,宋子安要是得罪了他,死了也只能是白死。宋阀不可能为了一个区区小辈平白和这样的人结仇。

  如此人物,居然会为了宋子宁出头!

  一时之间,宋子安心中又嫉又恨,更有恐惧和后怕。焦急之下,他居然原力大涨,一举冲破封锁,恢复了行动能力。宋子安一把拉住祭祀袖子,急道:“交易的钱我都不要了,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废了他的原力!怎么样,就这一个要求!”

  宋子宁在旁听了,轻叹一声,没有说话。

  祭祀面露不屑,道:“你们人族真是阴险,连同族兄弟都要坑害,难怪被永夜打得喘不过气来。”

  宋子安丝毫不觉得羞愧,只是焦急地看着祭祀,盼他答应。而宋子宁却是脸色一沉,斥道:“大秦帝国立国千年,英杰辈出,代代先贤开疆拓土,已打下四片大陆,现在更是在争夺浮陆,准备挥军上层大陆。哼,就是永夜正宗狼族也不敢在我帝国面前狂妄,你们这些只能躲在中立之地苟延残喘的东西,也敢口出狂言!本少领些乌合之众,都打得你们找不到北,别说帝国这一代中比本少强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还敢说大话!”

  这一番话毫不留情,骂得狼人祭祀眼中喷火,几欲发狂。旁边宋子安却是心中暗喜,只盼祭祀发作,直接下手废了宋子宁。至于帝国荣光,此事太远,哪有眼前自家之事重要?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