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三 反对无效

章九三 反对无效

  好不容易才听得刘公公道:“行了,都散了吧,咱家也该动身了。唉,这年纪大了,就是容易话多,好在记性还不算差,否则的话也没法给娘娘当差了。”

  李狂澜和宋子宁听得脸色发苦,好在刘公公终于准备走了,二人急忙起身相送。结果差点撞到一起。李狂澜恶狠狠地瞪了宋子宁一眼,一副回头和你算账的架势。宋子宁则是视而不见。

  刘公公也不多做停留,直接起身,飞入浮空艇,也不要再让相送。浮空艇缓缓升空,然后骤然加速,消失在茫茫天际。

  李狂澜忽然向宋子宁招了招手,笑得冰冷,道:“子宁,来,我有事和你商量一下。”

  宋子宁则是微笑回应:“正好我也有话对你说。”

  千夜有心想要跟过去,却被两人拦住:“这没你的事!”

  宋子宁倒还罢了,李狂澜的态度却是出乎意料的恶劣,让千夜有些莫名其妙。回想起来,自他带来听潮城愿意交换宋子宁的消息时,对自己的态度就变得很是奇怪。

  李狂澜和宋子宁一前一后,找到一间净室坐下,相对无言。沉默许久之后,李狂澜方道:“这事是因你而起,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宋子宁苦笑:“我怎么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个,娘娘也未免太过隆重了,连刘公公都请出来,有这个必要吗?”

  李狂澜面无表情地说:“她亲自出手推衍此事,结果家传祖器承受不住反噬,已经爆掉了。你说有没有这个必要?”

  宋子宁大吃一惊:“家传祖器?难道是偷天玉鉴?”

  “除了它还有别的吗?”

  宋子宁这才察觉事态严重,苦笑道:“刘公公来的时候我还心存侥幸,现在看来这件事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否则的话,娘娘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李狂澜冷道:“你知道就好!家姐的手段,可不是你能想象的。”

  宋子宁重重叹了口气,道:“无需娘娘出手,光是宫里那些手段已经够了,我宁可自杀也不想有机会尝试。”

  “你知道就好,现在怎么办?”

  宋子宁无奈地道:“还能怎么办,只有把事情办成了。只是千夜那边肯定不会答应,要如何想个办法,这倒是头疼了。”

  李狂澜面若冰霜,忽然一把抓住宋子宁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就那么肯定我是愿意的?”

  宋子宁一脸懵懂,“你不愿意吗?”

  李狂澜气的几欲晕去,用力摇晃着宋子宁,在他耳边吼道:“我不,我当然不,我绝不!你听清楚了吗?”

  宋子宁一脸同情地看着他,说:“听清楚了。可是……你不愿意有用吗?”

  李狂澜登时怔住。

  宋子宁又道:“你难道真的会违逆你姐姐的意思?”

  李狂澜张了张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不就得了?”宋子宁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睨了他一眼,道:“问不问你,有区别吗?再者说,这也是为了你好。”

  李狂澜终于忍不住,几乎是贴着宋子宁耳朵咆哮道:“我不需要任何人为了我好!”

  只是宋七早有预料,已然用一层原力封

  (本章未完,请翻页)住了耳孔,看着李狂澜的眼神满是同情。

  千夜被两人关在门外,只得回住处。纪瑞一路小跑着跟了上来,见左右无人,压低了声音,小心询问道:“千夜大人,刚才刘公公所说的有大事要发生,究竟是指什么?”

  千夜双手一摊,道:“你看我像知道吗?要问的话,问他们两个去。”

  纪瑞忙道:“那两位公子可是不好亲近的,我哪里敢问?也就是和您熟点。”

  千夜哼了一声,淡道:“确实,你已经害过我两次了,我们的确熟。”

  纪瑞赶紧赔笑,道:“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您也知道,在中立之地,不这样没法生存啊!”

  千夜也知是如此,否则也不会和纪瑞现在还能相处,只是对刘公公所说的大事,他是实在不知,也没得空去问宋子宁,便道:“那个什么大事,我是真不知道。”

  纪瑞摇头道:“真若是大事,我知不知道也没什么差别,反正该来的躲不掉。我现在的想法,是想把这城主之位让给您,您看如何?”

