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零 好自为之

章九零 好自为之

  交易起了些许波折,但是结果却又如此顺利,实在有些出人意料。女人从头至尾,忽怒忽喜,让人完全弄不清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且以她似有意,似无意展示出的强大天机术造诣,更让人难以猜测她的用心。

  不过交易完成就是头等大事,千夜也不愿在此险地多作停留,尽管有许多事想要问宋子宁,但回去一样能问。于是一行人迅登上浮空艇,全返回南青城。

  浮空艇上,老者坐在主舱内,闭目不语。宋子宁随众人一进主舱,看到老者,立刻大吃一惊,道:“刘公公!”

  老者双眼微开,似笑非笑地看了宋子宁一眼,道:“年纪轻轻,胆子倒是不居然把咱家也给诳到中立之地来了,难得,难得。”

  宋子宁恭恭敬敬,完全收起了浮滑态度,道:“小子也没想到居然会劳您大驾,实在是不知,请公公恕罪。”

  刘公公左手轻挥,道:“罢了,有什么劳驾不劳驾的。在宫里呆得久了,我这把老骨头也该出来活动活动了,不然的话都要锈住了。一到刮风下雨,骨头缝里都酸着哪!”

  宋子宁立刻道:“这中立之地好东西倒是不少,我就听说有几味药对这风湿之症有奇效,尤其适合原力修炼深湛之人使用。这些药倒也不是多么珍贵,就是有点难找。回头我和千夜就去给您寻来。”

  刘公公听了,倒是十分意动,点头道:“难得你有这份孝心,咱家就心领了。不过咱家也不能多呆,明儿就得赶回去。这中立之地,还是你们的天下。”

  宋子宁一怔,道:“这么快?那这样,等寻到那几味药后,我就派人给您送过来。”

  刘公公很是满意,笑道:“如果不是太贵重,那就多弄一点来。这宫里阴寒潮湿,和我一样毛病的老伙计倒是有不少。药如果少了,恐怕有点不够分。”

  “公公放心,我们会尽力搜寻。我刚刚还在想,那女人怎么这么好说话,说走就走。原来是公公在这里。”

  刘公公微微点头,道:“那女人缠杂不清,咱家看着心烦,就放点气息让她知道,免得她多生事端。”

  说罢,刘公公向千夜招了招手,道:“你就是千夜吧,站近些,让咱家看看。”

  千夜左右看了看,见李狂澜和宋子宁都点头示意,才走到刘公公面前。说实话,对于刘公公这样虚实不明的大高手,千夜是本能的不愿意接近,就像一头猛兽不会轻易接近另一头猛兽一样。以前千夜实力不够,感觉还不明显。现在随着血气原力突飞猛进,本能正日益变得强烈。

  刘公公笑道:“走近些,怕什么,咱家又不会吃了你。”

  千夜硬着头皮又往前一步,距离刘公公仍有两米。到了这个距离,就不肯再接近了。此刻千夜直觉一直在强烈示警,表明刘公公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平和,而是蕴满了力量,随时可以暴起出手。

  刘公公也没有要求千夜再上前,上下打量着千夜,不住点头,称赞道:“不错,咱家在这个时候,可没有这样的实力。”

  刘公公拇指扣住食指,轻轻一弹,带出一记清脆的炸响。弹指之音一出,千夜心跳忽然不受自己控制,骤然加快,将热血泵向全身各处。

  千夜大吃一惊,平时因为血核的存在,他的心脏所起的作用正变得越来越小。若不是黎明原力始终保护着心脏,恐怕这一堪称最重要的脏器也会被燃金之血给改造了。

  刘公公所用不知是何手法,轻弹一指,只凭指尖雷音,就令千夜的心脏失去控制。这一手法,实际上相当于无形中穿透了千夜从原力、血气到身体的多重防护,直达心脏,极是厉害。

  受惊之后,千夜原力血气立刻本能运转,特别是借助极为强横的,生生压住心脏,不让它脉动得太快。否则再加下去,千夜不知道自己的心脏会不会就此爆掉。

  刘公公只弹了一下,就收手不动。随着雷音徐徐散去,千夜的心跳逐渐恢复正常。

  刘公公点头,道:“确实不错,这具身体,连咱家看了都羡慕得紧。千夜,咱家走后,有些事你不妨好好考虑考虑。有那位肯保你,你过去那些事都不叫事。”

  千夜听得一头雾水,更不清楚刘公公说的是谁。不过看他说这话时手指头顶,应该说的是宫中某位大人物。又会是谁?是某位皇子,公主,还是贵妃?甚至是帝后二者之一?

  千夜不知道自己何时与这些大人物有了瓜葛,但是刘公公也不多说,径自闭目养神,不说不动。

  李狂澜站在舷窗前,一动不动地盯着外面,好似窗外有什么绝世风光一样。他这副样子,反而惹人生疑。千夜向他的背影望去,结果目光落到李狂澜身上,他双肩竟是微微一缩,显然有所反应。

  这让千夜更是心中存疑,在他看来,李狂澜这明显是心虚表现,他显然知道些什么,就是瞒着千夜而已。

  千夜正打算直接了当去问,宋子宁忽然拉了拉他的衣袖,使了个眼色。

  千夜随着他走到舱外,在幽静的通道尽头,子宁方道:“这位刘公公来头极大,是先帝手下的大将。后来先帝曾数次遇袭,有一次更是身受重伤。他就入了宫,贴身保护先帝。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黑暗种族的杀手死在他手里。至少就我所知,刘公公目下是宫内第一高手。”

  千夜一惊,难怪刘公公给他的压力如此之大,而那指音控心的功夫也极为诡异厉害。这要是在交手时候突然中招,反应难免会迟上一瞬。真正强者对决,这瞬息功夫足以决定生死。

  “刘公公怎么突然到中立之地来了?他不是应该在宫中保护陛下的吗?”

  宋子宁道:“他老人家出马,正说明要办的事情重要啊。”

  “要办什么事?”千夜仍是一头雾水。

  宋子宁却顾左右而言它,“过段时间你自然会知道。反正这件事也与你有关。”

  宋子宁言辞闪烁,千夜就更是想知道。不过宋子宁在需要的时候一向嘴严,死都不肯多说一个字,千夜也拿他没有办法。

  就在追问无果的时候,刘公公的声音忽然在两人耳边响起,“这件事确实重要,否则咱家也不会亲自跑这一趟。不过小七啊,连咱家都来了,那位对此事的态度,你就应该清楚了。这件事最后成了倒也罢了,若是不成,你自己清楚后果。到时候少不得咱家还得再跑一次,不过到了那个时候,见面可就不会那么愉快了。所以,你好自为之。”

  宋子宁脸色微变,一脸苦笑,低头沉思,筹谋着什么。

  哪知刘公公又道:“在那位眼里,现在可没有比这件更大的事了。这件事既然是你提的,那你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就别想着什么将功抵过,此事不成,什么功劳都没有用。”

  这下宋子宁的脸彻底垮了,毫无言语以对,惟有一声长叹。

  听了刘公公的话,就连千夜都知道事情严重,关切地问:“子宁,究竟是什么事?能不能跟我说一下,至少能够为你分担一二吧?”

  哪知听了他的话,宋子宁更是苦笑,叹道:“分担?到时候你不对我落井下石就不错了。唉,都是我的错,没有掌握好分寸,这下玩过头了。”

  千夜感觉莫名其妙,道:“究竟是何事,与我有关?”

  “何止有关?”

  浮空艇一路疾行,迅远去。艇上刘公公端然稳坐,不动如山,双眼微闭,寂然不语。李狂澜和宋子宁明显各怀心事,一个继续站在窗前呆,一个则躲到角落里撞墙,只有千夜一头雾水,好奇心怎么都得不到满足,很有挠墙的冲动。

  此刻另一艘浮空艇已经降在听潮城,骆冰峰早就在城主府等着了。当骆云一进书房,他的目光就落在那两个封盒上,喜道:“东西可是拿到手了?”

  骆云将封盒奉上,道:“一切都还顺利,千夜也过了鉴心诀的检验,盒中秘法,应该是真的。”

  骆冰峰接过封盒,笑道:“顺利就好。有了这个秘法,楠楠的修为就能更进一步,疗伤有望了。”

  骆云道:“城主,狼王那边已经传过话来,要我们补偿交出宋子宁的损失。”

  骆冰峰此刻心情正好,当即道:“只要不太过份,他要什么就给他什么。”

  “是,城主。”骆云应了,却还不肯走。骆冰峰有些奇怪,问道:“可还有什么事吗?”

  骆云迟疑道:“这个,确实还有一事,我不知当不当说。”

  “有什么事尽管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这个,办事的时候,夫人也在场。”

  骆冰峰大吃一惊,腾地站起,道:“什么?她怎么会去?”

  这时书房外传来女人柔软的声音:“为什么我就不能去?你就这么怕我知道吗?”

  骆冰峰顿时语塞,道:“怎么会?我哪有什么可瞒你的。”

  女人走进书房,向两个封盒一指,道:“东西已经拿回来了,你不打算看看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