  千夜摇头,“南青城是你的,这城主的位置也是你的。我们想要的就是暗火,只要城主支持暗火的发展,这城主的位置就不会变。”

  纪瑞仔细一揣摩,顿时明白过来,道:“原来千夜大人志向高远,根本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纪某佩服!大人放心,以后但凡是大人要求,在下定当尽心竭力,绝对不敢推托。哪怕是需要在下自掏腰包,也绝无二话。只要大人给在下留点养老资财即可。”

  纪瑞这话倒是说得实在。他不愧是老奸巨猾,深谙生存之道,自见过刘公公后姿态就放得极低,对千夜的称呼已经从公子变成了大人。

  回到居处,千夜就开始进行修炼。刚刚运转了一遍曜篇,千夜就感知到宋子宁快步走近,于是收了功法,安静等候。

  宋子宁一进门,就堆起笑容,道:“千夜,这次多亏你救我。”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抓的?为什么听潮城会突然对你出手?”千夜有一堆的不解,现在才有机会询问。

  宋子宁叹道:“还不是家族里那点破事?”

  他扼要讲了事情经过。主要是因为宋阀中人发现宋子宁竟然辞去军职,跑到中立之地。此刻宋阀正是风雨飘摇,阀内动荡不安,宋子宁的动向就格外引人关注。毕竟在有心人眼中,宋子宁虽然离开了宋阀,可成就斐然,远远抛离了族中子弟。安国夫人对他的偏爱又是人尽皆知,因此很多人依然将宋子宁视为下任阀主的有力竞争者。

  是以一批人就跟随宋子宁也来到了中立之地。宋子安倒也颇能活动,不知怎地就和瑞祥搭上了关系。二人一拍即合,由瑞祥出手,宋子安许以高额报酬,恰逢宋子宁暂时失去天机推衍之力,结果失手被擒,受了不少时日的牢狱之灾。

  只是在宋子安行将得手的最后关头,骆冰峰终于下定决心和千夜交易秘法,这才将宋子宁从狼王手中生要出来。再拖延几天,恐怕宋子宁就会落入宋子安手中,被秘密送回帝国。

  在关押期间,狼王也曾试图逼问宁远重工的技术储备之地,不过宋子宁深知其中关窍,说什么也不肯吐露秘密,否则的话恐怕早就变成一堆枯骨。

  好在现如今的结局也算不错,

  (本章未完,请翻页)总算是有惊无险。

  听罢宋子宁的讲诉,千夜眼中杀机一现,道:“你就打算这样放过他?要不要我去截他回来?”

  宋子宁摇头,道:“他办砸了这件事,已经花出去的钱也都没有要回来,回去之后必受严惩,现场好不到哪里去,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再者说,我和他毕竟是同族兄弟,虽然他有取死之道,可是我现在杀他,难免背一个同种相残的名声。这对我们日后招揽人才可没有好处。”

  千夜寒声道:“他们明显是想夺财害命!这样你也要护着他?如果你早点吐露宁远重工的秘密,现在估计早就死了!至于将来,那太久远,我考虑不了那么多。我想的只是现在,要让任何敢打你注意的人知道这样做绝没有好下场。你这次放了他回去,下次他说不定还会再来。”

  宋子宁白了千夜一眼,道:“你自己的事,怎么从来没有见你这么急过?”

  “我有什么事?”千夜莫名其妙。

  “终身大事。”

  “早就跟你说过,我已经有心爱的人了。”

  “人家现在心里可没有你!”

  “那有什么关系?我喜欢就行了。”千夜理所当然地道。

  这样的对话已经有过无数次,说到这里,宋子宁就只有举手投降:“好好,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夜瞳,这样好了吧?”

  千夜轻叹一声,没有说话。他也知子宁说的是实话,可是心中怎么都不肯承认现实而已。

  宋子宁突然话锋一转,搂住千夜肩头,满脸笑容地问:“千夜,我们是兄弟吧?”

  他这种突如其来的亲热,让千夜本能地感觉到没有好事,于是一把拍掉宋子宁的手,退后一步,拉开了和他的距离,警惕地道:“有事说。”

  宋子宁干笑几声,道:“我哪会有什么事呢?”

  千夜更加警惕,冷道:“没事你就走吧,我要修炼了。”

  “我可是劫后余生,你要不要这么残忍?”

  千夜不为所动,向门口指了指,示意送客。宋子宁无奈,只得道:“千夜,如果我有难,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当然不会。但是你自己作死的事除外。”千夜回答得极是利索。

  宋子宁当场一呆,差点没缓过气来,道:“这么说,你还真打算袖手旁观?”

  千夜没好气地道:“你搞出来的那些事,我怎么搞得定?再者说,天晴和狂澜怎么会突然跑到中立之地,你敢说和你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你们在私底下谋划什么,不想我知道那我就不问。只不过我刚才说过,你自己作死的话,就别怪我不够兄弟了。”

  宋子宁叹一口气,道:“若我说,会有生死之劫,你会帮我吗?”

  “你以为我会信?”千夜毫不客气。

  “反正你只要记住,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就行了。”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时,千夜忽然打了个寒战。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3606679.html